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

2022-10-28 09:35 · 新商盟

见此情形,楚梦韵不禁又想起了母亲的遗愿。

  三年前唐慧弥留之际将长女楚梦韵单独叫到床边,跟她说:“你的爸爸的封建思想非常严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生前最大愿望就是能延续楚家的香火,传宗接代。而我一直没能给他生下一个儿子,这是我毕生最大的遗憾,我愧对了你爸爸。现在唯有指望养子楚传宗来给楚家传宗接代了。我死之后,你要尽最大能力替传宗找一个老婆。”

  楚梦韵流着泪,信誓旦旦地说:“妈,我一定会替传宗找到一个老婆的!”

  唐慧又说道:“如果实在找不到,就让传宗入赘为婿,你跟他结婚生子吧,反正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二妹像个男孩似的整天跟人打打杀杀,你三妹年纪还小,不能指望她们,你是长女,给楚家传递香火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你本是楚家的人,生下的孩子也是楚家的人了。”

  楚梦韵当场就懵圈了,她做梦都想不到母亲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唐慧看出了楚梦韵的难处,唉了一口气说:“传宗这孩子太傻了,什么都不懂,让你跟他结婚生子太为难你了。妈知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妈也不想勉强你,这只是妈的一个建议,你可以不答应。妈不能毁了你的幸福,遇到好人家就嫁了吧。”

  当时唐慧并不知道楚梦韵跟陈家借钱时已经签了合约,以为是村长好心借钱给她冶病的,所以才会提楚梦韵提出这样的建议。

  但是楚梦韵不想母亲含恨离开人世,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妈,我答应你,如果没人肯嫁给传宗,我就让传宗做上门女婿,我跟他结婚生子,我们会生一大堆娃,给楚家传宗接代的。”

  唐慧听了楚梦韵的话,便含笑离开了人世。

  母亲的这个遗愿只有楚梦韵一个人知道,从此成了她心中难以启齿的秘密。楚传宗,楚梦晴和楚梦雨当时不在场,是完全是不知情的。

  母亲去世之后,楚梦韵不惜血本让媒婆介绍一些有残疾的女人来跟楚传宗相亲,可是对方都嫌楚传宗太傻,全都告吹了。后来,楚梦韵也动过心思要跟楚传宗生一个孩子,可是,楚传宗这个傻子一直都是没有任何反应,她想生也生不成呀!

  现在,在楚梦韵即将要嫁给陈品文的关键时刻,楚传宗突然有了反应,让楚梦韵的芳心怀怀直跳,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在自己出嫁之前,怀上了传宗的孩子,就算嫁到陈家,那这个孩子也是楚家的骨肉了,等以后再找机会跟陈品文离婚,让孩子认祖归宗。如此一来,即不失信于陈家,又能完成母亲的遗愿。反正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又没有特别说明要自己以完璧之身嫁给陈品文的!

  “梦韵姐,你在想什么啊?快点帮我洗吧!”楚传宗见到楚梦韵面红耳赤地发呆,便提醒道。

  楚梦韵从幻想中惊醒过来,然后说:“没想什么,我现在就给你洗。”

  说完,她又继续给楚传宗擦洗。不过,她已经心乱如麻,刚才的那个想法太过荒唐,要实施起来需要很大的勇气,她一时之间还有做好心理准。因此,她匆匆的给楚传宗洗完,就给他穿上了衣服,不敢再多看他那儿一眼。

  楚传宗当然不知道楚梦韵的心事,以为她是在忧虑她要被迫嫁给陈品文的那件事。这让楚传宗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挣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

  接下来,楚梦韵便开始做饭。

  吃饭的时候,楚传宗看到桌上只有一碟青菜和一只煎鸡蛋。他都不好意思去吃那只煎鸡蛋了。

  “传宗,快吃鸡蛋啊,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煎鸡蛋。”楚梦韵说完,就将那只煎鸡蛋夹给了楚传宗。她觉得今晚的楚传宗很奇怪,以往他只要见到有煎鸡蛋,马上就夹过来一口吃掉,但今晚却迟迟不动筷夹鸡蛋吃。

  看到家里这么穷,梦韵姐又对自己这么好,楚传宗竟然眼中有泪了,他哽咽着说:“梦韵姐,我不饿,你吃吧。”

  楚传宗说完,就将那只煎鸡蛋夹到了楚梦韵碗里。梦韵姐明显有些营养不良,如果她能够吃得好一些,肯定会更加漂亮动人。

  楚梦韵却说:“你怎么可能不饿呢,你都一整天没回家吃饭了,听话,快吃!”

