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两只大白兔奶尖,扣住她的腰撞得越发凶猛

2022-11-01 07:28 · 新商盟

到了晚上,我到他家,开门的是许倩,她热情的把我迎进了屋。

许倩或许以为我瞎,身上只套着件低领的大背心,下摆刚盖得住屁股,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

我看的嗓子冒烟,但为了不露馅,赶紧装瞎充楞的喊了句:“大庆哥……”

“呦,这不咱家大牛嘛,来,进屋说。”

她笑盈盈的,眼神儿一个劲儿的朝我身上扫,盯着裤裆的时候眼神很特别,看起来娇羞极了。

这娘们,肯定没被喂饱过,所以那目光如狼似虎,看得我心里一突。

许倩似乎对我很满意,态度都热情了不少。

我别过头,生怕她看出端倪,故意问道:“那个,方嫂还没来吗?”

刘大庆接过了话,说道:“大牛,你坐会,方嫂待会就来了。”

他给许倩使了使眼色。

许倩点了点头,悄悄地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庆兄弟,我,我来了!”

“呀,是嫂子啊。”

刘大庆装作出门迎接。

娘的,真当我瞎啊。

门外哪有方嫂的身影,一看许倩,就知道她装作了方嫂,两人进了门,故意好一阵寒暄。

我嘿嘿冷笑,刘大庆这家伙还真是为了借种想尽了办法。

果然刘大庆一个劲地劝我酒,我虚与委蛇,很快我就装作不胜酒力,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刘大庆叫了我好几回,我一动不动。

“媳妇儿,成了。”

刘大庆高兴地叫道。

“知道啦。”

许倩雀跃地道:“你……你去把门栓上,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心里乐开了花,哼哼,待会看我不好好弄一弄许倩,让她知道我大牛有多厉害。

我眯着眼,偷偷地观察着一切。

许倩还是头次干这种事,一脸娇羞不已,让刘大庆在屋外守着,等到屋里只身下我跟她两个人,才放开了。

许倩的手又滑又软,摸在我的身上,冰凉凉的,让我的心肝儿都震颤了起来。她似乎对我下面的玩意很渴望,把我裤腰带一解,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东西。

“嘶,真大啊。”

许倩皱了皱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好奇地把玩着,但我却异常的难受,下面难受的厉害,心里跟猫爪似的奇痒无比,偏偏又不能动。

许倩不愧是过来人,深知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的手像是有了魔力,总能撩着我心尖尖里去。

身体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就在我忍无可忍想要起身变被动为主动的时候,屋外走廊传来了刘大庆压抑着的兴奋叫喊。

“媳妇儿,好,好了吗?”

“别催,我知道怎么弄。”

许倩别过了头去,我暗叫好险,赶紧吐了一口浊气,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没有露陷。

许倩回头,我眯着眼恰好能看见她眼里闪过一丝厌烦。

愣怔了片刻,她缓缓地把衣服脱了下来。

一刹那,我感觉眼前的景色都不一样了。

自从上次偷看了许倩跟刘大庆造娃后,我就惦记上了她的身子,但如今就在眼前,才发现她的身子有多完美。

上身那圆润的雪白,以及平坦的小腹,无一不是男人梦想的天堂,我脑子顿时嗡的炸裂开来。

这还不够,她接着又把裤子脱下来。

我喉咙有些发干,猛咽了几口口水,心里对将要发生的最美好的事情有了更强烈的期待。

许倩动作很轻柔,缓缓地岔开了她那双洁白嫩滑的双腿。

唔。

她嘴里嘟囔着一声荡人心魄的吟叫。

我兴奋坏了,忍不住挪动了一下,她咯咯娇笑了起来,那双勾心动魄的眼眸仿佛掐出了水来,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瞎子身体这么健壮,那东西......嘻嘻,看来终于能满足我了。”

我原本以为她会直入正题,可她始终在我那里弄来弄去,这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相关文章:

在办公室和boss做/一晚上接了20个客人

新娘当众囗交真实吞精,被撑到极致 不行 太大 会坏_无敌邪少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

第一次怎么用黄瓜|女人在意男人的大小吗

《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