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南宋第一卧底》&(全文免费阅读)

2022-09-23 20:44 · 新商盟

第5章:双瞳如兽、犬虎之斗

孟三一听之下就是一惊。这一下自己在人家家里放肆,却被人抓了个正着!这小子吓了一跳,顿时放开了手。

云鬟和小符则是喜出望外。这一下家里的主心骨回来了,终于免去了一场羞辱。

这主仆二人顿时就像见了亲人一样上前几步,抓着沈墨的袖子逃难一般躲在了他的身后。

只见沈墨此时的神情很奇怪,看似并没有显露出愤怒或者是激动的情绪,而是用玩味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眼孟三儿。

不管是在宋代还是在现代,从来都不缺乏孟三这样的人。泼皮也好、烂仔也罢,都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这些人的性情和心理,千年以来恐怕都没有变过。

而沈墨在前世,最常打交道的就是这种人。甚至他常年伪装的也是这种人!

对付这样的人,沈墨几乎都不用动脑筋。更别提在他心理激起什么波澜了。

倒是孟三儿,他在初期的惊慌过后。当他看见沈墨不咸不淡的样子,想起沈墨在平日里的行事作为,这小子的胆气顿时又壮了起来。

转瞬间,孟三儿又恢复了一副吊儿郎当,什么都不在乎的姿态。

“不是我说你,沈大郎。”只见孟三斜楞着眼睛瞟了沈墨一眼,在地上啐了一口吐沫,一摇三晃的走了过来。

“娶了这么个花朵儿一样的小娘子,也不说请我盅儿喜酒吃?”只见孟三儿走上前,放肆的用手指戳了戳沈墨的胸口,脸上满是毫不在乎的神情。

“你小子,是不是太拿三爷我不当回事儿了?”

看见孟三有恃无恐的表现,陆云鬟才刚刚放下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等到她再看到沈墨淡然如常的表情,这股担心就更加深重了许多。

“我这个郎君……可别真是个窝囊废吧?”陆云鬟心里七上八下的想道:“他身为捕快,要是连这等泼皮都对付不了,这无赖要是日日都来家里搅扰,这日子……可怎么过得下去?”

此时的陆云鬟就像是脚下踩了包棉花,只觉得全身上下的都是空落落的,心里一个劲儿的发虚。

当她一扭脸,就看见了小符的脸色。只见这小丫头已经是吓得嘴唇青白。愤怒和恐惧让她的小手死死的攥住了拳头。此刻,主仆二人想到的都是同一件事:

“这下可糟了!这新姑爷居然是个银样蜡枪头,恐怕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要是他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连自己的家宅都护不住,将来这日子可怎生得过……”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沈墨的嘴边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见沈墨对着孟三露出了笑容,不知道沈墨是不是怕了孟三儿。陆云鬟和小符的心中更是顿时觉得如坠深渊!

而孟三的脸上的阴笑,却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怎么样?三爷今天跟你进屋讨杯酒吃。让新娘子亲手把盏。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孟三好像看透了面前的沈墨。只见他一边奸笑着搭话,一边又朝着陆云鬟的身上肆意的看了一回。

在他看向沈墨的眼中,已经流露出了一丝凶光!

“呵……”只见沈墨的脸上笑意更浓了一些。他和熙的向着孟三儿说道:“其实说起来,今天这件事还真不能怪你……”

孟三儿闻言,心理就是一喜。

可是,猛然之间,他就觉得自己的膝盖外侧,重重的挨了一击!

这一下,顿时疼的孟三眼前发黑,他整个人顿时惨叫了一声,身不由己的向着地上倒去。

可是他这身子刚刚一矮,就觉得自己的下嘴唇猛地被两根手指上下捏住,把他将要倒下的身体,硬生生给提了起来!

下嘴唇疼得锥心刺骨,孟三儿却连叫都叫不出来!

就在他抬起头来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沈墨的眼睛。

那分明就是……野兽的双瞳!

在这双眼睛里,一刹那之间闪过的,竟是雄狮一般的眼神。

那双眼睛里面有着对他挑衅的淡然,有对他毫不在意的无视,还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对血肉和生命的漠视!

那是一种近乎于昏昏欲睡的,但是却君临天下一般,高高在上的目光!

这小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孟三在这一刻,浑身的血都凉了!

……

沈墨手里的铁尺轻轻的在自己裤腿上无意的拍打着。这铁尺是捕快随身的家伙。虽然没有锋刃,但是用来打人却是一等一的好用。

“这事真不怪你,”只见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淡淡的微笑:“豺狼不噬血肉,要是时间久了,难免会被人当成哈士奇……你没事儿吧?”

