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根手三根手指摩擦花核,,孙老头又长粗《绝品医仙》

2022-10-28 20:49 · 新商盟

“田瑶!田瑶!快开门!你个黑寡妇,大晚上的躲在屋里干什么?快点开门!”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女声。

澡堂里,田瑶当下身子一震,连忙推开身前的赵狗蛋,一把捡起地上的浴巾裹在了身上。

田瑶脸色有些慌张,俏脸却仍旧残留着一丝红润,语气焦急的说道:“都是你啦……快点,狗蛋,你呆在这里自己洗,嫂子先出去开门。”

赵狗蛋痴痴的挠了挠脑袋,光着身子点头道:“嗯,狗蛋自己洗,自己洗。”

田瑶临出门的时候瞥了一眼赵狗蛋的身体,媚眼如丝,身子都忍不住的一阵颤抖,急忙转身逃出了澡堂。

洗澡堂和客堂只有一墙之隔,根本不隔音。

很快,赵狗蛋就听到了另一间房里传来的喝骂声。

“你这个丧门星黑寡妇,我在外面叫了这么半天的门,现在才出来!说,是不是在家里藏了野男人了?!”

“妈,我……”

“你什么你,田瑶我告诉你,我儿子赵刚尸骨未寒,你要是敢找野男人,小心他半夜爬出来找你算账!”

“妈……你别说了……我没有……我没有!”

“哼!有没有,我自己知道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挨千刀的野男人,敢来招惹你这个丧门星寡妇!”

尖锐的女声停顿下来,然后就传来一阵阵开门搜索的杂乱声响。

澡堂里,赵狗蛋知道这又是自己的大伯娘王翠兰来‘串门’了。

自从痴傻症好了之后,赵狗蛋发现自己这个大伯娘每晚都会来田瑶嫂的家敲门,时间不定,但都是在晚上。

虽然之后都找各种借口说是拿点油盐,其实赵狗蛋知道,这是王翠兰担心田瑶在外面找了男人,每晚例行的查房时间。

田瑶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大美人儿。

这三年来,十里八乡来田瑶这里串门的男人不少,甚至有好几个条件不错的还到大伯赵河家说亲,可是都被大伯和大伯母骂回去了。

田瑶自己虽然也没有什么改嫁的念头,但这也架不住疑心多虑的婆婆王翠兰的怀疑。

砰砰砰!

很快,澡堂的门被敲响了。

整个屋也就三间房子,一间卧室,一间澡堂,还有一间大厅和厨房两用的客堂。

“澡堂的门怎么锁了?田瑶,这里面是不是藏着野男人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撞门。

田瑶赶忙一把拉住自己的婆婆,俏脸有些苍白,眼角湿润的说道:“妈,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

王翠兰横着脸,显然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儿媳妇。

只见王翠兰一把挣脱田瑶的手,指着紧锁的澡堂大门说道:“没有?没有你这澡堂的门怎么还锁着?被我抓现行了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说完,王翠兰整个人就朝着澡堂的门撞了过去。

咔嚓!

这时,澡堂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嘭!

“哎哟!哪个天杀的……哎哟我的头喔!”正往门上撞的王翠兰被澡堂的门弹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顿时肿了一个包。

王翠兰捂着额头,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了。

赵狗蛋挺着赤溜溜的身子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的妇人说道:“大伯母,大伯母,肿包了肿包了……”

说着,赵狗蛋还作势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傻笑着。

王翠兰原本被撞了一下,憋了满肚子的火,没想到开门的却是自己的傻侄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赵狗蛋说道:“你个蠢狗子,竟然敢冲撞你大伯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王翠兰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赵狗蛋好似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一个疾步上前,直接在王翠兰还没完全起身的时候,直接撞在了王翠兰的身上,又将王翠兰撞的一个狗啃泥。

王翠兰一把扑倒在地上,顿时惊叫一声:“傻狗子,你竟然敢打你大伯母,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

一旁的田瑶看着这一幕,顿时又羞又气。

田瑶上前两步将王翠兰扶起来,红着脸说道:“妈,狗蛋是个傻子,你就别和他一般计较了,他没有……没有打你……”

王翠兰还以为田瑶这是在帮赵狗蛋开脱,顿时一把挣开田瑶的手,呲着牙说道:“还说没有?今天我非得要好……”

王翠兰的话还没说完,转过来的身子却停在了原地,大嘴张着,愣愣的看着男人的身体。

王翠兰半响说不出话来,她活了半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骇人的男人本钱。

“这……这傻狗子怎么……”王翠兰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捂着嘴,语气惊愕的说道,模样显得有些滑稽。

