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皇兄太大了慢一点疼

2022-10-31 19:09 · 新商盟

虽然在我的印象中,陈州一直对我不太友好,甚至连我去柳馨儿家里补课,他都经常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我,亦或者说,他对我压根就不太感冒。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这种看上去挺正派的人,竟然会出轨,这不滑稽吗?

莫名间,我有些同情起柳馨儿来了,她这么一个老实的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在学校是公认的女神,哪怕是结婚了,平时身边也围绕了不少男人,毕竟,男人追求美女,这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人性本能。

但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柳馨儿的绯闻,但陈州的,又是怎么回报她的?

“小浩,你眼睛怎么一直往外头看呢,是有什么好东西吗?”就在我思绪渐渐纷飞的时候,秋姨突然扬起她嫩白的玉手,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

“没呢秋姨,我就看外头有个人长得和我以前一个朋友挺像的,多瞄了几眼。”

“呵呵,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挺多的,你还是别多看了,好好吃你的饭吧。”微笑,秋姨又是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来,你尝尝吧,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水平,,应该挺符合你的口味的,而且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多吃一点,到时候养的白白胖胖的,等你妈回来了,还不得感谢我啊?”

“秋姨,你可说笑了,你能让我一个乡下孩子借宿在你家读书,我就得好好感激你了。”点点头,我由衷道。

毕竟,除了秋姨外,在这个市区,我还有几个亲戚买了房住在这儿,刚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也是想把我安顿在亲戚家里,压根没有想到秋姨,再怎么说,她终究是一个外人,虽然和我妈关系好点,有发小这层关系,但这样平白无故的,也挺尴尬。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无奈的,其中苦楚自然不用言说。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就冲着我和你妈这层关系,就别说这种话,再说了,你也挺乖的,是个好孩子,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白了我一眼,秋姨啐道,“以后不要提这个事情了,你秋姨也不爱听。”

“好,听你的秋姨。”面色微红,我也感觉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情感突然就上来了,还当着金穆森和露丝的面儿,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稍后,秋姨又和金穆森聊了一下,大概是工作的事情,我在旁边听着,倒是了解了不少东西,真想不到,金穆森看上去文绉绉的样子,竟然在美国经营那种和地下黑市有关的东西,经过十来年的发展,倒是赚了不少钱。

而露丝,正是他的得力助手,他能赚钱,露丝也占了很大的功劳。

不过,因为美国最近新上任了一个总统,好像叫什么特兰普,政策上有收缩,他的黑市生意也做不了了,一来二去,他就想着回国,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商机。

目前的话,他也有了一个初步打算,大概是想在天海市开一家夜场,路子也联系好了,就等着打通一下关系,然后开业。

聊的差不多了,穆金森还想邀请秋姨去ktv唱个歌喝个酒啥的,不过秋姨却婉拒了他的请求,寒暄几句后,带着我结账离开。

“小浩,你感觉这个穆金森怎么样?”出去的时候,秋姨问我。

“不咋样。”我脱口而出道。

“为什么?”秋姨转头。

“你没看他旁边那个露丝吗,我总感觉有猫腻,或者说,他俩有一腿。”

“是嘛,我怎么感觉金森还不错,挺符合我的审美标准的,虽然十五年不见,但我感觉他比之前更有人格魅力了呢。”

“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吗?”心头莫名一酸,我道。

“当然,秋姨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好吧,秋姨你开心就好。”无奈,我叹气道。

“傻瓜,难道你没看出来,秋姨在和你开玩笑呢?”在我肩膀上拍打了一下,秋姨撇嘴。

“真的吗,秋姨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

“臭小子,这次是真的啦,我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得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其实呢,我能去机场迎接他,主要是因为十五年前的交情,不过啊,你秋姨可不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小女生了,有些事情还是分辨的清的,你别看我表面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但心里和明镜儿似的呢。”

说着,秋姨一顿,“这个穆金森啊,现在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市侩的,和十五年前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你再看看他旁边那个露丝,一样是充满风尘气的,而且,他们俩对视的眼神也不太对,就像你说的,他们中间一定是存在猫腻的,当然,他们中间到底存在什么东西我可管不着,普通朋友的话,也是可以做的,如果要想更近一步的话,那就是火星撞地球的概率了。”

“秋姨,看来我还是多虑了,原来你才是最大的老狐狸,什么事情都想到了,估计没有谁能有你考虑的这么周到了。”看着秋姨发表见解,我不由感慨。

“呵呵,你秋姨多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怎么会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倒是你小浩,未来的路还很长,可得好好走了,可别一不小心就入了邪道,到时候谁也拯救不了你的。”

“知道了秋姨,这些我会注意的。”

“会注意就好。”点点头,秋姨不再多说什么。回家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吃过晚饭,我直接跑进房间复习功课,而秋姨也是跑进自己房间,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互不干扰。

窗外微风清徐,有月光飘洒而入,照耀在我的桌案上,泛着点点荧光,抬头看了一眼钟表,时针刚好指在十二的位置,深夜,正是情感爆发的时候,人的情绪都会变得特别脆弱,也会慢慢感性起来。

这时,我脑海里莫名又浮现出了柳馨儿的倩影,但画面又时不时转换到米其林餐厅橱窗外的一幕,那是陈州,搂着那名妙龄女郎,一脸欢笑的样子。

其实这一幕当时对我的冲击还挺大的,甚至于某一瞬间,我还想直接去柳馨儿家里,把这个事情告诉她,可随后一想,我又没有什么实际证据,万一到时候陈州狡辩起来,柳馨儿会站在那一边呢?

