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2022-11-23 21:47 · 新商盟

“啊!”

“啊——”

我和洪彩玲齐发出一声长吟。

她那儿早已水漫金山,门户初开,洪彩玲这一坐下来,顿然将我彻底吞没。

或许是洪彩玲太粗鲁了,我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并且非常地紧。

一开始像被螃蟹夹了一样。

但是,疼痛感立即消失,接而,一种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如电流一般传遍了全身。那感觉实在异常美妙,令我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我非常激动,现在终于可以彻彻底底,痛痛快快地享到女人的滋味了!

洪彩玲似乎一开始也感觉到了疼痛,但是,她动作不减,反而速度越来越快,显得非常疯狂。

车子剧烈地震动起来,甚至像在摇晃。

正在我全神贯注地享受着这种美妙时,耳边传来了青水仙的声音:

“现在正是采她阴魅的最好时机,你跟着我念一道口诀,然后用力往上顶。”

“什么口诀?”我问。

青水仙清晰地念了一道口诀。

我心中默念了几句。念了三遍后,青水仙命令道:“顶!”

我抱着洪彩玲的腰,用力往上一顶!

“啊——”洪彩玲发出钟鸣一般的长吟,身子在刹那间变得异常绯红。

而我只感觉有一股电流从洪彩玲的身体里通过那条命根子直往我身体里涌来,眼前骤然一亮,像是灵光乍现,我意识到我的身体某处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似有若无,非常奇妙。

“怎么回事?”我问青水仙。

“采撷阴魅成功。”青水仙说道,“你现在可以掌控自己的时间长度,以你的体质,你最长可以坚持两个小时。”

“这么久!”我暗暗吃惊,这岂不是金枪不倒?

面对洪彩玲这样的美人,我当然是恨不得与她交战三天三夜。但是,这时候灵琴清与袁克良单独在一起,我很担心灵琴清的安危。

“今天至此为止吧。”我暗想。

于是,我搂着洪彩玲的细腰,主动向上冲刺。

“啊啊……你……你要谢了吗?”洪彩玲香艳淋漓,气喘吁吁地问道。

“是的。”我应道。

“别谢我里面。”洪彩玲赶忙将身体移开。

与此同时,子子孙孙犹如泉涌,喷射而出。

“啊!”洪彩玲惊叫一声,顿然谢了她一脸。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忙道歉。

洪彩玲手忙脚乱地拿出一只小胶袋将那些子子孙孙收拾进了胶袋里,然后身子一软,倒在了坐椅上。

我拉好裤子拉链,意犹未尽,竟然还想再来一发。

但是,一想到灵琴清,我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想法。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说道。

洪彩玲没有回应,也没有动。

我疑惑地望向她,却发现她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车顶,目光呆滞,眼中还噙着泪水。

“你怎么了?”刹那间,我有一丝愧疚。

“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我……我恨你。我不是处了,我不能再结婚了,不然,我会成为寡妇……”洪彩玲哽咽道。

我不得不照她刚才跟我说的话安慰她:“反正给你开光的是我,就算是我提前给你开光了。”

洪彩玲的身子微微一动,抹掉眼泪,将自己的内内穿好,用纸巾擦掉车里的落红,拿起装有我子孙的胶袋爬向前面驾驶座。

“你装着那些东西干什么?”我有意问。

“留做纪念。”洪彩玲说道,“今天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不然,我会叫我爸把你赶出村子!”

“知道了。如果你想男人了,可以来找我。”我说道。

“哼!”洪彩玲冷冷地哼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回到族长家的大院,下了车,我让洪彩玲走在前面。只见她走路一撅一拐地,想必那儿刚开了苞很疼,心里不由疼惜了一番。她第一次就那么被我猛干,不知是舒爽多,还是痛苦多。

“怎么才回来?”袁克良快步迎了上来,到洪彩玲前面时,低声问:“得到了吗?”