在一边,这神奇的变化让陆云鬟两主仆,霎时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然后随之而来的,一股喜出望外的表情,慢慢的在两个大小美女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来。

“这陆郎……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让人难以捉摸!”陆云鬟心理又喜又惊,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沈墨,心中暗自想道:“他就不能有一回是正常的吗?”

在沈墨的手上,此时的孟三经过刚才的震惊和伤痛,总算恢复过来了一点点。他心里边却是猛然间想起了自己的房东身份。

还有,沈墨这小子是个公人,总不至于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青天白日的,就杀了自己吧?

“你敢打我?”只见孟三想明白了这一点,立刻就恼羞成怒的喊叫了起来。

虽然他的下嘴唇被沈墨牢牢捏住,连话都说不清楚,但是他却还是大声嚷了出来。

“姓沈的!你还敢杀了你家三爷不成?”

转瞬间,自认为想通了的孟三儿,气焰又顿时嚣张了起来!

这些泼皮素来是混不吝,号称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结果今天他居然栽在这平时的窝囊废手里!这让孟三心里觉得倍加屈辱,随之而来的情绪也就更加的激动起来。

谁曾想,还没等孟三儿开始撒泼。猛然间又是一铁尺毫无征兆的重重敲在了他的腿弯上,也就是他刚刚挨了一击的同一个位置上!

孟三儿疼得眼前一黑,喉咙里一声惨叫还没发出来。却在沈墨一抬手之间,捏着他的下唇把他的下巴一合,把一声凄厉的惨叫硬生生的给憋成了一声闷哼!

“这就是你不对了,”只见沈墨摇了摇头,目光定格在孟三的双眼上。

“我这么大年纪了,这才刚新娶了新妇,你就敢来意图淫辱。”只见沈墨惋惜的看着孟三儿摇了摇头:

“我好不容易才有了个家,你就要来捣乱……还把我新媳妇的衣服撕破,身上留下了抓痕,你说你该不该死?”

“什么?”孟三被沈墨说得一愣,他的目光一转,向着陆云鬟那里看了一眼。

只见陆云鬟衣服齐整,身上也是丝毫无损,那里有什么撕破的衣服、留下的抓痕?

第6章:我心暴虐、阴狠绝伦

“什么抓伤?你胡说些什么?”孟三顿时怒火上升,向着沈墨嚷了起来。

就连陆云鬟此时也是情不自禁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对沈墨的话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说你也是街市上混过的人,怎么连这个都不懂?”沈墨此时看着孟三的眼神,简直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说的这些证据,我转眼间就可以做得出来。”只见沈墨用手里的铁尺指了指陆云鬟。

“我娘子只要撕了衣服,抓伤自己。你说等咱们到了钱塘县的大堂上,咱们两个各说各的理,县令大老爷会信我,还是信你?”

“是啊!”孟三儿顿时恍然大悟,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算明白了沈墨的意思。

这小子略一思虑,顿时就是一头冷汗冒了出来!

那还用想吗?他是一个有名的泼皮,而沈墨却是个老实木讷出了名的家伙。更何况,人家还是个捕快!

“你不知道,衙门里打板子那些衙役,他们的手头上都是有分寸的。”只见沈墨接着说道:“有的人犯,一口气儿被打了八十大板都没事,人家起身拍拍屁股就能走回家去。”

“可是那些衙役们,要是真的用心打下去,那帮家伙只要十几二十板子就能打把人出内伤,要了犯人的命!”

当沈墨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是渐渐的阴冷。

在孟三看起来,迎面而来目光中带着的那股寒气,几乎让他浑身的血都凝出了冰凌!

“是啊!沈墨这家伙原本就是公门中的人,要是真上了大堂,他要是在暗地里搞鬼,说不定一顿板子打下来,真能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想到这里,孟三儿的胆气一下子就缩了回去。

他的眼珠乱转,心里开始想着,怎么给自己今天的事给遮掩过去,让这个沈大郎饶了自己。

在一边的陆云鬟和小符,则是惊喜交加!

没想到她们这位新姑爷才几句话,就弄得这泼皮孟三服服帖帖,刚才那股无赖劲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陆云鬟甚至无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襟,看来似乎真有想要撕一把试试的意思。

“唉!都是街里街坊的……”沈墨叹了口气,似乎有把话往回收、让双方和解的意思。

见到这个情景,孟三的心里就是暗自一喜。

“啪!”的一声!

这孟三儿刚刚松的这口气还没吐出来,又是重重的一铁尺,狠狠的敲在了他的腿弯上!

这一下,简直是痛彻心扉!

