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好涨鼓起来别顶了h

2022-09-21 21:43 · 新商盟

老人虽然看似是在商量,可那语气完全是不容拒绝。

王虎心里犯起嘀咕,最后还是上了老人的车。

从他刚才说话的语气来看,包括这辆车,这位老人的身家应该不低。

等到了地方,王虎才知道自己究竟是招上了一位什么样的人物。

老人的家位于云中市最顶级的一片别墅区,最夸张的是,整个半山腰竟然都是他名下的财产。

门口配备警卫兵,王虎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种敬畏。

看来等下他要谨言慎行,如果不小心得罪了这位老人,恐怕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

一只小蚂蚁也害怕大象这种庞然大物,更何况是像这位老人大象中的大象。

“小王啊,你先坐着,我去换身衣服。”

老人笑眯眯地嘱咐,很快就有佣人给王虎端来了水果,他看着这低调奢华的装修,心里赞叹。

乖乖,这沙发是黄花梨木的吧,少说也是宋朝的东西,这么大的黄花梨,简直是有市无价!

王虎一边看着,不过心里却没有多少羡慕。

这些古董他从小就看,王虎从记事起,父亲就将他抱在怀里,学习古董知识。

王虎的父亲王志海也是一个传奇名人,出身世家,从父亲的手中接过家业之后,几乎变卖了所有的家财,全都换成了古董字画,可谓是一个古董的狂热收藏者了。

为了买一个宋代的听风瓶,王志海甚至卖掉了家里最后的不动产,让老婆孩子节衣缩食。

而且他不允许吴怡蓉将这些东西卖掉,每一个都当做宝贝来呵护,看的比命还重要。

后来王志海病重,为了给他治病,吴怡蓉卖掉了大部分的收藏,王志海得治后,一口气没上来,人就这么走了。

他死前,曾经拉着王虎的手,哭的涕泪横流:“虎子,你长大了,一定要帮爸爸把东西拿回来啊......”

王虎那时候小还不懂事,只是点头答应,后来一次事故导致脑子受伤,浑浑噩噩地过了十几年。

也是这段时间,王虎想起了父亲临终的遗言,心中作痛,决心将父亲的藏品赎回来。

在王虎的记忆里,父亲的收藏中有一座唐代的黄花梨木柜子,而且是整块雕成,那块黄花梨才叫世所罕见。

和何老这个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他正四处看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回过头,立刻被眼前的女孩儿美的眼睛一花。

那女孩的五官很精致,皮肤白皙,看起来像是一个真人SD娃娃一样美貌动人。一双修长的大腿,清冷孤傲的气质,这不是正是前几日碰见的肖晓云吗?

肖晓云显然也是认出了王虎,眼神中带着一丝戒备:“你是怎么混进我外公的宅邸的?来人,把他赶出去!”

王虎连忙解释道:“等一下,我可不是什么坏人,是你外公请我过来的。”

这世界还真是小,竟然这么快又碰上了肖晓云!

王虎想起当日他故意叫肖晓云阿姨的画面,不禁尴尬地清咳了几声。

肖晓云的眼中闪出一道狐疑之色,她上下打量着王虎,突然语气严肃地说:“你不是个傻子吗?怎么......”

王虎现在说话,神态完全都和正常人无异!

还没等王虎解释,肖晓云就指着他的鼻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你是为了躲避那天的赔款,所以才故意装成傻子!”

想到这儿,肖晓云对王虎的印象差到了极点,美丽动人的脸上也显现出了厌恶的神色。

王虎上前一步,刚想解释,肖晓云就后退,并且大喊。

“来人,把这个无赖扔出去!”

顿时几名保镖闻声走了进来,恭敬地对肖晓云说:“大小姐。”

王虎无奈地说:“肖大小姐,我说你也太逗了吧,不过是一百万,我王虎又不是拿不出来,至于赖你的账吗?”

“你把你的账户给我,我现在就给你转过去!”

这些年吴怡蓉心疼儿子的病情,给他打了不少钱,王虎一个傻子又无处可花,自然攒了不少。

肖晓云听到这话,脸上的厌恶丝毫没有减退:“谁知道你又想出了什么办法来糊弄我,保镖,把这个人给我扔出去!”

