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奶还摸下面动态图,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2022-11-09 14:42 · 新商盟

上午的后山,山风吹的树叶吱吱作响。

李双燕看着赵大头的下半身,他的帐篷目前坚挺的不像话,虽然她内心很排斥,但是出于好奇,还是伸手摸了摸。

赵大头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打了个冷颤。

其实治病的话是句玩笑话,赵大头并没有让李双燕跟他行男女之事的打算,李双燕还没有嫁人,赵大头怕自己付不起那个责任。

可是他体内的蛟蛇内丹却促使他不断的靠近女人,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尽管赵大头心里没想,但就是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回荡,让他去得到更多的女人。

渐渐的那阵声音淹没了赵大头的理智,他站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旁边的李双燕观察。

李双燕在赵大头的身上指指点点,实际这种举动让赵大头很失望,因为那感觉一点都不舒服,比起之前的爱抚,李双燕的举动类似于观察,

就像把一条小蛇放在罐子里,并不断地用棍子去戳它的身子,试想在蛇的立场上也不会舒服,没多久赵大头就放弃了内心的想法。

脑子也渐渐清晰起来,看着面前的李双燕。

“小医生,弄好了没有?

李双燕还在赵大头的身体上观察,看着赵大头的身体反应一点点消退,她还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过听到赵大头叫她她就住手了。

“哦,大头,你这个我已经帮你治好了。”

李双燕急忙收了手,有些羞愧,她也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就算是好奇,也不能做成那个样子,好在赵大头是傻子。

“那个,大头啊,姐姐有点事,要去那边,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吧。”

说完也不等赵大头回应,她背着背篓赶紧离开了。

赵大头一个人在山上吹着山风,这么一折腾整个上午都要没有了,李双燕盆满钵满的离开了,赵大头看着自己的腰间,还是只有那只兔子,就这玩意别说是卖钱了,都还不够赵大头自己的体力支出。

“要是有个山猪就好了。”

赵大头想着,解开自己腰间的麻袋,那里边装了干粮,虽然今天没有打猎,但是一上午陪着李双燕走了不少路,肚子早就饿了。

赵大头啃一口手里的玉米饼,突然听见后山一阵窸窣的声音。

起先赵大头还以为是又有人在里边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毕竟自己今天上午才撞见了李双燕和陈才,这荒郊野地说不定是寻找刺激的最佳场所。

可是听了一会赵大头觉得不对。

林子里边发出的哼唧哼唧的声音不像是人的,倒像是山猪的,赵大头急忙转身往发出响动的林子过去。

还真是一头山猪,哼唧哼唧的在啃着植被,个头上起码有两三百斤,这畜生要是打死了,能够卖到不少钱,赵大头有点高兴,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当然没高兴多久,因为这么大的山猪,怎么杀死它是个问题。

赵大头身上的弓箭不顶用,那只能对付一些小动物,唯一能造成伤害的是他的匕首,可是近身肉搏战,山猪不是盖的。

以前赵大头也听说过,村里王铁匠的腿都是山猪给拱断的,面前这个头这么大的山猪,搞不好会要了他的命

赵大头摸着匕首,悄悄的靠近它,最好是能在山猪有反应以前就先给它一刀,这样能尽快削弱山猪的体力,他影在竹林背后,每一步的走的很轻巧。

但是在靠近山猪的时候还是被发现了,山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哼唧两声。

赵大头赶紧扑上去,他害怕这畜生跑了,大山里的猎人不少,这些山猪长年累月已经变得很滑头,一旦看见人手里有刀就会撒丫子跑,不过很意外的是这头猪这次没有动,赵大头抓着匕首扑过去,它居然就停在原地。

反而是赵大头因为用力过猛,直接从山猪身上飞过去,落在山猪屁股的位置,摔了个狗吃屎。

“狗日的还挺机灵。”

