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龙棺古墓)

2022-09-23 19:52 · 新商盟

第9章 还想吃吗

爷爷不想跟着他走,他现在看着这个老瞎子只感觉毛骨悚然,但是还是那句话,爷爷没有选择,这个美艳的裸尸还在自己背上,自己的两根手指头也在这女尸的嘴巴咬着,自己不跟着老瞎子走,怕是难以活命。

爷爷捡起老瞎子一开始包尸体的黑布抱住这个裸尸,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背着这个女尸跟着老瞎子离开了十里铺,为什么说是奇怪的姿势呢?因为这个女尸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嘴巴里还咬着他的两根手指不松开。这姿势可不就无比奇怪吗?

离开了十里铺之后,老瞎子又变成了一开始那仙风道骨的高人长者,他看起来穿的破破烂烂的,却有花不完的钞票,路过城镇的时候还给爷爷买了很多以前见都没见过的好吃的,爷爷打小流浪吃百家饭受尽欺辱,说实话还没有人比老瞎子对自己更好,所以这相处下来之后,老瞎子再次的让爷爷感觉到了暖意,爷爷也想跟老瞎子更好的相处,但是哪怕如此,那一晚上在古井边上老瞎子的所作所为还是如同一朵阴云一样在爷爷心里挥之不去。越是这样,爷爷就越想搞清楚老瞎子到底在做什么想做什么。

万一老瞎子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呢?

“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你做了两件事,你不但让我跟着你,还会告诉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现在我都做了。”在赶路休息的间隙里爷爷问老瞎子道。

“我背着的,是我的女人孩子,我年轻时候醉心玄学一心想要成仙,终于在江南一带略有薄名,但是修得了道却修没了人性,总觉得钱财女人等等俗世都是身外之物,终于有一天仇家寻上了门,我瞎了这一双眼,一个我平日里没有拿正眼看过的女人却舍了自己的性命救了我,从那一刻,我忽然顿悟,极于情便极于道,若真的斩断凡尘无牵挂,修得了道,哪怕是成得了仙也是寡然无味的。接下来我便背着她们娘俩行千里路,妄想能让他们起死回生。”老瞎子抽着旱烟说道。

爷爷忽然满嘴苦涩,他想起了老瞎子看那个女人那无比温柔的眼神,他能从老瞎子的嘴里听出对那个女人的无比挚爱。在这一刻他有点原谅了这个老瞎子对他的所作所为,甚至觉得老瞎子有点可怜。看老瞎子也不觉得他老谋深算冷血无情了。

“那把她放进那个棺材里,就能起死回生了?你怎么知道那口井里有那么一口奇怪的棺材的?”爷爷问道。

“我一路打听起死回生之法,终于在一个朋友那里打听到,曾经有一个奇人给自己的女儿打了一口倒扣的棺材,你当时只顾上害怕了,没看到那棺材内外都布满了奇怪的符箓,用这样的棺材,再配以一个极寒之地出土的暖玉,暖玉含口入殓,葬于成龙之地,便能起死回生,我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便赶到那里,到了之后发现十里铺古井乃是风水上的成龙之地,那鳝鱼更是伴棺而生成了一条望月鳝,再吞食龙气这才得以成了气候。想必传言是真。这才开始计划,所以说你想的没错,我去并非是帮本地百姓平旱灾,而是抱有私心。”老瞎子道。

“所以我背上背的,就是那个奇人的女儿?”爷爷指了指自己背着的裸尸道。

老瞎子吐了口烟,点了点头。

爷爷咽了口口水问,看着老瞎子问道:“那我们把人家的女儿被挖了出来,那个奇人会报复我们吗?”

