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2022-11-10 09:21 · 新商盟

凌丽哎哟叫着,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刚走了几步脚就崴了,还有这么长的路,怎么回去啊?”

常博启说道:“嫂子,我扶你回去。”

常博启刚才手触碰到凌丽的美胸,可那也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很快那东西就躲开了,常博启还想有这样的机会。

凌丽说道:“我的脚不敢踩地,怎么这么疼啊?”

常博启说道:“嫂子,不知道晚上医院有人没有?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要是脚踝骨折了,那麻烦就大了。”

凌丽说道:“医院晚上没人,就是看也要等到明天天亮,你先把我弄回去吧,我走不了路了,你背我回去。”

常博启刚才也想到这一点,但怕凌丽不同意,现在凌丽自己提出来,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常博启来到凌丽前边蹲了下来,凌丽爬到了常博启背上,开始回县政府大院。

这下让常博启更遭罪了,本来他就有反应,现在背着凌丽,背部感受着凌丽的美胸,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跟凌丽疯狂的想法。

就这样常博启把凌丽背回到了宿舍,把她放到了床上,脱下了凌丽的鞋,看到凌丽的那只脚肿得像一个水萝卜。

常博启说道:“嫂子,你的脚骨头错位了,如果不尽快回位,你这只脚估计要废了。”

凌丽说道:“会这么严重啊?现在没有医生,这该怎么办啊?我可不愿意成为一个瘸子。”

常博启说道:“嫂子,你别担心,这点小事我能搞定。”

凌丽说道:“你以前不是搬砖的吗?怎么还会这个啊?”

常博启说道:“我见过别人捏过,不过我捏的时候很疼,你一定要忍住啊。”

凌丽说道:“只要能保住我的脚,受点疼没啥,你快给我捏吧。”

常博启开始为凌丽捏脚,他的手刚一碰到凌丽的脚,凌丽就啊啊叫起来,再配上凌丽的表情,别提有多销魂了。

常博启这时候真想不顾一切扑上去,先拿下凌丽再说,但他有心无胆,凌丽毕竟不同于一般女人,要是凌丽赏他一记耳光,那以后都别想有这种事,对待凌丽,那就要温水煮青蛙,他能等到凌丽投怀送抱的那一天。

常博启手使劲一推,为凌丽接上了脚踝错位骨头,凌丽也啊地叫了一声,钻心的疼让她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一对美胸也上下起伏。

这段时间,常博启的反应一直很大,再给凌丽捏脚的时候,他就无暇去掩饰了,凌丽也看到裤子里面高挺的东西,勾得她春心荡漾起来。

凌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和老公长时间分居,身体早就饥渴了,她能在玉泉保持一个好口碑,只是她没遇到他喜欢的男人。

现在眼前这个帅小子,不正是自己苦苦等待的男人吗?他这么年轻,做起这种事那就是一头小老虎,没有四五轮不会停下来,一定会让她酣畅淋漓的。

不光常博启有顾虑,凌丽也有顾虑,常博启现在对她非常尊重,认了她当嫂子,现在她要是跟常博启做了这事,常博启会怎样看她?还会尊重她吗?

两人都有了这样的心思,但都不敢放手一搏,只能让这大好时光白白流逝,常博启为凌丽捏好了伤脚,也就回自己房间去了,常博启不敢再待下去,再待下去,怕自己就会失控,做出疯狂的举动。

等常博启带上门离开,凌丽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手伸向了自己的美胸,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腿间……

常博启回到了自己房间,拉开被子躺进了被窝,他满眼都是凌丽的身影,但今晚是没戏了,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到了第二天,玉泉官场就炸锅了,说是昨晚军警大战,最后军队带走了何伟和十几名警察,到现在何伟和警察还不知所踪。

常博启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李军跟他绘声绘色讲这件事,他只是微微一笑,别人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主角是他,那也不用跟他们挑明。

