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2022-11-10 14:42 · 新商盟

可是就在陈兴要冲出去的那一瞬间,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了姚婶子的动人脸庞……杀了人,自己就得一辈子坐牢,甚至活也活不成了,那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姚婶子了……

不行,不能冲动,别说是杀人,现在自己出都不应该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陈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不能因为这对狗男女,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现在细细想来,自己若是冲了出去,和王静她们撕破脸的话,那放在王家的那一万块钱,可就打了水漂了。

陈兴冷笑,脑子里浮现出了曾琳骂人的嘴脸,心下暗骂,妈的臭婆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不过……你们敢算计老子,老子非得一个个报复回来不成!

陈兴探出头,扫了眼外面的王静两人,见俩人此刻已经去了车里亲热,王静身上裙子已经被褪到了腰间,正在那运动了起来。

陈兴冷笑,飞快从兜里掏出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之后,静静地将那车里两人的丑态给录了下来……当然,录的时候,他自然是故意拍了王静和强子俩的侧脸,以及这辆车的车牌号……

也不过就录了两三分钟,那车里的强子居然就是一声喊:“啊,静静……”身子一抽,居然就完了事儿……

而王静明显是一副没有满足的模样,还唉声叹气地摇了摇头,强子尴尬笑笑说:“太想你了,这才……”

王静却一摇头:“说的好像你以前时间很长似的……”

陈兴懒得听这俩人说废话,撇了撇嘴,收起手机就悄悄离开了,回去的路上,他暗暗想好了方法,先拍视频,再等王静肚子大起来,到时候他老王家要是不把老子的钱乖乖送回来,哼哼!那就让全村人都知道王静这骚婆娘的德行吧!

说来倒也奇怪,经过了这事儿之后,陈兴肚子里的那股热气居然也渐渐消散了去,他自然也就不再去打扰姚婶子了,径直回家睡了觉。

第二天一大早,陈兴便起了床,洗漱一番,他径直去了刘大虎的家。

有些事儿,暂时不做,却并不代表陈兴忘了,刘大虎这混账东西,可是险些害死了自己的!

那刘大虎也是个孤儿,爹妈死的早,但跟陈兴不一样的是,刘大虎的爹妈更有钱,家里的宅子也更大。

陈兴到了刘大虎家门外,看了眼那大宅子,冷笑一声,抬脚直接一踹,“砰!”地一声巨响,那房门应声倒了下去……

巨大的动静一下子惊醒了正躺在大厅上睡觉的刘大虎。

“谁啊!”他不耐烦的喊了一声,揉了揉有些稀松的睡眼,抬眼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陈……陈兴来了?!

只见陈兴一脚踹坏了大门,大摇大摆地就走进了刘大虎的宅子,像是看不见刘大虎似的,他直接大剌剌坐在了大厅当中的位置上。

刘大虎吓得一个轱辘就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他向后退了两步,脸上肌肉微微抽搐,一边转头朝着里屋一看,一边颤声冲着陈兴喊:“你……你,你是人是鬼!我,我告诉你,就算你变成了鬼了,老……老子也不怕……老……老子……”

还不等刘大虎说完,陈兴就是一声冷笑:“老子不是鬼!不过,老子要让你变成鬼!”话声落下,陈兴陡然起身,一双眼睛带着寒光,狠狠瞪住了刘大虎!

经过了昨晚的事儿,陈兴的心头本就憋了一肚子气,此刻一双眼睛瞪着刘大虎,就跟铜铃似的,吓得刘大虎心都发颤了起来……

这陈兴……怕真的是鬼咧,这怕不是来索自己的命的吧!

刘大虎吞了口唾沫,好半晌方才战战兢兢地说进:“我……你,你到底想咋样,你,你真要杀我?”一边说着,那眼睛又是瞥向了里屋,还故意加大了音量。

真要杀了刘大虎,倒也不是陈兴所想,他冷笑一声道:“不杀你也成,这样吧,只要你拿出一万块钱来,我今天就放过你!”

