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_不要了里面太满了h

2022-11-01 15:27 · 新商盟

我不解的问:“姨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姨妈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姨妈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姨妈给你盖被子了。”

我说:“我睡觉一直喜欢踢被子,没有哪次睡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刘慧还老说我。”

姨妈继续柔声的说:“你个小机灵,姨妈是怕你冷感冒了,一晚上给你盖了好几次,盖好了没一会儿就被踢开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我说:“谢谢姨妈,你不会是为了给你的宝贝外甥盖被子故意不睡守在这里吧。”

姨妈楚楚动人的笑着,白了我一眼,说:“美得你”,想来她被我这么一逗,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烦心事,继续说着:“说正经的,这段时间你干嘛故意避开我。”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姨妈问我这样的话,原来是察觉到我故意避开她了。但我总不能和她说实话吧,说你的外甥每时每刻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对你有爱慕之意,为了大家好,所以避开你。我打哈哈说:“姨妈,哪里的话,我是最近太忙了。”

姨妈眨巴着眼睛问:“真的”

我举起手掌,作发誓状:“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话,天。”

话还没说完,姨妈就用三根手指封住了我的嘴,说:“姨妈信你,傻孩子。”

那一刻,我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亲着姨妈的手指,姨妈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忙将手抽了回去,尴尬的刚刚平息的脸红,又上来了,眨巴着眼睛,像个犯错的孩子。

为了缓解姨妈的尴尬,我故意用搞怪的口气说:“大宝sod,姨妈的最爱谁不爱。”

姨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搞怪,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起来。但姨妈很快压低了笑声,示意我的声音也小点,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那么顾忌别人的感受,哪怕完全不相识的人。

姨妈收起了笑容,应该是又想到了此刻在病床上的姨父,长叹了一声:“不知道她姨父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有事才好。”

我说:“姨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看着姨妈略显憔悴的模样,我的心仿佛触痛了一下,“姨妈,就算有什么事,我养你一辈子。”

姨妈动容的看着我,说:“以前我和她姨父总想着要个儿子,但是我们那会儿计划生育严,如果再生,我们就得都丢了工作,这一直是她姨父心里的遗憾,但好在现在有你,谢谢你小张,姨妈其实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

我见姨妈如此动容,不免开心:“姨妈,你和说谢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打趣到:“我可没把你当亲姨妈看哦。”

姨妈花容失色,刚刚还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黯淡下来,我自知这个玩笑开大了,马上接到:“我这么好看的姨妈,我肯定还要当小姨妈看啊。”

姨妈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什么梗,但见我的表情也知道我是在拿她打趣。又恢复了幸福的神情,要来掐我,说:“叫你总拿姨妈打趣,叫你总拿姨妈打趣。”温柔的拧了两秒,松了手。

我说:“我知道错了,姨妈,你看外面的风景多美。”

姨妈不说话,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看飞驰而过的树木以及村庄,星星灯火若即若离,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听着窗外的风声和“哐当哐当”

的火车疾驰的声音,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只有和姨妈这样,我才能静下来心来,充满温情。

我不知道姨妈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姨父,又或许去切身感受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她的外甥。

透过玻璃,我能看到姨妈精致的轮廓倒影在上面,时有时无让我感觉到虚幻。

我忽然想到,张宗盛的山丘里唱到“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大概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虽然得不到,但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这火车就像雪国列车那样,永无止境的疾驰。

抵达目的地,到了病房,除了简短的寒暄并没有太多的话,姨父和姨妈也没有额外的情愫相互倾听,不知道是因为有我在这里他们不好意思,还是他们本来就话少,毕竟是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哪能像小年轻。

倒是快中午的时候,姨父的姐姐刘小云过来了,她长得倒还有几分模样,却是个泼辣女人,早在没结婚之前,我就听刘慧提起过她的大名。

刘小云比姨父大两岁,自小对这个弟弟就是百般疼爱,之所以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就是她打的电话,夸张的说她的弟弟癌症往期要死了,老婆小孩都不在身边,比乞丐还可怜云云。

来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对姨妈的一番冷嘲热讽,明里暗里指责姨妈一个人去了北京过好日子,却把姨父扔家里不管。

姨父自小被这个姐姐管的服服帖帖,也不敢回一句话,任她在那里絮絮叨叨。

想来姨妈以前没少受刘小云的气,以致于姨妈不回应她也不反驳,刘小云见姨妈不搭理她,是来气了,说话也是难听。

刘小云说:“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要跑去北京,还不想着回来,你是不是在北京那边有想好了。”

这个话说得确实很过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姨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里不由得心疼,彷佛被针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窝囊的姨父,似乎无动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负她老婆。

看到姨妈那委屈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煽刘小云两巴掌,但毕竟她是长辈。

我克制住冲动,用强硬的口吻说道:“姑姨妈,你刚刚在那里嘀咕我姨妈也就算了,我姨妈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顾刘慧,你还说这个话,何况你觉得当着我一个小辈的面,说我姨妈怎样怎样,你不觉得过分吗?”

