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抱起来站着做,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b

2022-11-10 20:54 · 新商盟

等到那美艳一幕再次在眼中颤动起来,鼻子又开始不争气地发热了起来。

林语菲看着老李再次流下鼻血,一脸紧张担心。

“大爷,你没事吧?”

老李依旧强忍着,保持着一脸严肃,一边小心翼翼地吞咽口水,一边挤出两个字:“没事……”

说完在床头抓起纸巾,胡乱地抹了抹鼻子,轻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道:“看来你这身体对毒素的抵抗有些差,你看,这颜色又深了些。”

说罢,伸手拔了拔林语菲胸前。

林语菲的脸色更紧张了数分,看着样子更是可爱诱人了不少。

“哎呀,怪不得扩散这么快,你这里面怕是有问题,我再好好看看!”

老李眼中狡色一闪,惊叫了一声。

林语菲被他这声怪叫吓了一跳,急忙问:“怎么了?”

老李也不说话,张开两只大手一下子覆盖了上去。

老李心里开心的欲仙欲死,完全沉浸在这种爽滑柔嫩的手感中不能自拔,就差把嘴巴凑过去了狠狠品味一番,良久不舍得放手。

??直到林语菲小声地问:“大爷,我到底怎么了?”

??他才恋恋不舍地拔出几乎要镶嵌在上面的双手。

??“嗯,依我多年经验来看,几乎可以确定胸部有肿块,如果发展下去,可能就是乳腺癌,如果处理不好,你活不过四十岁。幸好你碰上我,能看出这个问题,否则便是去医院,也给你诊断不出个所以然来,顶多告诉你有点发炎。”

这话把林语菲吓的花容失色,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起转来,一下子扑在老李怀中哭了起来:“大爷,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菲菲别怕,大爷我当年也跟着位老中医打了些年下手,乘着发现的早,还有弥补的法子。”

说罢,扶着林语菲坐好,一脸严肃道:“现在不仅要吸出毒素,还要用我独门手法给你消除这些肿块,会有些疼痛,你可要忍着了。”

林语菲小声嗯着,心想,幸好碰上这位慈祥的老大爷,要不然自己可就遭殃了。

老李微微低头,看着少女可爱的雪球猛吞口水,眼中闪着饥渴的目光道:“那我先和你说说治疗方法吧,首先是毒素的问题,这个毒有些顽固,只能从口腔的金津、玉液,胸部的颤中,还有下面的会阴这几个穴位慢慢吸出来;其次便是这些肿块,需要我用独门手法按摩胸部,然后通经疏络,把毒素排出来,期间可能会让你有些难受,你要忍耐。”

“好”林语菲重重点了点头。

“那我们便开始吧”

话没说完,老李便猴急地探出上手再次覆盖了上去,慢慢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嗯哼……”

一声娇吟,林语菲的脸骤然红润了几分,心想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被李大爷这么一揉看来李大爷的手法果然高妙。

老李听着这声音,真是血涌蓝关,满脑子想把这女孩扑倒,狠狠捉弄一番,心下却也知道火候还没到,强制着自己没有冲去。

不过手下的力道不自主地加大了几分,弄得林语菲难受不已。

“哎呀…好疼……”

“忍一忍,一会就好”

“哎呦,还是疼的厉害……”

就这么折腾了十来分钟,老李才缓缓收回双手,顺势把有些迷离的林语菲往沙发上一推,说道:“现在已经运行了一周天,接下来我再给你把毒素吸一吸。”

也不等林语菲有什么反应,便压了上去,一口含住,左旋右转,前吸后吮,真把老李激动坏了。

林语菲本就有些迷离,被这么一挑逗,更是面若桃花,浑身酥麻不已,她躺在沙发上身子开始不停扭动,全身肌肤都泛起了粉红色泽,身子如游蛇似的左扭右摆。

????不多时,老李让她有点受不了,双手放在老李的头上。

老李看这情形,心中更是大喜,力道再加几分。

???没多久,林语菲只觉得浑身瘫软无力,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只觉得一股涨热的气流在自己那里酝酿,如决堤洪水般冲开前路,一路流淌。

????老李这时也兴奋的有些不能自已,听着林语菲一声声的喘息,一只手不自觉的向下伸去。

林语菲的身子宛若被电流击中一般骤然僵直,两腿不自觉地夹住。

林语菲这个动作把老李惊了一哆嗦,半坐在茶几上的大臀猛然抽搐了几下。

老李心下一阵叹息,抬起头,依依不舍地缓缓抽回双手。

“嗯?嗯?”

林语菲依然还没缓过神来,双目微眯,小巧可爱的琼鼻急速张阖。

“不争气啊…不争气……”老李看着眼前的春光,心下恨不得把自己拉出去狠狠鞭笞一顿。

心下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算了,毕竟这丫头还是个黄花闺女,今天被那杨老师一通猥琐,如果今天把这丫头要了,估计她心里会把我和那杨老师一般看待,有个词叫细水长流,咱不急这一天半天的,为了以后多享受些时日,今天就到这一步,只需找个由头把这丫头留住,以后有的是机会。此时,林语菲也恢复了过来,支撑着坐了起来,看老李的目光有些异样,眼中多了些警惕之色。

老李心下一凛,面上却不动声色,在灯光下,那手指上晶亮的液体格外耀眼。

“看,又排出来不少毒素,看来我的手法是有用的,不过有句话叫中毒一时,排毒百日,一两天功夫难尽全效,以后有空多来,我给你多做几次;接下来,我给你讲讲为什么女人的胸部天生就是给男人服务的,顺便再给你运行一周天,十多年的顽疾,可是要费些时日才行……”

说到这里,老李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指。

林语菲微微缩了缩身子,却没有避开,大眼睛看看仍在地上的纸团,再看看揉搓这自己的大手,眼中的警惕慢慢变成了迷茫。

“女人的胸部,算是生命的源泉,每个婴儿的生长都离不开母乳的喂养,所以,对男人来说,女人的胸部就像自己的母亲一般让人留恋,而且,一般人身体内都有无数毒素聚集,女人的胸部可以帮男人排出毒素,从这个角度来说,女人的胸部自然就是给男人服务的……”

“啊?怎么排呢?”