洪彩玲点了点头。

袁克良脸色大喜,拍了拍掌,对我说道:“张兄弟,琴清已经回去了,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回去了?我进去看看。”我说着就要往屋里走。

袁克良拦住我,板着脸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我有东西掉在里面了。”我只得找借口。

“掉什么东西了?我给你拿出来。”袁克良说道。

“掉……掉钱了。”我一无手机,二无手表,身上更加没有什么能掉的东西,只得说钱。

“这是两百块,你拿去吧。”袁克良拿出两百块边往我手上塞边将我往院子里推。我执意不肯走,袁克良对洪彩玲说:“彩玲,你送他回去。”

“我很累,想去休息。”洪彩玲说着便往屋里走去。

“你自个儿回去吧。”袁克良退回屋里,迅速地将大门关上了。

“灵琴清!”

“灵琴清!”

我一连叫了两声,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便竖起耳朵,静听里面的动静。

“东西在哪儿?”袁克良问。

“给你。”洪彩玲说道。

“这么多,那小子没占你便宜吧?”袁克良又问。

“没……有。我很累,去休息了。”洪彩玲说道。

过了两秒,又听到洪彩玲问:“灵琴清在哪儿?”

“在洗手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袁克良说道。

“哦,我正要上洗手间,我去把她叫出来。”洪彩玲说道。

“快去快去!”袁克良催促道。

“妈的,搞这么久,老子等得花都谢了。先吃药,等会儿干死她!”袁克良嘀咕道。

我越来越担心,想要立马冲进去,但是我朝门推了好几下,大门纹丝不动。

“咦,我的蚀骨销魂神仙水呢?”袁克良又嘀咕道。

我从裤袋里拿出那瓶药剂,上面正写着:蚀骨销魂神仙水。

“不见了,看来只能给她喝飘飘欲仙了。”

接而,传来了袁克良倒水的声音。

我心急如焚,一定要想个办法进去将灵琴清救出来才行!


一会儿,传来了洪彩玲的声音。“灵琴清呢?怎么没在洗手间里?”

“怎么可能?”袁克良立即叫道,“我是看着她进去的。”

“是不是她偷偷出来了,你没有看见?”洪彩玲问。

“我一直盯着门口,就算她变成一只苍蝇飞出来,我也看得见。”袁克良说道。

灵琴清不见了?

难道,她知道袁克良要对付她,悄悄地溜走了?

突然,身后突兀地传来一道声音,“章小贝,你在干嘛呢?探头探脑地!”

我回头一看,是利方。

“没……没事。”我说道,“我和灵琴清来吃饭,正准备回去呢。我这不是刚出去办点事嘛,这回来,门就关了。你帮我敲敲门。”

“你和灵琴清来这儿吃饭?”利方半信半疑,伸手朝门敲了两下,喊道:“彩玲,在家吗?”

一会儿,门开了。洪彩玲和袁克良走了出来。

“嫂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洪彩玲问。

“没事,这不是闻到菜香了吗?我刚从果园回来,正饿着呢。”利方笑呵呵地说道。

“那正好,还有菜,进来吃点吧。”洪彩玲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啦。”利方说着就走了进去。

袁克良看见了我,立马走了过来,黑着脸问:“你怎么还不走?”

“灵琴清呢?”我问。

“你问我,我他妈的问谁呢?”袁克良火气冲天,双手叉腰,原地转了两圈,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对我说:“这样,你去帮我把灵琴清找来。只要把她找来,我就给你两百块!”

“天这么黑了,去哪里找?我要回去了。”我说着就往院外走。

袁克良拉住了我,“四百。”

“不找。”

“八百!”袁克良咬牙道。

“不找。”

为了八百,我会出卖灵琴清?你别做梦了!

“最多两千。”袁克良挡在我面前,脸色铁青,“不能再多了。”

两千块,对我的疑惑很大。我一无工作,二无特长,在村子里有时候两个月恐怕都挣不到两千块。

“我找找看吧。找不找得到,我就不能保证了。”我勉强答应。

“那你快去,找到她后,第一时间叫她来我这儿。”袁克良说着,迫不及待推了我一把。

“先给我一千定金。”我说道。

袁克良从钱包里抽出十张递给我,近乎吼道:“快去找!”

我接过钱,数了数,放进衣袋里,朝大院外走去。

听得袁克良在院子里跺脚。“妈的,药性快发作了,没女人不行啊!”他想了想,转身朝屋里走去。

我立马躲到暗处,紧盯着族长家的大门口。

我不能保证灵琴清已经离开,所以先看看情况再说。

侧耳细听,传来了袁克良的声音。“这杯水谁喝了?”

