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 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_村长的神级医少

2022-09-21 13:44 · 新商盟

第011章 中医乃国粹!

“好了,不用你说了。现在香雪的症状,也就中医有用。这次香雪的医生是莫老,你别说你那半吊子,能和人家比。”

欣姨瞥了眼面前的唐辰,心中有些厌恶。这些年经过林家不断调查,小姐被毁容,和他似乎有些关联。

“莫天和?”唐辰闻言有些吃惊。

“正是莫老,如果莫老都没办法,你以为你又有什么资格?”

深吸口气,唐辰拿出了自己最初的观点辩驳:“欣姨,中医确实没什么用,香雪的病,中医最多可以做到暂时的安神,随着治疗的推进,香雪逐渐会麻木,最终导致中医治疗失效。那时候,病情就真的严重了。就算你不信我,你也该信西医吧?”

似乎想找个人论证自己的观点,唐辰头一偏,就看到一旁的徐方,眉头也是一皱。

这货上身汗衫,下面一个大裤衩,脚上却是一双拖鞋,不会是农民工吧?

不过身边就这么一人,而且这样底层的人,骨子里一般都有卑躬屈膝的心理,在自己强大的气场下,还不自己说啥就附和啥?

当下问道:“哥们,你说现在的中医,是不是都是骗子?”

“不是。”徐方回答的很干脆,干脆到让唐辰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这小子竟然反驳自己?

“小子,你懂什么是中医和西医吗?”一时间,唐辰的语气也不客气起来。

这里距离收银台倒是不远,收银台附近站着一名老者,似乎早已注意这边的情况,此刻走过来严肃道:“小伙子,中医是中华国粹,几千年来拯救了多少人,可不能随便亵渎啊。”

“哼。”看到这老者出来,唐辰不愿计较,冷哼一声,正待继续劝说欣姨,就见眼前的农民工上前一步。

“中医是华夏几千年来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你可以褒扬西医,但我建议你,不要轻易贬低中医。一来显得你不爱国,二来显得你很无知。”

听到眼前这农民工以“教诲”的口吻和自己说话,唐辰一时有些懵逼,现在的农民工装起比来都这么厉害了?

“你说你以前学中医,那我问你,汤头歌能一字不差背下来吗?《黄帝内经》可全部了解?《神农本草经》可曾研习?《伤寒论》了解几分?”

听到徐方一口说出这么多中医相关作品,那老者眼中闪过一道惊讶。

再看唐辰,面对徐方咄咄逼人的追问,脸上有些挂不住,怒斥道:“哪来这么多废话,这些要你教我?”

“我只是想纠正一下你的思想,如果你没有好好学习这门功夫,不要去否定它的价值。”徐方耸耸肩,并不愿过多争论。

不过像唐辰这种公子哥,本就对脸面最为看重,接二连三被徐方挖苦,讽刺道:“无知,你一味抬高中医价值,想来是觉得中医有用,以后你得了大病,可会去看中医?”

“你认为中医没用,我可以证明给你看。”作为一名中医,徐方对这份神圣的职业,有着无上的敬畏。如果有人质疑自己敬畏的东西,自己当然要把脸打回去。

“哦?证明给我看?”唐辰眼里闪过一道戏谑,问道:“你想怎么证明?”

“不用那么麻烦,你在这纸上,写两句汤头歌的词,我就能给你证明。”徐方随手在柜台拿过纸笔,朝唐辰面前一撂。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整出个花来!”说罢,唐辰取出自己的手机,搜了下汤头歌开始抄,边写边道:“古人没有手机这些存储工具,书籍带着又太笨重,所有要背诵一些东西。不过现代有手机,这些东西可以随手网上搜索,你之前说要背诵那么多东西,一看就是外行。”

徐方可没时间听她瞎叨叨,而是打量了眼欣姨。这欣姨年纪应该有四十,但看起来依旧水嫩嫩的,身前衣领不高,低头弯腰等动作,里面白晃的两鼓峰,就隐隐约约的映入徐方眼帘。

这女人保养的不错,徐方心中赞叹。

欣姨对徐方也颇为好奇,这年轻人穿着打扮与农民工无异,但谈吐却是不凡,一时对他也高看了几分。

“写好了。”唐辰写了三行字就递了过来。

两人的声音都没压着,自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毕竟这里是中药店,进来买药的人,对中医有没有用的话题也很是敏感。