“啥?一万!”刘大虎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你特么打劫呢?还要一万,老子一毛钱都不会给你!”不过,听得陈兴是冲着钱来的,刘大虎也稍稍放了心,看来这陈兴还真不是鬼。

既然不是鬼,他刘大虎可不怕,再加上听见那里屋似乎有了动静,他的脸上也是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

陈兴却也是转头看了眼那边里屋,撇嘴冷冷一笑:“真不给?”

“我呸!”刘大虎一口唾沫吐到了地上,忿忿骂道一句,“老子给你妈个头,上次算你命大,没把你这鳖孙摔死,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也不看看这是谁的……”

可怜那刘大虎地盘两个字都还没说全,陈兴的身子已经出现到了他的面前!

重重的一拳直接砸在了刘大虎那张满是嚣张的脸上!

只是一拳!

“砰!”地一声响,刘大虎那高大的身子直直摔倒在了地上,原本还嚣张的脸痛苦的扭曲成了一团,鲜血四溅,好不狼狈。

这刘大虎摔到了地上,那里屋中也是有人喊了一声:“快,快,拿家伙,大虎哥被打趴了!”

一声喊下,里屋房门被推开,一下子冲出来足足十二三人,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

面对这些来势汹汹的敌手,陈兴却没有半点慌乱,刚进来时,他早就注意到屋里还有其他人了,若真打,以陈兴现在的力量和速度,解决他们压根儿就跟玩儿似的,不过,他心头另有打算,只是冷冷抬起头来,扫了那些人一眼。

随即,他忽然抬起了手臂,手掌缓缓落下,拍到了身旁的桌子上!

只听“轰!”的一声,木屑纷飞!

那极其厚实的红木桌子竟然在陈兴的一巴掌之下,登时四分五裂。

原本还来势汹汹的打手们,一下子全都愣住了,这……这咋可能?!亲……亲娘诶,一巴掌居然能拍碎这么厚实的桌子,这家伙还是人吗?

一群人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陈兴。

陈兴心中暗笑,他压根儿就还没用全力,不然别说是木头桌子,就是他娘的石头都能给打碎了!

地上的刘大虎也是勉强抬头,看见了这一幕,他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了,这他妈的……眼前这陈兴,还是人么?得罪了这样的人,自己以后还有活路么?!

“咋样,还有谁想试试我的拳头吗?”陈兴撇了撇嘴,淡淡说道。

打手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陈兴冷笑,走过去俯下身去看了看地上欲哭无泪的刘大虎。

“刘大虎啊刘大虎,你以为你多找了些人来就有用了么?”

刘大虎没有回答,一方面是因为害怕不敢多说,另一方面是因为太过疼痛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陈兴为啥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几天前,陈兴可是被自己三五个人就打得掉下山坡去了,可现在,面前的陈兴完全脱胎换骨,就跟电影里那些武林高手一样,这家伙,到底经历过了啥事儿……

看着周围一群人那怪异的脸色,陈兴心知这些家伙应该都知道自己掉下山坡的事儿,所以他也是一撇嘴,索性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不怕实话跟你们讲,那天老子掉到山坡下面去之后,本来快要死了,可老子偏偏命大,不但没死,还被龟丞相救了!”

陈兴这一番话说出来,周围的人都是一愣,龟丞相?要是换了别人这么说,那他们肯定要骂上一句,扯你娘的蛋,可……眼前的陈兴,短短几天之内变得这么厉害,这一切……压根儿无法用正常道理来解释。

那么龟丞相这个本来只在传说中存在的东西,在这一刻,竟也是让众人信以为真……乡下人嘛,大多数都还是有些迷信的。

陈兴也正是抓到这一点,方才故意这么说的,他嘴角一勾,又是胡吹八道:“鬼丞相不但救了我的命,还收我做了徒弟,现在老子虽然不是鬼,却也不是人了,现在的老子是半仙!我想收拾你们,压根儿就不需要自己动手,我跺一跺脚,把阎罗殿的小鬼叫出来,勾了你们的魂,到时候别人连你们咋死的看不出来!”

