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嘛人家痒,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2022-09-23 20:32 · 新商盟

第4章 如是我闻

“那你呢?”领导问道。

“我没事,快下山!”中山装吼道,此刻我听那脚步声还有那朵黑云,已经漂到了不归林的中央部位。

“下山!都给我下山,不准回头看听到了没有!”领导立马下了命令,那些士兵们各个训练有素,立马开始撤退下山,吴队长拉着我爷爷,我爷爷抱着我也开始往山下跑去,吴队长一边跑一边道:“娘的,这青龙山里的妖怪好生厉害!军分区请来奉若上宾的高人竟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们就这样匆忙的下山,而此刻的山上却忽然起了狂风,转瞬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磅礴的大雨几乎是接踵而至,爷爷抱着我抬头看着天,念叨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妖怪,竟然能引的天降异象?”

“爷爷爷爷,那个叔叔不会有事吧?他能对付这么厉害的妖怪吗?”我担心的问爷爷道。

“应该不会有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他跪地念叨的是阴文,是早已失传的跟鬼怪妖邪交流的文字。我只是听老瞎子念叨过,这话连老瞎子都不会说,没想到他那么年轻竟然有如此的本事。”爷爷道。

大雨倾盆而下,下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下的路面泥泞不堪,我们跑的非常狼狈跑到了半山腰的拐角,我对青龙山前山也是非常熟悉,我知道这个地方是最后一个回头可以看到不归林前古碑的地方,只要过了这个拐角就定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心中既担心那个中山装的安全,又好奇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他现在是在跪着,还是在跟那个妖怪打斗?我心里无比的挣扎,最后我决定看一眼,只一眼,要是不看一眼我想我以后睡觉都不会踏实!

我悄悄的抬起头,眼睛从爷爷的肩膀处伸出来,望向了那石碑的方向。

我看到了那个中山装,此刻站在大雨中的他,脱掉了上衣,在他的身上,环绕着一条青龙。

此刻的他,没有跪,而是站在那里。

而在石碑的前面,那黑色的雾气,凝聚成一张巨大无比的鬼脸。

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

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

那中山装猛然的一跺脚,似乎要跟那个黑气凝聚的鬼脸决一死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的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摁下了我的脑袋,爷爷怒斥道:“看什么?你不要命了?!”

爷爷摁下了我的脑袋,抱着我火速的下了山,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担心的看着半山腰的方向,可是这个地方却看不到那个中山装的身影,那军区首长急的团团转,让士兵们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冲上山去救人,就这样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那中山装摇摇晃晃的下了山,遗憾的是他已经穿上了衣服,身上也看不到那条青龙。

下了山之后他似乎非常的累,一头钻进了军车里,过了一会儿首长下令军队的人也要撤了,这时候我爷爷抱着我看着吴队长道:“吴队长,借一步说话,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弟兄们活着回来?”

吴队长立马激动了起来,他看着爷爷道:“老先生何出此言?您不是说没有办法吗?”

“三日之内,你让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单独来见我,我便想办法救出你的那些弟兄。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爷爷一脸凝重的对吴队长说道。

吴队长肯定是想他的那些弟兄们能够救出来的,听了这话之后立马开着车去办事,吴队长走后我问爷爷道:“爷爷,你要是能救那些警察为什么不肯早点帮忙呢?那些警察叔叔也挺可怜的。”

爷爷摸着我的头道:“孩子,乘风老道士保你到二十三岁,我总要找个人帮你渡那二十三岁的生死劫啊!”

吴队长是个有办法的人,第二天早上我刚睁开眼就看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墙边看着那挂在墙上老道士留下的九十四枚铜钱剑,这个中山装现在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个超级英雄一样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十分紧张的道:“叔叔,我爷爷去地里干活了,说是太阳出来就回来,要不我去地里叫他?”

中山装回头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摇头道:“没事,我可以等他。”

过了大半个小时,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看到中山装,他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去泡茶,泡好了茶之后,俩人就坐在桌子边一开始谁也没有说法,过了一会儿,中山装说道:“在山上的时候,我听见你起老瞎子,说老瞎子告诉你观香术乃是请偏神,这个见解非常独到,可否详细说一下老瞎子?”

