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美女校花把我夹得好爽|龙棺古墓

2022-09-23 14:37 · 新商盟

第12章 噬魂蛊虫

“他走了。”我道,我现在有点后悔告诉爷爷这东西是三叔给我的,因为我知道三叔跟爷爷肯定又要吵架了。

爷爷站了起来,出门去找了三叔一圈没找到,他最后找到了村子里跟三叔玩的最好的二娃子,对二娃子说道:“我知道你能找到他,告诉他林破军,要是不想跟我断绝父子关系,就立马滚回来见我!”

二娃子看爷爷震怒的样子,只能答应爷爷去找找看,之后爷爷便回到了家,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发这么大的火,他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整张脸因为怒气都是黑的。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三叔怯怯的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他自知犯了错,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尴尬,看着爷爷的眼神都是躲躲闪闪的。

“八千,去关上大门。”爷爷道。

我感觉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赶紧听话的去关上了门。

“你给我跪下!”爷爷举着烟枪道。

“有事儿说事儿啊!新社会了不兴那一套了,什么跪不跪的?”三叔犟着脖子道。

“混账东西,你低头看看你的影子呢?!”爷爷站起来,怒火烧天的对三叔叫道。

三叔低下了头看了看地上,我也看向了三叔的身下。

对啊!

三叔的影子呢?

地上我的影子都拉的老长,爷爷也有影子映衬在地上!

三叔的呢?

三叔的脸唰一下变的煞白。

“我艹我影子呢?”三叔惊呼道。

我看着三叔满脸的惊恐,我看过爷爷的书,知道没有影子意味着什么。

只有死人才没有影子!

难道站在我眼前的这个三叔,是个死人?!

“既然已经死在了外面,这幅臭皮囊又滚回来做什么?!”爷爷再次怒喝道。

三叔听了这话之后,惊恐的看着爷爷。

我也看着三叔,我发现三叔的眼睛逐渐的涣散,眼睛里的黑色正在缓缓的消失,同时他整个人慢慢的软了下来。

这什么情况?

三叔被爷爷一句话给说死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了,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走到三叔的面前学着电视上的样子把手指探到了三叔的鼻子下面,之后不由惊恐的看着爷爷道:“爷爷,三叔死了?!”

爷爷没有理我,他走到鸡舍面前抓起了那只白色的大公鸡,那大公鸡本身还在挣扎,爷爷看着他道:“对不住你了,拿你去救条命。”

说来也怪,爷爷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那只大公鸡仿若是听懂了一般一动不动,爷爷蹲在了地上,双手背后抓着那个大公鸡的脖子,硬生生的把那只大公鸡给活活的掐死。

平日里我也帮爷爷杀过鸡,鸡肯定也是怕死的每一次都是拼命的挣扎扑棱,可是这一次那只白色的大公鸡从头到尾动都没有动一下,仿若是安静的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把刀跟碗拿过来。”爷爷道。

我赶紧跑去厨房拿来了刀跟碗,爷爷划断了大公鸡的脖子,公鸡刚死血还没有凝固,爷爷用碗接了半碗公鸡血,又去屋里的香炉里捏了一点香火,之后递给了我道:“八千,尿进去。”

我不明就里可还是解开了裤子往这碗里尿了过去,一泡尿下来这碗几乎都要水漫金山,爷爷拿棍子在碗里搅拌了一下,之后叫着我一起走到了三叔的身边。

“给他翻下身子,脱掉上衣。”爷爷道。

我跟爷爷一起给三叔翻了个身子,让他整个人爬在地上,我又脱掉了三叔上面穿的衬衣,露出了三叔的整个后背。

爷爷重新端起碗,用手指蘸上那混合了香灰童子尿和公鸡血的水,快速的在三叔的背后画了一道符。

“再翻过来,你扶住他的身子。”爷爷道。

我一心害怕三叔就这么死了,也知道爷爷肯定是在救他,所以爷爷说什么我都立马照办,等我扶起三叔让他躺在我的怀里,爷爷伸出手掐住了三叔的脸颊让他张开了嘴巴,之后把碗里画符之后剩下的东西全部都灌进了三叔的嘴里。

