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爹的你的宝贝太大

2022-11-11 07:56 · 新商盟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姨妈的眼睛里反光,我意识到她在哭泣,不由的心疼,坐起来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到姨妈身边,说:“姨妈,怎么了。”

姨妈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姨妈没事,你继续睡吧。”但她哽咽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说实话,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以前刘慧哭也是如此,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一个男人让女人流泪,是一件很失败的事,刘慧如此,姨妈也是如此。

我站在那里,情不自禁的用手抱着姨妈的头,然后往我的怀里靠过来,说:“姨妈,会没事的。”

事后想想,这个在平常看来亲昵的举动,并没有被姨妈推开。

她靠在我的怀里轻声抽泣着,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刘慧哭泣的时候一样。我想,也许是姨妈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吧,她无法面对如果姨父真的得了癌症的事实。

姨妈在我的怀里,哭泣了很久才推开我,我都能感受到泪水透过厚厚的棉毛衫触摸到我的皮肤,其实我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我抚摸着姨妈的头发,安慰着她,而她像个小女人般依靠我。

姨妈说:“小张,对不起啊,姨妈刚才没克制住。”

我见姨妈心情平复了很多,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不会啊,只要姨妈不嫌弃我把你的头发摸油了,哈哈。”

果不其然,姨妈漏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与此同时眼睛里噙着泪花,让我的心再次触动,加上一句:“以前刘慧闹脾气的时候就要我这么抱着她,摸她头发。”

姨妈听我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透过弱弱的光,看上去是楚楚动人。

姨妈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说:“小张,坐下来陪姨妈聊聊天好吗”然后示意我坐在她对面。

我在姨妈的对面坐了下来,和姨妈面面相觑,姨妈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我:“怎么了,姨妈哭了是不是很丑。”

我说:“才没有呢,姨妈,你哭了之后让人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哈哈。”

姨妈压低声音说:“嘘小声点,别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说:“好的。”

姨妈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柔声的说道:“小张,姨妈是不是最近哪里做的不好。”

我不解的问:“姨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姨妈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姨妈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姨妈给你盖被子了。”

我说:“我睡觉一直喜欢踢被子,没有哪次睡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刘慧还老说我。”

姨妈继续柔声的说:“你个小机灵,姨妈是怕你冷感冒了,一晚上给你盖了好几次,盖好了没一会儿就被踢开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我说:“谢谢姨妈,你不会是为了给你的宝贝外甥盖被子故意不睡守在这里吧。”

姨妈楚楚动人的笑着,白了我一眼,说:“美得你”,想来她被我这么一逗,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烦心事,继续说着:“说正经的,这段时间你干嘛故意避开我。”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姨妈问我这样的话,原来是察觉到我故意避开她了。但我总不能和她说实话吧,说你的外甥每时每刻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对你有爱慕之意,为了大家好,所以避开你。我打哈哈说:“姨妈,哪里的话,我是最近太忙了。”

姨妈眨巴着眼睛问:“真的”

我举起手掌,作发誓状:“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话,天。”

话还没说完,姨妈就用三根手指封住了我的嘴,说:“姨妈信你,傻孩子。”

那一刻,我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亲着姨妈的手指,姨妈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忙将手抽了回去,尴尬的刚刚平息的脸红,又上来了,眨巴着眼睛,像个犯错的孩子。

为了缓解姨妈的尴尬,我故意用搞怪的口气说:“大宝sod,姨妈的最爱谁不爱。”

姨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搞怪,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起来。但姨妈很快压低了笑声,示意我的声音也小点,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那么顾忌别人的感受,哪怕完全不相识的人。

姨妈收起了笑容,应该是又想到了此刻在病床上的姨父,长叹了一声:“不知道她姨父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有事才好。”

我说:“姨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看着姨妈略显憔悴的模样,我的心仿佛触痛了一下,“姨妈,就算有什么事,我养你一辈子。”

姨妈动容的看着我,说:“以前我和她姨父总想着要个儿子,但是我们那会儿计划生育严,如果再生,我们就得都丢了工作,这一直是她姨父心里的遗憾,但好在现在有你,谢谢你小张,姨妈其实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

我见姨妈如此动容,不免开心:“姨妈,你和说谢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打趣到:“我可没把你当亲姨妈看哦。”

姨妈花容失色,刚刚还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黯淡下来,我自知这个玩笑开大了,马上接到:“我这么好看的姨妈,我肯定还要当小姨妈看啊。”

姨妈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什么梗,但见我的表情也知道我是在拿她打趣。又恢复了幸福的神情,要来掐我,说:“叫你总拿姨妈打趣,叫你总拿姨妈打趣。”温柔的拧了两秒,松了手。

我说:“我知道错了,姨妈,你看外面的风景多美。”

姨妈不说话,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看飞驰而过的树木以及村庄,星星灯火若即若离,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听着窗外的风声和“哐当哐当”

的火车疾驰的声音,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只有和姨妈这样,我才能静下来心来,充满温情。

我不知道姨妈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姨父,又或许去切身感受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她的外甥。

透过玻璃,我能看到姨妈精致的轮廓倒影在上面,时有时无让我感觉到虚幻。

我忽然想到,张宗盛的山丘里唱到“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大概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相关文章:

小东西你怎么能这么紧&h校花怀孕小说全集

经典街机游戏《圆桌骑士》最后的秘密

不准穿衣服:腿不能合拢小说.宝宝的小肉蒂尿出来h

腹黑王爷绝世妃小说&&(无删减免费阅读全文)

第章用嘴清理_学芭蕾的男生口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