“我知道,老瞎子就是我爷爷的半个师傅,是个阴阳先生。”我道。

“孩子说的没错,我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他,跟着他闯荡江湖了些年,没学到什么本事,就在这青龙山下给乡亲们看个风水啥的,年轻人,莫非你认识老瞎子不成?”爷爷拿起铜烟枪抽了一口烟道。

那中山装的眼睛落在爷爷的那杆铜烟枪上,我看到有一丝震惊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不过他立马就恢复了平静点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听我师傅说过,江南有个刘瞎子,半疯半魔半神仙,我以为是同一个人,想必是错了。”

爷爷笑道:“先生您是少年英才,想必尊师更是神仙中人,老瞎子只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没有几斤真本领,怎么会与尊师结交。”

中山装看了看我爷爷,点头道:“可能是吧。我听吴队长说,你有办法救那些进了青龙山的警察?”

“不是我能救,而是他能救。”爷爷笑着指了指我道。

我吓了一跳,那个中山装也是吃了一惊道:“他?”

爷爷站了起来,噗通一声给这个中山装跪了下来道:“实不相瞒,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的亲娘曾入青龙山后山三年而出,四个月后生下了他,之后她的亲娘便含恨而死,此子命格奇特,但于天地而不容,龙虎山的乘风老道曾留下本命剑,护这孩子二十三年阳寿,今日斗胆,请先生护这孩子余生周全。”

中山装猛然的站了起来,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那手指死死的扣在了我的脉搏上,这下我真的吓住了,慌忙向爷爷求救,爷爷却对我摇了摇头道:“八千,你别怕。”

那中山装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的脉搏,我觉得有一丝凉气从我的脉搏进入我的身体,游遍我的全身再次的从脉搏里游了出来。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我的手冷笑的看着我爷爷道:“你好大的胆子!别说是你,就是那江南的刘瞎子还活着,也不敢让这孩子活命!”

爷爷磕头道:“非我老汉有何私心,实在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的娘亲秀儿又是极其孤苦之人。我实在是心生怜悯,这才留下孩子的性命。”

“你以为拿那些警察的命跟我做这个交易我就会同意了?你疯了,我没疯!”中山装说道,说完他直接就要离开家里。

“先生!我有三子一孙,虽不成器,却不缺抬棺之人,这孩子虽然顽劣了点,心性却也伶俐,若是先生不嫌弃,可以带在身边,哪怕是当个使唤的书童也好。”爷爷把脸深深的埋在地上对中山装叫道。

中山装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道:“孩子我不带走,先跟在你身边,等需要的时候我会过来。”

爷爷再次磕头道:“林更臣谢过先生!”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林老汉,我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然你先帮我养着这个孩子,我便也帮你养一个孩子,我听人说你有一个亲孙子,先天智力便有些问题,我可带走帮你抚养,也算还你暂带林八千之恩情,不知你可愿意。”

早前就曾说过,阴阳先生命中注定五弊三缺,爷爷虽然只学了老瞎子留下的那本入门古书,依旧犯了五弊三缺,所谓的五弊三缺,五弊指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指钱权命。奶奶在剩下三叔之后便大出血死了,留下爷爷独立抚养三个儿子,老而无妻为鳏,爷爷便犯了鳏字。

之后二叔在幼年的时候走失,剩下了大伯跟三叔,三叔是个混世魔王,一直不肯成家就知道打架斗狠,而大伯虽然是村子里的小学老师过的相对平静,可是大伯家的独子也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却智力有点问题,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傻根儿,爷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踏入了这一行所致,所以爷爷一直对三叔出去混社会十分的反感,他害怕哪一天三叔就横尸街头。

此时中山装竟然开口要带走傻根儿,爷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站了起来道:“先生稍等。”

爷爷几乎是跑着出的门,不一会儿便带着傻根儿来到了这个中山装的跟前,后面跟着我大伯还有不停抹眼泪的大娘,爷爷抱着傻根儿直接递给了中山装,傻根儿拖着鼻涕在傻笑完全不知道要经历什么,看到我他咧嘴一笑道:“弟,喏!吃糖!”

村子里的人都说林更臣有俩极品的孙子,一个是个傻子,一个是个孽障。

我跟傻根儿自然也就是村子里孩子欺负的对象,傻根儿爱笑,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他他都带着笑,但是谁要是欺负了我,傻根儿便会跟谁打架,他人高马大又一股子的蛮力,寻常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在他的世界里,欺负他可以,欺负弟弟不行。

看到中山装要带走傻根儿,我跑过去哭着抱住了中山装的腿道:“不要带走我哥!不要带走我哥,我不用你救我了,你让我死了好了我求求你!”