做好了这一切,我本来想问问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却看到爷爷死死的盯着三叔并没有丝毫的放松,反之甚至比刚才还要紧张。这吓的我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跟爷爷一起盯着三叔看。

大概过了三分钟,那躺在地上的三叔忽然整个人抽搐了起来,我要去扶住他,爷爷摁住了我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别动。

在抽搐了一阵之后,三叔猛然的张开了嘴,我看到一直巨大的黑色甲虫从三叔的喉咙里爬了出来,这虫子的速度很快,他从三叔的嘴巴里钻了出来掉落在地上,挥动着那密密麻麻的小爪子就要疯狂的逃窜。

爷爷眼疾手快,上去一把摁住了那黑色甲虫。

爷爷抓住那黑色甲虫的壳,那虫子看起来非常的凶猛,身上的黑甲油光发亮如同是铠甲一般,它的两个前肢还有牙齿都如同锯齿一般锋利,在爷爷的手里它在兀自的挣扎,那前肢和牙齿碰撞起来甚至都有破空之声传出来。

“生火!”爷爷道。

我连忙跑去烧柴生火,等火烧起来之后,爷爷把那个甲虫丢进了火里,那虫子好像很怕火,在火里挣扎了几下之后便一动不动,没过一会儿就有一股子烤肉的香味儿漂了出来,等火灭了以后,爷爷拿起那烧的乌黑的黑色甲虫尸体拿擀面杖擀碎,粉末拌水喂三叔喝了下去,做完这一切爷爷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如释重负一样的松了一口气。

“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看爷爷放松了下来这才敢轻声问道。

“那是噬魂蛊虫。吞了他的三魂七魄,他就变成了一个没有魂的人,所以他才会没有影子,吞了三魂七魄之后这个虫子便藏在他的心里吸他的精血,若是不把虫子拿出来,不出一个月他便真的成一具行尸走肉,大罗金仙下来也救不了他的性命。”爷爷道。

我听的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担忧的问爷爷道:“那现在没事了吧?”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啊。”爷爷叹了口气说道。

三叔是在一个小时之后醒来的,醒来之后的他一头雾水的道:“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想不到一想自诩天下第一的林老三也会有被人坑的时候,你差点把自己的命给丢进去不要紧,你可知道你差点把八千的这条小命也给搭进去?”爷爷冷哼道。

三叔坐了起来道:“爹,这个时候了你就别阴阳怪气的说话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好歹给我说个明白不是?”

爷爷道:“你先说说,你这几个月到底去做了什么吧。”

三叔说大概在三个月前,他的一个朋友介绍了俩外地人给三叔认识,这俩人不管是穿着还是谈吐都非常的不俗,三叔是个混世魔王不假,问题三叔缺钱啊,这俩人就说现在有一个大生意,只要三叔肯跟他们合作的话肯定能赚大钱,三叔一下子就来了兴致,问到底是什么大生意,这俩人就拿了一张古图出来,说在当阳县的一座山里有个前朝的贵妃坟,只要拿着这张图纸就能找到贵妃墓的位置,那贵妃墓里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只要能进这个墓,绝对是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三叔这才明白这俩人其实就是盗墓贼,以三叔的性格脾性,盗墓贼跟杀人犯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只是三叔也有自己的心眼儿,就问道:“你们有这张图,去挖个坟看似是十拿九稳的买卖,自己去干不好嘛?这事儿没理由便宜我啊。”

这俩人这才道:“我们毕竟是外地人在方城这边并不熟悉,所以就想找一个熟悉本地环境又有办法的大哥来帮衬,这不朋友就极力推荐了三哥您?都说在方城这块方方面面的林三哥说话都好使。只要您肯帮忙这事就成功了一半。”

三叔这样的人都喜欢被戴高帽子,被这俩外地人这么一吹捧三叔立马就飘了,三杯酒下肚,立马就打包票道:“这话你们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在这方城县,还没有我林老三怕的人办不成的事儿!”