赵狗蛋心说,王翠兰和李春娥还真是一路货色,说的话都一样。

田瑶急忙冲到澡堂里拿过另一条浴巾,裹在了赵狗蛋的身子上。

事后田瑶还推了一把赵狗蛋,红着脸说道:“傻狗子……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

经过赵狗蛋这么一闹,原本打算兴师问罪的王翠兰顿时也没了气焰。

王翠兰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赵狗蛋那吓人的东西。

她可不像张雪梅和田瑶这样的害羞俏寡妇,王翠兰是一个扎扎实实生过孩子,那方面经验十足的熟妇。

因为农村女人生孩子生的早,王翠兰今年不过才三十八岁。

虽然年近四十,可依旧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而且自从生了赵刚之后,她和丈夫赵河几乎就没有行过房事,因为赵河那方面根本就不行!要不是当初从刘老汉那里求了一副药,估计连赵刚这个独苗都怀不上。

如今赵刚死了,王翠兰有心要再怀一个,可赵河却再也不行了,而且刘老汉也走了。

这让得王翠兰这些年过得就像个守活寡的寡妇。

其实王翠兰也想过找男人,可是她不像李春娥那样放得开,而且也没有个当生产队大队长的丈夫,根本找不到接触其他男人的机会。

其实说白了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如今一见到赵狗蛋的身子,顿时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了。

好家伙,自己家里就有这么个好的却一直没发现!

王翠兰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逼得田瑶改嫁不能改嫁,连日常生活都要时刻受到监视。

王翠兰脑子一转,顿时一把抓着自己的儿媳妇说道:“田瑶啊田瑶,你这个丧门星,是不是偷偷和自己的小叔子好上了?”

田瑶顿时俏脸一白,说道:“妈!你说的什么话!我没有……呜呜……”

王翠兰脸一横说道:“还说没有!天天守着这么个人,你能忍得住?”

田瑶不知道王翠兰为什么要这么说,可是她现在根本百口莫辩。

是啊!

一个寡妇,守着一个傻小叔子。

而且小叔子偏偏长得好看,如今又让婆婆知道了小叔子有个讨女人喜欢的本钱,这怕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田瑶呜咽着说道:“妈,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做对不起赵刚的事情……”

王翠兰一看自己的儿媳妇哭得这么惨,顿时心里也有数了。

田瑶当初是他们花了大价钱从隔壁岩石村找来的媳妇,看中的就是她老实忠诚这一点,要说田瑶真的和赵狗蛋发生了关系,她王翠兰一眼就看得出来。

田瑶眼里根本藏不住谎话。

不过现在王翠兰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指点一下这个老实巴交的儿媳妇才行。

王翠兰语气一下子变得缓和了,一把拉住田瑶的手说道:“田瑶啊!我知道你不是乱来的女人,可是你现在也守了三年的寡了,那些隔壁村的男人们你又看不上,我们赵家可就要断后了啊!”

对于自己婆婆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田瑶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田瑶下意识的说道:“赵家……不是还有狗蛋嘛……他……他以后可以给赵家续香火的……”

王翠兰顿时凄苦的笑了一声,说道:“傻狗子是个傻子,哪里有姑娘会看上他?而且……傻狗子又不是我亲生的,虽然他也是赵家人,可只有你是我赵家的真正媳妇,只有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才真正算是我赵家的香火!”

田瑶被自己婆婆的奇怪逻辑弄得有些糊涂了。

农村是很讲究嫡系血缘关系的,赵狗蛋虽然也姓赵,可却不是公公赵河的亲生儿子。

这一点田瑶可以理解。

可现在赵家除了赵狗蛋之外,已经找不出另外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了呀?

就算自己想怀上赵家的孩子,到哪去找这么个男人呢?

田瑶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自己这个婆婆还想让自己和公公做那种事情吗?

在农村,寡妇和公公借种续香火的事情并不少见,可田瑶是打死也不想那么做的。

田瑶咬着嘴唇说道:“妈,那……那你有什么主意嘛……”

其实在田瑶心里,她也很想给赵家传宗接代。

可奈何丈夫赵刚命不好,她虽然对赵刚没有什么感情,但既然已经嫁给了他,两人总归还是有夫妻之名的。

田瑶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她也懂。

王翠兰好似把自己这个儿媳妇的心思摸透了一样,她拉着田瑶的手暧昧一笑,说道:“傻狗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也是赵家血脉的延续,他爸赵涛又是村里第一个教书先生,要是在他这里断了香火,我这个当大伯母的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田瑶更纳闷了,看样子婆婆并不是想让自己和公公赵河做那种事情。

突然间,在田瑶心里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王翠兰没等田瑶说话,又继续说道:“我寻思着,你和傻狗子要是能怀上孩子,那这个孩子也算是我赵家两户都占了关系的……”

田瑶当下俏脸就红了,原来自己的婆婆竟然打得这个主意!

