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少好胀好大,邻居的夫妇交换完整版

2022-11-01 19:16 · 新商盟

老张呵呵笑道:“我是来打扫卫生的啊。”

李娇红着脸说道:“你快点出去,我要用厕所。”

老张低头看到李娇两只丝袜包裹的退夹在一起身子扭来扭去的,知道她是真的急,就笑着在她翘臀上拍了一把,嘴里说道:

“那你先用吧。”

“啊!”

李娇惊呼一声,回过头狠狠瞪了老张一眼。

老张回到了自己的店里,觉得自己真是时来运转了,这几天简直太开心了。

没过多久,刘亮就怒气冲冲的来了,那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老张问他啥事,刘亮说李娇来校长办公室把你告了,告你耍流氓进女厕所。

老张这个气啊,没想到李娇真的敢去告自己,不怕自己把她和刘亮的丑事抖出去吗?

对于这事老张自然不能认了,梗着脖子说道:“刘校长,你说这话要有证据,不能听李娇一面之词,我老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做那么没脸没皮的事。”

刘亮说道:“你老张以前干啥的我不知道?要不是看你可怜我都不叫你在这开水果店,现在你倒好,居然对学校的女老师耍流氓,你要再这样,就赶紧把店门关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戳了老张的疼处,老张气的跳脚,嗷嗷直叫:

“刘亮,你当个破校长你牛逼啥,我以前是在社会瞎混过,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了,你把话说清楚,谁耍流氓了,你去把李老师叫过来,咱们三个当面对质。”

看到老张那激动的模样,刘亮也有点害怕,怕老张对他动粗,就站到了店外边对老张说:

“你跟我叫啥,我是校长,我还管不了你是不是,我跟你说话,那都是抬举你了,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的。”

刘亮说完就气呼呼的走了。

老张气的直接把桌子上的紫砂茶壶摔碎在了地上,心里只骂刘亮和李娇。

这时,两个学校的保安来了,说是校长说老张这的水果不干净,怕学生吃了出问题叫老张把门关了整顿两天,老张气的差点和这两个人打架,好说歹说把这两个人赶跑了,保安却在他店门口竖了个牌子,上边写着——经学校决议,此店存在卫生问题,暂时歇业三天。

这就是断人生路了,老张气呼呼的跑去找刘亮算账,刘亮却不在办公室跑去开会了叫老张一肚子火没处发。

老张气的要死,回自己店里却发现门被锁了,还换了新锁。

老张骂骂咧咧拿石头砸了玻璃,从窗户爬进去,坐在自己的店里想着怎么报复刘亮,突然他想到了刘亮的老婆。

老张从柜台下边取出刘亮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张的心里有了一个注意。

他出了学校,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绍下买了一瓶乖乖水。

据说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两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乱,乖乖听话,男人叫干啥就干啥,还有助兴的作用,玩起来倍加刺激。

买了药,老张就给刘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刘亮和李娇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谈。

老张说了地址,不一会王梅就开车过来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最上边的两个纽扣松开着,刚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沟沟,两座山峰浑圆挺立。

下边穿着齐膝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正经了许多,更多了几分端庄典雅。

老张知道她是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的所以穿成这样,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小药瓶,心砰砰狂跳起来。

白领丽人啊,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呢。

王梅见老张叫自己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腿看,厌恶的皱皱眉说道:

“老张,你到底有啥发现,快点说,我公司还有事呢。”

老张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别急啊,为了给你汇报这个情况,我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王梅以为老张就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老头也没多想就带着他去了一个小饭店,给点了两个菜,说道:

“你吃吧,我现在不饿,吃饱了就赶紧说。”

“谢谢王小姐。”

老张说着给王梅倒了一杯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这人本来生活作风就不好,老张接二连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装玩手机,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颗纽扣都崩开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张一边吃菜一边偷看,不时的吞着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点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居然连老头都能吸引,现在这样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个信息,说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给她把办公室锁了,她决定好好逗逗这个铯老头。

“老张啊,你今年多大了啊?”