徐方只是扫了一眼,笑了笑道:“会背诵汤头歌的人,不一定是中医。但一名中医,必须得背会汤头歌。你不会,说明你不是一名中医,这是其一。”

“一名中医,可能医术不好,但字一定得好。历代名医,没有一人能把字写的这么难看,否则他师父一定不会让他出师。由此可见,哪怕你学了几年中医,依旧处于学徒阶段,这是其二。单这两点,你就没有以内行的身份来贬低中医。”

“中、西医各有优劣,比如你现在看我,可能看不出任何东西,但是我看你,却能看出不少症状。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看你脸色红润,想来平日吃的还好。不过这脸色之下的气色,又有些虚,按照你呼吸的力量,就可推断出这是精虚,也可以说是肾虚。”

“而且这种虚的状态,现在还比较重,如果我所料不错,两小时内,一定有过男女那事儿,而且还吃了药。”

“你放屁!”听到徐方的话,唐辰心里虽然诧异,但仍色厉内荏呵斥。

“啊!”就当唐辰想发飙之际,一声痛叫传来。

只见欣姨眉头紧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瞬间额头上就布满汗珠。

“大姐,您怎么了?”百草堂内一名女导购员,立刻跑过来着急问。

“快叫救护车。”一热心大叔立刻提醒。

徐方扫了眼唐辰,挑眉道:“你刚不是说在美国研修两年,有了不错的成绩吗,这不就是证明你实力的时候吗?”

在西医上,唐辰其实还真有两把刷子,不过他主修的是精神科,一来对这突然惨叫一声就不行了的症状不拿手,二来这里也没个检查仪器,自己拿什么来治?

心急之下,唐辰指着徐方叫道:“你不是一直吹捧中医吗?你来试试啊。”

第012章 什么都能治

“那就让你见识下,什么是中医!”

受爷爷长期教育的影响,治病救人已成了徐方的人生准则。说了一句,徐方一用力将她横抱起。

看了看店内,正好有张长桌子,立刻将这女人放了上去。

手搭在欣姨脉搏,体内医诀运转,静下心神,仔细探测欣姨的身体状况。

一分钟后,徐方眼睛一睁,心也是一松。欣姨问题并不大,身体过度劳累,急性肠炎,两个加一起,痛到休克都是常有的事。

“瞎折腾。”一旁唐辰看着徐方在那装模作样,不禁出言讽刺。

徐方将欣姨的衣服稍微朝上一撩,三根银针就没入欣姨体内。

“啊!”而徐方这做法,却让店内不少顾客发出惊呼。

不过更多的人,则被徐方的手法吸引。有人尝试过用针灸解乏,但用针灸给人治病的,不少人还是第一次看。不少人纷纷朝这边聚拢,观察着场内的状况。

李材东看到徐方的施针手法,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虽然他不是中医,但这么久与中药材打交道,平日接触中医的机会很多,多少懂其中一些门道。

这小子看起来年岁不大,刺穴精准迅速,手法无比纯熟,在自己接触的中医中,没个几十年的火候,根本做不到。一时间,他对这年轻人也多了几分兴趣。

三针之后,徐方并不停顿,手中又是四根银针,分两次探入女人体内,随后体内真气运转,一道淡淡的真气,顺着捻动银针的缝隙,钻入女人体内。

“看,她症状好像减轻了很多。”人群里有些人眼尖,指着欣姨大声叫道。

众人急忙看去,眼中也闪过诧异之色。原本还皱在一起的眉头,竟然开始舒缓,额头上的冷汗,也没再冒出。甚至苍白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

虽然强烈的疼痛,让欣姨刚才有些失神,但徐方给她施针的过程中,她的意识一直清醒。趁着徐方给她治疗的空档,欣姨也偷偷打量着这个年轻人。

这人虽然打扮的不咋地,但身上的气质却无比沉稳,秀气干净的脸,竟是越看越顺眼。而且这份医术,似乎自己也从未见识过。

自己确实小看了这个年轻人。

“这就是中医?看起来很厉害,没传闻那么坑啊!”人群中传来一阵议论。

“得罪了。”银针捻动的速度差不多,徐方将手搭在欣姨小腹。

“啊!”

