双性受被撞开子宫红肿0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2022-11-25 13:50 · 新商盟

让杨二牛没有料到的是,这王艳红在如此多人看着的情况之下,还是太过紧张,再加上自己用手这么一刺激,忽然身子一软,轻呼一声,眼瞅着就要往地上倒了。

杨二牛见状吓了一身冷汗,要是因为这样让她摔下来的话,那场面可就太过尴尬了,而且到时候杨富贵肯定会转身看个究竟,到时候再跟村长解释怕就晚了。于是杨二牛直接单手向李小红身下一抄,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身子,以杨二牛的力量,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毕竟王艳红是个不到一百斤的苗条女人。

只不过杨二牛这一托不要紧,却正正的托在了王艳红的关键部位,而王艳红现在因为不是用双手在支撑着身子,所以自己胸前的饱满,实实成成的压在了杨二牛的胳膊上,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杨二牛还没有办法收回自己的胳膊,只能任由着王艳丽那柔软的饱满压在上面。

王艳红可不同于她的妹妹王艳丽,对于王艳丽来说,杨二牛只要给她一点刺激,她就忍受不住无法自己了。而这王艳红可就不一样了,三十来岁的年纪,正是那方面最强盛的时候,看杨富贵虚弱无力的样子,恐怕就是被她给折腾的。

所以这样的情况,如果放在没人的地方,其实根本也就没什么,可现在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精神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身体上的感受。王艳红感受着来自胸前的那种压迫感,和自己双手失控般的动作,只见她的身子顿时猛烈的抖动了起来。

杨二牛一瞅王艳红这是快要到了,赶忙低下头小声提醒道:“千万不要出来啊,你必须得忍一会儿,我还没有用那东西呢,你要是就这么结束的话,你妹妹王艳丽那个死丫头,一会肯定又要找麻烦了。”

虽然坐在一旁的那些女人,听不到杨二牛嘴里在说些什么,可他手上的动作,却被所有的女人全都看在了眼里。观望到了此刻,大家不由自主的,都向村长杨富贵的后背撇上了几眼,却没有一个人出声,都憋住了一口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们之前可是根本就不知道,那又短又粗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只是听王艳丽说用了非常的舒服,才十分好奇的想要一探究竟。结果没想到是跟这方面有关系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在这种场景之下,不管是三四十岁的妇人,还是二十多的小媳妇,就连其中几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都顿时觉得浑身燥。热难忍了。

只见她们一手挡着,一手摸向了自己腿间……

而离杨二牛距离最近,也看得最清楚的王艳丽,则不只是被这种景象所吸引,在她那还很稚嫩的大脑之中,更多的是一种疑惑。她在想,二牛大夫教自己的时候,也没有和她做这样的姿势啊,为什么变成了姐姐,就要变成这个样子呢?

她想问杨二牛,不过看了看所有人,还是没有张开口。

杨二牛的心里很清楚,按照正常来说,一个女人需要预热的时间,要远远长于男人。所以,杨二牛一直都在用心的观察着王艳红的一举一动,从她身体的扭动和颤抖上,可以随时了解着她已经达到了怎样的时期了,他要在最为切合的时机,再给王艳红用自己手中的东西。

因为杨二牛已经知道王艳红用过这种东西,如果要是自己不能给她带来更大的满足和前所未有的舒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她之前下的那么大的决心了。

现在不止那帮女人难受,杨二牛的宝贝也同样不舒服,他不禁又看了看一旁的那些女人们,杨二牛实在是有些压抑,因为这种能看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实在不是一个普通男人能受得了的。

杨二牛别无他法,只能是一边在心中默念我是个医生,我有责任要帮她们,一边想着自己这也是在为村里做贡献,以此来压制着自己心中的那股邪火。

但是那种想要吃肉的冲动,还是一直在不断的影响着杨二牛,这让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毕竟在一个正常男人的面前,这样弄着他的女人,而这个男人还在一旁念自己的好,如果不是杨二牛定力非常的好,恐怕早就……

