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2022-11-10 19:13 · 新商盟

常博启去找了一个抹布,开始清理刘娜美身上的秽物,手刚一触到那饱满浑圆的东西,就让常博启难以控制了。

常博启的自控能力本来就差,就是看一眼美女,他就有反应,就想把对方放倒,现在有这么一个美女躺在面前,让常博启情何以堪啊?

常博启清理干净了秽物,这一对美胸更加让常博启馋涎欲滴,口舌生津,不住吞咽着唾液。

不过常博启还是硬生生忍住了,是自己的菜迟早跑不了,那就别这么猴急,别把刘娜吓跑,自己这时候能忍住,也能给刘娜留下好印象,以后要做这事就会容易的多。

常博启为刘娜擦干净上身,然后给她拉上被子,带上房门,就悄悄离开了,不过他脑海里还一直浮现着刘娜。

常博启回到了政府办办公室,今天大家都喝酒喝多了,下午是不会来上班了,他第一天工作,那就让他留下来值班。

常博启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几本刘娜给他找的书籍,学习公文写作,他上高中时喜欢读书,爱好写作,对写材料还是能应付得了。

常博启自从有了当官的欲望,就变得非常炽热,他要出人头地,要爬升的更高,那就要把基础打牢,根基不稳,地动山摇,他现在才感受到自己回到玉田是多么明智,他要在这里实现他一飞冲天的梦想。

下午这段时间,常博启又认识了其他几个科室的人,他对男的没有印象,关注的都是一些美女级别的,可以说政府办里藏龙卧虎,确实美女很多,大家都看上了这个平台,这些美女也不例外。

常博启和这些人相比,他参加工作时间最短,个人条件最差,如果有了机会,好事也不会到他头上,所以他现在就要干出成绩,处理好和每个人的关系,让大家都认识自己,认可自己。

常博启到了晚上还有一个饭局,那就是请凌丽吃饭,凌丽对他很重要,政府办主任是很牛逼的一个岗位,很有可能当副县长。

要投资就要提前投资,不能临时抱佛脚,常博启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前途就要着落在凌丽身上。

快下班的时候,常博启就去找凌丽了,这次他记住敲门了,先敲了敲门,等里面凌丽说了声请进,他这才推门进去。

凌丽看来心情不错,笑道:“博启,有什么事吗?就是有事,你向李军请示汇报就行了,不要越级到我这里来。”

常博启说道:“对不起,我是来请你吃饭的,马上要下班了,就来给你在说一声。”

凌丽说道:“哦,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还真当真了啊?”

常博启说道:“嫂子说的话,我句句都当真,现在没工作了,那就请吧?”

凌丽笑笑:“从这件小事能看出,你这个人挺靠谱的啊,那好,就为兑现这个承诺,我跟你去。”

能请动政府办主任吃饭,那也得有很大的面子啊,何况凌丽还是美女级别的,大家给他面子,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背后的孙国丰。

一个下午,常博启已经了解了凌丽的个人情况,凌丽的老公在市财政局当科长,两人相隔了一百公里,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平时凌丽到了月底集中休假,才能回去和老公见面。

像这样的美女,又在如狼似虎的年龄,平时得不到满足,在玉泉官场就成了大家追逐的对象。

尤其县政府副书记兀凯刚,县长罗明,常务副县长何伟,副县长雷昊,都对凌丽虎视眈眈,垂涎三尺,不过凌丽心如止水,不为所动,那些家伙对凌丽也是毫无办法。

凌丽一直想调回市里,这样就能摆脱掉几个色鬼的纠缠,也想跟自己的老公女儿待在一起,可她没有门路,请调报告打了两年多,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丝毫消息。