爷爷把我拉到了一边,红着眼睛看着中山装道:“我这傻孙子能跟着先生你,也算是他的福分。”

傻根儿看到我哭,他立马拉下了脸,一拳头就对着中山装的脸上砸去。

中山装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便无法动弹分毫。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中山装问爷爷道。

“林昆仑。”爷爷道。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我走了。”

中山装就这样抱着傻根儿上了车,爷爷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我们就这样看着那辆军车绝尘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直到那汽车消失于我的视野当中爷爷这才松开了我,我立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放声痛哭。

爷爷走上前来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爷爷的怀里大叫道:“爷爷,八千再也没有哥哥了!再也没有能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我感觉到爷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抬起头看到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爷爷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两兄弟,你跟昆仑永远是亲兄弟,别怪爷爷狠心,不管是他现在带走昆仑还是你在二十三岁那年跟他走,对于你们兄弟俩来说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机缘。要怪你就怪爷爷,是爷爷没本事不能护你们兄弟俩周全。”

看着满脸泪痕的爷爷,我又说不尽的心疼,我伸出手擦干了爷爷的泪道:“爷,不哭,八千不哭,你也不许哭。”

“孩子啊,爷爷知道你心里苦,村子里的人恨不得你死,孩子们每一个都欺负你,嘲笑你有一个苦命的亲娘,咒骂你是山鬼的野种,可是孩子,你要记住,你今日所经受的一切苦难都是老天爷欠你的,你早晚要加倍的从他那里拿回来,老天爷不让你活着,你偏要活给他看,不仅要活着,更要活的漂亮,要出人头地!今天所有看不起你羞辱你的人,迟早有一点要跪在你的脚下。”爷爷抱起了我道。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

爷爷擦干了泪抱起我回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吴队长正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

看到我们进来,吴队长走上前来道:“老先生,我已经按照您说的带那个中山装来见您了,您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人带上话,您说救出我弟兄那件事儿?”

爷爷点了点头道:“吴队长你放心,这件事老汉自然是不会忘,但是咱们话说在前面,这件事我尽力去办,若是救不出来你的那些兄弟,老汉我自当赔罪,若是侥幸救出了那几位同志,我希望吴队长能帮老汉我保守这个秘密,他人要是问起来了,你就说是那个中山装帮忙救的人,如何?”

吴队长点头道:“明白,我明白。”

爷爷道:“今夜子时,你在山下等我。”

第5章 终要成佛

当天晚上,爷爷便抱着我上了山,吴队长则开着车在山脚下等我们,上了山之后看着那幽幽的密林,还有那耸立的古碑,再想起前两日我看到的巨大的鬼脸,我心中难免有些害怕,爷爷把我放在地上,他跪在地上撒了一把纸钱,朝着不归林的方向叫道:“山下有女,入山三年,三年而归,生下幼童,托付于我,取名八千,八千年幼,生死两难。”

爷爷说完,再撒了一把纸钱,对着那不归林磕头道:“今日找到有缘之人,肯帮八千排除艰险,有望在这人间生还,希望你给孩子留条活路。”

“八千,跪下磕个头吧。”爷爷说道。

我其实是有一万个不愿意,爷爷说的话让我心里十分难受,我想起了村外的三个坟头,想起了村子里指着我骂孽障的流言蜚语,这一切都是拜那个负心汉还有山中的这个妖怪所赐。可是再一想,那些警察叔叔为了任务进入山林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的家人现在肯定哭干了泪水,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待哺的婴儿定然也是极其可怜。

想到这里,我缓缓的跪了下来,但是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我今天跪下来不是求他救我,而是求他放过那些警察叔叔。

我跟爷爷就这样跪在这里把头伏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不归林里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我抬起头顺着脚步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是吓了一跳,只见有五个警察正排成一排,缓缓的从不归林的方向往外走来,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有着惨白惨白的脸,身上更是泥泞不堪,看起来如同是行尸走肉一般。哪怕是他们跨过了古碑经过我们身边,眼神依旧呆滞,如同是几个死人。

爷爷大喜,拉着我给不归林的方向磕头道:“谢了。”

说完之后,爷爷拉着我,跟在这五个警察的后面缓缓下山,那守在山脚下正坐立不安的吴队长在看到我们下山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显的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之后火速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吴队长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眼通红的道:“老先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任何用的上我吴某人还有我们兄弟的地方,万死不辞!”