  说完,楚梦韵就将那块鸡蛋送到了楚传宗的嘴边。

  楚传宗实在不舍得吃,说:“梦韵姐,你吃吧,我今天吃了一些野果,已经饱了。”

  可是楚梦韵已经趁楚传宗说话的时候,将鸡蛋放进了他嘴里。

  楚传宗忍住要流下的泪水,一本正经地说道:“梦韵姐,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努力赚钱,让你过上好生活。”

  楚传宗的话一出,让楚梦韵又是一愕,一个长年痴呆的傻子,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传宗,你今天是不是在哪里撞邪了?怎么一回来就老是胡言乱语?”楚梦韵诧异地望着楚传宗问道。

  楚传宗狂汗,自己一本正经,梦韵姐将是疑神疑鬼。好吧,那就继续装傻。于是他傻傻一笑说:“梦韵姐,我是一时心血来潮才胡说八道的。”

  “哟,你居然能同时用两个成词来说一个句话,真是令姐刮目相看啊。”楚梦韵笑道。

  楚传宗抹了一把汗,心想,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一点,不能用太多成语,不然容易露馅。

  楚梦韵又说道:“不过,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样子好可爱,姐喜欢你这个样子。你有这份心,姐已经很开心了。”

  ……

  吃完晚饭,楚梦韵和楚传宗就到屋外乘凉。

  就在这时,吴财运手拿一根木棍,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

  “死傻子!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逃!”吴财运一边走过来,一边说道。

  楚梦韵见到吴财运手持木棍杀气腾腾走过来,顿感情况不妙,急忙将楚传宗挡在身后,然后问道:“吴财运,你要干什么?”

  “我要打死你的傻子弟弟!”吴财运想起今天中午楚传宗和自己的老婆做的好事,他就怒火中烧。

  “我家传宗做错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动怒?”楚梦韵问道。

  楚传宗见到吴财运找上门来,他心中其实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已经有了天坑下神秘女子的武功招式,但他却装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躲在楚梦韵身后。他倒想看看,自己的这个梦韵姐怎么应付吴财运。要是二姐在的话,她一脚就能将吴财运踹倒在地。如果是自己出手,也有一百种招式将吴财运秒倒。

  “你那个傻子弟弟做了什么事,他自己心里知道!”吴财运说道。

  “他一个傻子,是非不分,做过的事早就忘了,你倒是说啊,我弟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楚梦韵问道。

  吴财运一阵语塞了,家丑不能外扬啊,今天中午的事,还没有别人知道。要是让村里的人都知道自己给一个傻子戴了绿帽,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你弟偷吃了我家的黄瓜!”吴财运只能这样说了。“不就是偷吃了你家的黄瓜吗?为了这点破事你就要打死我弟?说吧,我弟偷吃了你几个黄瓜,我赔你就是了。”楚梦韵说道。

  “就一个!”吴财运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我赔你十个吧,我们家黄瓜多的是,等下到菜地摘给你!”楚梦韵说道。

  “不行,我家那根黄瓜与众不同,价值至少两千块以上,除非你赔两千块给我,不然我就打死你弟!”吴财运想通了,反正事已至此,一切都无法挽回了,现在手头上正好缺钱,没钱赌了,如果能让楚梦韵赔两千块私了,那也不错。

  “一根黄瓜值两千块?你家的黄瓜是黄金做的吗?你怎么不去抢?”楚梦韵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摆明是敲诈勒索啊!

  “没钱赔是吧?那就让我打死他!”吴财运也知道自己刚才异想天开了,楚梦韵家这么穷,怎么可能拿得出两千块?还不如暴打一顿这个傻子来得痛快!