这次常博启是副市长孙国丰打电话推荐的人,让凌丽看到了一丝希望,想走走常博启的路子,把自己调回城里,那怕平调也行。

可她不知道常博启的情况,常博启和孙国丰有约法三章

但凌丽对常博启还是抱有幻想,想着这个小兄弟人帅仗义,只要跟他说了,兴许还真能把事办了,那她以后就不用这么折腾了。

凌丽跟着常博启到了外边,这次换了一家饭馆,凌丽毕竟是带职带衔的,不能去那种低档次的饭馆。

憨娃和凌丽走在大街上,常博启走在凌丽身后,凌丽身上飘散的香水味道,直钻常博启的鼻子,看到凌丽摆动身材,常博启就心旌摇荡。

憨娃一只手塞进裤裆,压制这反应,可想而知要有多难受,可没办法,常博启就是这样的人,他看到美女,小弟就要来打招呼。

饭馆是凌丽选的,这家饭馆人不多,比较清静,而且也有包间,两人坐在包间里,不受外界的影响,也不怕人看到。

在这个小县城,像凌丽这样的美女领导和一个小科员吃饭,要是让人看到了,明天就能传遍整个玉泉官场。

常博启和凌丽刚坐下,就有一个人跟了进来,这个人就是常务副县长何伟,他下班后就在附近转悠,看到凌丽和一个小白脸进了饭馆,就按捺不住色心跟了进来。

何伟个子不高,长相猥琐,身上带着匪气,平常跟下属说话,一口一个妈的,下属也是敢怒不敢言,在玉泉他除了认县委书记林涛的铆,就连县长罗明他也敢当面顶撞。

何伟打凌丽的主意有两年多了,可一直没有机会上手,凌丽也很讨厌何伟,可何伟是常务副县长,她也不敢得罪,现在看到这个瘟神跟进来了,凌丽就紧张了起来。

何伟不等凌丽邀请,就自己坐了下来,说道:“凌丽,你平时不是标榜自己最正经了吗?怎么,吊上这个小白脸了?这么看来,你也是假正经,今晚就从了我吧。”

凌丽皱了一下眉,说道:“何县长,你说什么啊?他叫常博启,是今天刚入职的,分在了政府办,我们出来吃吃饭,你污蔑我可以,千万别污蔑他啊。”

何伟看着我说道:“一个小科员,有什么了不起的?比我的待遇还好啊,我请你吃饭都请不到,他请你就来了?小子,我和凌丽有话谈,滚吧。”

凌丽说道:“何县长,请你不要这样,咱们的事以后再说,别刁难这位小兄弟。”

何伟说道:“妈的,在玉泉,我说我是老二,就没人敢称老大,谁惹了我,我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已经说了,让这小子滚,我说三声,这小子还没消失,我就把他抓进派出所去。”

凌丽知道自己今天麻烦了,何伟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现在跟常博启出来吃饭,触动了何伟的神经,他当了常务副县长,把他的小舅子陈康提到了公安局副局长,所以是有恃无恐。

凌丽说道:“博启,要不你先回去,我和何县长在这吃饭。”

按照常博启的性格,可以能屈能伸,但在凌丽面前,他不能丢了这个人,不然以后还咋样在凌丽面前保持他的形象啊?

这个家伙也太嚣张了,不挫挫他的威风,那以后还不让他骑到头上去啊?你不就一个常务副县长吗?那也不能这么牛逼啊?

再说自己一走,就把凌丽留给这家伙了,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土匪,那凌丽难保全身全眼回去,自己今天就要当一回凌丽的保镖,像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当官,那些考察干部的眼都瞎了吗?

常博启说道:“你姓何啊?名字还叫的好,县长,看来你爸妈想当官想疯了,给自己儿子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叫这个名字就了不起了吗?我他妈还叫常博启呢,咱们来比一下,看谁的名字牛逼。”

这下凌丽和何伟都愣了,常博启你这是怎么啦?还没喝酒就醉了啊?知道得罪了何伟的结果吗?

何伟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啊?信不信我马上让警察把你抓进去?”

常博启也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你抓我一个试试,你以为你是县长,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我马上撸了你这个破县长。”

常博启今天玩大了,装逼装的这样响,不过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然真要灰溜溜滚了。

何伟今天也是第一次遇到对手,他不知道常博启的底细,既然这个小子不怕他,那就留着以后慢慢收拾他,可这个台阶也不好下啊?

