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不情愿的新娘 姜绾沈靖霆 全文阅读

2022-09-20 19:07 · 新商盟

第五章照片风波

“你自己瞧瞧,看你做了什么好事!这种照片幸亏是寄到家里来的,如果被媒体曝光了,整个沈家都要被你丢尽颜面!”

照片纷纷扬扬的飘落在地,锋利的边缘划破姜绾的肌肤!

姜绾心里咯噔一下,垂眸,照片上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让她整个人都僵住,脸颊顿时惨白如纸。

毫无疑问,照片上的女人是姜蔓。

可照片上面的男人,却不是沈靖霆!

姜蔓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做出这么不堪的事。

她是害怕被发现才逃婚的吗?

这一刻,姜绾只觉得浑身冰凉。

她不能说自己不是姜蔓。

她该怎么办?

纪雪念锋利的眼神,就像一根根毒针,几乎快要将姜绾刺穿。

“我们靖霆在整个帝城只手遮天,想嫁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如果不是他碰不了别的女人,你以为我们会让你这么个戏子进门?!”

“是谁婚前说自己清清白白的?是谁说这辈子只爱靖霆一个人的?姜蔓,谁给你的胆子敢骗沈家?!”

当初,她跟丈夫都坚决不同意儿子取这个小门小户的女人,可儿子喜欢,最后还是顺了他的心意。

没想到,沈家百年清白声誉,竟然差因为这个女人蒙羞!

“我告诉你,我沈家绝不会要你这种女人做媳妇!这是离婚协议,把它签了!明天我会派人送你出国,这辈子都不准你再见我儿子!”纪雪念说着,将一份协议甩在了姜绾面前!

姜绾颤抖着双手将这份离婚协议书捡起来。

“这件事如果你敢让靖霆知道,我就让姜家在s市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姜绾颤抖着呼吸,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咬唇拒绝道:“妈,我不能跟靖霆离婚。”

“你说什么?你敢忤逆我?”听到这话,纪念雪的脸色更难看。

那不怒自威的气度让人心悸。

姜绾脸色白了白,红着眼睛难堪道:“妈,我没有。我知道我曾经犯了错,没有人会原谅我,可是我答应过靖霆,要为他生孩子,他需要我,我不能食言。”

“怎么?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女人能给沈家传宗接代了?”沈夫人冷笑,犀利的眸光棱锥般射在姜绾的脸上。

姜绾的皮肤薄且细腻,此时,挨了巴掌的小脸已经红肿起来,她稳了稳心神,孤注一掷道:“我想生完孩子再走!”

她得救弟弟,她得留在沈家,她不能走。

纪念雪冷冷望着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矛盾的很。

沈家家大业大,唯独人丁单薄。

沈靖霆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是整个沈家的希望。

如今好不容易结婚有了能碰的女人,他们虽然不满意媳妇出身,但只要她能好好跟靖霆过日子,为沈家传宗接代,他们也不会再干涉。

她等不起,她怕靖霆跟他的哥哥们一样,活不过三十岁……

纪念雪沉吟片刻,“那你明天跟我去一趟医院做检查,我只给你一个月时间,怀不了孕,你就给我卷铺盖滚蛋……别我发现你再说谎动什么歪心思。”

姜绾忍住心头的酸涩,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感激不尽,“谢谢妈。”

就在此时,一道温柔动人嗓音打破了客厅里的气氛。

“妈!我来了……”

“大少奶奶,快进来吧,夫人一直都在等你呢。”管家热情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与对姜绾的态度完全不同。

姜绾赶紧咬唇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循声望去,便看见一个温柔娴静的女人随着管家进了玄关处。

女人的模样温婉,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名门世家千金的模样,又透着优雅女人的从容和亲切。

纪雪念收起一旁的离婚协议和散落的照片,喜笑颜开的迎了出去。

“雅薇……”

“妈,我听说靖霆带着弟妹回来了,所以特意过来瞧一瞧。”陆雅薇是沈靖霆大哥的妻子,大哥曾经是个军人,英年早逝,陆雅薇已经守寡三年了。

她长得非常温柔,也很有韵味。

看到姜绾跟在纪雪念身后,她很是热情的上前和姜绾打招呼。

“蔓儿,我是靖霆的大嫂,你们婚礼的时候我也在的。”

