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情愿的新娘【姜绾&沈靖霆】全集大结局

2022-09-20 15:43 · 新商盟

第七章 姜绾的悲惨过去

沈靖霆烦躁的扯开领带,眸光重重落在姜绾身上,“还能走吗?”

“能。”姜绾咬牙忍着疼站起身。

沈靖霆居高临下望着她,命令道:“我要洗澡,你上来伺候。”

“洗、洗澡?”姜绾望着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姿踏上旋转楼梯,羞耻到心慌!

这男人洗澡还需要人伺候吗?!

“不愿意?!弟弟不想要了?”男人抿唇沉着脸将她笼罩在视线里。

姜绾不敢再讨价还价,只能忍着疼慢吞吞跟上去……

浴室。

雾气氤氲。

“先放热水,等下给我擦背。”沈靖霆命令道。

听到这话,姜绾的脸一红,一想到要伺候他洗澡,她的心跳就莫名的加快了……

姜绾咬咬牙,缓缓的朝沈靖霆走去,她在思索着,究竟是先给他解衬衫扣子……还是……

越想脸越通红,心跳也越来越越快……

沈靖霆定定的看着姜绾一脸青涩的模样,再加上雾气萦绕的朦胧感,他感觉自己的喉咙一紧,有什么东西急不可耐的冲破……

解开他的衬衫扣子,姜绾两颊腾地升起了两朵红晕,连耳朵都成了粉色。

沈靖霆眸光幽暗的像是要滴水,抬手扣紧她纤细的手腕,“姜绾,你这样想解到什么时候?”

姜绾羞愤交加,恼羞成怒,突然一不小心,将他昂贵的衬衫扯破了!

顿时,扣子四分五裂。

眼前露出来的便是他紧实的蜜色胸膛。

她手忙脚乱,又羞又急,“你能自己脱吗?”

沈靖霆高大挺拔的身躯像一座巍峨的山,步步紧逼,嗓音暗哑道:“故意的是不是?!”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以后赔你就是了。”

还不都怪他!

沈靖庭俯首望着她娇艳欲滴的模样,喉结滚了滚,命令道:“继续!”

姜绾想拒绝。

可为了弟弟,她咬咬牙蹲下身,可是想解开他的皮带却怎么都不得章法!

“不行!”  

不可以。

沈靖霆的呼吸又深又重,漆黑如墨的眉眼在灯光下汹涌着暗潮,咬着她温软的耳垂不满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今天不行。”姜绾从未被如此对待过,腿软的要靠在他身上才能不让自己滑下去。

可她这话,却让沈靖霆扣紧她腰肢的手蓦地收紧,“怎么?连你弟弟的命都不想要了?”

姜绾红着眼眶摇头,清丽的眼底蒙上一层氤氲的雾气,“不是……我想救弟弟……可是明天沈夫人要带我去医院做检查。”

她不想检查的时候再出意外。

所以她不想再来一次……况且,她的那里还有伤……

沈靖霆好看的剑眉紧蹙,“什么检查?”

“就是……备孕前的检查……沈夫人也急着想要我给你生孩子……”姜绾压下心头的情绪说。

她潜意识里不想让沈靖霆知道照片的事。

她怕他难受。

“那又怎样?我现在就要,你敢不给?”沈靖霆霸道强势的扣紧她的下巴抬起来,刚硬的身躯岿然不动,掐着她的腰蛮横不讲道理。

“你……不行……”

他怎么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

沈靖霆哪会因为她要做检查就放过她。

这一晚,姜绾差点承受不住昏过去。

她又做噩梦了。

养父拿着藤条在后面追她,她根本跑不动,那模样可怕极了,又阴沉,表情又狰狞,像是要来索她的命!

还有养母,亲生父亲姜文智,妹妹姜蔓,都一脸冷笑的看着她!