欣姨虽然年纪不小,但这么多年,却一直单着,上一次尝过男人,还不知是多少年前,现在突然被一个异性摸腹,惊叫一声立刻把徐方的手打开。

“姑娘,这小年轻给你治疗呢,你反应这么激烈做啥?”一来买药的老头子埋怨道。

徐方也知道自己鲁莽了,急忙笑道:“无妨无妨,现在治疗的也差不多了,平日要注意饮食,忌冷忌辣,你身体现在很虚弱,需要好好调理,不宜劳累过度。”

欣姨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做法不妥,尴尬道:“不好意思。”

摆摆手示意无妨,眼光一瞥,就见之前对自己百般奚落的唐辰,正朝门外走去,徐方急忙招手道:“嘿,那哥们,刚刚我给你诊断的肾虚,真的还有治。哪怕你不信中医,用西医也能治好的。”

“噗通!”

本想着偷偷离开的唐辰,只感觉胸口一闷,险些气吐血。结果在下门口台阶时,一个不察脚下一滑,立刻摔倒在地。

回头狠狠瞪了徐方一眼,唐辰立刻离开。小子,敢惹本少爷,你死定了!

“好!”人群中不知谁带的头,纷纷鼓起掌来。

徐方压了压手,笑道:“各位来中药店买药,应该也是相信中医。中医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瑰宝,可能会有不少人打着中医的幌子招摇撞骗,但并不能否定中医的价值。没事时,大家也可以学习下中医,对养生大有裨益。”

说完也不管大家有没有听进去,徐方将手中药材的钱一付,正要离开,才被老者一把拉住。

“小兄弟,这是我百草堂的白金卡,以后来买药材有优惠,不知能否留个联系方式?”老者笑问道。

看到白金卡后面“七折”两字,徐方也不客气,将卡收好后立刻道谢,留了号码便朝外走去。

“帅哥,等等。”

欣姨的声音,夹杂着岁月积淀的沉稳,微微有些酥,很好听。

“美女,啥事?”徐方俏皮回了句。

听到徐方的称呼,欣姨嗔道:“人不大,嘴还挺花。”

“嘿嘿,说你二十我都信!”虽然徐方穷的叮当响,但马屁不要钱,徐方很大方的拍了过去。

这招对女人果然凑效,眼中的笑意,分明表露出了她心中的愉悦:“你也算我恩人了,还不知你名字呢。”

“徐方,你叫我小徐就行。对了欣姐,你叫我什么事?”

徐方这句欣姐,无疑又是一个漂亮的马屁,欣姨饶有风情的白了徐方一眼,才道:“还没好好感谢你,我请你吃饭吧。”

“谢啦,不过我刚吃过了。”徐方明早还要回去,今儿早点找个宾馆安顿下。

突然被拒绝,欣姨也有些发愣,这家伙未免太不解风情了吧?自己虽然年纪不小,但看起来也很有韵味吧,这家伙竟然就这么拒绝了?

“那……那我给你钱?”

“不用,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徐方摆摆手。

闻言欣姨对徐方又高看了几分,家里小姐的病,这么多年四处求医,哪个不是看上了林家的钱?

这一瞬间,欣姨看徐方又顺眼了许多,接着问道:“你说,中医真的有西医厉害吗?”

“西医能治的,中医都能治!西医不能治的,中医也能治!”徐方掷地有声道。

看着瞬间身上充满魅力的年轻人,欣姨心中一跳,佯装随意道:“你这么说,精神问题和整容这些都行吧?”

“精神问题是可以的,找到症结,对症下药就好。整容理论上是行得通,但整容后,副作用也大,不建议整,我也不会去做。”徐方直接摇头否定。

“那伤疤能祛除吗?”

“这个应该没问题,用药物配合针灸,哪怕再重的伤疤也能祛除。”徐方的眼睛在欣姨身上扫了扫,笑道:“你要治?”

“你看我需要治?随口问问罢了。”欣姨试探了下,心里也是千千结。自家小姐因为一场意外,身上遍布伤疤,甚至形成了眼中的心理疾病。

不过这家伙的医术,看起来似乎有些能耐。

只是他这么年轻,又能学几年中医?不会给自己治病,也只是碰巧吧?

想了想,欣姨决定试探下徐方的真正医术。心一横,张口问道:“对了徐方,刚才你……你摸我小腹做什么?”

相关文章:

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发生在长途客车上的真实故事,小妖精你夹断夫君了

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调教肚子好涨要尿任务

如何让阴筋变大:十八厘米不含头的意思

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还发抖.腰身一沉 贯穿了那层薄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