三叔缺钱,他的一大帮子兄弟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主,真需要赚钱,还有就是三叔自信这俩外地人不敢坑自己,所以这件事就算是一拍即合,而三叔本来计划的是带一大帮子兄弟去,结果这俩外地人说去盗墓这事人宜少不宜多,这算是去偷东西又不是去抢劫,更何况人多嘴杂,三叔一合计也是这个理,干脆就一个人跟着他们两个去了当阳。

三叔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冷哼道:“果然是林老三,胆子真的正,盗墓这行当,搭伙的都是贴心人生死弟兄,你一个人就敢跟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一起去下地,厉害!”

“爹您就别嘲讽我了,这件事我觉得我就是被那俩人给下了药了,不然我也不会傻乎乎的就去了,起码我也会带三两个贴心人一起去。”三叔懊恼的道。

第13章 似梦非梦

三叔跟着这俩人去了当阳进了山,一路上顺风顺水的,那山里周围一户人家都没有,别说下铲子挖地了,就是下雷管去炸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俩人也非常专业,三下五除二就找到了那个妃子墓的位置,又一气呵成的挖好了盗洞,这三个人就趁着夜色下了地,那地下果真是有个地宫,三叔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哪怕是他胆子贼正这时候也是有点心慌不止。

三叔以为下了墓里面就是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可是下来之后发现这地宫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一些青砖大瓦啥的,当时三叔就有点不乐意了,质问这两个外地人是怎么回事,这俩外地人说看来这个贵妃是个不得宠的女人,陪葬的规格并不高,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西绝对是有,应该就在主墓室里,但是这里面墓室很多,有点纵横交错的主墓室不太好找,就说要分头去找。

这时候的三叔其实对这俩外地人有点防备心了,毕竟自己一个人而对方是两个,所以他立马就同意了分头找这个提议,三叔就这样打着手电转了起来。

结果还没转几个墓室呢,他就跟这俩外地人碰头了,这俩外地人在这个墓室里面跪着,而这个墓室跟其他的空墓室不一样,这里面有东西。

这是一个祭坛,还有香炉,在祭坛上有一个小孩儿的雕像。

而这俩外人人就跪在这小孩儿雕像的面前,看样子是在祭拜。

“你们俩盗墓贼跑到墓里来给人上香来了?”三叔道。

可是三叔说完,这俩人没理三叔,三叔不由的怒从心中来,他打着手电走了进去推了一把其中一个,这一推竟然把这个跪在地上的人给推到了,三叔心里顿时就是一沉,再拿手电一打,顿时吓的肝胆俱裂。

这是两具干尸!

虽然是干尸,但是三叔一下子就认出来这就是此次去找自己的俩外地人!

这俩外地人已经死在了这里并且变成了干尸?

那他娘的找自己来盗墓的俩外地人又是什么东西?

难道说是鬼?

他心里一回想,好像认识这俩人开始他们就是昼伏夜出,还说这是职业习惯白天睡觉晚上出动。一想到这个三叔心里乱的跟麻一样,他心道我他娘的红内裤也天天穿着呢,咋就点子这么低遇到鬼了呢?要不说林老三就是林老三呢,要是换成别人碰到这事肯定就吓死了,三叔虽然害怕却还不至于乱了方寸,他甚至还有心情去研究那个小孩儿的雕像。

他倒也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出来,只感觉这个小孩儿跟普通的小孩儿也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这孩子的脖子上挂了一个长命锁,看起来像是金子打造的,三叔心道我这次来不就是来求财的嘛?贼是不能落空的,他冲上去就把孩子雕像脖子里的长命锁给拽了下来揣兜里了。