“会。”老瞎子点了点头道。

“那你打的过他吗?”爷爷再问道。

“打不过。”老瞎子笑道。

“你还笑!你既然知道他是个奇人,也知道他会报复,更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你还敢这么干?在我们那,挖人棺材刨人祖坟那可是不共戴天之仇。你不怕啊?”爷爷说道。

“怕。”老瞎子依旧是笑。

“怕你还这么干!还让我背着这个女尸!不怕那个奇人知道啊,我看现在你还是赶紧想个办法让这姑娘张开嘴巴,再找个好地方把她安葬了。”爷爷说道。

“毁尸灭迹?”老瞎子笑问道。

“总不能就这样背着吧?”爷爷道。

“他既然是奇人,我们干了这件事就难瞒过他,而且以我对这个人的了解,他要是想找到我们,我们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去。”老瞎子道。

爷爷越听越怕,实在是因为老瞎子在他看来都已经是了不得的高人了,那连老瞎子都自叹不如的奇人该多么厉害?最重要的是,这件事虽然是老瞎子的坏主意,实施者却是爷爷自己,更何况这奇人的女儿还光着身子在自己的背上呢!那奇人要是真找了过来,还不直接把自己千刀万剐了?

“更臣,你知道我们此去何方吗?”老瞎子深深的吸了口烟道。

“不知道。”爷爷说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爷爷看了看老瞎子的表情,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惊呼问老瞎子道:“难道我们??”

“对,事已至此木已成舟,躲是躲不过去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负荆请罪。”老瞎子道。

“你疯了?”爷爷惊道。

“这是你跟我唯一的活路。”老瞎子道。

“我真的是服了!本来想跟你学些本事,现在反倒是上了你的贼船下不来了!”爷爷万念俱灰的道,他此刻甚至觉得在十里铺当小乞丐的日子都比现在提心吊胆的强。

“路是你自己选的,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更臣,这世间之事皆有因果,做这件事的确有生命危险,但是你若是能活着,会有一场天大的机缘等着你。”老瞎子道。

“我信你的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爷爷干脆也认了命道。

——就这样,爷爷背着这个女尸,女尸叼着他的手指头,没事儿了就吸他几口血,老瞎子也算仗义,知道爷爷被吸血不容易,总能给爷爷安排有油水的吃食进补,不然爷爷估计早就血脉枯竭而死,大概走了半个月,老瞎子跟着爷爷走到了一个叫青龙镇的地方。

他们到的时候是晚上,那个年代战火刚过人烟稀少,各地都很荒凉,可是这个镇子明显不一样,哪怕他们到的时候天色已晚街头上还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爷爷背着一个人走还要被女尸吸血饿的快,一看这遍地的吃食越发的感觉到饿。

“我饿了。”爷爷对老瞎子说道。

“忍着。”老瞎子道。

“不行,我饿的走不动了。你背上背个人没事还要被吸几口血试试。”爷爷道,此时爷爷对老瞎子已经没有了客气,开玩笑,这老头三番五次算计他,自己这条命都要被他害死,花他点钱吃几顿饱饭怎么了?

“你确定要吃?”老瞎子不怀好意的笑道。

老瞎子笑的爷爷心里发慌没了底气,他道:“你啥意思,为啥这么问,问的我慎得慌。”

“你过来。”老瞎子对爷爷招了招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墨绿色的树叶子,放在了爷爷的眉心位置。

“天法青青,地法灵灵,阴阳结晶,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老瞎子轻声念咒道。

老瞎子念完咒,爷爷忽然一阵的头晕目眩,他站稳之后看了一下四周,这一眼吓的三魂七魄都要离体,因为他看到身边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花花绿绿的纸人!就是那种给死人献祭所扎的那种纸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形形色色的都有!而那些纸人则如同活人一样在路上行走!那街边的吃食什么,都长着长长的霉斑!

“你还吃吗?”老瞎子笑着问爷爷道。

“不吃了不吃了!我说老瞎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是什么人,你又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爷爷忍不住发出愤怒的拷问。

“不该问的你别问,跟着我继续走,记住,如果有人拍你的肩膀,千万不要回头,不然你就再也回不去了。”老瞎子道。

第10章 负荆请罪

老瞎子带着爷爷穿过这“热闹无比”的集市,最后来到了一个棺材铺,老瞎子敲了敲门,轻声对里面说道:“江南刘瞎子,特来负荆请罪。”

负荆请罪?

