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带着倒刺的肉根 不断的冲撞

2022-11-25 09:07 · 新商盟

过了几日之后。

老张头上的纱布也拆掉了,基本好的差不多了。

而于此同时,他也看见刘凝雪将陈汉文从医院接了回来。

看着二人一副甜蜜说笑的模样。

老张叹了口气。

看来刘凝雪还是选择了第一条路。

忍口气,平平淡淡的过了这一生。

但老张想来,她应该多半是因为孩子。

刘凝雪和陈汉文的孩子还小,如果这个时候失去了爸爸或者妈妈。

对以后的人生难免造成影响。

尽管老张心头难免有几分失落。

但他也希望刘凝雪以后可以过得幸福。

又过了两天。

老张却看见陈汉文拖着行李箱从小区大门走了出来。

打了辆车便远去了。

老张心中纳闷了。

这家伙才刚好就要出差,难不成又是去找情妇的?

这刘凝雪的心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也是他们的私事。

老张也不好过问。

心底只得替刘凝雪感觉到了悲哀。

但令他更感到的奇怪的是。

这边的刘凝雪丝毫没有感觉一般。

每天出入都带着笑脸。

看到老张都会热情的打着招呼。

不过她现在的出入时间却变得更加固定了起来。

每天早上八点出门,六点左右就带着孩子回来了。

观察了四五日之后,老张忍不住了。

这天逮着刘凝雪晚上回来的时候。

他叫住了刘凝雪。

“小刘,你没事吧?”

看着老张一脸古怪的神色,刘凝雪却十分疑惑。

“我没事呀,张叔,你怎么了?”

老张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

“小刘,你和汉文怎么样了?怎么他才刚好,就又出差了?”

刘凝雪沉默了下来,低头看了一眼她左手牵着的小女孩。

温柔的对女孩说道:“乐乐,你进去滑滑梯那边玩一会儿,妈妈等等就来找你。”

女孩很是乖巧的应了一声,就走了进去。

等她女儿离开后。

刘凝雪才叹了口气对老张说道:

“我跟他已经离婚了!”

老张心头一惊。

“你真的想好了?”

刘凝雪又恢复了笑容,表露出来一副洒脱的模样。

“离都离了,再说我现在感觉真的挺自在舒服的。”

这一点,老张也看得出来。

现在的刘凝雪比之前更加随意快乐了。

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往的更加发自内心了。

老张点点头道:“也好,既然不爱了就分开,不过你现在带着一个孩子,以后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找我。”

“那可能真的少不了麻烦你。”刘凝雪笑着道。

老张拍了拍胸膛道:“尽管来麻烦,可别逞强呀你一个人。”

刘凝雪带着感激之色点点头。

随后跟老张道了别,就往小区内走去。

看着刘凝雪远去的曼妙背影,老张心头涌起一阵火热。

竟然真的离婚了呀!

这种情况下,老张也按捺不住他内心的躁动了。

现在的刘凝雪可跟以前不一样了,她不再是有夫之妇了。

这同样也意味了,老张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机会的。

万一刘凝雪眼瞎,看上自己了呢。

那美好生活不就来了!

老张美滋滋的想着。

......

