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做完爱他还要放里面

2022-11-02 20:20 · 新商盟

“那我给您捶捶腿?”老李赶忙蹲下来。

柳香香也不拒绝,就这样坐在凳子上,把腿放在老提的膝盖上让他按摩。

别看老李一身土气,他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差。以前老伴还在的时候,老李就经常这样给老伴按摩。

现在老伴虽然走了好几年,可老李这门手艺却一直都没有生疏。

柳香香被捏的舒服,眼睛微微眯着,整个人逐渐放松下来。

而老李正盯着柳香香的胸口不停的看。

柳香香身材很好,已经三十八岁的她风韵犹存,她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却没有男人陪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刚才老李弄倒饮水机的时候她就已经把老李赶出去了。

不过今天也只能到此为止。

“好了,老李,你赶紧忙你的去吧,我这里还有事。”柳香香忽然睁开眼睛说道。

老李噢了一声,十分遗憾的从地上起来。

“你衣服也湿了,快点回保安室换身衣服。”柳香香十分体贴的说道。

老李连连点头,他最后看了一眼柳香香的胸和美腿,这才转身往门口走。

到了门口的时候,柳香香忽然叫住老李说道:“刚才的事,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啊。”

“放心,我嘴巴严实着呢。”老李哈哈笑了一声。

柳香香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老李匆匆回到保安室换了一身保安服,从衣兜里摸出根烟点着抽了起来。

医院里不许抽烟,想抽烟的话只能去厕所,不过保安室里没人管。

抽了根烟,老李总算平静下来。

那个柳香香在医院里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明面上待人温和,暗地里却非常苛刻。所以在医院里,柳香香的人缘不是怎么好,不过她好歹是个主任,一般也没人敢得罪她。

她的生活也不怎么幸福,老公很早就和她离婚了,然后她就一直单身到现在,连个孩子也没有。

也许正是因此,柳香香才会这么饥渴?

老李眼中精光闪烁,他感觉自己的第二春要到来了。

当然,老李并不认为柳香香会看上他,不过只要能占占便宜也就不错了,他并没有期望太多。

“抽烟呢,老李!”

保安队的队长走进来说道,老李又摸出根烟,恭敬的递到保安队长的手上,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王队长,咱们医院那个送水工是怎么回事?以前不都直接送水到楼上的么?”

“哦,你是说住院部外面那些水桶对吧?以前确实是这样,不过送水到楼上要另外加钱,院长不太满意,两边没谈拢,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送水工把水送过来后,撂楼下就跑了。”

“原来是这样。”老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看来明天可以继续去帮柳香香送水了,老李高兴的想。

下午,医院里忽然送来两个重症患者,而且都得动手术。

医院里的主刀医生不少,同时进行两场手术没有一点问题,不过打下手的护士有点忙不过来。孟婉晴正好被挑中了,进了手术室给主刀医生打下手递东西。

老李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是被孟婉晴负责照顾的那个女娃吸引来的。

老李经过这间病房的时候,门刚好开着,而那个女娃正躺在床上朝老李大喊大叫:“喂!那个保安!说你呢往哪看!”

“有事吗?”老李小心翼翼的问。

“照顾我的那个护士跑哪里去了?我按了半天铃也没个人过来,你快点给我去找个护士来!”这个腿上打着石膏的女娃一脸气势汹汹,蛮横的不像话。

老李心里感到不舒服,他是保安又不是医护,这些事不该他管。

可是看看床上那个女娃,动都动不了一下,他顿时又心软下来。

“好吧,我去给你看看。”

老李说着就离开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来,而这个女娃已经等不及了,不停的拍病床前的柜子。

“有没有人来?这家医院的护士都死光了吗?”

老李赶忙走进病房,因为担心女娃吵闹声太大吵到其他病房的病人,老李还特意把门闭上。

“我已经给那边打招呼了,很快就有护士过来。”老李赔笑道。

“这也太慢了!我可是花了钱的!”这个女娃不满的叫嚣道。

“你有什么事吗?”老李耐着性子问。

女娃忽然不说话了,她看了眼老李,隔了好半晌终于不好意思的说:“……我想上厕所。”

“那我陪你去?”老李鬼使神差的问。

“你能行吗?”女娃一脸狐疑。

“我怎么不行?”老李拍了拍胸口。

老李十分小心的把女娃从床上扶下来,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拿着点滴瓶和她一起往病房外面挪。厕所离病房不远,大概就二十来米的距离,这段路老李和这个女娃走了足足十分钟。

老李站在女厕所门口,手里高高举着点滴瓶,而那个女娃正在厕所里面放水。

听着隔着一张薄薄的三合板木门传来的哗哗声,老李感到一颗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下身也逐渐起了反应。

“完了吗?”老李问道。

“你急什么急?别催!”这个女娃又羞又气的骂道。

老李憋着笑,等这个女娃从厕所里出来,然后又扶着她往回走。

到了病房里,老李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却听见女娃说:“给我削个苹果。”

“好好好,这就给你削。”老李拿起一个苹果慢慢削了起来。

削苹果不难,不过能把苹果皮完整的削下来就很困难了。女娃看着老李手中长长的苹果皮,睁大眼睛说:“没看出来,你刀工很厉害啊!”