王梅问道。

“五十三了。”

老张楞了一下,如实说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机笑嘻嘻的问道。

老张不明白王梅干嘛打听自己家里事,但想着对付刘亮还得靠这个女人就说道:

“别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没小孩,现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怜的,对了,老张,你喝酒不,我给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问道,有些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张。

老张撇了一眼她那丝袜包裹着的滚圆大腿,暗自吞口口水,说道:

“行吧,多谢王小姐了。”

“老板,给这边拿瓶啤酒。”

王梅转头叫到,老张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药瓶迅速给她的茶杯里滴了两滴。

王梅没发现丝毫异常和老张聊起了刘亮的事情,听老张说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还没拿到什么证据,王梅有点失望,气呼呼的对老张说:

“这种事你以后电话上跟我说就行了,我还以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老张有些委屈的说道:

“王小姐,因为你的事情刘亮怀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你。”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

“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

“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

“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脱光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

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少|妇,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

“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

“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

“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少妇。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

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了,来这个给你。”

老张说着从裤子口袋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块递给了“大头鬼。”

“大头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间捏了两把有点舍不得说道:

“哥,要不我不要钱了,你待会叫我也玩一下。”

老张眼睛一瞪:

“滚,这事你要在外边乱说,小心我弄死你。”

老张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气的,“大头鬼”得罪不起,给老张开了一间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张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声锁了房门。

王梅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脸蛋红扑扑的,嘴里一直喊着:“热..热..”

老张冷笑一声:

“热是吧,老子现在就给你降降温。”

老张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给脱光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老张兽性大发,他的手顺着王梅的小蛮腰一路往上,感受着王梅身体的温热滑腻,两只手放在王梅胸前狠狠一捏,王梅吃痛,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眼睛也缓缓睁开了。

老张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

不过王梅的眼睛睁了一下又闭上了,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这叫老张大受鼓舞,张开大嘴,一口咬了上去。

王梅的身子扭动开了,双手不由得搂住了老张的后背。

老张顺着王梅的心口一直往下亲,终于来到了王梅的肚脐眼下边...

过了一会,老张把王梅的身子翻转了过来,顺手解开了她身后的背带和腰间的带子,轻轻一扯,王梅身上再也没有了遮羞的东西,玉体整个呈现在了老张的面前。

老张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给王梅拍了几张照片,又觉得不过瘾,把王梅摆成了各种姿势,从不同的角度又给她拍了几张特写。

拍完之后,老张拿着手机一张一张看了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想:

刘亮,你用这种手段对付人家高静,现在我用这种手段对付你老婆,这叫因果报应。

放下手里的手机,老张跳上床,开始在王梅的身上亲吻起来。

就在他想要长驱直入的时候,突然,王梅睁开了眼,不知怎么的,她居然恢复了意识。

当她发现自己正在和老张在一张床上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她虽然爱玩,但绝不会和老张这样又老又穷没啥地位的人玩,刚才是想逗他来着,怎么突然就上床了呢。

大脑里一片空白,前边的事情她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老张,老张,快停下来,不可以的,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王梅一只手推着老张的脸,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拍打着老张的胳膊大叫道。

可老张现在箭在弦上,怎么停的下来,重新吻上了王梅的红唇,手嘴并用,施展出自己的本事想要降服王梅。

王梅急了,一把抓住了老张的子孙用力一捏,老张啊的一声不敢动弹了。

王梅冷笑道: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居然敢占我的便宜,是不是往后余生都想吃牢饭了?

老张苦着脸说:

“放手,快点放手,疼死我了。”

王梅一抓之下,心里猛地一颤:这老家伙的本钱倒是很雄厚啊。

老张求饶道:

“王小姐,你错怪我了,事情是这样的,你中暑了,我想带你来找个地方凉快一下,谁知道你主动把我推倒了,你也知道我是个男人,我一时没忍住....”