赵大头骂了一声,赶紧起来看看山猪,自己这一下扑不着,山猪也肯定该跑了,不过很神奇,山猪这次还是没有跑,看着赵大头的脸一阵哼唧,那感觉就像说“来呀,刚正面啊”。

赵大头还是第一次见到完全不怕生的山猪,只是看着这山猪的眼神赵大头就来气,因为嘲讽的意味很浓,他紧紧手里的匕首,朝着山猪的背脊刺过去,瞬间喷射的血溅了赵大头一身。

这是赵大头没想到的,一般野生动物,受到攻击就会闪避,这时候弯刀的内侧往后拉就能切开野兽的肚皮,赵大头本来也是这么预计的,然而这野兽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就任凭赵大头的刀刺进去。

放了血,山猪就没了气息,赵大头开始整理山猪肉,他始终想不明白这山猪怎么了,为什么会愣在原地坐以待毙,既不跑也不反抗。

整理好猪肉,赵大头下了山,山猪已经算是很大的收获了,没必要再打猎其它的东西,不过顺路的还是可以带走。

赵大头走到半道的时候看见了一只野兔就窝在路边吃草,个头还挺肥,可惜他两手都抓着猪肉,没有多余的手去抓。

他觉得要是这兔子自己撞死了就好了,当然这也就是想想,守株待兔的事情,一万年不会发生一次。

不过这一次,幸运女神又眷顾了赵大头,他寻思着这兔子要撞上后边的土坎,结果毫无预兆的这兔子突然跳起来,奔着面前的土坎就过去了,下一秒撞得七窍流血。

赵大头自己都看呆了。

抓着那只死掉的兔子,赵大头寻思着刚才的事情。

如果想山猪就来山猪,想兔子就来兔子算是巧合还说的过去,毕竟大山里遇见什么都不奇怪,可是这自杀的兔子也太离谱了。

不仅按着赵大头的想法,这兔子撞了墙,就连撞上的位置都跟赵大头想的地方一模一样。

“我能控制这些生物?”

赵大头心里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控制生物本身听起来就很扯,可是当赵大头想着自己的梦和那颗吞下的蛟蛇蛋,觉得也不是不可能,因为明显那个更离谱。


抓着自己的猎物,赵大头回了村子,因为今天打猎很顺利,赵大头回村的时间还很早,村子里的人都还在地里边,所以整个村子显得空荡荡的。

赵大头把山猪抗在自己的肩头上,又变得傻里傻气,哪怕没有人看到,他还是尽量不让自己有穿帮的机会。

走在半道,赵大头突然听见村长陈有福的家里有声音传出来。

本来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村长平时很少会下地,在家也正常,一般来说平时这都不会引起赵大头的注意,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在山坡上撞破了陈才的好事,害怕那小子回去跟他爹告状,赵大头想着脚底朝着陈有福家移动,想听听里边到底在说什么。

靠近了陈家,赵大头透过门上的缝隙看着里边的情况舒口气,里边不是陈才在告状,甚至陈才都没有在里边。

房间里边的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村长陈有福,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这个人是个老色狼,在村子的口碑不太好,不过因为是村长,平时大家也不敢说什么。

女的是赵晓兰,村里有名的寡妇,之所以有名,是因为长得还可以,和赵大头的嫂子王雪,算是村里边寡妇群体的两朵花。

据说他男人是因为挖煤,结果矿井倒塌压死的,当然村里边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这个女人一副克夫命,把他男人给克死了。

寡妇总是逃不过别人这样的指责,就连王雪都有人会说她克夫命。

赵大头趴在窗前,看着房子里的一举一动,赵晓兰端坐在一旁,陈友福就站在赵晓兰旁边。

“晓兰啊,那个贫困补助的名额怕是不好弄啊。”

陈有福说着不停地摆脑袋,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赵晓兰看着陈有福,有些焦急,但是并不是焦急于名额不好弄,而是焦急在陈有福不愿意帮她。

她知道这个名额其实并非不好弄,村里边家庭条件比她家好的人,也有不少拿着贫困补助,所以这种事就是陈有福一句话,但是他就咬着不好弄这个理由你也拿他没办法。

赵晓兰只能继续央求陈有福。

“村长,这个求你给想想办法啊,我们家的条件你也是知道的,我男人去的早,我身体不好又不能干重活,小欣又到了该上学的年纪...”