“大嫂。”姜绾垂着头,长发遮住她红肿的半边脸,喊了一声。

“蔓儿可比荧幕上的还要美!我最近还看了你跟白少擎主演的电影《最爱》,你们俩拍的吻戏好甜蜜啊……”陆雅薇热情的上前握住姜绾的手,不动声色的夸赞。

可是沈夫人听到这话,脸色却难看下来。

姜绾感觉出沈夫人不高兴,害怕沈夫人对她的印象再差一点连最后的机会都不给她,轻声细语的解释道:“大嫂,其实那些吻戏都是借位拍的。”

她知道姜蔓背着沈靖霆再胡闹,可却听他的话,从不拍吻戏亲热戏。

“难道是我看错了?”

姜绾莫名攥紧了拳心,柔柔的笑,“是的,大嫂您确实看错了……”

陆雅薇听了这话,不高兴了,“蔓儿,你觉得是我在冤枉你吗?”

沈夫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颦眉不悦的望着姜绾,“这种小事何必这么认真?姜蔓你跟我来厨房,学学靖霆喜欢的口味,作为靖霆的妻子,你必须照顾好他的一日三餐。”

姜绾没有反驳,乖巧的应下。

望着她的背影,陆雅薇原本柔和的面色瞬间冷下来。

可是一抬头便看到沈靖霆从楼梯上面走下来。

第六章我心疼老婆

他俊美如斯的脸颊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修长有力的大腿,让她的心不由得躁动了起来。

“靖霆……”陆雅薇柔柔的和他打招呼,嗓音娇柔。

“大嫂。”沈靖霆挺拔的身躯比山峰还要巍峨。

他抿唇扫了一圈客厅,冷漠的问道,“姜蔓呢?”

“靖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见她吗……”陆雅薇幽怨的看着沈靖霆,从沙发上面起身,径直朝他走去。

陆雅薇的身子想要靠在他身上。

她的小叔沈靖霆,那么的高大威猛,英俊挺拔,不像她那个病秧子丈夫不能给她想要的。

沈靖霆的脸色冰冷,毫不留情的推开,“大嫂,请你自重!”

他凝眉想走,却被陆雅薇从背后紧紧抱住。

“你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我有多嫉妒姜蔓吗?为什么非要是她?她哪里配的上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沈靖霆抿唇,再次甩开缠在身上的女人。

陆雅薇狼狈的跌倒在地,眼底泪花闪闪。

沈靖霆没有让她碰到自己的半片衣角,淡漠的毫无波澜,“大嫂,别忘了你的身份,你这样,对得起大哥吗?”

“我怎么对不起他了?”陆雅薇狼狈的望着他,反驳,“我爱的人本来就是你。”

沈靖霆深邃的面容隐匿在走廊深重的灯光下,脸色沉下来,“这种话我再也不想听到,如果不想留在沈家,我会告诉爸妈放你走。”

说完,转身离去。

昏暗的灯光笼罩在他顶天立地的背影上,那么迷人又那么冷漠。

陆雅薇死死咬紧唇望着这可望不可即的男人,心头泛滥成灾的渴望和不甘疼的她肝肠寸断。

嫁进沈家的这些年,每一分每一秒都想拥有他。

可他为什么要娶别人?

沈靖霆一步一步下楼,走到餐厅,李妈从厨房里面出来。

“三少,开饭了!”

“姜蔓呢?”

“回三少,少奶奶在厨房,她在跟王师傅学习三少爱吃的菜。”

沈靖霆抿唇,慢条斯理的在餐桌前坐下,深沉的视线淡漠的落在厨房的位置。

餐厅里的气氛,顿时压抑下来。

“我来帮忙吧。”陆雅薇自然的走进厨房。

可就在她进去没几秒,厨房里面立马传来姜绾惊慌失措的叫声。

“啊!”

