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

2022-11-17 08:28 · 新商盟

“我的天,倩儿,你不怕把他弄醒了?”见许倩用手板着肥臀要坐我脸上,方嫂惊得直捂小嘴儿。

“怕啥,他又看不见。”许倩明显啥也顾不上了,说完就对住我的嘴坐了下来。

卧槽,当我真瞎啊。

硕大的肥臀不偏不倚的坐在了我的嘴上。

躲开吧,计划露馅,不躲吧,捂得我喘不过气,无奈之下只好伸出一只手拖住,然后把舌头伸了出去。

许倩立即打了个颤,不过也可能是过于舒爽,竟也不管我是不是在装醉,扭动着蛮腰,狠狠地在我脸上揉搓起来,嘴里还胡言乱语的哼着:“哦,进去了进去了,对对,就那儿,啊……”

听着她动人的呻吟,我也兴奋的忘乎所以,拼命的动起了舌头,恨不得把这女人折腾死。

也许是受了感染,方嫂终于憋不住了。

只感觉身下一暖,就被一张小嘴儿含了进去。

不,应该说是吞……

一上一下的双重刺激,简直爽翻了天,然而还没等过瘾,就听见院墙外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紧接着就听见大门的响动。

“坏了,那该死的咋又回来了?”许倩身子一僵,片刻后蹭的从我脸上窜了下去。

方嫂一见也傻了:“啊,那,那咋办?”

“领他去厕所,快。”许倩还算镇定,朝方嫂使了个眼色后,直接开门迎了出去。

我这时候也装不下去了,赶紧起身抓住了方嫂的手腕,方嫂惊慌失措,也顾不上我到底是不是装的,拉起我就往外冲。

等我俩躲进院西南角的厕所时,刘大庆也把摩托车推进了院子,紧接着就听两口子大声小气的嘀咕起来。

“大庆,你咋回来了?”

“嘿,是不是坏了你和那瞎子的好事儿,你个浪货,说,干啥了,出这么多汗?”

“洗澡了啊,要不你摸摸……”

“卧槽,这么多水儿,被那瞎子给弄了吧。”

“没有嘛,人家想你了嘛,快进屋,老娘受不了了……”

随着对话声越来越小,小两口好像进屋了。

我赶紧扯了扯方嫂的衣角,“方嫂,咱,咱走吧。”

“好好,你跟着我,别摔着了。”方嫂也吓坏了,拉着我往外走的时候,手一个劲儿的在哆嗦。

还甭说,这他娘的刺激。

还好刘大庆急着去进屋弄许倩,没来得及锁上大门,方嫂拉着我一口气跑出了村西头儿。

隔条河,就是她们村。

我以为她要拉我到她家去,继续快活,但刚到石桥上,她腿一软,就瘫在了地上。

“娘唉,差点儿被逮住了,丢死人了。”

她揉搓着大腿,气喘吁吁着。

“方嫂,你没事儿吧。”我赶紧蹲下身子,温柔的问了句。

“没事儿,就是腿有点软,一会儿就好了。”她朝我笑了笑。

月光照在她脸上,显得格外娇美。

我情不自禁的揽住她的肩,另一只手朝她的大腿摸索过去,嘴里同时安慰着:“我学过按摩,帮你揉揉吧,几下就好了。”

“真的?你真会按摩?”她有心无心的问着,身子往后仰了仰,直接靠在了我身上。

看这情形,已经不把我当外人。

可这是桥上,万一过人咋办。

不行,得找个僻静地儿,好好地给她按摩按摩。

色心又起,我果断地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她也没做丝毫拒绝,只是把头扎进我怀里,蚊子嗡嗡似的嘟囔着:“你,你要抱我去哪儿?”

“你说吧,我又看不见。”我继续装瞎。

“那……就听我指挥,前面有个小树林……”话没说完,她就娇羞的扎进了我的怀里。

娘的,前面是哪儿,我他娘的在装瞎好不好!