“是我喝的。”利方说道,“太渴了,看见有一杯水,我就喝了。”

“你——”袁克良说了一个字,没有了下文。

过了一会儿,听到袁克良问:“那个——彩玲呢?”

“她说不舒服,回楼上去休息了。”利方说道。

“哦,那个——嫂子,你吃饱了吗?”袁克良问道。

“差不多饱了。我……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利方的声音听起来怪怪地。

想必,她喝了袁克良本打算给灵琴清喝的那杯飘飘欲仙水,这时候身体开始起反应了。

“我送你。”袁克良说道。

一会儿,利方与袁克良先后走了出来。

只见利方双颊微红,不时用手摸头发,又不时摸着下面,脚步踩得很轻,仿佛随时会摔倒。

“嫂子,你是不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啊?”袁克良盯着利方的胸部,色眯眯地说道。

“嗯……感觉怪怪地。”利方神志不清地说道。

“那我送你回去吧。”袁克良从后面搂着利方的腰,眼冒精光。

“呃……好吧。”利方答应了。

利方的房子离族长家不过两百米。

快到利方家时,正处于一棵大樟树下,光线灰暗,只见袁克良忍不住朝利方的后臀摸了一把。

“呀!”利方惊吓着尖叫起来,“你干嘛?”

“嘿嘿,嫂子,你是不是很想男人啊?我跟你一样,现在也非常想女人。要不咱俩……”他说着就抱住利方,将利方推在樟树上就去脱利方的裤子。

“不行,不行。”利方口头虽叫着不行,却并没有阻止袁克良。

半推半就地,她的裤子被袁克良拖到脚裸处。袁克良将利方转过身,让利方扶在樟树上,翘起后臀。

虽然光线黑暗,但利方那白皙的两臀却异常耀眼。

我暗暗可惜,利方虽然是个荡妇,但好歹身材不错,便宜了袁克硠。我觉得这事已无悬念,也没兴趣看下去了,准备去族长家找找灵琴清。

没想到,这时异变突起。

袁克良呼吸急促起来,手忙脚乱般地脱掉自己的裤子,正要持枪而上。

突然,一条黑影从利方的家门口窜了出来。

“汪汪……”

黑影凶猛地朝袁克良扑去。

“啊!”袁克良惊恐地怪叫一声,吓得差点坐倒在地,来不及拉裤子掉头就跑。

我也惊呆了。

那黑影是利方家的大黑狗,大黑。大黑平时很安静,只是见着陌生人会狂吠几声。没想到今晚为了主人的贞洁,挺身而出。

我心中暗暗为大黑点赞。

“大黑!大黑!”利方回过神来,急忙叫道。

大黑闻声,停止了追赶,摇着尾巴屁癫乐癫地跑到利方身边,往利方身上跳。利方朝大黑踢了两脚,训斥了几句,拉好裤子朝袁克良逃跑的方向看了两眼,失望地朝自家里走去。

袁克良惊慌失措地跑进族长家里,立马将门关上了,然后听得里面卟嗵一声闷响,想必他已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了。

突然,听见利方叫道:“死狗,滚开,滚开!”

我感觉到不对劲,赶忙跑过去,只见大黑疯了一般朝利方身上扑,这时将利方扑倒在地,朝着她做爱情小动作。

难道是利方吃了袁克良的飘飘欲仙,身上骚气太盛,导致大黑也忍不住了?

我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条棍子冲了过去,朝着大黑打了几棍子,大黑惨叫了几声,夹着尾巴逃跑了。

“谢谢你了小贝。”利方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抓住我的胳膊,丰满的前胸不断磨蹭我的手臂,“多亏你了。嫂子我腿都软了,快扶我进去。”

相关文章:

刚进去的时候舒服/男朋友在里面抽搐是什么感受

被老男人开嫩苞 下药 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

啊老板在开会含起来.男生摸到你湿什么感觉

女性自慰器的简易制作|别怕我就放进去一点点

吸取肉肉液液快穿 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