沈靖霆的脸色蓦地沉下去,直接走进厨房。

偌大的厨房,地上一片狼藉,鸡汤全都洒落在地板上,碗摔碎了,碎瓷片四分五裂,地面冒着丝丝热气,而姜绾白皙美丽的小腿,更是鲜血淋漓。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脸色苍白,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汗。

“你说你!笨手笨脚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纪雪念冷着脸指责姜绾。

“妈,不怪弟妹,是我好心想去帮忙,结果……”陆雅薇替姜绾解释,却越描越黑。

突然,一道冰冷低沉的嗓音打断了陆雅薇楚楚可怜自责的表演。

“是吗?”

姜绾红着眼睛抬头便看到沈靖霆已经大步流星向她走来。

沈靖霆瞳孔的颜色能滴墨,屈尊降贵蹲在她面前,薄唇顿时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

触目所及,一条白皙的小腿上已经伤痕斑驳!

被烫出水泡,被割破肌肤!

他抿唇,冷冽的一把扣紧她的下巴抬起来,“谁准你把自己弄伤的?”

姜绾疼的说不出话来,她知道自己又给他惹麻烦了。

可如果不是陆雅薇突然撞上来,她不会摔倒。

“靖,靖霆……”陆雅薇也被沈靖霆冰冷的眼神吓到,“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沈靖霆眸底的冷光落在陆雅薇脸上,“蔓儿在厨房做得好好的,我不明白,你非要去添乱,是什么意思?”

陆雅薇委屈的眼眶通红,根本想不到他会如此直白的戳穿她,“你觉得我是故意的吗?好……那我道歉行吗?”

姜绾拽拽男人的衣袖,忍着疼撑着他的身体站起来, “我没事。”

她在沈家举步维艰,自然不想再多生事端。

可她没想到沈靖霆会为了她说话。

沈靖霆冷睨了她一眼,沉着脸把她抱起来,抿唇,却被陆雅薇挡住了去路,他嗓音危险致命,“让开。”

陆雅薇不甘心就这么认输,“靖霆,你真的误会我了!”

“滚开!看不到她受伤了吗?”

他薄唇冰冷,毫不留情,吓得陆雅薇不敢再放肆,只能乖乖让路。

沈夫人看到他离开,“靖霆你回来!你去哪?”

“老婆受伤,我心疼!”

男人冷冰冰扔下几个字,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而去。

陆雅薇难以置信望着这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的男人,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

沈靖霆的车停在别墅门口。

司机看到老板突然抱着新婚妻子走出来,赶紧开车门。

姜绾不安的靠在沈靖霆健硕的胸膛上,忍着疼,“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她不想沈靖霆因为她,和家里的人闹得不愉快。

饭都没吃就离开,婆婆一定更加讨厌她了!

听到这话,沈靖霆勾起性感菲薄的唇角,直接冷着脸将她塞进了车里。

随即,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也挤进去,上了车。

“怎么?真以为自己是沈家少奶奶了?故意给我找麻烦是不是?”

狭小的车厢里,充斥着他冰冷的怒意!

姜绾辩解,“我没有……”

她也不想把这好好的家宴搞砸。

可她不知道这偌大的沈家深入海,所有人都对她充满敌意。

“没有就闭嘴。”沈靖霆掀唇,吩咐助手孟凡,“打个电话让季二来家里一趟。”

孟凡连忙拿出手机联络季医生!

……

帝豪别墅,灯光大亮。

处理伤口的过程漫长而难熬。

姜绾的冷汗冒出来。

沈靖霆的眉心越拧越紧,客厅里的温度越来越低。

“伤口挺严重的,这是药,每天三次,保证不留疤。”季遇殊处理完,叮嘱道。

季遇殊还是第一次见他对女人这么上心。

沈靖霆撇他一眼,随后吩咐管家,“孟凡,送客。”

季遇殊还想喝杯茶都没机会,就被赶走了。

相关文章:

第六十八章保证不进去|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上课同桌打开衣服吃我,作文|兽王的粗大有倒刺

男朋友在电影院想要我——不~不要~不要在这里,有人

超好看《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豪门小说免费

古言热书《至尊狂妃:毒王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