要不是看在色字的头上,我恨不得骂这傻女人一顿。

无奈,谁让咱饥渴。

好在过了一会儿她也缓过神来,赶紧从我身上挣脱,牵着我去了桥那头的小树林。

刚进去没几步,她一回身搂住了我的脖子,接着把嘴贴了过来。

我也没犹豫,紧搂住她的腰,对着她的嘴一阵乱啃。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主动和女人亲嘴儿,算上在许倩家大门口那次,算是这辈子唯一的两次亲吻,哪儿有经验。

不过看样子她也不会,几次咬了我的舌头。

“咯咯,你还真是个小初哥。”唇分之后,她噗嗤笑了,一双大眼深情的盯着我。

“已经不是了,昨晚……”

“嘘,不用解释,你是被迫的。”

不等我说完,她立即堵住了我的嘴,然后拉住我一只手,引到了她胸口上。

“咋样,比许倩的好看吗?”

当我迫不及待的解开扣子,把手伸进去时,她得意的问了句。

“好,够硬够挺。”我一边揉捏,一边赞叹,说完就低头咬了上去。

“哦,轻点儿,人家好长时间不让人弄了……”

她眼一闭,软软的倒在了我怀里。

憋了这么老半天,总算找着乐发泄的机会,我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她的衣服,她表面放荡,但真正光溜溜站在我眼前时,却娇羞的像个小姑娘,双手紧搂在胸前,两腿紧夹,生怕我进一步侵犯似的。

我脱了裤子之后愣了下,“方嫂你咋了?”

“没,就是有点怕。”她难为情的哼着,眼神儿却紧顶着我的裤裆。

我下意识低头扫了眼,嘿,原来是怕咱家伙大。

都这节骨眼了,怕也没用啊。

瞅着眼前白花花的女人,我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摁在树上,好一阵蹂躏,可又怕被她识破了装瞎的事儿,只好忍了忍,装傻道:“怕?难道方嫂讨厌我了?”

“不不不……”方嫂一听就急了,说着扑到了我怀里,一边用身子在我身下蹭着,一边解释:“强子你别生气,我稀罕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讨厌,只是你的那啥太大了。”

“那啥是那啥?”我呲牙一笑。

没想到这女人还挺内秀的,跟最初见面时判若两人,引起了我的好奇。

嗯,得好好挑逗一下,看着女人到底怎么想的。

“那啥是……哎呀,你讨厌。”她都快急哭了,也顾不上羞涩,把一条大腿跨上了我的腰。这是……

感觉到她身子紧贴过来,我的心差点儿跳出来。

难道这就要开始了?

好事没来的时候急得要命,可真到眼前了,我却傻了眼。

第一次干这个,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啊。

情急之下,我扳住她的腿,腰下一挺,立即赶到了一阵湿滑,就像条大鱼游进了沼泽地,呲溜呲溜的,根本就找不到地方。

急的我满头大汗,再看她也好不到哪儿去,累的气喘吁吁的。

“停停……”

挺动蛮腰扭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喊停,然后勾着我的脖子问道:“小男人,你以前就没弄过女人嘛?”

“没,没啊。”

“不信,那你昨晚和许倩怎么弄的,还连着弄了五六次。”

见我摇头,她小嘴一撅。

我一听,撞树的心都有,赶紧解释:“昨晚我喝醉了,啥都不知道啊。”

“真的?”她听后抿嘴笑了,侧着头瞅着我。

“谁骗你谁就是……”

“行了行了,我信你还不行嘛,傻瓜。”她没等我说完就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接着就是一推,我来一起倒在了地上。

地上都是草,软乎乎的挺舒服,我四脚朝天的等着。

谁让咱没经验,还是让她先占点便宜吧。

可当她抬腿跨上来,抓住我家伙对准之后,却又突然僵住了,嘴里还嘶嘶的哼着:“怎么可能,这,这咋回事儿?”

“咋了?”感受到禁止的束缚,好似触到了障碍,我连忙追问。

“太,太大了,有点疼……”方嫂吭吭哧哧的回着话,蛮腰还在尝试着扭动。

突然,我感到身下一紧,爽的倒抽凉气,可紧接着方嫂却浑身一颤,啊的叫出了声:“不行不行,会死人的。”

“啥,死人?”好事儿突然被打断,我禁不住有点恼火。

“可不,会被你弄死,小坏蛋。”她嗔怪了一句,然后扑倒在了我身上,枕着我胸口喃喃道:“强子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废话,都这样了,还要咋喜欢?”我脱口而出。

“撒谎,昨晚你还和许倩弄了呢,你咋不说喜欢她?”她明显吃醋了,旧事重提。

我无话可说,索性摸上她的肥臀,轻轻地摸索。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叹了口气:“你真是我上辈子的冤家,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

说完就起身穿衣服。

我一见就急了,“方嫂,你干嘛?”

