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_把奶尖儿送到嘴边帮我吸

2022-09-23 14:58 · 新商盟

第6章 瞎子钓鱼

在中山装来之前,我只当爷爷口中的那个老瞎子是一个普通的阴阳先生,随着我对阴阳堪舆之术的了解,我越发的感觉到那个老瞎子绝非是常人,甚至有可能,那个给爷爷留下一杆铜烟枪的老瞎子就是中山装口中那个半疯半魔半神仙的江南刘瞎子。

在有一天,爷爷再次擦拭那杆他视若珍宝的铜烟枪的时候,我拿这个问题问了爷爷。

爷爷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点上了烟枪,第一次详细的对我说起了他跟老瞎子的故事。

爷爷的父母按照我们本地的叫法应该是太爷和太奶,这个各地叫法都有所不同,不用深究,在爷爷八岁的时候,太奶得了咳嗽病,太爷在去县城给太奶抓药的时候被人抓了壮丁从此下落不明,家里的顶梁柱这就算是塌了,太奶本就疾病缠身,太爷的离去让她悲痛欲绝,病情那叫一个急转直下,临终前把我爷爷过继给了娘家的一个本家弟兄,爷爷管那个人叫七舅老爷。七舅老爷是条老光棍,本想养着爷爷继承香火,一开始也待爷爷是视为己出,可是两年之后,七舅老爷从外地捡了一个傻媳妇儿回来。别看七舅老爷已经年逾不惑却生的老当益壮,两年之后那傻子竟给七舅老爷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有了亲儿子,这个捡来的儿子自然就是土坷垃了,爷爷那时候小,干活也没个斤巴子力气,就是一个张嘴要粮食的赔钱货,七舅老爷一气之下就把爷爷赶出了家门,爷爷也是命硬,硬是在方圆几个村子靠着吃百家饭当小乞丐活了下来。

这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十年后,十里铺来了一场历时三年的大旱,庄家是颗粒无收,在加上当时外面是战火纷纷,村子里的人饿死了大半,年轻力壮的都出去逃命去了,留下老的小的在村子里等死,爷爷从小乞讨为生身子骨就弱,甚至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所以只能留在十里铺等死,也就是这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老瞎子,那老瞎子一看就是要饭的,在老瞎子的背后还背着一个用黑布包着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挺大,几乎跟老瞎子差不多长短,当时爷爷好不容易扣了点树皮正在干啃,看这个老瞎子也怪可怜的,出于好心就递给老瞎子一半,那老瞎子放鼻子下面嗅了嗅似乎非常嫌弃又把树皮还给了爷爷。

“你这老头是真不知道好歹,十里铺已经大旱了三年,就这块树皮还是我从一帮子人手里抢来的,你不稀罕要我还不想给呢,等进了村子,你怕是连树皮都要不来半块。”爷爷抓着树皮说道。

“你们这村子还有管事的没?”老瞎子问道。

“没了,早都逃命去了,现在留下来的,都是逃都逃不动的。”爷爷道。

老瞎子对着村子的方向掐算了一番,道:“村东头是不是有一口古井?”

“还真有,那口井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村里人都说那口井压根儿没干过,这不大旱了三年,前两年全靠那口井给顶着,结果这第三年旱的实在是太狠,那口井都干了,大家伙一看这才绝了希望逃命去了。”爷爷说道。

“带我去那口井看看。”老瞎子说道。

“我才不去咧,啃了这块树皮,我要是不动能顶半天,这要是让我走到村东头我指定又要饿的双眼发昏。”爷爷往地上一躺道。

老瞎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窝窝头递给了爷爷道:“你要是带我去了,这块窝窝头便是你的了,不比你吃的这半块树皮顶饿?”