她害怕极了,浑身滚烫,浑浑噩噩的抓紧沈靖霆不肯放手。

天刚蒙蒙亮。

看到自己被姜绾抓得死死的手臂,沈靖霆眼底闪过一丝讳莫如深的光。

……

姜绾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姜绾!我问你,是你让沈靖霆把何寻安那个病秧子带走的?!”手机那头传来姜文智气急败坏的声音。

姜绾的睡意顿时全无,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你还跟我装傻!何寻安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沈靖霆还派人把三亿资金给冻结了,我真是小瞧你了姜绾!我给你机会攀上豪门你竟然敢在背地里摆我一道!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找到沈靖霆这个靠山你就高枕无忧,你马上告诉沈靖霆让他放了姜家,不然……谁都别想好过。”

姜绾攥紧电话,呼吸乱了,心也乱了。

如果带走弟弟的人真的是他……

她没想过他的动作会这么快。

“可他要的人是姜蔓,不是我!”

“三天你要我去哪里找她?我如果知道她去了哪,我还要你做什么?!”

姜绾心头苦涩,心头像被一阵阵银针狠狠地戳破,疼到呼吸困难。

她的亲生父亲,从未对她尽过一天的责任,却将这种无情的话说的那样理直气壮。

如果有姜蔓,还要她做什么?

姜绾颤抖着的垂下眼眸,对生父这般的威胁偏袒感到心寒,但她不会再像之前一样傻傻的质问,我也是你女儿啊?

当年他们会扔下她,也不过就仅仅因为算命先生一句话,现在又如何再会疼惜她?

此时此刻,姜绾心如死灰。

她闭上眼睛,眼底终于忍不住蒙上一层水雾,心寒了,“那就别要了,我也从没觉得我是您的女儿。”

敛去心底的酸楚,随即掐断了电话。

第八章照片里的男人

很快,父亲的短信发来!

“贱蹄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还想跟姜家断绝关系?!我告诉你,你就是死,都是姜家的鬼!”

姜绾苦笑,却无比庆幸和感激。

如果弟弟真的是沈靖霆带走的,那她至少不再担心被父亲威胁。

平复了一下心情,姜绾发现自己是在婚房里,想起昨夜的一幕幕。

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穿着,发现穿的是昨天为他准备的浴袍,很宽大,而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小脸倏地爆红。

下床想要寻找沈靖霆的身影,却发现他已经去了公司。

想了想,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沈靖霆严肃的声音,似是在办公。

“是你带走的弟弟吗?!”姜绾握紧听筒,小心翼翼问出口。

“怎么?想让我把他送回去?”沈靖霆轻嗤一声。

“不,不是。”姜绾急忙否认,她犹豫了一下,“我只是想去看看他。”

“怎么?这就是你报答恩人的态度?”

姜绾又羞又气,“那你到底想我怎样?”

“诚意不足,给你半个小时来公司,我要看到你的诚意!”

说完,便掐断了电话。

姜绾不敢耽误,连忙起床,可是她忘了,沈夫人约她去医院做检查,车早就已经在别墅外等她。

“少奶奶,请上车吧。”司机毕恭毕敬,面无表情。

“可是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去找靖霆。”

她要确定弟弟的安全。

“夫人已经在医院等您了,少奶奶,别让我们为难。”

姜绾知道不能任性,只能乖乖上车。

半个小时以后,姜绾到达医院。

她一个人按照沈夫人的指示准备去妇产科,进了电梯,却没注意跟进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人。

姜绾毕竟才刚经人事,想到即将面对的妇科检查,还是紧张的手心里冒出一层冷汗来。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她抬脚下意识的想要出去,一直站在角落里的男人突然伸手拽过她,直接按下了负一楼。

姜绾尖叫一声,整个人被重重的按在电梯冰冷的不锈钢墙壁上。

“干什么?!救命!”她挣扎着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却被紧紧的抱住。

电梯门一打开,男人直接把她扯进了安全通道。

声控灯亮了,男人把她抵在角落,摘下了口罩双手捧住她的脸!

“蔓儿,你不记得我了吗?”

男人的手紧紧的拽住姜绾纤细的手腕,用了很大的力道,几乎快将她给掐碎,可他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打算。仿佛,只要他一稍稍放松,姜蔓就会立即从他眼前消失不见。

姜绾看着他,脸色一变,却挣脱不开他的钳制。

是他!