从这间墓室里走出来之后,三叔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找那个主墓室了,虽然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估摸着这次十有八九是这小鬼想要自己的命来了,三叔打着手电就往回走去,一边走三叔一边咬断了自己的舌尖含了一嘴巴子的血在嘴里,心道要是这俩小鬼再敢追上来自己就一口舌尖血喷过去,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

三叔沿着原路往回走,就在三叔快走到那盗洞口的时候,三叔的背后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三叔一听这不正是那俩外乡人的声音吗?他已经知道了这俩人是鬼,是来勾自己命的,所以就假装没听到。

“三哥!快站住!”那人一看三叔不停,加大了嗓门叫道。

“我站你娘的狗篮子!”三叔骂道。

“三哥,您背上有个东西!快停下!”那人继续叫道。

“就想骗老子,你当老子不知道我一回头命都要没了?”三叔心里骂道,脚步更加的快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股凉气吹到了三叔的耳朵上。

三叔这心里本身已经二麻二麻的了,被这一股子凉气一吹双腿直打弯子。

听声音的话那俩小鬼离自己的距离还挺远,可是吹自己脖子的又是谁?难道那小鬼说的是真的,老子背上有东西?可是为什么没有感觉呢?

三叔决定看一眼,他一边走一边轻轻的侧了侧头往后勾了一眼,刚一侧头那一股子凉气就吹到了他的脸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的脸。

那女人的脑袋就放在三叔的肩膀上,她的脸上带着似哭似笑的笑意,正在盯着三叔看。

“我去你妈的!”三叔吓的魂儿都要飞了,那憋在嘴巴里的一口老血对着这女人的脸就喷了过去,一下子把这张惨白的脸都给喷花了去,三叔回过头,这时候他已经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哪怕是天王老子在背后叫自己自己也绝对不回头了,他一口气冲到那下来的盗洞上顺着盗洞就往上爬,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阻隔,他狂奔着从山上冲了下来,开着车一路开始狂奔直接回到了方城。

到了方城之后三叔越想越是后怕,他立马就找到了自己的那个兄弟,就是介绍那俩外地人给自己认识的中间人,想问问这小子介绍俩小鬼给他认识到底是何居心,三叔找到那小子的时候,那小子还赶紧买菜摆酒招待三叔,三叔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了质问,问道:“你说吧,介绍俩小鬼给我是啥意思,想让我死你他娘的倒是明说啊!我头伸给你让你砍一刀都成。”

谁知道这小子一头雾水的道:“三哥,啥介绍小鬼,你说的啥意思啊!”

“你别跟我装糊涂,就是给我介绍的那俩外地人说一起发财的!那俩是小鬼!老子差点折了!”三叔道。

“三哥你发烧了还是认错人了?咱们俩都大半年没见过面了,啥介绍外地人发财啥的,你兄弟我你还不知道,你要说发廊的小姐我还能给你找,生意人咱是真不认识。”那小子笑道。

“你小子还他么的装!信不信我削死你?”三叔站起来就揪住了这小子的耳朵,他本来就想骂他一顿,因为他觉得这小子肯定也不知道那俩外地是鬼,毕竟自己这么聪明都被忽悠了。这小子被骗也是无心之过,可是这小子当着面说瞎话死不承认就让三叔生气了。

“三哥,您肯定是认错人了,或者说做梦梦见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啊!您就是削死我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啊,啥外地人啥小鬼,三哥您不是酒喝多了上头了吧,要不等你酒醒了再说?”那人都快哭出来了。

三叔这时候是彻底的懵了。

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

这小子不应该是演戏,挺实诚一孩子,要真是撒谎演戏的话,就刚才那演戏都能去做影帝了,还干啥小混混啊!

可是老子也没认错人啊!

三叔越想越不对劲儿,难道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最近的经历都是梦里梦见的?可是不对啊,口袋里这个长命锁还在呢,总不能我做梦梦到去盗个墓,醒了冥器在自己兜里装着的吧?