爷爷一看到这窝窝头眼睛都直了,立马带着这个老瞎子去了村东头的古井,到了那边之后老瞎子也信守承诺把那个窝窝头给了爷爷,爷爷从小吃百家饭长大那察言观色的水平自然不在话下,他一下子就感觉出了这个老瞎子的不凡之处,别看这个老瞎子穿的破破烂烂的像个老乞丐,能出手就是一个个窝窝头在那个年代可绝对是大手笔。

爷爷就问老瞎子道:“你是个先生?早些年村里人倒是也请了不少祈雨的法师回来,那些法师可是看起来比你厉害多了,结果钱财没少折腾,雨就是没下来,那些法师说了,村里的人得罪了龙王爷,要受八年的大旱,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

“我不是法师,法师哪有瞎了眼的,小伙子,我就是今晚在这借宿一晚,你快去找个地方躺着吧,尽量少说话,说话也费力气。”老瞎子道。

爷爷表面上答应要走,却躲在远处看着这个老瞎子,直觉告诉他这个老瞎子绝对不简单,那老瞎子把背后背的东西放在地上,又摸着去折断了一根枯死的小树,回去之后在那树枝的梢子上绑了一根红绸绳,红绸绳的另一端绑着一个诺大的鱼钩。

爷爷以前饿的没法的时候也在河里钓过鱼,一看这老瞎子的弄的就是钓鱼的阵仗,他就寻思这老瞎子莫不是脑袋有什么问题?

村子里旱的一滴水都没有了,整一套钓鱼的家伙事去哪里钓呢?他干脆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等到后半夜的时候爷爷渴醒了,想爬起来找露水去喝,他下意识的往那老瞎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却看到那老瞎子正手拿着那根枯树枝,那红绸绳连着的钩子放在那古井里,看这架势仿若是在那古井里面钓鱼一样。

“有毛病,井都旱干了,还在里面钓鱼!”爷爷爬起来自顾自的说道,说完他就去找露水,转了一圈之后回来那老瞎子还是那个姿势在钓鱼。

爷爷左右也睡不着,就借着月光瞪着眼睛往那老瞎子的方向看去,全当看傻子在做傻事了,就在爷爷看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那老瞎子抓着的树枝来了一个大弯弓,似乎井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咬钩了一样!

这一下就把爷爷给吓清醒了,爷爷瞪着眼睛看着那老瞎子抓着树枝一甩,这一甩,爷爷看到在那钩子上,竟然勾着一条大蛇!那大蛇有七八尺那么长,那鱼钩正好勾着那大蛇的嘴巴,那么大的一条蛇竟然被老瞎子一下子甩到了地上。

那大蛇巨大无比,在地上盘旋了一下扯断了那根红绸,蛇嘴巴上还勾着那个鱼钩,那大蛇昂起头要比老瞎子高大的多,它吐着长长的芯子死死的盯着老瞎子,爷爷不禁为那老瞎子捏了一把汗,而那老瞎子却丝毫不怕,而那大蛇在盯着老瞎子看了一会儿之后,没有进攻那老瞎子,而是转了一下头一溜烟的钻进荒草里不见了踪迹。

所谓见蛇不打七分罪,爷爷一看这大蛇跑了,心里替这个老瞎子感觉委屈,下意识的叫道:“它跑了,快去追啊!”

老瞎子听到爷爷的声音,对爷爷招了招手道:“是你这个小伙子,既然看到了就过来吧。”

爷爷见识到了老瞎子的手段,赶紧走到老瞎子的身边道:“老先生您真是厉害,我在这村子里住了十年,从来没听说过这井里还有这么一条大蛇!”

老瞎子笑了笑对爷爷道:“你去井边看看。”

爷爷走到井边,在看到井里场景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口干枯的井里,此时竟然是一泓清泉!爷爷趴在井里就牛饮了一通,喝饱之后他回头对老瞎子说道:“老神仙,今天是我多有得罪,不该收您的窝窝头!可是我也实在是没东西还给您!”