得知了刘凝雪离婚后。

老张便安分不起来了。

有事没事就往刘凝雪家中跑。

要么送些生活用品,水果之类的东西。

偶尔等刘凝雪下班后,给她孩子买点玩偶零食的小玩意儿。

刘凝雪的孩子叫陈乐乐,今年也才六岁,还在读幼儿园。

小孩子的心是最容易笼络的。

一来二去,无论是刘凝雪还是陈乐乐都对老张充满了好感。

刘凝雪更加感激老张。

因为自从她离婚后。

也没少遭人非议。

毕竟凤山县就是个小地方,思想并没有那么开明。

离了婚的女人总觉得是有污点的。

再说刘凝雪还年轻漂亮。

老张的举动给刘凝雪不仅带来的是物质上的温暖,更加是心灵上的安慰。

而老张什么心思。

刘凝雪也是十分清楚的。

但她再怎么也是不可能和一个比她大二十来岁的男人在一起的。

根本接受不了。

刘凝雪也曾明里暗里暗示过老张。

她没有再找的打算。

但老张还是没有丝毫改变他的态度。

渐渐的,刘凝雪也没有再理会这些了。

时间波澜不惊的又过去了一个月。

这天下班。

刘凝雪主动叫老张下班后去她家里吃饭。

老张顿时有些激动了。

心中还在疑惑,是不是这一个月的献殷勤起到了作用。

抱着这种不确定心思。

老张下班后来到了刘凝雪的家里。

刘凝雪早就做好了饭菜,正等着老张。

“来了,张叔,快来吃饭吧!”刘凝雪热情的招呼道。

老张对刘凝雪的家早已熟悉无比。

坐在餐桌上,看着冒着香气的饭爱。

脸上带着笑意道:“太丰盛了吧,小刘,真是麻烦你了。”

“哎呀,张叔,咱们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正好我还有事麻烦你呢。”刘凝雪说道。

老张顿时心头如被浇了一盆冷水。

原来她是有事找自己。

“有事就说话呗,还要做饭贿赂我呀!”老张恢复了心态,开玩笑道。

刘凝雪顿时笑了起来。

今晚她穿的还是回来时的那套工作制服。

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

一笑起来,衬衫上的那片挺拔都微微抖动了起来。

看得老张心肝一颤。

真是个妖精呀!

刘凝雪给老张盛好饭,便坐在老张对面。

一边看着老张吃饭,一边说道:“张叔,咱们小区可以对外出租房子么?”

老张嘴里嚼着饭菜,疑惑的看着刘凝雪。

咽下嘴中食物后,问道:“怎么?你经济很紧张么?还要出租房子,需要钱你可以找我呀!”

经过之前的相处之后。

刘凝雪也了解到老张不是差钱的人。

也知道老张在月华小区也有一套房子。

“不是,我是想多赚点钱,现在孩子还小,得为以后做打算。”

刘凝雪一本正经的说着,又继续说道:“你看我这屋子,我和我女儿睡一间,还空着两个房间,多浪费呀,就想着租出去赚点钱。”

老张沉思起来。

这的确也是个赚钱的好办法。

而且也很方便、简单。


但唯一麻烦的就是要找到合适租住的人。

“出租是没问题的,毕竟这房子是你的,怎么样你都可以做主,不过要找租客就没那么容易了。”老张说道。

听到老张的话,刘凝雪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才沉吟一声道:“的确,必须要女孩子,还得人品好,不能有小偷小摸行为的,性格也要好点。”

老张顿时白了一眼刘凝雪。

“这可不好找呀!”

刘凝雪心里也明白。

老张看刘凝雪沉思起来,他就继续吃起饭来。

过了一会儿,刘凝雪才说道:“没事儿,我也不着急,能出租就行,到时候有人想租就慢慢挑,我把条件写上面就行。”

老张点点头道:“那这样也行,你现在是在上班么?”

刘凝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了点小脑袋。

“我都好多年没工作过了,前段时间就在县里的4S店找了个销售的工作,感觉还行!”

老张点点头道:“那就挺好的。”

刘凝雪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是呀,虽然有点辛苦,但却比以前过得充实多了。”

老张看着刘凝雪发自心底的笑容,心中也替她感到高兴。

“既然你要上班,那就不可能都能等租客,这样吧,你去散发租房广告的时候,电话留我的,我帮你把把关。”

刘凝雪也当即想到了这个问题,连忙点点头。

“要不我再给你留个钥匙,万一她们要是看房的话,你就帮忙带看一下。”

老张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对他来说并不麻烦。

很快,刘凝雪便印了不少传单,散发了出去。

但过去了半个多月,也没有任何消息。

渐渐的,刘凝雪便已经心凉了。

而同样的,老张倒是接了几个电话。

不过都是男的打来问的,直接被老张给拒绝了。

刘凝雪一开始还天天下班询问老张,一次次失望之后就没再问过了。

又过了几天。

这天下午,老张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好,请问你那边房子还有出租么?”