下意识的,田瑶甚至以为这是王翠兰在考验自己对赵刚的忠诚。

田瑶羞红了脸说道:“妈,你可别说了……我一直都把狗蛋当……当小叔子……你不要再诈我了……”

这下轮到王翠兰急眼了,这儿媳妇怎么就一根筋转不过了呢?

要是田瑶不和赵狗蛋发生关系,那万一以后赵狗蛋真娶了媳妇,她估计更加没有机会能见到自己这个傻侄子了!

一定要想办法把赵狗蛋拴在身边!

自从见识了赵狗蛋的本钱之后,王翠兰现在只要一想到,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满是想法

而现在唯一能够拴住赵狗蛋的人,就只有自己这个傻儿媳妇了。

想到这,王翠兰脸色更是缓和了下来,露出笑脸说道:“我的傻儿媳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以为我这个当大伯母的,看着自己的傻侄子打光棍找不到媳妇不心疼吗?婆婆我是过来人,你刚才看傻狗子的眼神,婆婆懂!以后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只要你和傻狗子时常来看看我就好了!”

王翠兰说着就转身往门口走去。

田瑶这下可是真的有点明白过来了,看来婆婆是真的想撮合自己和狗蛋两个!

可为什么之前她对自己的态度还那么冷淡呢?

想不通这些事情,田瑶赶忙又走到门口拉着王翠兰,说道:“妈,我送送你。”

王翠兰摆了摆手,语气突然变得凄苦了起来,说道:“田瑶啊,女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有机会就要好好享受!别像你妈我现在这样,你那公公……唉!”

说罢,王翠兰就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田瑶虽然心思简单,可回头一琢磨婆婆这话,顿时俏脸满是羞红。

想到这几年村里人的议论,田瑶隐约是知道公公赵河那方面是有毛病的。

据说当年婆婆生赵刚的时候,还特意到刘老汉那里给公公求药来着。

田瑶看着走远了的王翠兰,幽幽一叹:“这些年倒也苦了婆婆。”

转头一想到婆婆王翠兰竟然有意的鼓励自己和小叔子,田瑶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了颤。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田瑶嘴角痴痴的一笑,站在卧室的门外迟迟不敢进去。

以往没那么多心思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和傻小叔子睡一张床的。

虽然期间也会有各种身体上的接触,但那个时候也没想太多。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呀!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赵狗蛋给田瑶的感觉,好似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一年前就有了,只是当初田瑶也一直没当回事。

现在想来,估计是狗蛋成年了。

哪怕是傻子,也一定会想女人的!

一想到两人刚才在澡堂里的纠缠,田瑶的俏脸就热得发烫。

卧房里,赵狗蛋躺在床上,外面两个女人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自己那个疑心多虑的大伯母竟然突然转性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王翠兰不仅同意,还撮合嫂子和自己做那种事情,赵狗蛋顿时都觉得大伯母也没那么讨厌了。

咯吱!

卧室的门开了,被窝里的赵狗蛋耸了耸鼻尖,一股专属于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涌入了进来,和被子里的香气一模一样。

“狗蛋?狗蛋你睡了吗?”

田瑶站在床边,伸出小手戳了戳小叔子的胳膊。

见赵狗蛋没有反应后,田瑶才慢慢脱去裹在身上的浴巾,双手伸向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根本没注意到,此时躺在床上的赵狗蛋,早已睁开了眼睛。

咕噜——

眼睛的景色使得赵狗蛋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而这声音,也是让田瑶顿时反应过来。

她连忙转过头来,小声的惊呼道:“狗蛋……你睡了没?”

赵狗蛋知道自己肯定被发现了,于是干脆睁开了眼睛,坐直身子说道:“姐姐,难受,狗蛋难受,睡觉难受。”

男人说着一把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只手拍打着自己的下身。

女人顿时惊叫一声:“呀!你个傻狗蛋……快,快把被子盖上!”

相关文章:

上面吃奶下面湿.公嬉乱车上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意恋征服系列_经典轮乱故事

和男朋友啪了他的好大_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逆袭之路》小说

秋风难凉情翩然无弹窗精选/秋风难凉情翩然免费小说

免费章节《独家占有:帝少的小娇妻》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