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铁血人生

2022-09-23 13:52 · 新商盟

第6章 对不起!

宁孤城心中微微叹气。

如果现在真的不方便见我,那我,走就是,既然姜若雪来了,总会见面的。

为难你,从来不是我想要的。

“也是哦,让一个大美女陪我淋雨,是不怎么合适,我想,我一直站着,你也不会走的吧,那就,请带路吧,我请你去喝咖啡。”

宁孤城妥协了,不为别的,只为了,他已经感觉到,可能他现在在这里,会让柳月为难了,他不想多想,该知道的,他总会知道的,就像姜若雪所说,是他的,不会跑,不是他的,留也留不住。

柳月,会跑吗?

宁孤城松口之后,姜若雪也是松了一口气,就准备和宁孤城转身的时候,一阵轰鸣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耀眼的大灯,照到了他们身上。

红色法拉利,带着轰鸣声,停在了女生宿舍门口,停在了,宁孤城和姜若雪的面前。

姜若雪,瞬间脸色大变。

因为这辆法拉利,是江大少的。而车上,必然坐着柳月。

耀眼的大灯照射到人的眼睛中,只会让人感觉到刺眼,从而看不清对面的情形。

宁孤城微微皱眉,只感觉眼睛刺的有些痛,其他的倒是没有多想,毕竟他只是肉眼凡胎不可能在如此刺眼的环境下,还能看到车内的情景。

但是他却在转身的时会后,看到了姜若雪脸色大变,神色惊慌的样子,顿时,宁孤城的心开始缓缓下沉。

本来姜若雪从见到自己之后,就吞吞吐吐的,总好像在瞒着自己一些事情一样,又一直催着自己赶紧离开这里,这已经让宁孤城开始起了疑心了,现在,这辆红色法拉利的出现,姜若雪竟然脸色大变,不得不让人怀疑一些什么。

不是宁孤城疑心重,实在是姜若雪的表现太可疑了,神色惊慌,如果还算正常的话,那么偷偷的看向自己,整个人变得不太自然,就不怎么正常了。

“走吧,宁孤城,你不是要请我去喝咖啡吗?还在这里等什么呀,快走啦。”

姜若雪拉着宁孤城,想要趁着江大少和柳月还没有下车,赶紧把宁孤城拉走,虽然自己的着急有些奇怪,但总比,他们真的撞在一起好。

宁孤城深深的看了姜若雪一眼,手掌握紧又松开,随后在紧紧握住,内心在承受着煎熬。

他知道,如果现在跟着姜若雪离开,就不会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画面,但是,同样的,这种自欺欺人,又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宁孤城不想走,他已经猜测到了什么,可他,也不想面对,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他应该怎么处理,七年部队生涯,他学会了一切战斗的本领,杀人的技巧,可唯独,没人告诉他,感情遇到困难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

姜若雪看着宁孤城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或许是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急躁了,还是宁孤城的感觉太敏锐了,发现了蛛丝马迹,总之,她这会比他还要紧张。紧张到手足无措,额头都冒出细微的汗珠一样。

这一生,姜若雪说谎的次数屈指可数,何况,是欺骗一个深情款款痴情无悔的男人,面对着宁孤城那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压的姜若雪几乎窒息,让她很有一种立刻把所有事情的真相告诉宁孤城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就算要告诉宁孤城事情的真相,也不能是现在,不能是由她来说,她很了解江大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旦让他们碰面,最后无论是宁孤城还是柳月,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别忘了,这里是江城,而江大少家,在江城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势力庞大,远远不是一个小小的宁孤城可以与之为敌的。

每一秒钟都仿佛是煎熬一样,姜若雪的眼神越来越慌张。

宁孤城轻轻闭上了眼睛,随后缓缓睁开,看着姜若雪轻笑道:“咱们走吧。”

听到宁孤城答应先离开,姜若雪仿佛松了口气一样,却不敢在看宁孤城的眼睛,只敢低着头,轻轻点头。

宁孤城轻轻一笑,迈步率先往前走去,只是,在法拉利车门打开的时候,微微一顿,却也仅仅只是微微一顿,便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前走。