“不用,你能把那救命的半块树皮赠我,我给你的那块窝窝头又算的了什么?还有小伙子,这条不是蛇,这叫望月鳝,每逢圆月它便会探出头来望月,因此得名,普通的鳝鱼乃是圆头,这条鳝鱼头呈三角之势,额头上还有两个隆起,似蛇似鳝,普通鳝鱼能吃,望月鳝却绝吃不得,它又名化骨龙,人若是吃了便会化为一滩脓水,堵住了井水的泉眼这才导致古井干涸,如今这望月鳝已经被我钓了出来,这口古井便会恢复往日生机,本地百姓也不至于渴死。”老瞎子道。

“可是就算井里有水,这三年大旱滴雨不落,井里虽然有水喝,地里却也种不了庄稼,靠着井水灌溉庄稼那是杯水车薪,老先生既然是神仙下凡,何不给本地百姓祈雨呢?”爷爷道。

“这个我自有打算,我今双目失明,今虽能钓出这望月鳝,它虽不敢攻我,我却也奈何它不得,我走之后,这望月鳝定然会重回古井,那时还是生灵涂炭,这样,小子你过来,明日子时,你依我言。”老瞎子把爷爷叫到身边耳语了一番。

第二天村子里的人发现了古井中有了水,纷纷跪拜叫着祖宗显灵了,爷爷有心告诉他们这件事跟祖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要谢应该谢这个老瞎子,不过老瞎子早就对他说过这件事不想让外人知道,爷爷这才作罢。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等到晚上子时的时候,爷爷按照老瞎子的吩咐找了一个碗,碗里装了半碗古井里的水,之后手端着碗朝着昨晚那条望月鳝走的方向走去。走路要稳,那碗中的水万万不可撒出来。

爷爷一边走一边嘴巴里轻声念叨:日出东方一点红,水半碗中化成龙。

爷爷就这么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看到前面的树上挂着两盏黄色的大灯笼,那大灯笼似乎感觉到了爷爷的到来,在空中猛然的一窜朝着爷爷冲来,一股子腥膻的气息也是铺面而来,下一瞬,一条大蛇已经在爷爷面前昂首而立,那两盏黄色的大灯笼正是那大蛇的两个眼珠子,大蛇的嘴巴里还挂着昨晚的鱼钩,鱼钩的钩柄处仍旧系着半截红缨绳,大蛇立在爷爷身前,两个硕大的眼珠子就那么死死的盯着爷爷。

老瞎子交代过,爷爷端着半碗水口中念词一路走去,遇到大蛇也不要惊恐害怕,饶是如此这样一条大蛇立在爷爷身前的时候,那猩红的蛇芯子离爷爷不过一步之遥,爷爷依旧吓的浑身颤抖。

按照老瞎子的说法,大蛇拦路,爷爷若是转身就逃,定然会命丧蛇口,但是如果爷爷不跑,反而与这大蛇对视,大蛇就不会伤害爷爷,所以这时候爷爷虽然害怕,却也只能咬牙坚持,他抬起头强忍着恐惧与这大蛇对视。

过了一会儿,那大蛇看着爷爷忽然口吐人言问道:“你看我是像人还是像神?”

第7章 红绳吊棺

爷爷一听这话不惊反喜,因为这一切都在那老瞎子的预料之中,大蛇问爷爷的这句话其实是在讨封,爷爷若是回答他像人,望月鳝便能化成人形,若是说它像神,那大蛇化蛟,再修炼一些年岁便能蛟龙入海。当然,如果爷爷说你就是一条没了尾巴的土泥鳅,那望月鳝这几百年的修行就烟消云散了。

爷爷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碗道:“你看你像不像我碗里的这条龙?”

那望月鳝听了这句话之后朝着爷爷手中端着的碗里看去,看完一眼之后那大蛇似乎预料到了什么,调转身子就要跑路,可是已经晚了,那望月鳝逐渐的缩小,最后似乎被一股子什么力量给吸着掉进了爷爷手中的碗里,爷爷低头一看,看到那半碗水里,竟然多了一条游曳的小龙!

那已经不是一条望月鳝,而是头角峥嵘的龙!