爷爷皱起了眉头,他轻声的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说的那个奇人就在这里?”

“对。”老瞎子轻声道。

“我艹!”爷爷发出一声惊呼,所谓做贼心虚,此刻爷爷就是这样的状态,他的心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生怕这个奇人打开门直接就扛着一把三米长的大刀走出来把自己给大卸八块了。

“你别怕,冤有头债有主,这笔帐我已经认下了,怎么也算不到你的头上。”老瞎子说道。

“进来。”老瞎子的话刚落音,从棺材铺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跟我走。”老瞎子交代爷爷道。

说完,老瞎子轻声的推开了门。爷爷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进了棺材铺之后爷爷看到一个正在打磨棺材的匠人,爷爷本身就紧张害怕,在看到这个匠人的时候更是吓了一跳,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个匠人长的实在是丑陋不堪,最重要的是,这个匠人的手是畸形的,他的两只手的两根大拇指上都分了岔,从拇指的中间又长出一根手指头,所以看起来这个匠人有十二根手指头。

这个女尸嘴巴里叼着自己的两根手指头几乎要咬断。

如今这个棺材匠人却比正常人多出两根手指头。

爷爷一下子有了不详的预感,他觉得这两件事之间绝对有联系。但是具体有什么联系爷爷自然是想不出来,此时爷爷自顾自做贼心虚一般的害怕,可是这匠人压根就没有抬头看老瞎子跟爷爷,他在专心的在打磨着一块棺材板,匠人不说话,老瞎子也没有吭声,他自顾自的点上那杆铜烟枪悠闲的抽了起来。

爷爷这时候看明白了也豁然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害怕,这俩老神仙斗法,自己一介凡夫俗子压根儿没资格插嘴说话,换言之,这俩人谁想要自己的命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自己就算害怕也无能为力。

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了,除了认命还有什么办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匠人终于打磨好了那一块木板,他抬起头看了爷爷一眼,眼睛从爷爷的脸上开始往下移,最终停留在了爷爷的背上,他的眼睛如同是一把尖刀,在他的眼神之下爷爷甚至感觉自己浑身不着寸缕被完全看个通透。就被这么看了一圈儿,爷爷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刘瞎子,你好大的胆子!”匠人冷哼了一声道。

“现不要动怒,我既然做了错事还敢来,自然准备好了要给你一个说法。”老瞎子说道。

“说。最好让我满意,我恰好最近缺两张人皮。”匠人说道。

“借一步说话。”老瞎子道。

老瞎子跟那个匠人走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时间很短,大概就两分钟,他们俩便走出了屋子,至于他们说的什么爷爷自然是没有听到,但是看那匠人的态度似乎老瞎子给了能让他满意的说法,匠人走到了爷爷的身边,他轻轻的拍了拍爷爷背后女尸的后背道:“孩子,回家了。”

那一路叼着爷爷手指头的女尸在匠人说了这句话之后终于是松开了嘴巴,说来也怪,在这女尸叼着自己手指的时候爷爷还不感觉疼痛,如今松开了之后反而是钻心的疼痛蔓延到爷爷全身,疼的爷爷几乎想在地上打滚,他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的两根手指骨头已经断掉,只剩下皮肉连在一起。

匠人没再搭理他们,而是抱着那个女尸走进了屋子,老瞎子走到了爷爷身边,从那个铜烟枪里倒出点烟灰撒了在爷爷的手指头上。这烟灰看起来普通却好似那了不得的灵丹妙药一般撒上之后效果立竿见影,那钻心的疼痛感立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更臣,我要去办个事,你在这里等我。”老瞎子说道。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你让我待在这里?跟这个人待一块儿?!”爷爷压低了声音道。

“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这天下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跟这个丑八怪有这么一段缘分。”老瞎子笑道。

“我不稀罕!你要走就带我走!你可别说话不算话。”爷爷道。

“你放心吧,我现在跟他做一笔交易,他绝对不会害你,我这次去办事,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半载。走的也不是阳间寻常的路,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没有精力保你太平。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这丑八怪脾气古怪,你在这里只管吃住,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问的事也别问。”老瞎子道。