赵晓兰说着用手擦拭眼泪,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该上学了,赵晓兰不会来求他。

陈有福坐在赵晓兰旁边,顺手抓了张纸也去擦拭赵晓兰的眼泪,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摸赵晓兰的脸蛋,这种俏寡妇,能占便宜当然要占。

陈有福扯着纸巾在赵晓兰脸上抚动,赵晓兰本能的后撤了一下,陈有福的手落了空,眉头很隐蔽的皱一下,显然他对于赵晓兰刚才的动作不满意,陈有福站起身。

“晓兰啊,这个不是我不帮你,确实你家的条件还没到那个地步,我也知道你男人死了,可是那边不也赔了十几万吗,那么多钱算下来也够你们生活,你这个我这边确实批不下来。”

当然并不是批不下来,主要是赵晓兰没有顺着陈有福的意思,而那些赔的钱,不过是个借口,虽然当时确实赔了钱,可全村人都知道,赵晓兰和她女儿一直都体弱,这么多年那些钱早就用来看病了。

赵晓兰其实也知道陈有福想干嘛,赵晓兰做了这么多年寡妇,七七八八的男人往她家门口一站,她就能知道他们的花花肠子,可是赵晓兰不愿意,虽然自己的男人死了,她也不是那种喜欢将就的人。

守着空闺的时候,她宁愿自己解决,也没有乱来过,旁边五十岁的陈有福显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赵晓兰小声的啜泣:“村长,求求你,给想想办法,小欣要上学啊...”

不愿意合作,赵晓兰只能再次尝试着求陈有福,她抓着陈有福的衣服,直接扑通跪在地上,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可以不要尊严。

可女人的眼泪,只能感动善良的人,像陈有福这种油盐不进的,完全不吃这套。

陈有福低头看着赵晓兰,双手扶着她的臂膀:“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说着他拉一把赵晓兰,当然也是为了摸赵晓兰一下,这一次赵晓兰没有反抗,就任由陈有福抓着胳膊,她也明白,如果今天不给这个人一点好处,事情是没法办的,她只希望陈有福不要要求的太多。

当然这是一厢情愿,陈有福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赵晓兰,他坐在赵晓兰旁边。

“晓兰啊,你这样做我也很为难,因为给你这个名额本来是违反上级规定的,我要是同意了我也要冒着很大的风险,你说我也有一家子人要养,总不能说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我要去做这些事吧。”

看着赵晓兰刚才没有反抗,陈有福将话说的明白了一些,不再是之前的办不到,而是变成了我也要担风险。

这话直白的翻译过来就是,你跟我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帮你,我承担着风险,你总得给我点好处。

当然风险都是白扯,赵晓兰家本来就有资格,扯不上承担风险,要求好处倒是真的。

赵晓兰很纠结,陈有福说出了这种话,当然赵晓兰可以直接拒绝,可是拒绝了自己的女儿就上不了学,而且这样下去,搞不好生活都是问题。

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是赵晓兰过于刚烈才会倒是她家情况这么艰难,要是都像村里的其他寡妇那样,牺牲自己换取一些利益,她不会把日子过得这么清苦。

咬咬牙,赵晓兰放弃了,为了尊严她可以去死,可是自己的女儿,赵晓兰想好好带着她。

“村长,只要你帮晓兰拿到这个名额,以后晓兰当牛做马,一定会报答你的。”

这个就算是回报了,陈有福看着赵晓兰服软了,冷笑了一声,但是随即又挂上了那种世故的笑容,他胜利了,站起身按着赵晓兰的肩膀,指尖在赵晓兰的后背划动。

“晓兰啊,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当牛做马的,哪有那么严重,我就是听别人说你后背有颗红痣,我想看看这红痣有什么不同。”

赵晓兰心里冷笑着,什么红痣不红痣,又是听谁说的,不过是个借口让她脱衣服而已,但是她又不得不配合。

想着赵晓兰摇摇头,褪了自己右肩的挂带,雪白的肩头渐渐露出来。

相关文章:

妓乳 被调教:没进去一直摩擦有水

传奇狼战火爆上线,传奇狼战在线阅读

调教 走绳 惩罚_绳捆虐绑女人小说

宝贝你这里又大了好软/男生说自己好热

优质女频《爱似烈火焚心》小说全文【无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