那小龙在碗里拼命的挣扎,却终究是难以逃离那碗中的方寸之地。

眼见着自己手中的碗里出现了一只迷你小号的龙王爷,爷爷把碗放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之后立马捧着碗超老瞎子的方向跑去,毕竟龙可是神物,爷爷这心里现在是七上八下的,等到了老瞎子身边之后爷爷立马把这个碗交给了老瞎子,老瞎子接过了碗,他对着碗里的这条小龙说道:“你别心有不甘,虽入碗中这方寸之地,也终究是腾蛇成龙。你堵了这村子的风水眼,导致本地三年大旱民不聊生,我本欲除你,却念你修行不易,如今也赠你一个机缘,你可重新入这古井之中,当着本地百姓的护井龙王,保本地风调雨顺,既能洗掉你身上的业障,也能积攒善缘,我会让本地百姓在这里建上一座龙王庙,你保本地百年,也享百姓香火供奉,百年之后便能修成正果,你看如何。”

那小龙本身还在碗里兀自挣扎,听了老瞎子这句话之后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爷爷赶紧对老瞎子叫道:“老神仙!它同意了!它同意了!”

老瞎子拿起了碗,指着碗道:“左边天地动,右边日月明,中间一横过,一点鬼神惊,左手托一碗,右掌举神龙。”

说完,老瞎子伸出手从这碗中拿出那一条小龙,轻轻的放在古井当中,那小龙回头看了一眼爷爷跟老瞎子,之后一头钻进了那清澈的水井当中,爷爷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老瞎子坐在地上,抬头说道:“明日定有甘霖降,本地大旱定然得解,小子你过来,再去帮我办一件事。”

爷爷此时对这个老瞎子已经是视若神灵,老瞎子的话他自然是当做圣旨来听,老瞎子拿出了几个银元交给爷爷说道:“你去村子里找几个人,拿着这些银元去置办一些吃食,吃饱喝足之后在这个古井旁边修一个龙王庙,以后初一十五定时供奉,剩下的钱你去找个铁匠铺子,帮我打一条铁链来,铁链能打多长就打多长。”

爷爷立马去找到了村子里的人说了此间事宜,古井得水,久旱甘霖,村民们纷纷给老瞎子跪下当成活神仙来供奉,第二日的大雨之后村民们则开始按照老瞎子的吩咐在这古井边上修建龙王庙,而爷爷则拿着剩下的钱找到了镇子里的铁匠铺让铁匠打一条铁链,半个月后,铁链打成了,龙王庙也修建妥当。

一番祭拜之后老瞎子让村民们散去,只留下爷爷在身边,老瞎子让爷爷把铁链的一端放在井里,另一端固定在井口的位置。

做好这一切老瞎子取了一碗井中之水,烧了一道符,把符灰放入碗中,之后端起碗直接倒在了那古井之中,倒完之后,那古井里的铁链忽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仿若是那井底的小龙要破井而出一般,那井中更是有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对着老瞎子怒喝道:“好你个游方道人,算计了我还不够,我既已答应帮你守护一方百姓,你为何要用铁链来困我?”

“我怕我走之后你不守你我承诺,出古井化恶龙伤本地百姓,所以才用这锁龙链锁你。”老瞎子道。

“你准备锁我到什么时候!”那井中的小龙质问道。

“八年之后,期间你只要不曾为恶一方,铁链自断。”老瞎子说道。

老瞎子这么一说,这井中的小龙也是无话可说,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老瞎子的种种神仙手段让爷爷佩服的那叫一个五体投地,眼见着此间事了老瞎子多半要走,爷爷噗通一声给老瞎子跪了下来道:“老神仙,我不求您能收我为徒,哪怕是让我跟在你身边照顾个日常起居都行。”

老瞎子背起那个黑色包裹道:“我这辈子四处漂泊如同无根浮萍,岂能让你跟着我受罪,小伙子,你的事情我也听村民说过,着实可怜,我也与村民们交代过,你可守在这龙王庙中,也保你以后衣食无忧。”

老瞎子不肯爷爷跟着,可是爷爷自幼讨饭为生早已练就脸皮如同铜墙铁壁,他就决定老瞎子同意不同意是他的事情,自己就这么跟着他就可以了,最后老瞎子好像被爷爷整的也没了办法,回头问道:“你若当真想跟着我,就帮我办两件事。”