何伟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说道:“你小子也太狂了,要知道这是在玉泉,我灭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常博启本来就是搬砖出身,跟那些搬砖工一天耳濡目染,学了一身的痞性,有了机缘巧合,才进入了体制,哪管这么多啊?

常博启说道:“你要灭不了我,我就灭你全家,识相快点滚,不然我就撸了你这个破县长。”

何伟说道:“好好,我认识你了,你有种坐在这别走,我今天不清蒸了你,我他妈就不姓何。”

常博启说道:“好啊,我正缺一个干儿子,那你就跟我姓吧。”

常博启没滚,何伟倒灰溜溜滚了,这下把凌丽吓坏了,她知道何伟的能量,他出去一个电话,就能把警察调来,把常博启抓进派出所一阵打,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凌丽知道今天常博启是为她出头,她也不想让常博启吃亏,急忙说道:“博启,你怎么这么不冷静啊?你知道他是谁吗?惹了他以后就别想安宁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快跟我走。”

常博启笑道:“嫂子,我要是走了,就向何伟认输了,你要知道,我一个搬砖的,能让孙副市长帮我进体制内,我也不是白给的,你想看好戏就留在这,不想看,你就先回去。”

凌丽着急说道:“把你留在这我不放心啊,你不走,姐也不走了,我跟你生死与共。”

常博启笑道:“这才是我嫂子啊,那好,我来叫菜,咱们就在这边吃边等。”

常博启出去了一趟,他对这事也拿不稳,但他必须这么做,现在何伟肯定搬救兵去了,一个常务副县长让人捋了虎须,那也不是小事,现在玉泉的警察靠不住了,那就直接在市里搬兵。

常博启用饭馆的电话打给了孙菲,说道:“孙菲,我是博启,先别撒娇,我在玉泉有点麻烦,这里的警察要抓我,你快给我想办法,救兵要十分钟内赶到,不然你就要守寡了。”

那边孙菲说道:“好好,我马上给你搬救兵。”

常博启打完了电话,回到了包间,冲凌丽笑笑,说道:“嫂子,你这么漂亮,难怪那个癞蛤蟆要吃你这天鹅肉。”

凌丽说道:“到这时候你还有心开玩笑,你想想咋样对付他们吧。”

常博启说道:“嫂子,我估计你在玉泉,最怕的人就是这个何伟了?那咱们就想办法撸了他,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

凌丽说道:“博启,我知道你手眼通天,但要撸一个常务副县长也不容易,你现在就是从市里搬兵,也得两个多小时车程,那时候估计你就皮开肉绽了,唉,我真后悔答应跟你出来。”

常博启笑笑说道:“嫂子,可我会撒豆成兵啊?保证能化解今天的危机,来,咱们先喝一个,祝嫂子永远美貌如花,妖艳迷人。”

凌丽说道:“别逗姐开心,姐现在都要担心死了,如果你能平安度过今晚,姐宁肯用十年寿命来换。”

看来凌丽是真关心常博启了,这句话也让常博启非常感动,常博启眼圈一红,说道:“嫂子,谁要是欺负你,就是我的敌人,我可以为你搏命,来,喝一个。”

两人眼圈都红了,他们一边吃着菜,一边喝着酒,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从何伟打电话搬救兵,警察应该快来了,可常博启的救兵在哪?

市里的救兵指望不上了,玉泉除了警察,就没有武装力量了,常博启也预感到今晚他凶多吉少在劫难逃了。

这时候,外边传来吵杂的脚步声,何伟再次出现在包间门口,他身后站着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常博启。


常博启喝了一杯酒,笑道:“这么快就来了?他妈也太不好玩了,扫了老子的雅兴。”

何伟怒道:“常博启,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常博启说道:“刚才你不是说过了吗?你是玉泉的老二啊,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老二,我要是有你这个老二,我宁肯当一辈子太监。”

何伟说道:“你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陈康,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带走,让他好好领教一下你们的手段。”

常博启看了一下腕表,距离他给孙菲要求的十分钟还有三分钟,他也不敢确定,救兵能在他设定的十分钟内赶到,但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希望了,如果没有救兵,那他就惨了。

陈康一挥手,几个警察冲到常博启身边,就要给常博启戴手铐,凌丽说道:“我是政府办主任凌丽,他是政府办干部常博启,你们无权带走他。”

何伟说道:“凌丽,你忘了这是在玉泉啊,我是玉泉的老二啊,我说要带走他,有什么错吗?”