陈兴之前拍桌子的威慑,再加上小鬼勾魂这一番话,顿时吓得一众混混脸色剧变。

当先便有几个本来迷信得比较严重的,两膝一软,直直跪倒在地,连声求饶道:“半仙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其他几人眼见这一幕,也是纷纷效仿,就连地上的那刘大虎也是挣扎疼痛的身子,跪倒在陈兴的面前。

陈兴暗笑,看来他的方法是奏效了,现在不但免了跟这帮人动手,只怕以后就是想使唤这帮人也容易得很了。

他轻轻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威严的姿态,厉声说道:“看在你们这群人诚意悔过的份儿上,只要你们每人孝敬本半仙五千块钱,我就绕过你们,并且保你们接下来半年时间无病无灾。”

这群人连忙点头称是。

他们现在哪里还敢违背“半仙”的意思,虽然五千块钱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小数目,但为了自己的小命,五千块也只能是忍痛给了。

看着众人点头,陈兴又是大手一挥说道:“我只给你们半天的时间,要是你们不准时把钱交上来的话,可就别怪我晚上叫小鬼去他家勾魂!”

话声一落,一群人吓得连忙点头答应,立刻争先恐后的筹钱去了。

那刘大虎也正要跟着离开,可刚走到房门口就被陈兴一把给拦住了:“等等,刘大虎,你必须准备一万五!”

“啥?!”刘大虎眼睛一瞪,张大了嘴,鲜血顺着他那厚嘴唇边上就流了下来,看上去好不凄惨。

可是这话刚说完,陈兴的眼睛就是一瞪:“没听清?老子让你准备一万五,咋了,嫌少?”

刘大虎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穷鬼,除了这套老宅子之外,一听居然要那一万五出来,鼻涕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半仙,为啥他们都是五千,却……却要我准备一万五,那啥……你……你刚才不也只说的一万啊……”

就是五千块刘大虎也要心疼死了,更何况是一万五呢!

“两万块!”陈兴一撇嘴,看着刘大虎淡淡挑眉:“还嫌少不?要不三万?”

刘大虎心都在滴血,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大嘴巴子,你说多啥嘴呢,这下可好,一句话又搭进去五千……这下是一句话也不敢在多说了。

见刘大虎不敢再多说,陈兴这才淡淡挥手,嘴里说道:“让那些人筹到钱之后,都送到我家去,谁送晚了,谁就倒霉!”说罢,转身就离开了。

刘大虎还在那儿拼命的点头。“是是是!”

回家的路上,陈兴的心里清算起了今天的收获。

刘大虎的两万,加上他请来的十三个打手,每人五千,加起来就足有八万五之多。

他自然是不担心这群人会不交钱,除非这群人不想好好的活了。

有了这八万五,离着自己承诺王家人的十万块钱可就没多远了。

当然,陈兴不会傻到真将这十万块钱交到王家人的手中,但为了达成他报复王静和强子的最终计划,这十万他是一定要赚到手的,到时候才能让王家人知道啥叫后悔!

到了下午,家中房门忽然被敲响,刚吃完午饭准备眯一会儿的陈兴不由一笑:“终于来了么?”

可打开房门一看,他却愣了愣,敲门的压根儿就不是给他送钱的那群人,竟然是陈寡妇。

陈兴顿时疑惑,自己平时跟陈寡妇可没有什么交集,她今天咋会来找自己呢?

只见这陈寡妇脸上还特意涂了口红,诱人的嘴唇跟个晶莹的果冻似的,让人忍不住就想凑上去尝上一口。

她身上穿的是件暗红色包臀短裙,裙摆堪堪把屁股遮住了而已,露出那一双诱人的长腿,看得陈兴心下都是暗暗火热了起来。

再联想到前天在姚婶子家的事儿,陈兴心下暗笑,这娘们儿不会是来勾引自己的吧……

相关文章:

40岁剩女的姐弟恋: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软糯萌受_人胖了b是不是也大了

女生让男生吃自己的秘密/在女生身上驰骋是什么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 楼梯太大了要撑坏了h

胸前两个椒乳低头咬住: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