爷爷一听立马喜出望外,别说两件事,只要能跟在这个老瞎子身边学些本事,就是一百件事都可以啊。

老瞎子道:“你先别着急应承下来,这两件事,都有可能让你丢掉性命。”

爷爷当即就表示只要老瞎子愿意,自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老瞎子听罢点了点头道:“第一件事,你从十里铺村口的那个古井里,帮我打一口棺材出来。”

“什么?”爷爷顿时大惊。

老瞎子道:“你现在若是反悔还来得及。”

爷爷说道:“十里铺的那口古井里,有一口棺材?我在十里铺住了这么多年,从未听人说过。”

“望月鳝乃是棺中鳝,因棺而生,古井中不仅有棺材,那棺材里的尸身更是成了气候。”老瞎子道。

老瞎子的话爷爷自然是听的,他一想到那古井里有一口棺材,以前十里铺的人都还觉得古井里的水甘甜可口争相食之,顿时就是一阵恶心,老瞎子这么一说,他只当是老瞎子要为民除害拿出棺材,满口答应了下来。

他们回到了十里铺村口,爷爷是乡野野孩,平日里没少下雨摸虾捉鳖水性不错,再加上有老瞎子在自己身后胆气也壮,他一口气顺着那铁链潜入了井底,远远的他就看到在井底竟然真有一口倒扣的黑漆大棺材,在那棺材上,盘着一条小龙,正是那受封成龙了的望月鳝。

此时那小龙猛然的睁开眼睛,之后整个身子对着爷爷就冲了过来,爷爷吓了一跳立马就要回身游,可是在水中他的速度怎么能及那小龙的速度?那小龙如同是大蛇一样瞬间盘住了爷爷的身子,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爷爷就咬了过来,爷爷张嘴欲呼救,可是这是在水中,张开嘴巴便被呛了几口水,脑子也便的不太清醒,他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句吾命休矣。

就在爷爷绝望的以为自己这次绝对在劫难逃的时候,却看到那小龙已经快要咬住他的龙嘴停住了,那一双如同灯笼一般的眼睛怨恨的看着他,却没有上前一步。爷爷顾不上思考,立马潜回水面对老瞎子说了说水下的情况。

“你是他的命封人,你封了它它才能由鳝化龙,它若是杀了你就只能重新变回望月鳝。它舍不得龙身,所以不会动你,你去拿着这根绳子,绑在棺材之上。记住,正缠八圈倒缠八圈,一定是先正着缠绕再倒着缠绕。”老瞎子拿出一根红绳对爷爷说道。

那红绳很细,就跟平日里木匠用的墨斗线一般。爷爷纳闷儿道:“那倒扣的棺材看起来跟一般棺材无二,这样一根细红绳能吊出它吗?”

“你放心去做,我自有计较。”老瞎子对爷爷说道。

老瞎子是爷爷心中的神仙中人,他这么说了,爷爷不疑有他立马照办,在爷爷用红线缠绕棺材的时候那小龙并没有阻拦,而是冷眼看着爷爷,爷爷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因为那小龙此时看自己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死人!

爷爷顾不上这小龙怎么看自己,飞速的缠好绳子之后就往外游去,就在爷爷快要离开井里水面的时候,忽然听到那井中的小龙对自己说了一句什么,好像是说死到临头什么的,爷爷并没有听个真切,加上此时憋气太久,只能是钻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爷爷到了地面上,看到那老瞎子正提着那一根红绳子把那口倒扣的棺材往上拉,那看起来重若千斤的棺材此时在老瞎子的手中看起来轻若鸿毛,没过一会儿,老瞎子手指一挑,直接就把那棺材挑出了水面,那棺材发出一声巨响砸在地面之上。

爷爷打着火把走近那口棺材,这才发现这棺材的端倪,他在水中只当这棺材是倒着扣的,事实并非如此,而是这口棺材跟爷爷所见过所有的棺材都不一样——寻常的棺材底儿小头大,可是这口棺材却是底儿大头小。所以爷爷一开始看到这个棺材的时候才会觉得这是一口倒扣的棺材。

——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这口棺材到底在井底放了多久,整个棺材看起来就跟新的一摸一样。就在爷爷琢磨这个棺材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呼吸声,就是这个呼吸声一下子把爷爷给吓的双脸煞白!