对面传来了一道婉转动听的女子声音。

听着这声音,老张脑海里都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个绝色女子的面容。

“有的有的,你是需要租房么?”

老张连忙说道。

可对面却传来质疑的声音道:“不是说是跟女的合租么?你怎么是男的?”

老张笑了笑道:“我是她朋友,帮忙的,放心吧,是跟女的合住。”

“那就行,那现在方便么?我想看看房子。”

老张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了。

“行,那你现在到月华小区大门口来吧。”

对面答应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而老张却久久没有回味过来。

心中却想着待会儿来的是不是个美女呢?

听那声音就感觉不会差到哪里去。

过了不多时。

一名清新靓丽的女子过来了。

这个女孩子年岁应该不过二十五左右,穿着也十分青春活泼。

只见她上身是一件黄色T恤,上面画着老张不认识的卡通人物,下身是一件黑色小热裤,包裹着完美的曲线。

一时之间,老王都看愣了。

看着女子站在小区大门口前掏出手机就打起电话来。

可这时,老王的电话同时也响了起来。

老王下意识的接通电话。

对面就传来了之前女子的声音。

“喂,我已经到了,你人呢?”

老张下意识的看向站在大门外的女子。

原来真的是个美女呀!

“哦,我看见你了。”

老张当即挂断电话。

走出保安室打开大门,招呼女子道:

“你好,是来租房的吧?”

女子看到穿着一身保安服的老张,面色略微有几分惊讶之色。

“大叔,您是房主?”

房主?老张一脸茫然。

可能她是在说房子的主人吧。

摇摇头道:“我不是,我是她朋友,她去上班了,我可以带你看房子。”

女子点点头,仰头看了一下月华小区的景象。

“这小区看起来很不错,你确定租金没错?”

因为前段时间连个问的人都没有,刘凝雪果断降低了房租。

老张笑着点点头道:“你放心吧,不会骗你的。”

“行,那麻烦您带我去看看房子吧。”

于是,老张便领着女子往刘凝雪家中走去。

“看你这么年轻,也在凤山工作?”

老张套近乎问道。

女子面容平静的点点头,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看来她还是挺有防范心理的。

到了刘凝雪家中后。

老张领着她参观了一下除了刘凝雪卧室之外的其余房间。

刘凝雪的家里装修的很是精美。

各种家具、生活用品也都齐备。

女子很是满意。

而且她也看到了一些女性的生活用品。

这证明这房子里住的是女人。

“大叔,房子很不错,我想租下来。”女子带着满意之色说道。

老张点头道:“可以的,不过我得先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因为这家里也是只有一个女人和小孩,之所以租金便宜,也是因为对租客的要求比较高,你能理解么?”

女子赞同的点点头。

的确如此,以月华小区的地理位置和刘凝雪家里的情况来看。

这种房子租一个月起码也得两千最少。

但是刘凝雪却只要一千。

租金整整少了一半。

“行,您想知道什么?”女子点头道。

老张招呼女子坐在沙发上。

开口道:“不如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叫李梦琪,今年二十四岁,刚刚师范大学毕业,在凤山县一中当老师,基本就是这样了。”

原来还是一个中学老师。

老张很是满意。

他相信刘凝雪一定也会满意的。

“原来你还是一名人民教师,那非常好呀!”老张笑着说道。

李梦琪也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是的,我是被分配过来的,凤山这个地方我之前也没来过。”李梦琪说道。

但老张却有些疑惑起来。

问道:“我记得老师都有分配宿舍的,你没有么?”

李梦琪点点头道:“有的,只是宿舍环境感觉不太好,我这人比较挑剔,所以想一个人在外面住。”

老张释然!

“行,那我这就给我朋友说一下,如果她觉得可以,那你今天就可以先搬过来。”老张当即说道。

相关文章:

三男一女群交真实口述,宝贝把我吃进去,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睡幼儿园老师@含着jy走路的

抵在窗户上的啊|写书法的过程细节描写

都市战神传奇小说——精彩全文阅读

上课时放震动当内裤里,男朋友有什么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