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情愿的新娘姜绾沈靖霆小说》在线阅读

2022-09-20 09:14 · 新商盟

第一章大婚的日子

深夜。

姜绾坐在火红色的婚床上,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很幸运,她嫁给了暗恋八年的男人

偌大的婚房只开着一盏橘黄色的壁灯。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她触目所及皆是深红的玫瑰花瓣,热烈而喜庆。

她的新婚丈夫沈靖霆,是沈氏商业帝国的太子爷,整个夜城身价最高最英俊的男人。

他们的婚礼盛大无比,宾客囊括整个上流社会,可外界传言,沈家男人各个体弱多病,活不过三十岁。

即便如此,名媛千金们仍然个个羡慕这沈家少奶奶的名头。

姜绾局促不安地半坐在床沿,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她在害怕。

因为沈靖霆要娶的女人根本不是她,她不过是妹妹姜蔓的替代品。

“咔嚓——”

门响,他出来了。

姜绾心跳漏了一拍,掌心里那一小片被角快要被攥破,指关节因用力而变得青白。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不敢抬头往上看。

可是沈靖霆强大的气场侵袭而来。

“抬头。”男人嗓音冷厉而低沉。

淡淡的药香和酒精混合的味道窜入鼻翼。

光影下,他英俊深邃的眉眼轮廓如刀割,棱角分明的下巴刚毅又性感。

他半眯着眼眸,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伸出食指轻挑她的下巴,眸光深沉笼着她,“蔓儿,你不开心?”

“没、没有。”姜绾慌乱地摇头,听到他喊着姜蔓的名字,心里一阵苦涩。

沈靖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那我们试试看。”

他对女人没兴趣,很可能不能给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想到蔓儿委曲求全嫁给他,心头越发疼惜。

姜绾来不及开口。

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却始终微微绷直,不敢有任何回应。

他蓦地睁开眼,英俊的眉心狠狠地蹙起,停下了所有动作,审视着她,“你不是蔓儿。”

姜绾吓得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慌了!

他发现了,她是个冒牌货。

她究竟哪里做错了?她和姜蔓明明长的一模一样。

“说!你是谁?”沈靖霆语速未变,狭长凤目却骤然迸发出阴鸷的光芒,紧紧攫住面前这张跟姜蔓一模一样的面孔,怒火中烧。

姜绾红着眼框想要逃离,却说不出一个字。

父亲的警告言犹在耳,“要是完不成任务,就死在沈家吧!永远也别想认祖归宗!”

“装哑巴?再不回答我就通知姜家来给你收尸!”沈靖霆脸色阴沉,抬手拧过她纤细的脖子,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嗜血的眸子乌云密布。

姜绾惊慌失措的摇头,咬唇祈求沈靖霆高抬贵手,“不要,我……我是、姜蔓的姐姐,我是姜绾。”

沈靖霆不悦的颦眉,“蔓儿呢?!”

姜蔓是姜家独女,哪门子冒出来的姐姐?!

姜绾破碎着声线妥协,“她逃婚了。”

“不可能!”沈靖霆狠戾地盯着她,不肯信,“谁派你来的?你把她藏哪儿了?!”

姜绾攥紧拳心,“我真的不知道。”

沈靖霆苍劲的手指几乎捏断她的脖子,“一句不知道就想打发我?你是不是想整个姜家都跟着你陪葬?!”

姜绾死死撑着身体爬起来,难堪的遮住自己身上的裙子,狼狈的跪在沈靖霆脚下,“不是,不,沈先生,父亲让我替嫁真的是情非得已,没了沈家的资金支持,姜家就毁了,你能不能先将就一下,我保证等姜蔓回来,我会把沈家少奶奶的位置还给她。”

“将就?”沈靖霆冰寒冷漠的黑眸居高临下睥睨着她,轻笑,修长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凭什么?”

姜绾心里咯噔一下,呼呼往下坠。

她怎么忘了,眼前这个男人,是S市说一不二的太子爷。

人人都说他乖戾嚣张,心狠手辣。

可她不信他会如此冷血。

“沈先生,没有沈家的帮助姜家就完了!!”姜绾红着眼睛求他。

沈靖霆深重的眉眼里有翻滚着巨浪,他紧绷着下颚,怒火中烧,狠狠地一脚踹出去,“滚!”

