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扒开让我添 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2022-11-02 13:31 · 新商盟

就在这里,院门口的大铁门响了,有人在砸门:“许倩儿,快来开门……”

“是方嫂!”许倩身子一僵,随后抓起衣服往身上套。

“那怎么办?”我也慌了神。

“又不是大庆,你怕啥?”她白我一眼,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在我的家伙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这不是怕有人嚼舌头根子嘛,让大庆哥知道了,还不得吃了我。”我一边穿衣,一边装傻。

“方嫂还没进来呢,随便哄弄一下就过去了,别怕哦。”许倩温柔的在我脸上亲了口,然后气定神闲的去开门了。

看着其肥臀扭来扭去,我肠子都悔青了。

要是刚才直奔主题就好了,说不定已经把这女人上了。

虽然昨晚才被强上了好几回,可那时候糊里糊涂的,哪比得上现在……

“呦,在家干啥呢,这么半天才来开门……”方嫂显然和许倩很熟,一进院就开起了笑话。

“呸,胡咧咧啥,人家刚才在看电视……”

“得得得,赶紧帮姐倒杯水,渴死了。”

见许倩还想解释,方嫂不耐烦了起来,进屋看见我坐在床沿,当即愣了,然后扭头朝堂屋喊了起来:“好啊你个骚倩儿,大白天就敢往家里藏野男人……”

“喊啥喊,小声点儿。”许倩一个箭步就跟了进来,捂住了方嫂的嘴,然后才翻着白眼道:“这是我家小叔子,你忘了,眼神儿不好使的那个。”

“哦,哦,敢情是大牛啊。”方嫂忙点头,眼神儿却一个劲儿的在我身上打量。

我怕露馅,赶紧装出一副直勾勾的样子。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光明正大的欣赏方嫂的姿色了。

不得不说,这女人长的确实漂亮,眉清目秀的,看上去比许倩年轻了不少,尤其是脸上那两个酒窝,让人恨不得凑上去咬上一口。

身材嘛,比许倩苗条些,腰细的能用手掐过来,但腰以下却又肥又翘,隔着裤子就能看到那鼓鼓的三角区域,这要是扒光了……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想起身客套,方嫂却主动的凑了过来,“大牛啊,你倩儿嫂可整天念叨你,来,让姐好好看看……”

“什么大牛大牛的,多难听,人家大名叫张强。”许倩急了似的把方嫂扯到了一边,坐下后还朝我抛了个媚眼,“强子啊,别见怪哦,你方嫂就是个嘴上骚,心肠蛮不错的。”

“呦,这么护短,说,你俩刚才是不是……”

“啥护不护的,都是邻里乡亲。”

方嫂挤眉弄眼的打着手势,许倩羞得满脸通红,但嘴上却没慌乱。

看来女人撒谎有天赋啊,明明差点儿被捉奸,这会儿却跟没事人儿的,而且许倩说着还凑到了方嫂跟前,挑眉坏笑:“我的姐啊,说,你是不是想男人了,咋啥事儿都往那上面琢磨?”

“想啊,都快想疯了。”方嫂嘴上够骚,一点儿都不避讳。

我听得心猿意马,怕留下来没好儿,连忙起身憨笑:“嫂子你们聊,我先回去。”

“行,以后常来玩。”许倩忙着和方嫂耍贫嘴,顺手把拐杖递给了我。

可没想到,我刚直起身子,下面那大帐篷就挺了起来。

“咦……”方嫂的眼神儿直了,死盯着我的裤裆。

吓得我一趔趄,紧走了几步。

出门后我没急着走,缓了缓神之后就反身摸了回去,听这两个女人到底念叨些啥。

刚凑到窗台下,许倩正咯咯的笑着:“你个骚货,人家都走了,还瞅啥瞅。”

“切,用你管。”方嫂嘴上毫不示弱,接着叹了口气,“唉,我也就是过过眼瘾,某人倒好,已经吃到肉了。”

“说啥呢,我是那样的人嘛。”许倩还在掩饰。

“可拉倒吧,你什么样我还不清楚,要不,让姐检查一下……”

“啊,你干嘛?”

“能干嘛,看你底下那张嘴吃白了没。”

话没两句,就听里面悉悉索索来,明显在动手打闹。

我听着好奇,偷偷看了一眼,就见许倩已经被方嫂压在了身下,裙子被撩了老高,而方嫂那只手已经伸了进去。

卧槽,说下手就下手,这女人真猛。

“你,你坏,耍流氓。”许倩刚才被我撩的不上不下的,哪儿受得了这个,当时就叫出了声,但身子却没做出任何抗拒,而且还主动把腿岔开。


这么一折腾,裙子彻底撩到了腰上,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

卧槽,两根手指都进去了?