王梅努力想了一会,可是大脑里一片空白,前边发生了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王梅怒道:

“少在这跟我胡说八道,你说今天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老张心里早把那药店老板祖宗八代都骂翻了,明明说好药效五个小时的,这半个小时不到就没用了。

可他脸上还是装着可怜:

“王小姐,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放我一马吧,你叫我干啥都行,你看我年龄都这么大了,我是真的不想坐牢啊。”

王梅眼珠一转,伸长腿用脚趾在老张胸膛蹭了两下,懒洋洋的说道:

“话可是你说的,是不是叫你干啥都行?”

老张身子一个激灵,刚才下去的火又上来了,舔着嘴唇说道:

“王小姐,只要你能放过我,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那好啊。”

王梅慵懒的往床上一躺,伸出一只脚到老张下巴下边命令道:

“舔舔我的脚。”

老张低头看了一眼,王梅的脚虽然不如高静的脚秀美,但也算得上是骨肉匀称,洁白无瑕,这正是老张的最爱。

老张低下头开始在那白嫩的脚上亲吻起来,王梅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流动,忍不住舒服的叫了一声,继续命令道:

“往上,一直往上,不要停,不要客气。”

老张抬头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瘦弱的小腿一路亲吻上去...

王梅闭着眼睛,纤纤玉指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着..

过了一会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床上。

老张试探着问道:

“王小姐,这样就可以了吧,你不会再告我了吧。”

“咯咯咯。”

王梅突然大笑起来,坐起身软软趴在了老张的肩膀上,一边摸着他下边的胡茬子一边说道:

“行了,老张,别害怕了,我不会报警的,警察要把你抓了,我上哪里找这么一个能干的男人去啊。”

老张心里一松,心里骂了一句马蚤娘们,反手搂住了王梅的细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

“真是吓死我了,怎么尝到甜头舍不得了?”

王梅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娇嗔道:

“死样子,谁舍不得你了,你看你脸上都有褶子了,年龄都能当我爹了。”

老张伸手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摸着,嘴里说道:

“年龄大又怎么了,不照样亲的你吱哇乱叫,老实说和我玩你爽不爽。”

王梅低下头红着脸小声说道:

“挺爽的。”

老张哈哈大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谁能想到,都五十多了,居然还能和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坐在床上调情呢,更何况这女人还是刘亮的老婆呢。

一想到刚才王梅在自己的身下娇啼婉转的样子,老张又觉得有一道热流在身上流淌,他直接把王梅压在墙角又狂吻了一阵,王梅也搂着老张的脖子尽量的配合着,一点也不嫌弃老张的年龄了。

王梅像是个小女孩一样挂在老张身上不下来了,硬要缠着老张和她一起洗澡,老张没办法,只好抱着她去了浴室。

花洒洒下了温热的水珠,王梅和老张互相替对方清洗着身子,王梅突然说道:

“老张,你做我爸爸吧。”

“啊,什么?”

老张惊讶道。

“就是你做我干爹,以后有了这层关系我们玩起来,我觉得会更加刺激。”

王梅一脸兴奋的说道。

老张楞了一会,摇摇头嘴里嘀咕道:

“行吧,你想咋样都行,你们年轻人可真会玩啊。”

“干爹!”

王梅甜甜的叫道,吧唧在老张的脸上亲了一口。

洗完澡,两个人一起在床上休息,王梅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小姑娘,躺在老张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撒着娇:

“干爹,你给我讲个故事嘛?”

“我不会讲故事。”

“讲一个嘛,我亲你一下。”

王梅说着抬起头在老张的嘴巴上啄了一下。

老张哭笑不得,只好给王梅讲了个狼和小羊的故事。

不一会,王梅就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

老张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的结局,只能感叹这些有钱人的想法自己是真不懂了。

或许王梅只是为了找刺激,但这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个机会,虽然自己已经五十多了,但是他还是想做出点事业来的。

就是不知道今天认得这个干女儿以后会不会孝敬自己了。

相关文章:

啊轻点好涨要尿出来了_不要太涨了尿满了坏了

男朋友解开罩罩吃我的奶|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揉捏

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

bj和kj什么意思|小农民比驴的还大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半夜被儿子曰的感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