凌丽说道:“何县长,你这是滥用警力,我会向上边控告你的。”

何伟嘎嘎笑道:“小美人,你为了一个小科员,居然敢跟我叫板啊?他不知道我的厉害,你也不知道吗?”

凌丽说道:“何伟,你以为玉泉真的是山高皇帝远,没人能治得了你吗?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要不然,你会把你自己玩完的。”

何伟说道:“凌丽,我就是玉泉的老二,谁不服我了,那我就让他下地狱,看你这么嚣张的,那好,今晚顺便把你也收了。”

常博启一看时间,距离他设定的时间到了,说道:“何伟,给你一个机会后悔,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不然想走都走不了了。”

何伟说道:“妈的,你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我就看你说大话了,老子是要走,带着你一起走。”

就在这时,饭馆外开来十几辆军车,从军车上跳下来一百多名士兵,个个端着冲锋枪,包围了饭馆,一个上尉连长带着几名战士进来,叫道:“把他们的枪都下了。”

这下这些警察都傻眼了,他们手里有枪,但不敢向士兵开枪,也不敢动手,动手那是自取其辱。

这些警察被下了枪,蹲在了一边,连长带着士兵进了包间,说道:“那位是常博启?”

常博启心想是自己的救兵到了,站起来说道:“弟兄们辛苦了,我就是常博启,我和我嫂子在这吃饭,这个癞蛤蟆叫来了人,要把我们带走,还请你们主持公道。”

连长说道:“把这个癞蛤蟆带走,明天交给孙副市长发落,其他警察带回市里,交给市公安督察室处理。”

何伟这下傻眼了,玉泉没有驻军啊,这些士兵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难道这个常博启真有撒豆成兵的本事?

何伟说道:“兄弟,我是玉泉常务副县长,咱们可能有点误会,我现在就带这些警察走。”

连长说道:“我接到的命令,是把你和这些人全部带到市里处理,你不想让我违抗军令吧?”

何伟转向了常博启,说道:“博启,这都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我保证,像这样的误会,以后绝不会发生,我向你正式道歉。”

常博启说道:“何伟,我刚才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啊,那就怪不得别人了,更何况我也不敢违抗军令啊。”

何伟说道:“好,你厉害,我认栽了,不过这事不算完,咱们走着瞧,我要斗不过你这小屁孩,我就不姓何。”

何伟和警察让这些军人带走了,常博启和凌丽把他们送上车,回到包间继续吃饭。

这时候常博启挺感激孙菲,没想到孙菲这么给力,在他限定的十分钟内,给他派来了救兵,不然他真要惨了。

这些救兵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原来孙菲接到常博启的电话,马上就去找孙国丰,让他去救常博启。

在孙菲以死相逼下,孙国丰才答应照办,市里的警察来不及了,他马上就想起军区一个朋友给他说起,今天有一支拉练的连队,正好在玉泉县,孙国丰马上给朋友打电话,让这支连队去解救常博启。

常博启和凌丽重新坐下,这次凌丽看常博启就不一样了,那是带着敬佩的目光去看,心想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子,身上竟然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以前想罩着常博启,现在看来要跟常博启混了。

凌丽笑道:“博启,没想到你真会撒豆成兵啊,这下姐得重新认识你了。”

常博启说道:“这算啥,我会的多了去了,天不下雨了,我就请龙王给咱们下场雨。”

凌丽说道:“你这么能耐,那把姐变到市里去?”

常博启说道:“咋啦?你想我大哥了?这个好办,晚上我就让你们见面。”

凌丽说道:“不开玩笑了,姐的事以后再说吧,不过今晚总算有惊无险过去了,咱们也吃好了,该回去休息了。”

常博启说道:“好吧,嫂子也在县政府大院的宿舍住啊?”