估计刘小云也很少见人顶撞她,一时哑口无言,那有几分姿色的脸蛋被憋得面红耳赤,只是这红不同于姨妈那惹人怜爱的红,而是令人心中暗乐的红。


姨父躺在病床上看到这个情况,为了避免事情恶化,出来做和事佬,说:“大家都少说两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刚回你就说这些,还当着小张的面。”

刘小云哼了一声,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姨妈,发现姨妈虽然眼圈还哄着,但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似的,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是刚才直接冲上去给这女人两巴掌该多好啊,让你欺负我姨妈。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医生,估计就是董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实习生。

一个劲的对我们道歉,说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确诊,被搞到现在这么复杂,在得知我和姨妈二人特地从北京连夜赶回来后,是连连道歉。

当即我们给姨父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姨父被这个事情虚惊一场,感觉自己从鬼门鬼走了一遭重获新生。

姨妈暂时不跟我回北京,所以我独自一个先回去了。

到达北京已是傍晚,夜里的北京城虽然灯火辉煌,但寒风呼啸,比起江西来还是冷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姨妈没有和我一起归京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和董阿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以至于我始终心不在焉。

刘慧开车过来接我,几日不见,看着刘慧那隆起大肚子,我的心里甚是愧疚。

回去的途中,我开车,刘慧坐在后座上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为了表现得正常一点,我也极力配合她的话题,免得她看出什么不妥,透过后视镜,看着刘慧白皙的脸蛋,虽然日渐发福,但模子里依稀有姨妈的感觉,我一时错愕。

刘慧透过后视镜看我盯着她,娇羞的说:“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这么看着人家。”

我假装云淡风轻的说:“没有,好几天没看到老婆了,好好看看你”,然后打转向灯加速超过前面的大货车,继续说道:“在江西待了两天,回北京反而不适应了,车太多啦。”

刘慧笑着说:“你和我在北京打拼这么多年,我还头一回听说你不适应北京,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也没看你有什么说辞,我看你不是不适应北京,而是不适应没有我姨妈的日子啊,啊哈哈。”

我继续开着车,没敢看刘慧,猜测她这话兴许是开玩笑,便也开玩笑的说道:“你这绕口令绕的,快把我绕晕了,哪有老婆这么说自己老公和姨妈的,那成什么了。”

刘慧说:“瞧把你急的,我就随口一说。”

我说:“我没有急啊,对了,别贫了,打个电话给你姨妈,告诉她我到了。”

刘慧好像这才想起了什么,嘟哝这说道:“哦哦,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把这茬给忘了,我姨妈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你到了没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姨妈的电话,按了免提,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慧,怎么了,小张是不是到了。”

刘慧咯咯的笑着说道:“是的姨妈,我接到你的宝贝外甥了,我平常坐个车好像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嘛。”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一眼,不过我假装淡定的继续开车。

电话那头姨妈佯装生气的说:“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和姨妈说话也喜欢瞎说了,怎么现在才到啊,不是下午就该到了吗。”

刘慧笑着说:“哈哈,不逗老姨妈你了,他那火车到江西的时候就晚点了五六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到,得亏后面火车司机拼命的跑啊跑,不然要等到明天凌晨才到了。”

笑着说:“行了,老拿我和你姨妈打趣,多没劲啊,要打趣也要拿我和刘晴打趣,那才爽。”

刘慧不满的爽:“哎哟,美的你了,我姨妈难道差啊,我姨妈要和刘晴一眼年轻,秒杀她。”

话说这刘晴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典型的女强人,她丈夫当年就是受不了她的性格,所以跑到美利坚合众国泡洋妞去了,离异多年的她,带着女儿一路打拼,从一个做建材批发的小老板,做到现在已经手握好几个地产项目的大ceo。

不过这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女人长相和身材都是一流,偶尔那么几眼看去,和高圆圆倒有几分相似。因为第一次我和刘慧共同去拜访刘晴的时候,看的出神失了分寸,所以之后的日子里没少被刘慧挤兑。

我说:“行行行,就你姨妈厉害好吧,你姨妈漂亮。”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想着,姨妈和刘晴,外在方面还真是各有各的神韵,难分伯仲。

但姨妈的性格方面的确足以秒杀她,让人时刻觉得舒服没有压力,而刘晴则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感觉要把你看透似的,在某种层面来说,刘晴和姨妈的对比,就像炽热的火焰与平静温和的水对比。

虽然性格完全迥异,生活经历也完全不同,但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冲了个热水澡后,我的身心舒畅很多,但看着空落落的家里以及在厨房里热菜的刘慧,还是不免落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知道此刻的姨妈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想着我为何要欺骗她。

随便扒拉几口饭后,我便没了食欲。对坐在一旁看我吃饭的刘慧解释说:“刚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吃不下。”

刘慧揉着隆起的肚子说:“是吃不下还是吃不惯我做的啊,我做的可没我姨妈做的好吃。”

我说:“哪里的话,你干嘛老跟你姨妈较劲呢,那我以前吃你做的饭菜五六年了也没说什么啊。”

刘慧心满意足的说:“那就好,吃不下就别吃了,明天请老公大人吃大餐。”

相关文章:

宝宝乖乖尿出来h:架起腿一深一浅律动q动态

小妖精你的花和水真多,暑假开农村小姑娘的包

为什么刚做完下面很疼_调教性,奴:小说

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男生插曲女人下面的样子

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