“哎!”孟三儿的半声惨呼又被憋了回去,他的两腿颤抖着,几乎是全靠着沈墨提着他的下嘴唇,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此时此刻,孟三嘴里的口水已经混合着嘴唇被撕破的血水,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淡红色的粘液正在肆意的向下流淌着。孟三的嘴里呜咽着,已经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腿上同一个地方接二连三的被打,而且还一次比一次重,就是换了谁也受不了啊!

“呵!……我改主意了。”这时候沈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只见他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记得城外的乱葬岗里,有不少露天的尸骨来着。”

孟三惊恐的看着沈墨,心里哆哆嗦嗦的想道:不知道这个家伙,又有了什么新的折磨人的主意?

“我应该弄一副白骨过来,埋在你们家的院子里面。”只见沈墨慢慢的微笑着说道:“我租的这间房子,应该是你们家的祖宅吧?”

“你们一家人杀人害命,院中藏尸,正好恰巧被我这个租客发现……然后上了县衙大堂,估计你老爹自会替你顶了杀人罪。”

“然后案子判下来,你爹是秋后问斩,你是流放千里,你老母亲活活饿死……这个主意好!我喜欢!”

“别!”此时此刻,孟三已经完全忘了嘴唇和腿上的疼痛,巨大的恐惧就像是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死死的攥住了他的心脏。

他的嘴里呜咽悲鸣着,心里简直是难以置信!

竟有这般毒计!谁能想到这个平时任由他欺负,就像是无害的小白兔一样的沈墨,居然是这样一只凶残狠毒的恶狼!

“为什么,我要惹上这个瘟神……”此时此刻,孟三的心里只剩下对自己的痛恨和无尽的后悔。自己这次真是瞎了眼了!

“你看看你!”这时候,只见沈墨缓缓的松开了捏住孟三嘴唇的手。

捏住下唇的这一招,是来自沈墨的那个时代,那是北方的邻国毛子KGB研究出来,专门用于绑架捕俘的技术。

用这个方法,受害者别抓住之后不但叫不出声来,而且还会由于脸部神经丛产生的巨大疼痛,乖乖的任人摆布。

这可是扎扎实实的现代科研成果,孟三这种古代的无赖,怎么可能见识过这些?

“你看你,没来由的就闯进我家,把我的新媳妇吓成这样,是不是过份了?”沈墨才刚一放手,手掌就顺势勾住了孟三儿的后脑,把他拉了过来。

此刻他们两个人面对面、鼻子贴着鼻子。看样子就像是一对离奇的恋人一样,简直是即亲密又诡异!

此时沈墨的脸上,依然还是那种似有若无的微笑。可是他的笑容在此刻的孟三看起来,却是比黑白无常还要让他恐惧!

沈墨的语气平静而又温和,就像是在温柔的抚慰着孟三儿,但是此刻的孟三却是涕泪交流,浑身抖得筛糠一般!

此刻,他身陷在沈墨的怀里,却像感觉自己是被一条冰冷的巨蟒死死的缠住,或者是被一头暴虐的巨熊环抱住了一样!

“不怪你,不怪你……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原本不是你的错……”沈墨捧着孟三的脸,和他鼻尖贴着鼻尖,还在喃喃自语的低声说着。

在一边的小符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心里只觉得又是痛快、又是荒诞。

“看看姑爷那恶心的样子……他们两个挨得那么近,姑爷他不会真的一口亲下去吧?”此时小符的心里还真是又担心、又有几分期盼。

说实话,新姑爷折磨人的样子一点也不凶狠。但是不知怎么的,却是让人从心底里往外直发寒。

他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温柔的杀人狂,一个不知道下一秒钟会使出什么狂暴手段的神经病。好像这世上没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思,也绝对料想不到,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让人惊怖不已的事情来!

“去给我的媳妇赔个罪……态度要真诚……能听懂?”只见沈墨接着说道。

见到孟三儿吓得魂不附体,嘴里流着血水颤抖着点头,沈墨脸上的笑容渐渐绽开,他欣慰的笑了:

“还有,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

“您……尽管吩咐!”这时候,孟三儿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只见他惊恐的点着头,脸上惊怖的神情就像和他谈话的这个人,是一只厉鬼一样!

“以后再见到我的时候,拜托不要盯着我的眼睛……我……”

在沈墨的怀抱里,孟三还在仔细的分辨沈墨的低语。

猛然间,他腿上又是重重的挨上了铁尺的一击!

痛入骨髓!

“每次你看我眼睛的时候……”只见小小的院落当中,沈墨像个疯子一样爱怜的抱着孟三儿,脸上带着孤寂和无奈的神情说道:

“我就控计不住我记几啊!”

相关文章: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爱如潮水)啊额啊深点轻一点老师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要要要我还想要快点

《超级王者》都市小说&超级王者(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职场俏佳人

爱情小说《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无删减章节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