常博启想回一趟家,跟自己爸妈说说自己参加工作这件事,让爸妈也开心一下,上次他被警察带走,到现在爸妈还担心着他。

常博启给李军请假,要回一趟老家,在政府办工作本来就很清闲,一天无所事事,常博启又有罗明和凌丽的面子,李军也就准了。

常博启来到大街,买了一些礼物,就雇了一辆蹦蹦车,回太平峪了,刚出了县城,就有一个漂亮女人拦车,常博启让那个女人上了车。

这个女人叫李香,也是太平峪的,由于长得漂亮,所以才嫁到了县城外的一个村里,这次是回娘家,常博启以前也没少打过李香的主意,可李香根本看不起他,没想到今天两人坐到了一个蹦蹦车上。

常博启眼睛在李香身上瞟了几眼,他自小养成的痞性还在,再加上在工地搬砖学的毛病,就想调戏李香了。

蹦蹦车颠簸特别厉害,这样李香的美胸就跟着节奏突突乱颤,看的常博启心都要跳出来了。

常博启说道:“李香,回娘家啊?像你这么漂亮的,为啥不嫁给我啊?要是嫁给我,我保证让你吃香喝辣穿金戴银。”

李香说道:“博启,你要让我跟你一辈子待在太平峪啊?你要是能把我带出太平峪,我嫁你还差不多。”

常博启笑道:“我现在不是以前的常博启了,我现在工作了,要不了几年就能当官,你跟我不会吃亏。”

李香说道:“你就会骗人,就你还能工作?还在哪搬砖吧?”

常博启说道:“你怎么老不信我呢,你看我身上这身衣服,几百块,还不像一个当官的啊?”

李香笑道:“你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一个太子,跟我说这些没用,再说我也结婚了,以后别想勾我了。”

常博启说道:“李香,你这次回去住几天啊?要是想男人了就来找我,我保证把你伺候的服服帖帖。”

李香说道:“我就是一个月不和老公在一起,也不会找你,我就要让你看着,馋死你。”

常博启说道:“你这么做可不厚道啊,我又没得罪你,你为啥跟我过不去呢?非要让我受罪啊?”

李香说道:“我这辈子就让我男人,其他人别想。”

常博启说道:“你男人是干啥的?能不能把你管饱啊?”

李香说道:“我男人也是农民,但他是城边的农民,身份和你不一样,我们那一马平川,干活也不费体力,种地都是拖拉机。”

常博启笑道:“我还以为你男人是个小老板呢,我看你这两手空空的,回娘家也没给你爸妈带点东西,估计你男人没给你钱吧?”

李香说道:“要你管,我就没钱也能回娘家。”

常博启说道:“李香,如果你让我摸你一下,我把我的礼品分你一半,这样你带着礼品回娘家,你爸妈也体面。”

李香说道:“谁要你的臭东西,我就是空手回去,我爸妈也不会怪我。”

常博启说道:“看你身上这身衣服,都穿了几年了吧?你男人就舍不得给你买身新衣服?你要是我老婆,我就让你管钱,你想买啥就买啥。”

李香说道:“就你一个搬砖的,能有多少钱啊?我家有钱,要是用钱砸你,你小子有十条命都不够。”

常博启呵呵笑着,说道:“李香,你也太能吹了,我现在让你看看什么叫有钱人。”

常博启拿出口袋的钱,这些钱是孙国丰给他的感谢费,他买衣服花了几百块,请人吃饭花了几百块,现在还剩下九千多,捏在手里厚厚的一沓。

李香看到常博启这么多钱,眼睛都绿了,叫道:“哇,你狗日的真有钱了,该不是偷的吧?”