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说着便走了过来,好在王虎也不是吃素的,四处躲闪,心里苦道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他躲闪着,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愣是没抓住他。

“肖大小姐,您能不这么武断吗?听我解释完就这么困难?”

王虎一个闪身来到了肖晓云的身后,肖晓云后退一步,却被王虎揽着腰抱紧了怀里。

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她身上清冷的香气传入王虎的鼻尖,王虎邪笑着,为了让她吃点苦头,故意在那白皙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这动作极其隐秘,除了两人外其余都没有看到。

肖晓云脸上镇静的表情裂开了,忿忿地等着美眸:“你,流氓!”

“都给我住手!”

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王虎连忙放开肖晓云。

肖晓云推开他,跑到何老的身边告状:“爷爷,这个流氓混进了咱家,他刚才居然,居然......”

肖晓云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懊恼,看王虎的表情恨不得将他扒皮去骨。

何文山清咳一声,解释道:“晓云,你可能是误会了,这位小友是我在路上认识的。他见义勇为救了我,所以我请他到家里吃顿饭,怎么会是你说的流氓呢?”

王虎也是大感冤枉地说:“我可是好公民哈,肖小姐可不能诬赖好人。”

肖晓云气的小脸微红,她怎么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出,王虎刚才摸了她的大腿?

王虎的脸上显现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手指轻轻握了握,手感不错!

在何老的劝说下,并且得知王虎救了外公,肖晓云只能作罢,心里对王虎厌恶极了。

饭桌上,两人的气氛剑拔弩张,而王虎则像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吃着饭,大快朵颐。

何家的厨子不是盖的,这菜做的好吃极了!

“晓云,你来找外公是为了什么事啊?”肖晓云清冷的脸上显现出了一抹笑意,吩咐身边的保镖拿过来一个盒子。

“爷爷,过两天就是你的寿辰了,孙女儿得了一件好东西,拿过来给您老人家看看!”

她葱白的指尖捏着一方木盒,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那深紫色的盒子上传来。

王虎鼻子一动,好东西啊,至少百年的沉香木。

光是这个盒子,就价值不菲。

肖晓云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一方白玉菩萨,看成色是上好的和田玉,带着温润光滑的包浆,看起来是上了年头的东西。

菩萨低眉,金刚怒目,皆是慈悲。

何老爷子年轻时在战场上雄踞一方,杀伐果断,人到老了也不禁变得迷信起来,图个心爱,开始吃斋念佛。

外孙女送的这尊白玉菩萨,看起来念头久,成色好,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老人家很高兴,接过肖晓云手里的白玉菩萨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

“好好好。”

肖晓云见外公开心,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喜色:“外公,这可是宋代的雕玉大师陈龙瀚最得意的作品之一,放在外面,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呢。”

何老一听,顿时更高兴了。

玉雕大师陈龙瀚,在当时是名动一时的玉雕大师,直到如今,他的作品也是有价无市。

曾有一尊陈龙瀚的白玉金佛在国外拍卖,二十公分高的玉佛,竟然拍出了一亿美元的高价!

而肖晓云送来的这尊白玉菩萨,大小不比那尊玉佛差,同样也是价值不菲。

何老越看越喜欢,连饭都顾不得吃,放在手中来回把玩。

王虎吃饭的空隙看了一眼,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尊玉菩萨,怎么会出现在肖晓云的手里?

他仔细观察,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尊玉菩萨的用料,雕工都是上乘的,散发着淡淡的温润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一切都堪称完美,可是王虎愣是从雕工上看出了一点不同。

当年他父亲王志海也曾收集过陈龙瀚的玉雕,其中就包括眼前的这尊白玉菩萨,初时王海以为是辗转流落道了肖晓云的手里。

可是定睛一看,这根本不是陈龙瀚的作品,而是仿制的!

