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吃不下呜呜灌满了,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

2022-11-21 19:42 · 新商盟

我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就扑了过去,对着她的香唇便吻了起来。

“唔,你慢点,急什么,长夜漫漫呢!”方筱雨轻轻推开我,眼带哀怨地看着我,右手却已经抓住了我的要害。

“还装什么装,老子肏死你这个小妖精!”我被她揉捏得心头火起,这会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不能阻止我了。

身下的尤物扭动了下娇躯,又妖媚地说道:“你就不怕让瑞芝听见啊,她就在旁边哦!”

“管那么多,她可能也在和我哥做呢!”我幻想到一副画面,醉鬼老哥压在嫂子那性感的酮体上,只是几秒钟便一泄如注,留下空虚寂寞的美人儿独自哀伤。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方筱雨妩媚一笑,道:“哟,看来你都习惯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对瑞芝有想法了?”

“没有。”我撒了个谎。

“切,骗别人可以,但你骗不了我。你以为我没看到你们俩相处时的那种暧昧感觉啊,瑞芝嫁了这么个废物老公,需要男人滋润是理所当然的,我怀疑你是不是早就肏过她了?”

“真没有。”

我下面硬得难受,一把就撕开了方筱雨的内衣,那挺翘无比的玉兔一下子就弹了出来,虽然没有嫂子的那么大,但却胜在紧实无比,看样子应该是有经常健身。

“嗯,轻点吸!”

我猛地用嘴朝那红晕处吮了起来,甜美的汁液让人根本舍不得离开,这女人真是太过瘾了。

方筱雨此刻还有心情调侃我:“怎么样,比起瑞芝的也不差吧,那个小妖精也骚得很,我都知道她在公司被几个男人吸过!”

“真的?说给我听听!”我听到这种秘闻,就更加兴奋起来。

虽然早就知道嫂子在外面不检点,但具体的细节却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红杏出墙?

方筱雨推开了我的头,让我平躺下来,慢慢地套动着我那儿,用诱惑的声音说道:“据我所知,瑞芝每次觉得寂寞难耐了,就会找一个公司里的小鲜肉去办公室,然后一去就是半个小时以上。”

“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想到上次我闯进嫂子的办公室里,就看见了这一幕,那个职员也长得挺帅气,而且肆无忌惮地品尝着嫂子的秘密花园!

最关键的是,嫂子还被他服务得很爽,欲仙欲死,连办公椅都打湿了一片。

“谁知道他们做什么,但我可以肯定,除了没真正地肏进去,瑞芝也会被弄得很舒服,因为我每次看到事情发生后,她都会满脸红光,那是被玩得很开心才会出现的神情。”

方筱雨轻吻着我的胸膛,不断地挑逗着我,而嫂子的秘密情事也让我激动不已。

平日里看起来端庄高贵的女副总,被下属男同事在办公室里尽情玩弄,那绝对是无比香艳的活春宫。

“这么说,我嫂子早就出轨了?”我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那倒不至于,只不过是等于找了个工具满足自己,但瑞芝还是很谨慎的。”


方筱雨一把拉下我的裤子,让我的雄风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这么大,能尝到的女人一定很享受吧?嘻嘻,如果瑞芝在这里,估计会忍不住坐上去哦!”方筱雨三句话不离我嫂子,那种禁忌的刺激让我差点把持不住。

他吗的,如果真有机会,我肯定不会怜惜,毕竟都是需要满足,非要肏得嫂子怀上我的种不可。

方筱雨见我有些出神,便直接坐到了我身上,问:“猛男,想不想尝尝我的味道啊?”

“骚B!老子让你知道厉害!”我已经不想再被她摆布了,索性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在身下。

看到她欲拒还迎的眼神,我知道时机已到,也顾不得什么情调,拉下她的运动裤,便对着那禁区撞了过去!

轻薄无比的亵裤哪里挡得住我的银龙大戟,才几下,便已经出现了裂缝。

“啊,好厉害,大根你太厉害了!”方筱雨大声淫叫起来,这个分贝的音量别说是隔壁帐篷,估计连百米外都能听见。

我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哥哥已经喝醉了,能听见的人也只有嫂子。

只要我越是勇猛,便越能让嫂子这条大鱼上钩!

不得不说,方筱雨这个女人,真是帮了我大忙,我现在都有些喜欢上她了。

在我的粗暴进攻下,她的那片布料终于抵挡不住,嘶啦一声裂开了缝,我便趁势进入了那桃源秘境之中。

“啊!”

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这种干柴烈火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而且我一直认为,技巧都是给先天不足的人准备的,像我这种天赋异禀的猛男,只需要直来直去!

如同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让方筱雨彻底迷了魂,她表面看起来放荡,却好像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人事,那里紧致得和小女孩差不多,夹得我都有些生痛。

要不是因为飞溅的汁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估计她早就被我肏晕了。

“快点,大根,用力干我,你好厉害,你的东西好猛!”方筱雨的浪叫在持续不断地传出去,我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帐篷外。

肯定是嫂子忍不住,想来现场观摩了。

我心中邪念大起,抓住方筱雨的骚臀便翻了过来,换了个小狗姿势,这样就能更加方便我使力了。

狂暴的进攻简直让帐篷内昏天暗地,肉体碰撞的声音听着淫秽无比,加上方筱雨的淫叫让这里更像是动作片现场。

终于,帐篷的拉链被悄悄拉开,一张满脸潮红的俊俏面容出现在那,正好和我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果然是嫂子,她只穿着简单的睡衣,身子却不安地扭动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的表演。

“爽不爽,骚货,喜不喜欢被我这样猛男肏!”我一边猛烈地挺动着下身,一边邪恶地看着嫂子。

她根本忘记了害羞,眼中只有自己的闺蜜被小叔子弄得欲仙欲死的画面,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在,估计她都要主动加入战团了。

相关文章: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都市之至尊狂少

分开俩月见面老公跟疯了一样_两瓣湿肉嫩乎乎

每一下都深入到喉咙深处,顶的小腹一鼓一鼓的h

司机的大粗根_高辣h文宫交

男主女主在教室肉h文_啊好涨了在教室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