“以前老伴住院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给她削苹果。”老李笑呵呵的说。

“哦,那你老伴挺有福气。”

“削个苹果就有福气了?”老李乐呵呵的说道。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老李也慢慢知道了这个女娃的情况。

这个女娃名叫陈可儿,是单亲家庭,从小就只有妈妈没有爸爸,现在正在上高二。

陈可儿很叛逆,在家里和她妈三天两头吵架,她妈管不住她,索性不管了。


而她之所以住院,是因为她和她妈吵架之后,骑摩托车在路上飙车,结果撞到栏杆上,然后就撞断腿被送到医院里来。在医院住了已经有大半个月,她妈只来看过一回——也就是进医院那天。

“你妈对你就那么不好?”老李心疼的问。

“当然了,不过她真正恨的人是我老爸,现在只不过连我也一起恨上了。”陈可儿别过脸说道。

陈可儿和大多数叛逆期的孩子一样,脾气很倔,老李听的出来陈可儿现在非常难过。她要是好受,现在也不会别过脸说话,她就是不想让老李看到她难过伤心的表情。

老李想安慰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里都比在家里好,至少这里有人照顾我。”陈可儿忽然说道。

“嗯,我当然知道,我儿媳妇照顾人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老李笑了笑说。

“那个护士是你儿媳妇?”陈可儿刷的扭头,瞪大眼睛看着老李。

“你不信吗?”老李笑问。

陈可儿没说不信,她盯着老李看了半晌,忽然诡笑了一下说道:“你这老东西艳福不浅啊。”

老李虎躯一震,他没想到这个女娃竟然看破了他对儿媳妇那点心思。

“被我说中了?”陈可儿笑嘻嘻的说。

老李没有接话,他把削好的苹果递到陈可儿面前,陈可儿伸手去接,胳膊顿时从袖子下面露出来。

陈可儿的皮肤很干燥,胳膊上都起皮了。

发现老李盯着自己胳膊看,陈可儿慌忙抓住苹果把手收回来。

“老东西,你看什么看?”陈可儿红着脸大喊。

“你多少天没洗澡了?”老李纳闷的问,他心想这个女娃看起来白白净净,怎么比他还不讲卫生。

“二十多天了……我这是住院啊,在医院里怎么洗澡?你脑子没毛病吧?”陈可儿恼怒的骂道。

“那我去给你打盆水,洗洗胳膊?”老李想了想问道。

陈可儿一愣,片刻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老李兴奋的跑去外面,接了一盆水又拿了一条毛巾回来。用脚关上门,老李把水盆放到床前,而陈可儿则把袖子往上卷。

陈可儿在病床上动不了,她一条腿还在半空用绳子吊着呢。

见陈可儿活动困难,老李就主动把毛巾弄湿,然后拧干水给陈可儿擦胳膊。

陈可儿胳膊很瘦很细,没多少肉,发育期的女孩基本都这样,更不用说住了大半月医院的陈可儿。

擦完两条胳膊,一盆水就脏了,老李又去换了一盆。

擦完胳膊之后老李又给陈可儿擦身上,陈可儿身上的皮肤都开始掉皮屑了,基本擦上十分钟就要重换一盆水。

感觉时间已经够久了,而且害怕被别人看到,陈可儿说:“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你该不会真的想跟我那个吧?”

“我可没——”

“少废话,滚滚滚……”

陈可儿打断老李的话,摆了摆手让老李出去。

老李悻悻的端着水盆往外走,出了病房之后去厕所倒掉脏水,把盆子还回去之后继续四处溜达着巡逻。

老李手指搓动,他正在回味给陈可儿擦身体的触感呢。

外面阳光很亮,老李感觉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于是哼起歌来。

下午六点多,老李和儿媳妇孟婉晴一起回了家。

一路上孟婉晴不停的絮叨,叙说她在手术室里多么多么害怕,老李则偶尔说句宽慰她的话。老李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下午孟婉晴丢下陈可儿不管,是去给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打下手去了。

“爸,你今晚想吃什么?”孟婉晴脸颊红扑扑的。

“吃什么都行,你做什么爸都爱吃。”老李笑着回答道。

孟婉晴听的高兴,拉着老李去超市买了两只大闸蟹,准备等晚上给老李做红烧螃蟹吃。

相关文章:

男友那个又细又短怎么办/疯狂舌吻视频有声音

小奴用脸给主人垫脚…男人的蛋可以玩吗

苏妖精嗯真紧啊呼呼呼;坐在他身上顶到了底部

公车在她男友旁进入她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

村长和寡妇在高粱地/厨房撒下姑妈的裙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