常博启说道:“李香,你也太小瞧我了,我给你说过,我现在有工作了,每月都领工资,这些钱算啥啊?你要让我摸,我就给你一张。”

李香确实太想要钱了,她结婚后,家里也不是很富裕,日子过的紧巴巴的,男人就没怎么给过她钱,所以衣服还是两年前的,这次回娘家也没买东西。

李香跟自己男人在一起,没少让他摸,要是让常博启摸一下,就能有一百块,那该有多好啊?摸一下自己又不少啥,自己男人也不知道,让男人摸还能挣钱,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李香自己心里先愿意了,说道:“博启,你说话要算数啊,你一定要把钱给我。”

常博启说道:“谁骗你谁王八蛋,你坐过来。”

李香为了得到常博启一百块钱,就乖顺地坐到常博启怀里,常博启手伸到李香美胸上。

李香的胸真大啊,常博启一只手都抓不完,他开始是隔着衣服抓,最后伸进她衣领子里抓,他自己抓舒服了,也把李香抓舒服了。

常博启的那东西早就起来了,这时候顶着李香的屁股,李香感觉奇怪,就用手摸了一把,知道这是常博启那玩意,也吓了一跳。

李香红着脸说道:“博启,谁以后当了你老婆,还能有活路吗?”

常博启笑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女人都喜欢这样,你男人那东西硬不硬?”常博启受着煎熬,同样李香也受着煎熬,但李香不同意,常博启也不敢强行下手。

不过李香控制力很好,现在已经很难受了,可她咬着牙坚持,也没让常博启动她其他地方。

蹦蹦车去太平峪,要在路上走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常博启就这样摸着李香,感觉时间过的非常快。

等到了太平峪,蹦蹦车停下来,常博启给蹦蹦车司机付了车费,让他两天后来这里接他,他把自己买的东西给李香分了一半,也给了李香一百块钱。

李香到现在脸上还有红晕,美胸还一上一下起伏,她刚走出两步,就觉得腿都软了,心想李香还挺能忍的,都这样了,还不让他解裤子。

不过他还要在村里待上两天,有这两天时间,一定能把这个小浪货拿下,好好让她领教一下自己的威力。

常博启回到了家,自从他被那些警察带走以后,过去快一个月了,老妈整天以泪洗面,老爸也唉声叹气,想着常博启这次肯定完了。

没想到常博启穿的西装革履的回来了,这下爸妈都惊喜起来,老妈抱住他再也不松手了。

老妈说道:“博启,他们把你放了啊?他们没打你吧?回来了就好,以后别再出门了,就守着爸妈过日子。”

常博启说道:“妈,我现在有工作了,就在咱们县城,以后每月都能领工资,以后我还要在县城里盖房,把你和爸都接过去,好好孝敬你和我爸。”

老爸说道:“从小就没实话,上次带回来那个老婆,差点把你命都要了,就你这样子,你工作谁要啊?”

常博启说道:“爸,这次我说的是真的,要不,等我这次回县城上班,我就带你们去我工作的地方看看。”

老妈说道:“我信,我博启就是干大事的人,那时候你要上学,妈就没拦你,你是咱太平峪第一个上过高中的,肯定能干大事,你先歇着,妈给你做饭去。”

常博启放下东西,就到村里转悠,村里那些人也挺担心他的,看到常博启回来了,也就放心了。

常博启掏出口袋的烟,给男人都发了一根,说道:“我现在工作了,以后大家去县城办事,都来找我,我一个电话就能办了。”

常博启跟村里人打了招呼,就去踅摸李香了,他回来路上,花了一百块摸了李香,想着要不要在花一百块。

李香是穷怕了,见了钱也许就答应了,只要李香跟他做了第一次,以后就不用在花钱弄这事了。

李香的家靠着山根,这里有两户人家,一家是李香,一家是光棍李大炮,两家就隔着一道院墙。

常博启来到他们家后山的树林中,从这里就能看到他们家的后院,在这里把他们两家的前院后院看的一清二楚。

李香屋里的情况看不到,但常博启看到光棍李大炮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到前院趴在墙头上,一会又到了后院趴在了墙头上,常博启估计李大炮也在踅摸李香,这时候就像一个发情的公狗,下来肯定会有好戏看了。