“就像昨天你帮大爷排毒的方式差不多……”

“可是可是,这个不会动啊?”

“可以用手扶着……”

“喔哦……大爷,今天你都被毒素折腾的流血了,等你运行完了,一会我帮你试试?”

老李身子一紧,幸福来的真突然,可是……可是……

老李看了看自己的裤子,感受着传来的湿感,心中悲凉。

脸上赶紧摇了摇头道:“不用,今天太晚了,改天再排……”

好不容易,煎熬了十几分钟,老李瘫下有些酸软的胳膊,示意结束了。

林语菲抽出纸巾,当着老李的面下手擦拭了几道,举着潮湿的纸团一脸雀跃地凑在老李面前。

“哇,又排了好多毒啊,大爷,你真厉害……”

老刘一脸无奈,心想,这丫头真是单纯的紧,你要再这么整下去,还不得让我不翻身上马,再折腾个昏天黑地?

只是主意已定,自然不能鲁莽行事,看着天色不早了,赶紧让林语菲穿好衣服,回学校去。

林语菲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囔着:“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难受……”

老李故作轻松,单手不动声色地压着裤裆,说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哪能一两天就解决问题,以后慢慢排就行了。”

说完又想起些什么眉头微皱道:“以后千万要注意,千万不要自己乱揉,我的手法有自己的规律,万一一步弄错,后果可是不堪设想,更要注意的是……”

林语菲的神情本来有些兴奋,但听他这话,小丫头的眉毛一下就皱起了。

??“更要注意什么啊?”

??“就是不要和男人……做那个。”老李挠了挠后脑勺,看样子很是不好启口。

??林语菲的脸一下就涨红了起来,难为情地说“大爷……我还没男朋友呢……”。

??说完就一脸羞涩地拉门跑了出去。

听完这话,老李一个人坐在茶几上乐呵了半天。

??忽然想起自己的裤裆,急匆匆地跑到厕所好好洗了洗,才睡下睡觉,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而林语菲羞红着脸,一路小跑回宿舍,躲在被窝里想着老李的话,心脏蹦蹦直跳。

“那种感觉好舒服啊……”

“尤其是那毒素排出的瞬间,简直太美妙了……”

“好羞人呢,只是看病排毒,怎么会有这么异样的感觉?”

??她想着老李那有力的大手,良久才进入梦乡。

隔天上午九点半,老李才拖着疲惫的步伐来到学校。

刚一进门,就听到有人给他打招呼:“哎呦,老李,你来上班了。”

老李抬头一看,居然是昨天晚上那个色鬼杨老师,只见他一脸笑意,热情的跟自己打着招呼。

老李本来晚上没睡好,半眯着眼睛,随意的摆了摆头,算是打过招呼。

却是没看到,那杨老师满脸笑下隐藏着一丝阴毒。

那杨老师也不再说话,匆匆向着校内走去。

老李进了门卫室,只见安保队长刘勇,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两眼紧盯的校门口那些过往的女孩子短裙下摆,一脸猥琐笑容,顺着嘴角流下来的哈喇子,把桌子都打湿了半边。

老李上前去,一巴掌拍在刘勇的后脑勺上。

刘勇正看的心猿意马,突然被人狠狠拍了一下,心里真是不爽,转头看见老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个老李头,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学校?害本队长在这儿帮你守了半天。”

老李可不知他这一套,淡淡说了句:“我看你还在这看的挺爽吧!”

“爽?爽个屁,老子要是在外面溜达,弄不好,还能偷着摸两把”

老李也懒得理他,直接走进内屋,换保安服去了。

刘勇,这小子长的贼眉鼠眼,看见女人就两眼放光,一脸的猥琐神情,要不是有个教务处长的表舅,安保队长队活儿哪轮得到他?

等到老李把衣服换好,刘勇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老李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看着校门,满脑子想着昨天晚上林语菲那柔嫩白皙的身体。

只是昨天晚上辗转反侧,也不知道放了多少次手炮,实在是疲倦的厉害,不多时,便两眼迷离,打起了瞌睡。

隐约,看见一团白影来到窗前,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不是林语菲又是谁?

老李赶紧站起来,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跟林语菲打了个招呼。

“菲菲呀,下课了吗?这是要去哪儿啊?”

林语菲的眼中还带着些迷茫和困惑,偷偷瞄一眼老李的裤裆,又马上把目光别过去。”

相关文章:

(梯田)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女人腿抬得高洞就大

【虐文宠文】入骨暖婚:冷少深深宠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用嘴解决的小说,在地铁上喜欢让人摸

94餐桌下的旖旎_宝宝晚上睡觉流很多汗

不够还不够再用力|快穿带肉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