爷爷掺起了吴队长道:“不用谢,这几位同志有你这样护犊子的领导也是他们的幸事。”

吴队长站了起来,叫了几声这几个警察的名字,可是这些警察都站在山脚下,不动也不回应,吴队长推了推他们他们也是毫无反应,吴队长不由担心的问道:“老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本身已经死了,三魂七魄已经离体,如今魂魄刚归,如同人大梦而初醒,你带他们回去,待明天鸡鸣三晓便能正常醒来,只是要魂魄刚刚归体难免六神不安,最近要注意休息,切勿受了惊吓。”爷爷说道。

吴队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抱起这五个警察放在警车上,可以看的出来吴队长现在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他对爷爷说道:“大恩日后报,我先带他们回去了。”

“回去吧,记得你我之间的承诺,此事万万不可对外人外泄,不然老汉我定然终生不得安宁。”爷爷说道。

“您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对外人说起今日之事!”吴队长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

看着吴队长汽车逐渐远去,爷爷抱着我,低声念叨道:“但愿今日的这桩善缘,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三叔一命。”

这次经历并没有帮我解开青龙山后山那神秘无比的面纱,不过我也知道,这个几千年的难题并非是一朝一夕能够揭晓答案的,而这个中山装的出现,一方面算是应承下了我二十三岁那年的生死劫难,另一方面他打开了我原本迷茫而幼小的心扉——我本身过的极其茫然,我有着不可告人的身世,这个身世让我内心非常的自卑,同样的我心里也藏着血海深仇,虽然爷爷一家都很疼我,但是有些东西并非是别人可以代替,比如说母爱。还有他人看我时候那厌恶的表情,这些东西都让年幼的我不知所措。我跟中山装接触的并不多,可是他的自信和强大毫无疑问的深深感染了我,我回头看到的那一幕青龙环身无数次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让我内心无比的激荡沸腾。

在青龙山上,他面对的是高大于他数倍的巨大鬼脸。

我要面对的,则是让我压的喘不过气的心魔。

只有做到他那样强大,才能淡定从容无所畏惧。

所以我决定,在课余的时间跟着爷爷学习玄学方面的知识,爷爷自然也乐意教我,他说现在打好基础免得以后中山装来带我走的时候一问三不知,至于中山装的身份我跟我爷爷也探讨过,爷爷也不能拿定主意,只是他说那个人年纪轻轻那么厉害肯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师门传承,而看军区首长跟他的关系,似乎他也有很深的官方背景,很有可能是来自于某个神秘的机构,爷爷当时没有明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神秘的机构,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组。

玄学分为“山医命相卜”,看似分为五支,实则万法同源,根源都是来自于阴阳五行的大道理论,传说皇帝当时得九天玄女相助,传授天书破蚩尤的妖术,皇帝平息内乱之后,命仓颉造字,将九天玄女所传授的天书内各种秘术记载了下来,这本书就叫做《金篆玉函》,这本《金篆玉函》乃是玄学的根源,在五千年历史的流传当中,后有很多玄学门派能人典籍传世,比如说《梅花易数》《纳甲断易》《六壬神课》,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太乙神数》《奇门遁甲》等等。

爷爷的那本泛黄古书,其中山医命相卜皆有涉猎,而爷爷平日里在地摊上淘回来的书籍也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但是正如爷爷所说,这些东西都是入门类的书籍,就算是把他所有的书全部吃透怕是也难以在玄学一途上登堂入室,不过做为基础倒也绰绰有余。我每天除了上学写作业之外,大多时间都泡在房间里读爷爷的书钻研玄学之道,毕竟我就算是出去玩也没有小伙伴们愿意跟我玩。

中山装后来来过一次信,他没有提及昆仑的情况,信里只有一行字:任它风雨飘摇,任它跌宕起伏,任它群魔乱舞,我自岿然不动,我自心若磐石。

看完中山装的这行字,我瞬间泪泪满面。

谁能理解一个孩子被所有的人认为是该死的孽障?

谁又能理解在学校被所有的人孤立被同学们无尽嘲笑的场景?

我也想有几个朋友,可以在课余的时间里去跟同学朋友玩耍,可是谁肯陪一个山鬼的孩子玩呢?

我醉心于爷爷玄学的书籍,一放学就把自己关在爷爷的房间里,别人可能以为我是爱好,可是我不把自己关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呢?

爷爷是很疼爱我,可是有些东西是别人无法去替代的,看着别的孩子有父母疼爱,我又有多少次去跪在我娘的坟前痛哭叫着我从来没有喊过的妈?

中山装的这行字,恰恰说到了我心里最为脆弱最无助的地方,这个算起来只能算是一面之缘的中山装无疑再次的给我指明了方向。让我在如此的困境中怎么样坚持自己的心态。

岿然不动,心若磐石!

我把中山装的这封信贴身收好,之后在我床头的墙上写下了一行字:

浮世万千于我如历练,如是我闻,终要成佛。

相关文章:

店长的巨乳BD,受被两个攻轮流做3p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一旦试了黑人后你就不想回头*一滴都不许漏出来 主人

乖,自已坐下去|女朋友说我的又长又大很舒服

女追男小说校园:手指头一夜都放在里面

很黄很色的纯肉小说_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