也罢,这里毕竟是大学校园,这里毕竟是柳月生活和学习的地方,这里毕竟到处都是柳月的同学朋友,既然现在不方便,那就等柳月方便的时候,在来给自己解释吧。

相信今天之后,柳月很快就会联系自己了,到时候,一切就都明白了。

宁孤城想通了,退了一步,跟着姜若雪离开,不想最后闹得太难堪。也或许,有他自己也不怎么想面对的可能。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出人意料的,他和姜若雪正在慢慢离开,可偏偏,法拉利上下来的人,却喊住了他们。

“若雪,姜若雪,先别走,下着大雨你去哪啊,我送你呀。”一个略带轻浮的声音响在了宁孤城和姜若雪的耳朵里。

宁孤城脸色不变,一脸淡然,姜若雪却变得浑身僵硬,眼睛之中还有一抹掩藏不住的恶感。好像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让她浑身不舒服一样。

宁孤城淡淡开口道:“看来,走不了了。”

姜若雪却摇了摇头,道:“不理他,咱们走咱们的。”

宁孤城微微一笑,不再开口。

可随后,传来的声音,却让他再也迈不出脚步。因为这次这个声音,他做梦也忘不掉,这是柳月的声音,他朝思暮想的声音。

“若雪,你去哪让江哥送你吧,雨太大了。”

听到柳月的声音,姜若雪就知道,坏事了,她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宁孤城,不会再跟着自己走了,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宁孤城在听到柳月声音之后,已经停住了脚步,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起来。

瞒,是瞒不过去了,姜若雪抱歉的看了一眼宁孤城,脸色有些苍白的开口道:“对不起。”

第7章 背叛

为什么道歉,她知道,宁孤城也清楚。

“不必道歉,你是好心,只是,有些事情,我们却必须面对。既然躲不过,何不潇洒一点呢。”

宁孤城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眼睛之中却平淡的让人心寒。

他的确不怪姜若雪骗他,因为眼睛骗不了人,姜若雪的眼睛之中,有担忧,有怜悯,有抱歉,这就够了,可事实上,什么时候,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孤龙,需要别人来怜悯了。

战场上不需要,情场上,同样不需要。

宁孤城说完之后,开始缓缓转身,去面对这个,他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情况。

红色的法拉利,黑色的雨伞,一对俊男美女依偎在一起,看起来,格外般配的样子,只是,在宁孤城的眼里,这个世界仿佛静止了,破灭了。

柳月,他的青梅竹马,他的心上人,他的未婚妻,此刻,正甜蜜的依偎在别人的怀里。

他以为他可以接受,可以平静的面对,可真到面对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是这么的艰难,这种事,是这么的痛,比他这些年来受过的伤,加在一起都要痛,痛的他无法呼吸,痛的他生不如死,痛的他,肝肠寸断。

原来,情之一字,才是最伤人的东西。

宁孤城和姜若雪停下脚步转过身之后,江大少看到了,柳月自然也看到了。

柳月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眼神中,震惊,惊慌,愧疚,等等情绪不一而足,甚至连眼睛都不敢再看向宁孤城了,仿佛偷东西,被主人家给抓到了一样。

柳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这个时候,江大少在她身边,她好像说什么都没用了,反而只会适得其反。

最重要的是,她除了眼神中的愧疚之外,并没有做出任何挣脱江大少怀抱的动作。

仅仅凭借柳月这个表现,宁孤城的心,就已经犹如刀割一样,鲜血横流了。

静静地看着柳月,宁孤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悲哀。

哪怕,哪怕你犹豫一下,哪怕你挣脱一下,哪怕你表现出还在乎我的样子,我都可以给你理由,我都可以让你解释,可偏偏,为什么,你却再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慌乱之余,反而更重视你身边那个那人的脸色。