爷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待他把耳朵贴在棺材上之后他确定了。

这呼吸声,还真他娘的是从这棺材里面传出来的!

爷爷整个人几乎是跳着逃离这个棺材的,他跑到老瞎子身边吓的语无伦次的道:“老神仙!这棺材里,有呼吸声!”

“别慌。有我在。”老瞎子捏住爷爷的肩膀道,老瞎子的手上很有力道,他在爷爷肩膀上轻轻的一捏,爷爷瞬间就感觉十分的舒爽放松,再加上老瞎子这稳如泰山的话更是给爷爷吃了一颗定心丸。

爷爷看着老瞎子道:“老神仙,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老瞎子没有回答爷爷,而是把他一直都背在背上的那个黑色包裹放在了地上。从看到老瞎子的那一刻起爷爷就好奇这个黑色包裹里到底是什么东西,眼见着此时老瞎子有打开的意思,爷爷的好奇心也一下子被勾了起来。爷爷也没说话,就看着老瞎子动作极其轻柔的一层层的打开那包裹的黑布。随着一层层黑布的揭开,爷爷闻到了难以言说的香味,当时的爷爷绝对没有闻过那种味道,哪怕是现在爷爷也无法确定的说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香味,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股香味让人闻了之后内心平静整个人都非常的舒服。

爷爷看了看老瞎子的脸,他从老瞎子的脸上看到了温柔。

对。就是温柔,还是那种极其宠爱甚至可以说是宠溺的温柔。哪怕老瞎子瞎了两只眼睛眼神涣散,爷爷也能从他的脸上那苍白无神的眼睛里看出来这个。

等到包裹全部都打开的时候,那难以言说的香味变的更加浓郁,爷爷也终于看到在老瞎子的包裹里包着的东西,爷爷没有猜错,包裹里还真的就是一个人,一个脸色苍白穿着一身白色素服的女人,女人的模样看起来非常好看,只是嘴唇有些发紫。女人的手上长着黑长的指甲,指甲缝里还有些许的血迹。

爷爷的眼睛移到这个女人的腹部,他看到女人的腹部有些许的隆起,看起来像是怀了身孕一般。从老瞎子看这个女尸的眼神来看,这个女尸要么是老瞎子的女儿,要么是老瞎子的恋人。可是具体是什么,老瞎子不说,爷爷也不敢多问。

“开棺。”老瞎子看着这个女尸对爷爷说道。

爷爷此时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惑,甚至说他现在忽然有了一种误上贼船的感觉,但是爷爷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那就是自掏腰包救一方百姓不图回报的老瞎子绝对不会害自己,自己一个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小乞丐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值得这样一个老神仙图谋的。

所以爷爷走上前去,解开了缠在棺材上的绳子,取掉了钉棺材的楔子,要打开这个造型奇怪的棺材。

“你若是打开棺材,就必死无疑。”这时候,爷爷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不是老瞎子的声音,而是那井中的小龙在对自己传音说话,爷爷停下了手,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滴落。

“开棺,我保你不死。”这时候,老瞎子缓缓的开口说道。

爷爷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仗,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相信老瞎子,此时的爷爷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一咬牙,直接把那棺材板给掀翻在地,借着头顶的月光,爷爷看到在这个棺材里,竟然是一具栩栩如生的裸体女尸。女尸身材曼妙面容娇媚,最重要的是她的皮肤极其的白皙,白的似雪,吹弹可破。

哪怕知道这只是一具女尸,爷爷这个从来没有见识过女人身子的生瓜蛋子也在这一瞬间气血翻涌。

相关文章:

放在里面不出来小说|怎么才能使b烂

英语老师怀上我的孩子,他把我抱起来站着做

教练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喷潮白浆直流视频在线

樱桃play.趴好屁股被扇肿潇湘溪苑

吃了男朋友的前列腺液_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