就在杨二牛强压着心火的时候,王艳红却努力的清醒了过来,她呼吸急促的对杨二牛轻声说:“二牛大夫,你……你还是快点给我弄吧……”

王艳红她也知道今天肯定是逃不过去了,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裁在了自己妹妹的手里。

杨二牛随即点了点头,他声音微颤的说道:“好的……等你想让我……停下来的时候,你就……就告诉我一声。”

此时他见王艳丽已经缓过了劲儿,杨二牛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于是颤抖着手将胶棒慢慢向腿间推送了过去,结果让杨二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压根就没费什么力气,那东西竟然在王艳丽这颤抖的身子之下,直接连根没入了。

仅仅就这么一下,就连王艳红做了多年夫妻生活的女人,都没能再忍下去,杨二牛还没有所行动,便已经感觉到手心里多出了一些滑滑的……

杨二牛也没有精力去注意王艳红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因为当这种黏黏的东西刚一入手,他便也感觉到浑身一紧,后脊梁骨直往上冒凉气,身子一抖竟和王艳红一同到了……

还好王艳红是个过来人有经验,不像王艳丽那样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劲儿来,加上怕时间一长,让老公杨富贵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她便回手朝杨二牛摸去,王艳丽想让杨二牛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谁知道越不想来什么,什么就偏偏来了,这时偏巧杨富贵快速的转过身,正一脸惊讶的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被眼前的一幕给硬生生的定在了那里,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位置的关系,还是真的巧合,王艳红的这一回手,正好搭在了杨二牛身前藏宝贝的地方,而杨二牛此时也是一脸舒服的样子,完全没有感受到摸在身下的小手,而这一切都在杨富贵的眼睛里。

可能是王艳红知道自己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于是赶忙转过头来,还没等她把手给拿开,便已经与自己的丈夫四目相对了……


杨富贵此时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他的血在往上涌,双眼顿时瞪的如牛眼一般。他好歹是堂堂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一个一村之长,看到自己的老婆竟然不不只是当着自己,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了这种勾当,不由得怒火攻心,随即大步向杨二牛走了过去。

杨二牛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其实他已经听到了杨富贵那重重的脚步声,只是因为那种舒服的感觉太过诱人,所以才会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的宝贝已经如此欢脱。

而它则在最不应该的时候,被王艳红这个最不应该摸的人给摸了。

这一刻,屋内气氛异常凝固,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刚刚的那一幕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根本就不能怪杨二牛,纯粹就是一个巧合而已。

只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杨富贵会提前转过身来,转的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样的巧合。此时在场的人像是被定住了似的愣在哪儿,没有一个人阻止杨富贵,就在这种紧要关头,那个坑了自己姐姐和杨二牛的王艳丽开口说话了:“姐夫,你千万不要误会啊,其实……”

杨富贵见眼前拦着自己的王艳丽,一想到她是自己老婆的妹妹,而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替这个杨二牛说话,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根本就没再听她后面说的是什么,直接甩开膀子,一把将王艳丽往旁边一扒拉,怒喝道:“这里没你的事,再敢说话,老子连你一起揍!”

见村长杨富贵真的是红了眼,所有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打算拦住正要冲过来的杨富贵,可她们的脚步根本赶不上杨富贵的步子,还没等这些女人走上两步,杨富贵已经来到了杨二牛的身旁。接着他不由分说,直接向杨二牛的肩膀伸出了自己那张异常粗糙,却结实有力的大手……

就在刚才,杨富贵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于是忍不住转过身来,当他看到自己的老婆正当着这么多的人,一脸舒服的为另一个男人服务的时候,他便意识到自己带了绿帽子。

在那一瞬间,他只是感觉到自己做为一个男人,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侮辱。而现在,杨富贵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让自己受到如此奇耻大辱的男人。

不管他是天神也好,还是玉皇大帝也罢,就算是鸡蛋碰石头,他也要找回男人的尊严!

“啊!”