仿制之人十分高明,应该是将一尊用料更大的宋代玉佛重新雕刻,此人应当对陈龙瀚的技法下足了苦功夫研究,雕出来的玉佛十成十的像。

他有心想提醒,这尊玉佛根本不是陈龙瀚的作品,可是看着老爷子兴奋的两眼发光的样子,他又不好扫了老爷子的兴。

何老赞赏地看着肖晓云:“晓云,你送来的这份贺礼,我很喜欢!等过两日我生辰的时候,我便邀请当年的老战友,都来好好参观参观陈龙瀚大师的作品!”

陈龙瀚的玉雕有价无市,能得到这么一尊已是不易,老爷子当然得和其他的老战友们显摆显摆了。

王虎却皱了皱眉,这东西放在家里看看也就罢了,若是摆到外面让众人观赏。若是对陈龙瀚的玉雕有一定研究之人,稍加观察便能看出里面的门道。

到时候,岂不是在众人面前失了颜面?

“咳咳,何老爷子,这尊玉雕,我劝你还是最好不好摆出去了。”

王虎突然出身,肖晓云和何老的目光顿时都被他吸引来。

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依我看,这尊玉佛,根本就不是陈龙瀚大师的作品。不过它确实是宋代的玉雕不假。”

肖晓云以为他故意找茬,声音也冷了下来:“王虎,说话要讲证据。这尊玉雕是我托朋友,花了大价钱才从一位国外收藏家的手里买到的。”

“这尊玉佛足足花了我两亿美金,还经过国际鉴宝大师文风远的亲自鉴定,你凭什么说他是假的?”

肖晓云神色不善地看着他,两道细长的眉毛蹙在一起,心底对王虎的厌恶更加重了。

这人信口雌黄,凭空污蔑,实在是可恶!

“王虎,今天你说不出理由,就是故意找我的茬,我会让你付出相应的后果的。”

肖晓云神色一肃,周身的气质变得冷然不可侵犯,挑眉看着王虎。

王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就这破玩意儿,还被什么国际鉴宝大师坚定过?可别是个水货吧!

何老也放下手中的玉菩萨,严肃地看着王虎:“小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说这尊玉佛是假的?”

王虎能怎么解释?难道告诉他们真正的原版放在他们家,他小时候天天捧着玩,有一次还差点摔碎了,自然是熟悉的不得了。

“家父对古董颇有研究,我从小受他熏陶,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何老,如果您相信我,可以将这件玉雕拿给更加专业的鉴宝大师及鉴定,这尊玉雕就是一座高仿品!”

“不可能!”肖晓云一拍桌子,脸上带着愤怒的颜色,小脸通红,看起来煞是动人。

“这件玉菩萨是我的朋友为我牵线,我才怜惜上卖家的。而且我拿到国外的专业机构鉴定过,证实确实是宋代的玉雕,你完全是在胡说八道,它怎么可能是假的!”

肖晓云为了讨爷爷欢心,自然做了很多努力,经人多方打听才得到了这么一尊陈龙瀚的作品,这尊玉菩萨实在是太贵重,因为害怕自己碰到了假货,她还特意拿出专业机构鉴定成分,证实是宋代的玉雕后,才花钱将东西买了下来。

王虎空口白牙,仅仅是看了一眼,凭什么就说她买的玉雕是假的?

王虎见她不信,神色中带着一丝愤怒,不禁叹了口气。

虽然肖晓云准备的周全,各种鉴定也都做过,可也不能保证专家走眼,机器误判的可能。

况且这尊玉雕本身就是在古董玉雕上重新雕刻,机器当然检验不出它的真伪。

它却是宋代古董,可惜却不是陈龙瀚的作品,也值不了两亿美元这个天价。

王虎心里嘀咕,小姑娘长得挺精明的,没想到却这么容易上当受骗。

他问道:“肖小姐,你确定你的朋友可靠吗?”

能介绍这么一件假货给她,想也知道肯定不靠谱了!

相关文章:

精选#《天价娇妻陆玥小说》无广告小说@

女神被压在墙上进入:红酒倒在下面让男人喝

比较详细的污故事:4个中国直男直播互口赚

公主与丫鬟百合:总是被按着头跪着口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_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