答案不言而喻。

想着,我只感觉小腹鼓胀,尿意渐渐上来,下意识的,我起身开门,往卫生间走去,但在经过秋姨房间的时候,我瞧见里头透出一丝橘红色光芒,隐约间还有一丝丝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让我瞬间联想到我在柳馨儿家里借宿的情景。

与此同时,我的脚步也不自觉往秋姨房间门口靠近,随后将目光凑了上去,只一瞬,我的呼吸便急促了起来,浑身血液也刹那沸腾.....我依稀可以瞧见,秋姨躺在床头,橘红色床头灯映衬下,是她那张接近完美的面庞,此刻额角却挂满汗珠,整张脸也是绯红一片,而她的纤纤玉手,正放她那个位置,划着图形。

伴随着秋姨的动作,我感觉自己瞬间就不淡定了,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秋姨应该算是一个禁欲系的女人,难道,她现在也抵不过人性本能,开始了自我安慰的道路?

莫名间,我的脑海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也是一个男人,正值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青春年少,是不是可以代替秋姨的纤纤玉手....

想着,我的脚步再次往前挪动,双手也开始颤抖着,握在了秋姨房间的门把手上,但终究,我还是选择了退却,因为在我心目中,秋姨一直都是一个完美女神的存在,无关年龄,无关相貌,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的内心美好,而我,恰恰不想破坏这种状态。

虽然表面上这样想着,但在卫生间解决完个人问题后,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脑海还是止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

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早已是日上三竿,吓得我赶紧跑进卫生间洗漱,甚至连秋姨准备的早餐都来不及吃。

等我到了城南高中,教室里满满当当坐了不少同学,就连柳馨儿都来了,今天的她上头穿着一件白色小衬衫,下头是一件白色包臀短裙,手里还捧着教案站在讲台上,满满的文艺范儿。

“大家好,先静一静,接下来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我刚入座,柳馨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如玉珠落盘,还挺好听的。

同一时间,我才发现柳馨儿旁边站着一名新同学,确切的说,这是一名漂亮女生,扎着马尾辫,眼睛挺大的,眨巴起来就像夜空中的蓝宝石,惹人怜惜,再细看上几眼,倒是像那种漫画里头走出来的萝莉少女。

其实,我还挺意外的,毕竟这是高三,临近三个月就要高考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有同学转学过来,简直就是破天荒头一次,亦或者说,这个萝莉少女身后,一定存在不为人知的故事,让她不得不转学,不过看这妮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压根就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些不好的方面去。

正如小说里头的剧情发展那般,柳馨儿先对萝莉少女进行了一番介绍,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知道了萝莉少女的名字,她叫白清音,是隔壁江城一中的转学生。

随后,柳馨儿又要给白清音安排座位,中途,几乎班上所有男生都嗷嗷狂叫起来,生怕与其失之交臂。

倒是我淡定的不行,除了多看几眼白清音外,并没有过于感冒,因为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随缘就好,缘分未到,再怎么争取都是没什么用的。

当然,我也是个男人,内心肯定是期盼能有一个漂亮妹子坐旁边的,哪怕不怎么说话,多看上几眼都是一种享受,男人天性就是如此,连我也不例外。

因为班上男生过于热情的缘故,倒是让柳馨儿有些难以安排,为了照顾到大家的情绪,她只能让白清音自己选择座位。

而白清音倒也不客气,直接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同时故意压着声音软绵绵道:“各位同学,你们是不是都想和我同桌啊?”

“清音,和我同桌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下课还能给你跑腿呢,你要买什么东西,我都能给你带!”

“清音,还是和我同桌吧,我成绩很好的,能给你辅导功课,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过来问我,到时候保证让你考上一个好大学!”

“清音清音,看这边,你和我同桌,保证不会后悔的,我会好好保护你,让你体会到被呵护的感觉,就像格林童话里的公主那样!”

白清音一开口,众人自然又是嗷嗷狂叫起来,甚至有几个脸皮厚点的开始许下了保证。

“哎,我看大家都这么热情,倒真是有点难以选择啊。”嘴角微微一撇,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说话的时候,白清音还把手指头放在嘴边嘟了嘟,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众人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而这时,白清音快速把嫩白手指头放了下来,接着道:“要不然你们干脆打一架吧,就是群架那种,谁最后还站着,就算谁赢了,就可以和我同桌了哦!”

“呼....”

在白清音说完,全场瞬间就陷入了沉默,也立马有大部分男生将头缩了下去,毕竟他们只是起哄而已,属于看热情不嫌事大的主儿,真正到了要掉血的那一刻,跑的指不定比谁快呢。

当然,也有少数几个男生蠢蠢欲动,甚至站了起来,看这架势,似乎还真要上演一场近身肉搏战。

不过,他们的“战斗”还没开始,就被白清音给否定了:“哎,你瞧瞧你们,现在可是和谐社会,再说校园这种地方可是禁止打架斗殴的,再说了,我只是随便开开玩笑,可被太认真了。”

听到白清音的话,那几个站起来的男生脸色难看的不行,还引来了其他同学的嘲笑,也挺尴尬的,倒是进退两难。

这时候,白清音接着开口道:“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就不和你们开玩笑啦,至于座位嘛,我就选择坐在那位同学旁边吧。”

说完,白清音还扬手一指,下意识的,我也抬头顺着她手指头的方向往后看去,发现后面除了墙角外,基本上没有别的东西。

这一瞬间,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相关文章:

给老婆换个男人同意了*扩张菊门调教

农村留守妇女和少年乱/酒多后让几个男人上

男生一进一出是什么感觉|猪和人做受

男主酒后去跟女配家做:人体榨汁机,塞草莓小说

别带套了今天是安全期小说:闻人含着方佳然奶95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