原来,你的心中,他比我更重。

宁孤城像是心死了一样,手中的雨伞已经不经意间掉落在地上,捧了一下午的鲜花,也随时掉落,洒落一地的花瓣,就像此刻他的心一样,已然是四分五裂。

江大少本来脸色就有些阴霾,他没有察觉到怀中柳月的神情,只是,在他眼中,姜若雪也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女人,此刻,却看着姜若雪跟在一个手捧鲜花的年轻人身边,对他来说,就好像自己的女人被人抢走了一样,让他心情,怎么都愉快不起来。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就看到宁孤城已经失魂落魄的成了一个落汤鸡,当时就有些愕然了,随后,当他看到宁孤城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柳月的时候,心中别提多不是滋味了。

他们认识,而且不仅仅是认识。

江大少眼神变得有些阴冷,搂着柳月的手臂,更加用力,仿佛在宣示主权一样。

“若雪,这位是谁啊,总不会是你男朋友吧,你这冰山大美女,可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走的这么近过,怎么着,开窍了吗?”江大少其实一看就看的明白,宁孤城和姜若雪并不是情侣关系,只是,这些话,是他故意说得罢了。

说给姜若雪听,但更多的是,则是说给柳月说给宁孤城听。

姜若雪脸色一冷,在宁孤城淋雨的时候,已经替宁孤城遮住了雨水,看起来,倒的确像是一对小情侣一样。

没有理会江大少,姜若雪反而拉住了宁孤城的手腕,轻声道:“走吧,有些事,以后再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别吃亏了。”

吃亏?宁孤城楞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不少纨绔子弟的恶劣性格,顿时明白姜若雪担心的是什么了,只是,就凭这些在他眼里其实一只手就能全部撂倒的纨绔子弟,能够让他吃亏吗?

当然,他其实也明白,姜若雪是在担心他,毕竟,他在姜若雪的眼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当兵的罢了,一个当兵的,如何是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的对手呢。

宁孤城不能退,也不想退,多少次生死之战,他舍生忘死,枪林弹雨之中都毫无畏惧,如今,却要在自己守护的国门之内,对一个纨绔子弟让步?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屈辱,对死在他手里那些凶残的的敌人来说,更是一种耻辱。

可是,在看到柳月担忧的眼神之后,宁孤城终于暗叹了一口气,对着姜若雪轻轻的点了下头,什么都没有再说。

如果为了自己,宁孤城不会退,可为了柳月,他愿意退一次,就当,这是最后的温柔吧。

柳月眼神中的担忧,究竟是担心自己吃亏多些,还是担心自己和她的关系被江大少发现更多一些,宁孤城不想再去计较。

可当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江大少却偏偏不打算放过他们,无论是柳月看向宁孤城的眼神,还是姜若雪对待宁孤城的态度,都让江大少感觉到了一种被轻视的感觉,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众星捧月的江大少,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轻视。

“喂,那小子,我说过让你走了吗?你就敢走,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和我们姜若雪大美女同撑一把伞的,赶紧给我滚出去。”江大少就是找事的,看到姜若雪和宁孤城有些亲密之后,又猜测到可能柳月也和宁孤城有关系之后,心中已经决定给宁孤城一个教训了。

宁孤城听到江大少的叫嚣,眼神渐渐变得冰冷,脚步也慢慢的止住了,若非姜若雪拉着他,恐怕,早已经过去给江大少一个教训了。

柳月这时候也轻轻的拉了拉江大少的胳膊,轻声道:“江哥,算了吧,让他们走吧。”

柳月不说话还好,一开口说话,正没有地方发泄的江大少,顿时愤怒的大吼起来。

“你给我闭嘴,你刚刚和他之间的眉来眼去,当我没看到是吗?怎么着?老情人见面是吗?竟然还敢让我放过他们,你当老子是什么,敢给我戴绿帽子,你找死不成。”

江大少完全不顾及任何场合和地点,对着柳月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骂,再无之前那种温柔的模样,反而狰狞的让人感到害怕。

这才是江大少的本来面目才是。

柳月却仿佛习惯了一样,任凭江大少辱骂,也默不作声。

可她的沉默,只换来了江大少变本加厉的辱骂。

相关文章:

虎头要塞蓝色七号 他人之子

我把班长拉到没人的地方;小妖精水那么多还嘴硬

明星婚礼上干明星_附近那有美女包过夜

男主给女主注射大量精神药|两攻把受囚禁在笼子

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