  吴财运说完,马上就绕过了楚梦韵,挥棍朝楚传宗打去。

  楚传宗不想在楚梦韵面前露身手,马上撤腿就跑。吴财运在后面挥舞着木棍紧追不放。

  见此情形,楚梦韵吓坏了,也跟着追了上去。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实在跑不过男人,只能一边追一边喊道:“别打我弟,别打我弟,有事好商量……”

  楚传宗跑了一段路之后,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吴财运追上来。

  吴财运见到楚传宗跑不动了,心中大喜,猛冲过去,朝楚传宗的背部一棍扫去。

  可偏偏这时,楚传宗突然弯下腰大口地喘气,非常巧合地避过了吴财运的一击。

  吴财运冲得太快,一击不中之后,他还在继续往前冲,经过楚传宗身边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绊到了楚传宗的脚起来,然后他整个人向前飙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屎。

  更悲催的是,落地的时候,吴财运的嘴巴正好砸在了一块石头,牙齿顿时被砸掉了好几颗!

  吴财运惨叫一声,挣扎着爬起来,用手摸了一下嘴巴,发现一掌的鲜血,几颗掉了的牙齿还在嘴巴里。

  他顿时气炸了,为了追打这个傻子,竟然一不小心被他绊倒了,还砸掉了这颗牙齿,新仇加旧恨,老子非宰了这个傻子不可!

  吴财运正挥棍准备再次击打楚传宗时,一束摩托车灯的灯光从路的那头照来,吴财运和楚传宗同时抬眼望去,见到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英姿飒爽地驾着摩托车驶来!

  一见到这个女警,吴财运的心就抖了一抖,因为这个女警,正是杏花村出的唯一一个民警韩冰,在镇派出所上班。这个韩冰虽是否花村的人,但铁面无私,丝毫不通人情,抓赌的时候更是不含糊,他没少裁在这个女警手中。可以说,韩冰是缠绕在杏花村所有赌徒恶梦中的对象,她就是所有赌徒的恶梦,这些赌徒对她是又恨又怕,甚到恨到希望她在执行任务时因公殉职!

  韩冰很快就来到了吴财运和楚传宗面前,见到吴财运手持木棍,一嘴的鲜血,她马上将车刹停,喝问道:“吴财运,你干什么?又在欺负楚传宗?”

  吴财运心中那个气啊!这死丫头眼睛瞎了么?难道没看到老子满嘴的鲜血?

  “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他了?分明是他欺负我好不好?老子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到!别以为你是民警就可以随便冤枉人!”吴财运刚才没打着楚传宗,所以十分有底气地说道。

  韩冰一听,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她下了车,咄咄逼人地朝吴财运走来:“我冤枉你?你手中拿着木棍,还想狡辩说是楚传宗欺负你?你当我也是傻子么?我问你,楚传宗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欺负你?”

  吴财运被韩冰逼得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争辩了。

  而这时楚传宗想起了自己是傻子的身份,马上哇的一声装哭,然后一头扑进了韩冰的怀里,将脸埋在那波涛汹涌之中,一边吸溜着她的香气,一边恶人先告状:“韩冰姐,他欺负我,他一直追着我打,说要打死我,我好怕……”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女民警韩冰一向都是锄强扶弱,很有正义感的。

  果然,韩冰听了顿时义愤填膺,正气凛然地说:“吴财运!你恃强凌弱,信不信我将你抓到派出所呆几个月?”

  吴财运吓得两腿一抖,弱弱地说道:“我没打他啊,你看,现在受伤的人是我,伤者为重啊!”

  “从实交待,你怎么受的伤?”韩冰心中也有些郁闷,吴财运手中有木棍,不应该会受伤这么重啊。

  “是追打这个傻子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他的脚绊到,摔倒了。”吴财运对韩冰早就有了心理阴影,之前赌博被抓的时候,没少被她严刑拷打逼问其他同伙,现在面对她的喝问,他不敢说谎,只能如实相告。

  韩冰听了吴财运的话,想笑,但为了保持警察的威严,她忍住了笑,冷冷地说道:“那是你咎由自取,作恶多端必自毙,知道不?快说,你为什么要追打楚传宗?”