爷爷还想说什么,老瞎子压了压手道:“不要再说废话,你没的选。”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你!”爷爷指着老瞎子道。

“不,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能遇到我,是你这辈子的荣光。”老瞎子笑道。

“你什么时候走?”爷爷难受的问道。

“今天晚上就走。”老瞎子说道。

爷爷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虽然在认识老瞎子之后一路上都是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可是这经历比起以前在十里铺当个小乞丐却也精彩纷呈许多。没过一会儿,爷爷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只看到那个面貌丑陋的匠人肩上扛着一口猩红的棺材从里屋走了出来。那口猩红的棺材棺材形状跟那口古井里的一般无二,都是呈倒扣状。

走到爷爷跟老瞎子身边之后,匠人把那口一看就重若千斤的棺材轻轻放在地上,他对老瞎子道:“这件事如果办不成,别怪我不顾昔日的情面。”

老瞎子抽了一口旱烟道:“我既然说出了口,自当尽心竭力,不过这件事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我回不来了,这个小友跟我有一段因果造化,我刘瞎子欠了他天大的人情,还请你多斟酌照顾。”

老瞎子说了这句话之后,爷爷被感动的眼眶湿润,那匠人看了一眼刘瞎子,又看了看爷爷,他点了点头道:“好,你要是回不来了,这件事我便应承下来。”

“谢了老伙计。”老瞎子笑了笑。

匠人走到那棺材铺的门口,点上四支香插在了香炉里。

香燃上之后,那本身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仿若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的快速散去,那街道更是一团的白雾弥漫,而在那白雾之中,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爷爷定睛一看,只见那白雾之中走来的并非是人,而是跟一对纸人,纸人牵着纸马,纸马拉着纸车。

这情景跟刚才街道上看到的纸人人头攒动几乎一摸一样!

但是明显这一队纸人纸马拉纸车要更加的诡异恐怖!

爷爷屏住了呼吸,看着这纸人纸马逐渐靠近,等走的近了,匠人扛起那口猩红的倒扣棺材放在了那纸车之上,他对老瞎子点了点头道:“上路吧。”

“更臣,记住我说的话,等我回来。”老瞎子拍了拍爷爷的肩膀,走过去上了那纸马拉着的纸车。那纸人拍了拍纸马的屁股,之后调转马头逐渐消失在了那一团白雾之中。

冷汗顺着爷爷的额头往下淌。

这些纸人纸马平日里都是大家烧给先人们的贡品,为何这个镇子纸人如同活人一般无二?又为何这纸人纸马竟然可以像真的马车一样赶路?

老瞎子说他这次要走的并非是阳间寻常的道路。

莫不成这纸人纸马把老瞎子拉往阴间?

爷爷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些如同做梦一样的经历,他是如何都不会想的明白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磕了磕烟袋锅子道:“八千,爷爷说的你信嘛?”

“信,爷爷说的我都信,这样看来,老瞎子就是中山装说的那个江南刘瞎子,后来呢爷爷,他回来了嘛?你在那个丑八怪那里他有没有为难你?”我问爷爷道。

“没有,我当时吓的大气不敢出,好在那匠人是个三杆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货色,那个匠人每天给我准备饭菜,吃的倒跟正常人没有两样,就是晚上睡觉的地方没有床,而是一个棺材,不过那时候我哪里敢说个不字?我白天就看那个匠人打棺材,晚上就睡在棺材里,就这样大概睡了四个月老瞎子回来带着我走了。直到离开那个镇子,我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我在那里住了几个月的镇子,其实是一片乱葬岗。”爷爷道。

相关文章:

《女总裁的赘婿兵王》(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小说推荐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

把男人绑了穿女装仙女楼|厕所里的舒慧 卫生间里

王爷扣腰撞入体内——浪货跪下撅好

让ktv陪唱打一炮多少钱_领导在办公室突然抱住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