随着一声怒喊,杨富贵那只大手直接朝杨二牛砸了过来,着实是把王艳红吓得不轻。杨富贵可能一时脑子失去了理智,可王艳红却没忘了杨二牛的身份,如果因为这个误会而让自己丈夫得罪了天神,那自己和老公以后的日子还能不能好过,就包括屋里的这些姐妹,还能不能活着回去都两说了。

然而杨富贵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就连离杨二牛最近的王艳红都已经来不急制止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就这样赤着身子拦在杨二牛面前的话,恐怕这个误会就再也说不清楚了,就算是自己的丈夫清醒过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也不可能复原了。

这时只见杨富贵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杨二牛的肩膀上,只听啪的一声,声音之大,让王艳丽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眼前,村长杨富贵给大伙带来的震惊还没有过去,杨二牛此时的表现,则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在瞬间停了下来一般。

只见这重重的一掌拍下,杨二牛的身子几乎连一动都没有动,然后目光锐利的转过头来,盯着杨富贵的双眼,露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知道杨二牛真实身份的那些女人们,现在都一脸紧张的为自己的村长捏了一把汗,生怕天神会要了大家的命。

正当大家觉得俩人要剑拔弩张时,忽然卫生室的大门被敲响了,杨二牛一怔,赶紧放开王艳红跑了出去。

等到杨二牛打开门时,顿时眼睛一亮,他笑嘻嘻的问道:“你怎么来了宋老师,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女的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披肩的长发,生得细皮嫩。肉,模样十分的清秀,挺立的鼻子上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她就是文静又有气质的支教老师宋菲。

宋菲性格娴静,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从不跟人红脸吵架,更别说动手了。不过她人缘很好,刚来青牛村没多久,便和大家熟络了。

杨二牛刚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就在路上遇到外出归来的宋菲,她的自行车出了故障,于是杨二牛很热心的帮她修好,后来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人是一名支教老师。

原本宋菲在镇上和老公开了一家小旅店,但她老公眼瞧着别人去南方打工赚的盆满钵满,于是也忍不住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小旅店就这样留给了宋菲打理。

但宋菲是一介女流,又是文弱的知识分子,加上一个人晚上寂寞难熬,索性将旅店交给父母,自己跑到这穷山沟当起了支教老师。

用她的话来说,这样的生活充实,且不会饱暖思那什么。

这时宋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昨晚起风,我家房顶的瓦被掀开了一块,早上醒来鼻子就不透气了,而且吧……呃……房顶的瓦得重铺,不知道杨医生管不管病人生病以外的……”

没等宋菲支支吾吾说完,杨二牛眼珠子一转道:“没问题,正好我也有空,咱们现在就去吧。”

说着杨二牛回头瞅了一眼,想着先等村长的气消了再跟他解释,于是杨二牛和宋菲快步离开,不久便到了她家,宋菲把哪边的屋顶出了问题指示给他看。

虽然面积有点大,不过这事儿对于杨二牛来说不在话下,他搞清楚后轻车熟路的搬梯子拿工具,翻上屋顶忙碌了起来。

宋菲病的不是很重,所以她先离开去背课了,让杨二牛第二天早上送药给她吃。

杨二牛忙到了吃晚饭,他去了嫂子王冬菊那里,干完活做好饭吃罢,不敢和嫂子有过多接触的杨二牛只好回了卫生室,结果还没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声音,没想到这些人还没离开。

无奈之下,杨二牛只好先去宋菲那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今晚就帮她将屋顶弄好了,以免她的鼻塞转成鼻炎。

等他到了地方直接爬上了屋顶,正当他要继续工作时,忽然发觉不对头,探头从瓦窟窿里朝下瞧去,顿时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杨二牛看到的地方是宋菲的卧室,此时她穿着找自己时的那套白衬衣,可是她的长裤却裉到了小腿上。

只见她趴在床上高高翘着雪白的臀股,右手在腿间……

相关文章:

拽公主挺进男子公关部公交跨坐挺进律动深

写小黄文赚钱的软件/爱爱小说

把荔枝级挤出来小说,头埋在双腿 吸

他添的我好湿好爽:两个男人脱了内裤互摸

传奇狼战火爆上线,传奇狼战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