“哼,都湿成这样了,还我坏?!”方嫂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着,“老实交代,你刚才是不是把那瞎子给吃了,说……”

嘴里说着,那只手还没闲着,立即又加了根手指。

“我说我说,哦,你轻点儿,别给人家宝贝扣坏了。”许倩果然撑不住了,小腹一抽一抽的,两只大白腿叉开到了极限。

我哪儿见过这个,被刺激的浴血喷张,然而接下来二人嘴里说的更骚。

一个问一个答,许倩把昨晚的事儿招了,甚至连某些让人喷血的动作都描述的清清楚楚。

经此,我也听了个明明白白。

原来刘大庆那活儿不行,更没有生育能力,这才想往我这儿借个种,而许倩长期得不到满足,半推半就的也就同意了。

“你家大庆真不行,一点儿也硬不起来?”方嫂似乎没挺过瘾,一脸坏笑的追问着。

“是啊,他根本就不行,要不我一个妇道人家,咋会干这么丢人的事儿。”许倩叹了口气,手却搭在了方嫂的腰上。

方嫂上身穿了件小褂儿,轻轻一撩,许倩的那只手就顺着肚脐摸了上去。

“嘶……”方嫂吸了口气,一双大眼也紧着闭上,任由许倩的手在胸上揉捏。

“姐,你这几年守寡不易,要不也加入进来,咱姐妹一块儿?”许倩摸的上瘾,嘴里还试探着,明显要把方嫂也拉下水。

“呸,那小子才多大,经得住咱折腾?”方嫂立即啐了一口,但话头上明显是默认了。

许倩见有戏,另一只手也摸上了方嫂的后臀,贴上去美眼迷离道:“姐你就放心吧,那小子猛着呢,昨晚弄了五六回都没事儿。”

“啊,五六回?”方嫂的小嘴张的老大,眼神炽热。

哼,这回信了吧。

我差点儿笑出声,刚才我裤裆里的情形她也看了,弄五六回之后还能这样生猛,就不信这女人还撑得住。

果不其然,她愣了下就开始反问:“倩儿,大庆今晚回家吗?”

“管他干嘛,他自己不行,还不许咱偷吃啊。”许倩紧跟着补了句,一脸的愁怨。

唉,看来女人一旦上了瘾,什么疯狂的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原来只是在自家男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下可好,姐妹俩还要商量着一起偷吃……

不过这样倒是便宜了我。

只要刘大庆不在家,我就能搂着婆娘睡觉了,不,弄不好两个一起弄。

美的冒泡啊。

接下来,我以为许倩要把方嫂推倒,然后来一场赤裸裸的纠缠,可方嫂似乎更钟情于摆弄许倩,三下五除二把许倩扒了个精光。

许倩的身子已经看过了,而且来来回回也没什么花样,我就趁早溜了。

说不定今晚就有好事儿,得赶紧回家吃点饭,不然肚子饿的咕咕叫,还不得给这俩女人榨干了。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李玲在院门外等着。

她是我小学同学,又是前后街坊,经常跑我这儿来玩,这几年去乡政府上班,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将近一米七的个子,烫着一头大波浪卷儿,把本就精致的脸庞衬托的越发俏丽,再配上一身米格长裙,亭亭玉立的,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

唉,这么好的丫头,要能娶进门多好。

我禁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装没看见,自顾自的摸进了院子。

刚进去,李玲就从后边捂住了我的眼,故意粗声粗气的问道:“猜猜我是谁?”

“除了你李玲,还能有谁?”我忍不住笑了。

“啊?你咋猜的这么准?”她明显有点意外。

不过我倒是挺享受被她贴在身上的感觉,不由打趣起来,“当然是你身上的香味咯,我眼瞎,可鼻子好使。”

“讨厌。”她哼了声,似乎有点扫兴,但紧接着却挽住我的胳膊,继续往里走。

被她的胸肉紧挨着,我有点心猿意马,再加上刚看过许倩和方嫂的激情戏,嘴上就一时没了把门的,“小玲,你咋想起上我这来了,想哥了?”

“鬼才想你。”李玲撇了撇嘴。

“真不想?”

见她扭捏的样子,我忍不住继续挑逗。

“不想不想,就不想。”她的脸腾的就红了,说着就甩开了我的胳膊。

我一时没防备,身子就往旁边趔趄,本能的伸手拉住了她的腰。

她呀的叫出了声,却也赶紧扶了我一把,结果这么一弄,我俩就成了面对面。

相关文章:

和黑人做有什么区别,两根旋转研磨

男生对你有情愫的动作肢体&女孩把刀刺入自己的肚子

我练深蹲三个月,日女友;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啊使劲里面痒/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

女主很小软糯的囚禁文/求求你啊别弄在里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