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的人喜欢捏我的奶,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2022-11-12 21:21 · 新商盟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

划过那浅浅的神秘沟壑时,李耐感觉到指尖一阵火热,同时有了微微的潮意。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有淡淡的腥臊味道,更多的,则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处子幽香。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摩擦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一挣脱束缚蹦了出来,微微颤抖着,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手指夹住一点,然后轻轻捻着。

“李耐,不要这样……”

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上下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女又怎么受得了?

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呻吟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那里已经洇透,一片泥泞。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

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然后向前挤了挤,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火热又柔软,触电般的快感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那一层布料凹陷了进去,竟然挺进去了些许。

“嘶——”

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在快感中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

李耐喘息着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

“嗯……”

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已经浸透的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那沼泽地的无限春光,让李耐心头一片火热。

“李耐,帮帮我……”

杨小雪从鼻腔当中哼出了一句话,让李耐一愣,继而大喜过望:“你说什么?”

“帮,帮我……”

杨小雪无意识地伸出粉红香舌舔了舔嘴唇,然后勾了勾修长的玉腿。

李耐知道,此时的杨小雪已经彻底迷失了,这是他拿下村花的绝佳机会!

“好,我帮你。”

深吸一口气,李耐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裤子。李耐和小雪那处地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厘米,李耐甚至能感受得到那里透出来的阵阵热气。

“小雪,我要进去了……”

李耐顶在上面,在杨小雪耳边喘着热气说道。

感受到气息中传来的热度,杨小雪不禁羞红了耳根,微微点头,却不料听到窗外一阵骚乱,不禁惊醒过来:“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李耐一愣,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只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有人吗?快来救命了!要出人命了!”

杨小雪慌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来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是这事儿被人看了去,可就没脸见人了。

“快穿好衣服,我先出去看看。”李耐说道。

杨小雪抓起衣服,一阵手忙脚乱地躲进柜子里,在这时候,只能期望自己不被别人发现了,又想起此前偷看李耐和张桂芳的羞臊事,如今自己也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这个臭不要脸的,果然是和张桂芳在做那种事,还在骗我是做检查!”杨小雪暗骂道。

李耐这才装作没事儿的模样走出房门,而诊所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乡邻,此时他们正扶着一名脸色发白的少妇,不停地呼喊着。

看到李耐出来,她们才松了一口气:“耐子啊,你可算出来了,这都要出人命了。”

李耐神色一惊:“出啥事了?!”

“快来看看吧,悦儿在地里被毒蛇给咬了,身子很虚,这可咋整啊?”

这中了蛇毒的少妇,李耐是认识的,她是村主任家的儿媳妇,名叫刘悦,听闻村主任一家子对儿媳妇挺不好的,还让刘悦下地干活,这会儿竟还被毒蛇咬到。

“婶子别急,这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蛇,我来帮她放放血,然后涂上点儿药水就好了,你们就不要进来了。”

李耐仔细检查了一遍后沉声说道。

倒不是李耐急着开溜,而是这小媳妇的伤口是在大腿上,饶是李耐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女人的大腿,何况还是个有夫之妇。

在众人的帮扶之下,李耐将小媳妇刘悦抱进了房门里,又上了锁,才松了一口气。

藏在柜子里的杨小雪更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人还没走,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听柜子外面的动静,李耐似乎是带了个女人进来?

病人要紧,李耐也没有多想,扒下小媳妇的裤子,就看到毒蛇咬到的伤口了。

按理说是应该尽快将毒素吸出来,能吸多少是多少,可眼下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怕是只能用嘴吸,这一下子,李耐又有些兴奋了。

这小媳妇也算村里排得上号的水灵姑娘,否则也不会被村主任的儿子看上,虽然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可年纪也还不大,皮肤嫩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而此时,这副水灵灵的娇躯就这样横陈在李耐面前,李耐将刘悦的雪腿微微抬起,就看到腿间的一抹白色内衣。

这让李耐心头一阵火热,很快用嘴巴吸住了刘悦雪腿上的伤口,嫩滑酥软的触感让他兴奋不已,鼻尖弥漫的体香更是让他舒爽到了极致。

明明是个小媳妇了,怎么和杨小雪这样的黄花大闺女一样有着淡雅的处子幽香呢?李耐不禁狠狠吸了一口,却没想到,这一下让半昏迷状态的刘悦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哼。

“嗯……”

这似是舒爽一般的娇弱声音,让李耐的魂都要被勾出来,可躲在柜子里的杨小雪就显得很难受了。

“这是什么声音?难道……这混球又在给别的女人检查身体了?”

李耐继续吸着刘悦伤口里的淤毒,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吮吸声音,令昏迷中的刘悦时不时发出撩人的喘息声,杨小雪听在耳中,心里忍不住臭骂道:

“这不要脸的李耐,难道是在吸那女人的那个地方……果然又在借看病的理由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虽然心里这样说,可想象着外面旖旎的场面,杨小雪发觉自己那里又逐渐湿润了起来。

再想起刚刚被李耐挑逗到险些失防,身子都被看光摸光了,不禁又羞红了脖颈。

如果她骂李耐流氓,那之前和李耐暧昧的自己,不也是个不要脸的姑娘了吗?

隐隐约约的兴奋,还是让杨小雪的一只手,忍不住探向自己,随着李耐和刘悦发出的撩人声响,缓缓的运动起来……

杨小雪虽然表面上有些高傲,可某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就比如用手指解决这事儿,私下里她还是没少做的,抚摸带来的强烈的刺激感,令她浑身都紧张起来。

不多久,随着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杨小雪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将手指上的晶莹液体擦了个干净。

而此时的李耐,也已经停止了吮吸毒血,开始为刘悦擦拭消毒药水。

刘悦的脸色已经逐渐缓和,开始清醒过来,待看清李耐在为自己擦拭伤口时,忍不住羞红了脸:“呀,快把手拿开,我没事儿了。”

假装认真擦药的李耐,其实还在偷瞄刘悦腿间的迷人风光,被清醒过来的刘悦吓了一跳:“小悦姐,你醒了啊,喝口水吧。”

刘悦点了点头,看到自己下半身几乎一丝不挂,还是感觉羞涩不已。

自己是个有丈夫的姑娘了,居然还被这小子看光身体,还被抱着大腿擦药,要是让外人看见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话自己呢。

喝了口水,刘悦的虚弱感才褪掉了一些,勉勉强强穿回了裤子。

“李耐,这次多亏你帮忙,不过姐可能出不起这医药钱了。”刘悦道谢一番之后,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神色逐渐暗淡起来。

李耐拍拍胸脯,笑嘻嘻道:“说啥呢姐,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了,我免费帮你检查,小时候我在村里被欺负那会儿,你可没少帮我出气呢。”

“呸!”杨小雪骂道,什么免费检查,都是李耐骗色的伎俩。

“什么声音?”刘悦有些疑惑,“好像有谁在说话。”

相关文章:

宝贝我的尺寸你还满意吗|乖握住它 放你自己两腿中间

和狗狗做了一下午,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调教np纯肉灌满尿|和怪物h的辣文n

手指在窄的缝中滑动~怎么摸小豆豆最痒我入x

凶猛的戳刺白浊:把震动器放在哪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