凌丽说道:“我也住在那,姐经过晚上这件事,就认了你这个弟弟了,也给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听不听?”

常博启说道:“我嫂子让我吃屎我都吃,说吧。”

凌丽说道:“恶心,姐知道你进入体制是为了当官,为了发财,也为了女人,但官场还有一个名字叫宦海,表面上看风平浪静,但暗地里风起云涌,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像你这种性格,迟早要被人玩死。”

常博启笑道:“我不怕,从今天起,只有我玩人,不会人玩我的。”

凌丽说道:“当了官,要知道一些规矩,迟早要栽跟头。”

常博启说道:“姐,那你教我,咋样能当官还能发财?不发财我当这个官就没有意义了。”

凌丽说道:“那就另辟蹊径,做生意搞实业发财,千万不能用手中的权力去贪污受贿。”

常博启沉思:“我这人脑子不够,不然也不去搬砖啊?能有什么赚钱的生意,最好让我一夜就赚一千万。”

凌丽笑道:“就是抢银行,不过银行里也没有一千万,好好动动脑子,肯定能找到赚钱的门路。”

常博启说道:“嫂子,我刚入行,什么都不懂,你一定要带着我,教着我,让我实现我的理想。”

凌丽说道:“兵无定势,水无常形,没有一定的模版,要根据出现的情况,在制定应对的办法,不过晚上我看到了你的表现,嫉恶如仇,临危不乱,有当官的潜质,以后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常博启说道:“其实我刚才也挺怕的,要是我的救兵不来,现在真要让何伟蹂躏一番了。”

凌丽笑道:“还好有惊无险,经历了这件事,你彻底在玉泉就一炮而红了,那些科级干部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常博启说道:“其实我也没靠山,以后你就是我的靠山了,有什么事,你一定要罩着我。”

凌丽说道:“薄启,你也太抬举我了,能把何伟搞成这样,你还有什么摆不平的事?不过该关心你的,我还要关心你。”

常博启说道:“谢谢嫂子,时间不走了,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出了饭馆,常博启要去付账,饭馆老板死活不要,刚才那个阵仗,军警荷枪实弹,把饭馆老板吓坏了,也不知道常博启来头有多大。

到了外边,天已经全黑了,玉泉街道没有路灯,一出门就黑乎乎的,加上玉泉治安不好,一到晚上大街上就很少有行人,单身女人更不敢外出。

凌丽和常博启并排走着,一起回县政府大院,能和这么漂亮迷人的女人走在一起,闻着她的体香,让常博启非常激动,开始还没有多想,但很快就让他想入非非心猿意马,立刻有了反应。

凌丽在玉泉官场那可是鼎鼎大名的一枝花,好多领导都想得之而后快,可凌丽根本不屑一顾,反而对常博启青睐有加,这也是激怒何伟的一个原因。

凌丽跟常博启在一起,不会像常博启这样胡思乱想,常博启比她要小七八岁,她就把常博启当成自己的小弟了,而且她一个人待在玉泉,远离家人,平时非常寂寞,对常博启也就产生了依赖。

现在天黑下来,常博启就不用担心凌丽会看到,也就不用手塞进裤兜压着那东西了,不过他要遭罪了,每走一步,裤子都会磨蹭着那东西,这样要走回宿舍,会不会磨蹭的喷发了啊?

常博启还没有和女人有过这事之前,一直靠自己的有手来解决,也戏称自己的右手就是自己的女朋友,有了这事之后,他就不愿这么浪费弹药了,就是要出来,也得借用女人的身体出来。

就在这时,凌丽高跟鞋踩偏了,一只脚崴了,常博启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凌丽,而且他的手也到了凌丽美胸的边缘,感受到了那东西的绵软!

相关文章:

男友说我好紧,夹的好爽|从前面动插图前如有声音

【完本小说】江山策:倾世毒妃 全文免费列表

口过好哥们的.他粗暴地掠夺她无力地承受

绞尽奶汁by菊花开|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吻着花蕾gl/喜欢下面塞东西睡觉:两个人舔我一前一后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