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狂少|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2022-11-07 19:53 · 新商盟

等陈正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陈正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林子惠从回忆中醒来,冲陈正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陈正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陈正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林子惠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冷所取代。

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陈正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儿子,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陈正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陈正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林子惠将儿子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陈正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今这个情况倒好,他不过是个傻子,就算心里别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当这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她也该回到现实当中。

次日,天一大亮,林子惠便出门准备捕鱼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鱼,虽说个头不大,味道还可以。

正好她生了儿子之后也没时间去城里犒劳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林子惠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整天家长里短的说闲话,便一大清早的准备去池塘里捕鱼,刚出了巷子口,听见有人叫她,林子惠转过头,看见一身黑色紧身裙的刘玉芳站在路口,花枝招展的看着她。

头发烫了大波浪卷,画了精致的妆容,只是太白,远远看着就像鬼一样。

林子惠好半天才看清楚来人,随手将网放在边上,走过去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说刘玉芳前几年外出打工,这一走就是五六年,因着和陈正的关系不错,那时候经常来陈家玩,以前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现在也打扮的这么时髦,实在叫人眼前一亮。

“刚到不久。”刘玉芳笑着走到林子惠的跟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傲人的胸围,就算不穿内衣也不受丝毫影响。

白里透红的脸上透出一点朴实,身材匀称,眼里早就没了当初的青涩,活脱脱就是家庭妇女,不过比村里的女人保养的好,一张脸上愣是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嫂子,这是去哪儿?”

“准备去村口抓几条鱼回来。”林子惠笑意盈盈,“给陈正补身子。”

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刘玉芳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走到刘玉芳的跟前,顺势搂住刘玉芳的腰,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门:“阿正还是老样子?”

“是啊。”林子惠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陈正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子惠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儿子和陈正就是。

刘玉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林子惠,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林子惠好奇的看着刘玉芳,顾不得将网拿上,被刘玉芳拽着离开。

陈正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

“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正,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刘玉芳笑着捏了捏陈正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陈正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陈正的瞳孔微微收缩,大概几分钟之后,猛的一把抱住刘玉芳,兴奋道:“玉芳。”

刘玉芳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也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怪人。小的时候有那么多男孩子跟她玩,她偏偏跟在自己的后面保护他。

陈正没想到自己会有恢复神智的一天,更没有想过会再见到刘玉芳。

现下神智已经恢复正常,心里自是喜不自胜。

“你看看你,还是和过去一样。”刘玉芳无奈的任由这个傻子将自己抱着,林子惠端着鸡汤刚出了厨房,看到两个人拥抱的样子,心里有些别扭,只是脸上到底没有表现出来,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笑着道,“进屋喝鸡汤。”

“这个可是玉芳专门给你带过来的。”林子惠看向陈正说着。

陈正点了点头,听话的跟在林子惠的后面进了堂屋,只是手始终握着刘玉芳的手。

反正他现在是个傻子,谁会介意一个傻子做了什么。

刘玉芳买的乌鸡,是专门在山上天然饲养的家禽,味道十分鲜美。

陈正喝了一大碗,不停地吵着还要喝,林子惠被他闹得没了脾气,准备去盛的时候被刘玉芳叫住:“嫂子,等等。”

“怎么了?”林子惠转过身看向刘玉芳,心里有些疑惑。

“还是我去吧。”刘玉芳尴尬的起身,将陈正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来,脸色发红的走出去,林子惠看看刚才的动作,心里明白过来。

敢情这个傻子一直靠在人家的胸口上。

林子惠皱了皱眉,不满的看着陈正,又不能说重话,只能叹气着拉住陈正的手,解释道:“以后不能这么做,知道吗?”

人家刘玉芳就算是从小到大的闺蜜,如今也已经长大,如果让外人知道,不定会怎么说。

“玉芳现在已经是女孩儿了,你趴在人家的怀里像怎么回事。”

“可是我以前也趴在嫂子的怀里睡觉啊。”陈正一脸天真的说着,忍不住将头靠在林子惠胸前的浑圆上,带着女人特有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女人这种生物居然会有致命的诱惑力。

林子惠看着陈正痴傻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多时,刘玉芳端着鸡汤走进堂屋,然后就看见这么香艳的一幕,从小到大的玩伴竟然靠在自家嫂子的胸口,而嫂子居然一脸享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陈正的情况,肯定会以为他们有什么关系。

“嫂子,你尝尝。”刘玉芳笑着打断了两个人的动作,陈正光明正大的趴在林子惠的身上,而林子惠则是无奈的模样。

看着陈正将一碗鸡汤喝的干干净净,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到一起,看向刘玉芳,拉家常道:

“你这几年都没回家,在城里到底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刘玉芳笑笑道,“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到厂里上班。”

“现在你可不知道,厂里几个月的收入都抵得上村里一年的收入。”

“谁还在这个鬼地方待着。”说着有些嫌弃的看看四周,人一旦见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很难再习惯这种生活。

“那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吗。”林子惠的眼睛亮了几分,不过转瞬恢复正常,以前她还有选择的余地,现在她只能待在这里,出不去。

有了孩子的代价就是失去自由。

虽然说陈伟不会干涉她太多,不过一个孩子,加上智障的小叔子,足够她头疼了。

“当然有很多好玩的。”刘玉芳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林子惠听的很是神往,眼睛闪着光,就这么看着刘玉芳说的,心里很是澎湃。

陈正又怎么会看不出嫂子的心思,笑着站起身,撒娇着拉住刘玉芳的手,指着窗外:“玉芳,你就带我嫂子一起去嘛。”

“去哪儿?”刘玉芳不明所以的看着陈正,不知道这个傻子又是什么意思。

“带我嫂子一起去城里嘛。”陈正不依不饶,陈正看得出来嫂子很想去,可是又放不下他们,再者说了,如果没有个熟人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刘玉芳带嫂子去城里看看,一则他心里也能放心,再者也算是弥补对嫂子的过错。

“到时候看吧。”在林子惠殷切的眼神中,在陈正不依不饶的推搡中,刘玉芳败下阵来,勉强算是答应了陈正。

“耶!”陈正高兴的手舞足蹈,过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林子惠看着陈正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或许,有一天她这个小叔子也能像正常人那样,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人。

可能是刘玉芳描绘的有些生动,陈正这几天满脑子全部都是刘玉芳说的城里的生活,趁着嫂子下午出去打猪笼草的时间,陈正便往刘玉芳家走去。

相关文章:

精编#《婚情告急:陆太太,别想逃叶黎笙》全本阅读

5个人同时玩黄我下面&小妖精干到你三天下不下了床

残忍扩宫小说趴好撅高发刷sp|小学生在教室热吻三分钟

为什么有的女人喜欢吃棒棒:不断摩挲她的小豆

将军肉辣公主|在身上驰骋不要,王爷在花园含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