李香和李大炮两家挨在一起,机会最多,估计他们早就钻弄到一起了,这次李香回来,肯定还要和李大炮钻弄。

常博启不由气恼起来,心想李香也太贱了,能让李大炮,为啥不让自己啊?今天都给了李香一百块了,李香也只是让他动上边,这世道也太不公平了,要是这样,他非讨还公道不可。

这时候,李香来到后院,后院有一个茅坑,李香进了茅坑解了裤子蹲下撒尿,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

李大炮马上就来到了后院,趴在隔墙上向李香这边偷看,李香也没发现,撒了尿提上裤子就离开了。

李大炮这时候像疯了一样,用手抓着自己头发,那神情就快要崩溃了,常博启知道这样的人最可怕,如果李香以前没和李大炮好过,那这次她就非常危险了。

一想到这,常博启就决定留下一探究竟,如果两人是自愿的,他就乐得看一场好戏,如果李大炮要强迫李香,那对不起,自己就要英雄救美了。

常博启继续留在后山,关注着李香的动静,李香家冒起了炊烟,已经在做饭了,常博启肚子也饿了,想着先回去吃饭,等吃了饭在过来继续侦查。

常博启回了趟家,老妈给他做了一顿他喜欢吃的饭,填饱了肚子,他就又回到了李香家的后山。

这时候两家都非常安静,前后院都没有人,常博启想李香还在不在家里啊?自己回家这段时间,这两人是不是约到其他地方去了?

如果是这样,他就错过了一场好戏,在太平峪,能让常博启上心的,也只有李香了,他今天不管咋样,都要盯住李香,就是上不了李香,也不能让李大炮。

就在这时候,李香离开了屋子,出现在前院,手里还提了一笼要洗的衣服,看样子要出门了,李香出了前院门,就去了不远处的小河。

常博启看到李大炮也出门了,贼头贼脑四下看了看,就跟在了李香后边,常博启心想,这家伙终于要出动了,到了小河,那里非常僻静,李香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常博启马上离开后山,顺着山根来到小河边,李香已经坐在河边开始洗衣服了,一双腿伸进河水里,白的就像两截莲藕。

李香洗了几下衣服,把口袋里的一百块钱拿出来看了一眼,装进口袋继续洗衣服,随着身体运动,她胸前的两坨也跟着颤动。

常博启找到了李大炮的身影,他此刻伏在李香不远处的草丛里,那样子时刻都会扑上来咬住他的猎物。

常博启从这个情形分析,李香以前没和李大炮有过这事,不然现在两人早就搞上了。

这样一来,常博启心里也能平衡了,想着李香的人品还不差,不是那种谁都能上的女人,看来自己今天一百块摸了李香的胸,确实赚了。

李大炮还伏在草丛中蓄势待发,寻找机会,常博启也就没有去制止,即使要英雄救美,那也要等到合适的时机。

李香说道:“没你这大,也没你这硬,我感觉刚刚好。”

常博启说道:“瓜娃,你要是尝到我这东西,回去在跟你男人,那就跟喝凉水一样没味道啦,你想不想跟我体验一把?”

李香说道:“我不敢,博启,你就别想其他事了,不然我现在就不让你摸了。”

常博启说道:“好好,不弄就不弄,你也别想舒服了。”

常博启就这样一直抓摸这李香的胸,这样也刺激到李香了,她感觉心里有个毛毛虫,在她身体内到处爬,都痒到心里去了。

相关文章:

缝隙_巨龙憋的红紫红紫,压在我身上说忍不住了

萌妻在上:薄少,你好甜(言明雅小说)无删减版试读

妈妈我就放里面不动,妈妈帮我吮弄2

女朋友曾经公共汽车;疯狂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都市逆袭狂少最新章节,都市逆袭狂少无弹窗全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