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2022-11-08 15:57 · 新商盟

“傻牛壮,嫂子屁股上被蛇咬了一口,你帮嫂子把毒血吸出来,好不好?”

正在牛壮兴奋的时候,孙晓芬突然羞声说了这么一句。

牛壮感觉一盆冷水泼了过来,直接愣住了。

他还以为孙晓芬真的是找他干那事儿呢,没想到是吸毒血,害他白激动一场。

可看到被高高撅起的裙摆,他又忍不住的兴奋了。

帮她吸毒,还能近距离的观赏一下,这也不亏啊!

双手兴奋地摩挲几下,随后抄进了孙晓芬的睡裙里,迫不及待的想开始帮她吸毒。

就在他的手指刚刚勾动小裤裤边缘时,孙晓芬就羞急的喝斥道:“傻牛壮,你要干什么!”

牛壮被斥懵了,回过神来之后问道:“嫂子,我,我给你脱裤子啊,要不然怎么帮你吸毒血呢……”

孙晓芬脸上火辣辣的,羞赧中带着嗔意解释说,“哎呀,不用脱……”

说完,她白皙小手就撩开裙摆,将那两个冒血汁的小窟窿眼露了出来。

牛壮这才看明白,她穿的小裤裤只遮住了臀部的一半,伤口露在了外面。

农村草木多,蛇鼠虫的也多,上茅房被咬的人并不少见。

孙晓芬也是上茅房的时候,被蛇咬了。

她担心蛇有毒,这么晚找不到医生,又不好意思去找别人,所以这才惦记上了牛壮这个不懂事的‘傻子’。

“傻牛壮,快帮嫂子把里面的血吸出来。但是千万不要吞下去啊,吸完就吐掉。”

孙晓芬着急的催促着,惦记着牛壮是个傻子,所以特别嘱咐几句。

没能脱掉孙晓芬的裤子,牛壮心里有些小遗憾。

不过那肌肤是真白啊,而且特别的光泽,看着就怪馋人的。

他傻笑着应了声后,将嘴巴凑了上去。

孙晓芬娇躯忍不住颤动,甚至隐隐还有种兴奋的感觉。

她能清楚感受到牛壮那强有力的动作,还有一股火热的鼻息。

那鼻息喷薄在她身上,纵然隔着衣物,那种火热也依旧很强烈。

好舒服,丈夫都近一年的时间没回家了,她的身子早就寂寞到不行了。

连平常洗澡的时候都不敢碰,一碰到她就会难受。

这会儿牛壮给她吸毒,孙晓芬抑制不住的兴奋了。

那是一种本能的兴奋,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

她甚至都能清楚感觉到,好像一团炙热的火焰,在身体里急促升腾,燃烧……

感受到身子传来的反应,孙晓芬大为娇羞,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灼烫着。

不过她也有些小庆幸,庆幸牛壮是个傻子,应该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然而,牛壮只是装傻而已,他并不是真正的傻子。

否则他也不会在卖力吸毒的时候,眼珠子直勾勾地盯视着孙晓芬。

当他发现孙晓芬身体变化的时候,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孙晓芬这是被他亲的有了想法。

这也让牛壮更加的兴奋了,大受刺激。

他决定撩一撩孙晓芬,于是就装模作样的问道:“嫂子,你嘘嘘啦?”

孙晓芬正庆幸牛壮是个傻子,结果耳边突然传来这么一句,顿时大羞不已。

“不许瞎说,不许乱看,赶紧帮嫂子吸毒!”

听到孙晓芬的含羞嗔斥,牛壮偷偷乐了。

不过倒也没再继续撩孙晓芬,赶紧将嘴巴重新落回了伤口处。

只是那双贼溜溜的大眼珠子,始终紧盯着孙晓芬……

结果越看越感觉身体要爆炸了。

在牛壮的努力下,孙晓芬愈发的难受了。

慢慢的,她感觉自己不行了。

想起进门时牛壮只穿着条破短裤,孙晓芬的心思活络开了。

即便不跟他来真的,哪怕只看两眼过过瘾,也是好的吧?

暗地里泛起的这种花花心思,如洪水涌荡一发不可收拾。

“傻牛壮,你停一下,嫂子腿好累,站不住了,我躺下,你再帮我吸毒。”

孙晓芬止住了牛壮的继续,她想正面看着牛壮,满足下自己内心的渴望。

只是当她转身准备上炕时,宽松的睡裙肩带顺着她光洁肩膀滑落下来。

肩带掉下去,睡裙自然就再也挂不住。

突然见到孙晓芬那发生的意外,牛壮俩眼珠子顿时直冒火。

隔着睡裙时看他就发现孙晓芬的好身材,但现在看来,要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好多了。

牛壮当时就忍不住了,脑袋一热,嘴巴凑了过去……

孙晓芬那具娇媚的小身子哪抗得住,被压的后退一步,倒在炕上。

牛壮跟着倒下去,终于如愿以偿尝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味道。

“傻牛壮,不、不要,让开~!”

孙晓芬白皙玉手死命拍打着宽阔的后背,连番拒绝着牛壮。

她真的好难受,牛壮的胡搅蛮缠,让她魂儿都快没了。

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她直感觉身子里面的火焰,再也把持不住了,熊熊燃烧起来。

“傻牛壮,让开……”

孙晓芬还在下意识的拒绝着,但她的双腿却开始不规矩的乱碰。

她在寻找,寻找能让她好受一点的地方。

只乱晃了几下孙晓芬就找到了,真的好结实,就如同钢铁一样。

这正是孙晓芬这近一年时间来最为想要的……

可就在这一瞬间,她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丈夫温和的笑容。

她羞愧了,丈夫为了家庭在国外卖力打工,她却泛起了那种心思。

在这种羞愧的念头加持下,孙晓芬鼓足力气,猛地一下子就把牛壮掀翻了。

紧接着,她大为羞恼的斥责道:“牛壮,你干什么!”

牛壮正为着迷呢,突然被掀翻,又听到孙晓芬的斥责,他脸上挂起标志性的憨傻笑容,回道:“嫂子,你那也被蛇咬了啊。”

说着,他还指着自己,“我这没被咬就这么小,你肯定被咬了,肯定!”

这个解释,让孙晓芬哭笑不得。

她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牛壮明明是个傻子,自己竟然还把他当正常人质问,真是的。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她不经意间见到了牛壮下身。

她被震撼了,再也挪不开视线。

我的天,好凶!

这要是……

脑海中泛起这种念头后,孙晓芬瞬间羞红了脸蛋儿。

刚想着不能对不起自己丈夫,结果这会儿就紧盯着牛壮,太羞人了。

她强行闭上眼睛,坚决不再看,惟恐受到诱惑,做出不忠于丈夫的事情来。

“牛壮,你继续帮嫂子吸毒血,不许再乱碰别的地方了!”

郑重警告过牛壮,孙晓芬就等待着牛壮继续帮她吸出毒血。

可等了近半分钟,竟没有半点动静。

孙晓芬忍不住好奇,睁开眼睛去打量牛壮,却发现牛壮这会儿正紧盯着她那条小裤子,目光中斥满兴奋的贪婪。

那感觉,就好像要拿目光把她给强行那啥了似的……

相关文章:

公息乱大全小说,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超级银针)

按住后脑勺深入喉咙|我揉着她那两个柔软奶

强奷系列小说在线阅读_伦交乱口述_超能教授

深圳公租房小雯完整版|文笔好的肉香艳

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_肉肉彩色不遮挡之老师&绝美丽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