婚房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早就惊动了楼下的佣人们。

管家周叔毕恭毕敬的守在婚房门口,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少爷,您怎么了?”

沈靖霆的脸色比墨还黑,“通知法务部,追回三亿聘礼!沈家少夫人姜蔓离奇失踪,姜家骗婚,里面这个女人只是个冒牌货!”

“是。是少爷。”别墅的管家周叔吓得脸色都白了,一分钟都不敢耽搁,赶紧下楼打电话。

姜家真是不想活了,竟然敢送来个冒牌货欺骗三少!

可今天的新娘,明明长的跟少夫人一模一样。

姜绾慌乱无措的想要追出去阻止。

如果联姻的事情真被她搞砸了,父亲绝对不会再给弟弟治病。

如若因此让姜家遭上官司,那她就成了姜家的罪人了!

“沈先生,我错了!求求你,你饶了姜家吧!”

但是沈靖霆根本不给姜绾机会,狠狠地一脚踹出去!

“不要!啊!”

姜绾一个踉跄便直接顺着楼梯栽下去。

巨大的撞击声,打破了夜色下满眼的喜庆。

“少爷!”管家惊呼。

沈靖霆居高临下站在旋转楼梯上,漆黑无边的双眸睥睨而下,嗓音冰冷如地狱的钟声,淡漠到不近人情,“让姜家来办理后事。”

“是。”管家战战兢兢。

“封锁消息,今晚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沈靖霆冷声警告,视线落在地上的女人身上。

女孩已经昏过去。

脸色惨白,那同姜蔓如出一辙的容颜在灯光下,凄美动人,可是沈靖霆却没有动一丝一毫的恻隐之心。

他冰冷的眼底波澜不惊,让人绝望。

如果不是她刚刚...他不会发那么大的火!

连平日里蔓儿都唤不醒的身体,凭什么这个冒牌货,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

……

第二章 代嫁情非得已

仿佛做了场冰火两重天的梦。

姜绾一会儿冻得牙齿打颤,如置身冰窖,一会儿如烈火炙烤,喉咙干得要命。

全身都仿佛被揉碎了,那麻木到撕心裂肺的痛意,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突然,砰的一声。

一股大力袭来,姜绾直接被人从病床上粗鲁的拽了下来。

手背上的针头被扯落,鲜血淋漓。

“姜绾!!起来!还给我装死!”父亲姜文智的怒吼声刺耳的很。

姜绾疼的冷汗直冒,全身都仿佛被摔碎,她浑浑噩噩,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

“你是故意想毁了姜家是不是?!不然三少怎么可能认出你不是蔓儿?!你这个扫把星!如今三少不但说我们骗婚,还想撤回给姜家的三亿聘礼,我告诉你!吃到嘴里的钱,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吐出来,你给我起来,去跟三少道歉!”

姜绾好大一会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脑海里,慢慢浮现出自己摔下楼梯前的一幕幕,原来,她还是把事情搞砸了。

即便长的再像姜蔓,他们这种拙劣的表演还是瞒不过沈靖霆的眼睛。

窗外细碎的阳光穿透玻璃洒进来,她原本就毫无血色的面容,在光线的衬托下,凄惨无比。

明知道父亲只是将她当作棋子,当伤口被血淋淋地扒开时,内心仍是隐隐作痛。

“是我女儿就得为姜家当牛做马!你今天要是不能让三少收回成命,我就通知医院给你弟弟停药!”

“你别动我弟弟!”姜绾咬牙切齿到崩溃,红着眼睛攥紧拳心。

“那你就给我乖乖听话!”

姜绾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她被带到沈家别墅。

沈家别墅安保严密,大门紧闭。

姜文智双手叉腰,颐指气使的命令门口的保镖,“赶紧给我把门打开,我是你们三少的老丈人!”

保镖一看到姜文智,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要说他们三少可是站在云巅之上的男人,财富地位信手拈来,可怎么偏偏就喜欢上这家的女儿?

结婚之前,这个准岳父就仗着女儿的名义,不知道跟少爷耍过多少无赖要过多少钱,如果不是少爷宠着姜蔓小姐,这种小门小户的极品哪里敢弄个冒牌货糊弄三少?

沈靖霆吩咐,让姜文智带着冒牌货进去!