  “他偷吃了我家的黄瓜。”吴财运只能继续用这样的理由了。

  韩冰听了,顿时又发飙了:“为了一个黄瓜,你就大动干戈用木棍追打楚传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吃你一个黄瓜,这算得了什么?你别这么小气好不好?”

  吴财运恨得牙痒痒的,平时抓赌的时候,不见你念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通融一下放我一马?

  “黄瓜虽小,但那也是偷窃啊!这个傻子偷了我家的黄瓜,犯了偷窃罪,你是不是应该将她抓起来?”

  韩冰却说:“他是傻子,构不成犯罪,你惹怒了他,就算他打死了你,那你也是活该!”

  吴财运知道韩冰有心护着这个傻子,就沉默不语了。

  而楚传宗听了韩冰的话,顿时茅塞顿开,原来傻子打死人都不犯法啊,那以后只要自己一直保持傻子的身份,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想打谁就打谁了?

  韩冰见吴财运苦逼着脸,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然后丢给吴财运,说:“这两块钱算是买了他吃你的那个黄瓜,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如果让我看到你欺负楚传宗,我绝不轻饶你!捡起钱,快滚吧!”

  吴财运捡起地上的那两块钱,欲哭无泪,老子这傻子绿了,本来想要两千块赔偿的,现在竟然被韩冰这死丫头用两块钱就私了!

  韩冰接着又说道:“吴财运,我警告你,你别再赌了,要是再让我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我早就戒赌了。”吴财运说道。他心道,我现在只有两块钱,想赌也没得赌了啊!

  “戒赌?我看你是没钱赌了吧?李桃花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嫁给了你这个烂赌鬼,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韩冰说道。

  一提起李桃花,吴财运就是一阵憋屈,她虽然漂亮,但是已经被这个死傻子玷污了啊!

  越想越伤心,这种丑事又不能说出来,吴财运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他实在不想跟韩冰多说了,转身就走。

  此时楚梦韵正气喘吁吁的跑来,胸前的那对饱满随着跑动的节奏而一颠一颠地晃动着,让已经坐拥了李桃花这样的绝色美人的吴财运看见了,都暗暗咬牙切齿。

  “好了,没事了,你姐也来了,快放开我。”韩冰见到楚梦韵来了,急忙对还依偎在她怀里的楚传宗说道。被楚传宗这个傻子占了这么久便宜,她一点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楚传宗只得依依不舍地从韩冰那软玉温香中出来,这时楚梦韵正好来到了近前。她焦急地问道:“弟弟,你没事吧?吴财运有什么打伤你?”

  “梦韵姐,我没事,是韩冰姐救了我。”楚传宗说道。看见楚梦韵那正随着呼吸而急剧起伏的壮观,楚传宗不禁在心中暗暗估了一个比较,梦韵姐的武器与韩冰姐的似乎有得一拼啊!

  楚梦韵感激地对韩冰说:“韩冰妹妹,谢谢你,这次幸好你及时出现,不然我弟弟非被吴财运打死不可。”

  楚梦韵的年纪比韩冰大两岁,从小到大,她都一直叫她韩冰妹妹的。

  “不客气,梦韵姐,你也要对你这个傻弟弟多加管教了,别让他老是闯祸,我经常不在村里,能帮得了他一次,帮不了他一辈子。”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会严加管教他的。”楚梦韵说道。

  “好了,没什么事,我们都回去吧,上车,我载你们回去。”韩冰坐上了摩托车之后,对楚梦韵说道。

  跑了这么久的一段路,楚梦韵也是太累了,就不客气地坐上了韩冰的摩托车。不过,她让楚传宗坐在中间,因为她担心他没坐惯摩托车,会摔下来。

  楚传宗被两个大美女夹在中间,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前面是香肩,后面是娇肤……

相关文章: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小说在线阅读

大屁股夹得好爽_扶着龙根停了进去

M/F 撅高 红肿 板子_规矩责罚塌腰耸臀MF

男朋友睡觉拉我手放他那里/被女孩帆布鞋踩脸

他从客厅把我干到卧室体验/他搂着她的腰不断的冲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