昨天艳照里的男人!

昨天被沈靖霆的母亲羞辱,就是因为他,他就是那个艳照的主人。

可是姜绾并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姜蔓的关系,更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

“你放开我……我不是姜蔓!”姜绾恐惧的尖叫,挣扎。

“你不是姜蔓?你骗鬼呢?!蔓儿,你知道我和你分开以后有多想你吗?你知不知道听说你结婚了,我顾烨宁的心都要碎了……”

顾烨宁!

这个男人叫顾烨宁!

从他的话里,姜绾听出来这个男人一定不知道姜蔓逃婚的事,所以他不会知道姜蔓的下落。

姜绾心慌,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瞪大眼睛抵死挣扎,“别碰我!是不是你把那些大尺度照片视频寄到沈家去的?!”

“什么照片?”顾烨宁疑惑的望着她,恨不得将他看穿。

姜绾知道,照片也不是他寄的,所以这个男人不过是姜蔓曾经的一个旧情人,他不是寄照片的人跟姜蔓失踪也没关系。

“你放开我你再纠缠,我就喊我老公来!”

这里是医院,她还得去做检查,如果被沈夫人发现她跟这个照片里的男人纠缠不清,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便全都白费了。

顾烨宁冷笑着向前,挑起姜绾的下巴,“蔓儿,你忘了吗?曾经我们在床上是那么的欢乐你说如果你老公看到你的样子,还会不会这么爱你?!”

“你不要脸!”姜绾红着眼睛,死死咬着唇瓣手脚并用,可男女力量悬殊,她还是被顾烨宁钳制得死死的。

“我不要脸,你当时可享受得很呢,要不要我帮你回味一下?”

“你混蛋!”姜绾抬手想撕烂他的嘴,可是没有用,她太柔弱,“救命!救命!”

沈靖霆!

她绝望的想死!

可是顾烨宁却早有准备,他一把打开车门,强制性的将姜绾给塞了进去。

“听说沈靖霆根本不能满足你,你就乖乖从了我。蔓儿,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你,想要得全身每一根骨头都在疼!”

顾烨宁和姜蔓分手以后,一直都对她恋恋不忘,他们二人不管是性格还是当面,都契合得很好。

在网上看到姜蔓嫁给沈靖霆的消息,他嫉妒得都快发疯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她。

“不要,你别碰我!!”

姜绾惊慌失措的挣扎,却被顾烨宁重重的压住了身子,“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嘴硬,不弄点什么东西帮你堵一下,是不行了!”

他说着边低头摸着姜绾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解着皮带。

姜绾彻底害怕了,她拼命地挣扎,想躲,那双小兽般的眼睛里溢满水光,嗓子都喊哑了。

她伸手去攀车门,还没开,车门已经提前被别人开了。

一双涂着美甲保养得当的手将她猛的从车子里面拖了出来,对准她就是一巴掌。

“啪!”

姜绾一个踉跄,被打得猛然跌落在地,那人又风风火火的将顾烨宁从车子里面揪了出来。

“你竟敢背着我偷人,不怕我向爸爸告状吗?我爸把你捧到脑外科主任的位置上就是让你出来乱搞的吗?!”

此人是院长的女儿,陈欣,跟顾烨宁在一起这么久,他一直都有很多花花肠子,陈欣对他不放心得很,但又爱死了他的皮囊和高超的技术。

“欣儿,我冤枉啊,我怎么敢背叛你,是姜蔓,她是我前女友,对我念念不忘,阴魂不散!”

听到姜蔓这个名字,原本在停车的,或要驱车离开的,都停下来看好戏。

“姜蔓?是不是那个十八线小花姜蔓啊?”

相关文章: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阴茎短小吃什么药能长大

精编版#《那年盛夏蚀骨寒》全文免费阅读

按住头坐在嘴上*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

校园popo文男主禁欲:闺蜜男友|孕夫边干边生

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女子被拉到树林里糟蹋(逆袭之路)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