可就算再鄙夷,保镖还是给他们开了门!

低调奢华的别墅,偌大的如同宫殿一般辉煌壮阔。

纵然姜文智见惯了大场面,此时也不由得被惊呆,沈家果然是整个帝都最久远最根深蒂固的家族,名不虚传啊!

这么好的亲家,他绝对绝对不能放过!今天,他就是赖都要赖在这!

“一会给我机灵点,勾男人你不会吗?你跟蔓儿长的一模一样,我就不信你勾他他没感觉!”姜文智压低声音提点一旁沉默不语的姜绾!

见姜绾不说话,姜文智塞了一包药但她手里,“实在不行给他下药,我告诉你,你要把这事给我搞砸了,看我不弄死你!”

就在此时,一道低沉冰冷的男低音打破现场的狰狞,“姜叔叔,还嫌不够丢人?!”

姜文智心里咯噔一下,寻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脸色顿时变了。

沈靖霆慢条斯理的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光影笼罩之下脸部线条越发深邃迷人,漆黑不见底的墨眸里风平浪静,几乎看不出任何的波澜。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体如同神铸,精工缝制的西裤裤腿包裹住他遒劲有力的修长大腿,他抿着唇,棱角分明的下巴紧绷,一步一步拾级而下。

“女婿,女婿您终于出来见我了。”姜文智吓得腿都软了。

沈靖霆双手撑在裤兜里,深邃的眼眸淡淡扫过姜绾。

“我不是你女婿。”他的声音低沉不急不缓的敲在人的心尖上。

姜文智满脸都是委屈,“女婿,我的好女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们的蔓儿根本没有逃婚,她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不想嫁给你呢,她是被活生生逼走的!!”

说着,姜文智愤愤不平的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女婿,这件事您一定要替蔓儿做主!”

沈靖霆冷漠无情的嗤笑,“是吗?”

姜文智痛心疾首道:“是啊,女婿,就是她!姜绾!是姜绾把蔓儿逼走的!我这个二女儿从小在乡下长大,是最近才被接回家的!但我没想到她会嫉妒蔓儿嫁得好!为了夺走蔓儿的一切逼走她妄想取代沈家少奶奶的位置!”

“如今蔓儿不知身在何处,女婿,你不能在这时候不管再把姜家逼上绝路!”

姜绾从没想过事情败露,父亲会倒打一耙。

她垂眸攥紧拳心,心头的冰冷痛彻心扉。

男人眸光淡淡落到姜文智身上,很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你是觉得我蠢,不懂明辨是非?”

起初,他确实觉得这女人心机深重,但是一整夜过去,事情的来龙去脉早已经被他调查清楚。

蔓儿逃婚不愿嫁没有人逼。

姜绾代嫁倒是情非得已。

“不是的。我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全都是姜绾这死丫头的错!这件事跟姜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姜叔叔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姜文智吓傻了:“……”

“孟凡,把姜氏集团给我灭了!”沈靖霆抬手,云淡风轻的吩咐身后的秘书。

“不。不要……女婿,我错了,我错了……”姜文智抱紧沈靖霆的大腿,噗通一声跪下。

沈靖霆居高临下望着他,“给你一周时间,去把姜蔓找回来。”

“不行啊。女婿,一周时间太短了,你让我去哪儿找人啊。”姜文智要哭了。

“三天。”沈靖霆的脸色沉下来。

“不要!”

“我的耐心有限,姜总,你别让我失望。”沈靖霆冰冷的面容隐匿在光影之中,一字一句,压迫力十足。

姜文智临走之前还不死心,他咬咬牙,一把将姜绾推到沈靖霆面前。

“那女婿,我把姜绾留下来伺候您……她跟蔓儿长的一模一样,又年轻又水灵,您要是想蔓儿了,就用她解解馋,我保证她会乖乖听话,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滚!”

姜文智吓得屁滚尿流,再不敢多说一句话,赶紧走人!

相关文章:

自己想要是怎么跟老公开口/怎么跟老公开口要同房

高度宠h黄*爹地大人你老了

口述她张开腿让我添,男生忍不住对你肢体接触

恩别过来唔别碰那里|兄弟,别用水柱冲那里

攻怀孕大着肚子干受:女主修仙修真np有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