可是要不是梦的话,那老子脑子秀逗了?

三叔自认脑瓜子挺灵活的,能做一帮混混的头子可不是单纯讲义气和能打就可以的,但是这件事让三叔彻底的懵逼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知道再去找那小子质问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三叔就想着去找个阴阳先生帮自己看看,一开始三叔的确是想回来让爷爷看看,可是三叔要面子啊,不想自己的窘态给爷爷看到,当然也怕爷爷骂自己,于是就去方城的天桥上去碰运气。

天桥上的算命是的真的多,三叔也知道那十有八九是骗子,他就不停的在天桥上转悠,从左边走到右边,再从右边走到左边,谁要是拦着他说老板来抽个签看个相呗或者说大哥你面相不错啥的奉承话之类的三叔一概不理,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他要的是真有本事的先生,因为三叔知道,自己最近遇到的倒霉事,真有本事的先生绝对能一眼看出来。

要不说三叔的脑瓜子其实不笨呢?他这样的排除法用的也是真的没毛病,就在三叔转悠了几圈之后,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出来他的问题,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个戴墨镜的老头道:“你这都转了八圈儿了,再转我都要眼花了,背上背着个东西走路你不累我看着都累。”

“你说啥?”三叔道。

“我说的啥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戴墨镜的老头道。

“你不是瞎子吗?”三叔道。

“戴墨镜的一定是瞎子吗?我就是觉得我戴个墨镜比较帅不行吗?”老头道。

“行,你帅,你说我背上背着个东西,到底是啥意思?”三叔问道。

“你背上背着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来历还不简单,前朝的贵妃呐!”老头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对三叔道。

三叔一听这个就知道这老头绝对是自己要找的人,就道:“看来我啥事你都看明白了,说吧多少钱能帮我看看,少的话我想办法,多的话没有,但是以后你在这天桥上算命我可以罩着你。”

“我就在这摆个摊子算个命还用你罩着?也没谁收保护费啊!至于吗?”老头不服气的道。

“你要是不给我看,明天就有人找你收了。”三叔道。

“得,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来算霸王命来了,见过吃霸王餐的没见过算霸王命的,兄弟你混的有点让人心酸啊。”老头道。

“别废话了,赶紧说说到底咋回事儿。”三叔不耐烦的道。

“这件事我能看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我管不了,别说你不给我钱,就是你给我也管不了,林老三,我认得你,青龙山下三里屯林更臣的老三儿子,回去吧,外面的和尚可没家里的会念经,你家老头才是真的人物。”那老头说道,说来也巧,他竟然认识我爷爷,还认出了我三叔来。

“熟人啊!你说的没错,我也知道家里老头有真本事,可是我这不是跟老头关系不太好,关键是我也不想让老头看我笑话,你给我整整呗。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玩意儿了,要不你拿去就当喜钱?”三叔把那长命锁拿了出来。

那算命老头看了看那长命锁,道:“这东西是从那贵妃娘娘坟里顺出来的吧?”

“你说的太对了!”三叔道。

“怪不得你那娘娘在你背上不下来呢,原来是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得,你不想找你家老爷子帮忙也行,我给你指条明路,你当年大展雄风救下一小孩儿,现在跟着你家老爷子是吧?”那老头道。

“你咋啥事儿都清楚呢?”三叔不由的有点戒备。

“这事儿闹的多轰动啊,知道的人多了去了,谁不夸你林老三仗义?我跟你说那小孩儿命硬着呢,你把这长命锁给他戴上,这贵妃娘娘近不了那小孩儿的身子,这事儿就算过去了。”那老头道。

相关文章:

两个男的从哪进/逗男朋友开心的小套路

乖转过去我不会弄疼你|和同事出去旅游把她睡了

妖女绝世名器蠕动榨精_高黄肉文

《天师神医》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城中村底层熟女|经典乳妇喷奶水了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