“回家啊,不然还能去哪儿,去你家吗,你敢娶我吗?”她看似在撒脾气,但眼神儿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才说要娶她,但脑子里又蹦出了李玲。

小姑娘对我那么好,而且我已经在心里发过誓,一定要娶李玲进门……

正在我犹豫的档口,方嫂穿上了裤子,然后拉了我一把:“起来吧傻瓜,我又不赖你,看把你吓得。”

“不不,方嫂……”

“别方嫂方嫂的,叫我秀娥吧。”她没让我把话说完,亲手帮我穿好了衣服。

事已至此,我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冲动,和她聊了一会儿家常。

原来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刚结婚没几天,老公就查出了肾衰竭,根本不能同房,怀孕生孩子就更别说了,甚至据她说,她男人从始至终就没正儿八经的弄过她。

怨不得刚才在我身上的时候,她龇牙咧嘴的喊疼,敢情是这么回事儿。

我欣喜的同时,肩头的压力也倍增。

等于跟新媳妇差不多啊,既然和咱好上了,还差点儿有了夫妻之实,咱一个大男人,说什么得负责到底。

心血来潮,我忍不住问了句:“秀娥,你真的肯嫁给我这个瞎子嘛?”

“讨厌,人家都和你那样了,你咋还问,你以为我李秀娥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一听就恼了,挥手在我肩上来了一拳。

我心头一暖,又补了句:“可我是个瞎子啊,养不活你怎么办?”

“我养你,只要你晚上能陪我说说话就行,就算你以后娶媳妇,我也不拦你,只要你心里还想着我……”她笑了,说完倒在了我怀里。

得女人如此,夫复何求。

我激动得把她搂在怀里亲了亲亲,但始终没再越雷池一步,一直聊到天透亮,才就此分手,各回各家。

第二天下午两点,李玲开车找上门,拉我去了镇上。

成医生的按摩诊所紧挨着乡政府,四五间平房,空间不算小,隔着窗户能看到里面摆了一排按摩床具,收拾的干净整洁。

进门后,只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坐在小沙发上在玩手机。

只是原本严肃的白大褂穿在她身上,因为太过傲人的上围,硬生生的崩开了两颗扣子。

仔细看的话,还能隐约看到将这对丰满托起的黑色蕾丝边。

“成姐,我给你把人带来了。”李玲很熟络的上前打招呼。

那女人抬了下眼皮,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就站了起来,朝李玲淡淡的笑了笑:“行,你去上你的班吧,完事儿姐再叫你。”

“好嘞,人交给你了。”李玲笑了笑,又俏皮的瞅了瞅我,才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李玲一走,这位成姐的脸上立即恢复了冰冷:“你就是张强?”

“对。”我点了点头,毫不掩饰的审视着这女人的身材相貌。

瞎子嘛,就有这点福利。

这女人长的很白,五官不算美,但看着却非常顺眼,最多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身高一般,一米六多不多的,身材却发育的格外劲爆。

胸上那两坨肉把白大褂撑得滚圆,随着刚才的走动一颤一颤的,真怕一不小心给蹦出来似的。

嘿,这女人有味……

看着她白大褂里面的黑色蕾丝,以及她嘴角的那颗黑痣,我禁不住意淫起来。

之前跟赵瞎子学按摩的时候,那老东西特意提到过,嘴角有痣的女人欲望强烈,稍稍勾引就能上钩儿,而且对房事需求无度,只要能在床上把其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一切都好说话。

我那时候还小,还不懂赵瞎子的用意,只以为那是个老色狼,心术不正。

没想到现在居然就给撞见了。

相关文章:

赵宇小说《继承百亿地产》无弹窗(原文)阅读

我每天早上给老公口醒&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和人说话手不停抠手指~老外尺寸真的有这么大吗

两根隔着薄薄同进同出/别着急慢慢添

熬夜看完的人小说言情 经典的言情超好看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