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送到sm俱乐部_把奶尖儿送到嘴边帮我吸

2022-09-19 20:20 · 新商盟

回到屋里,秦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了很多。

那天差点被二癞子轻薄,今晚二癞子又鬼鬼祟祟的找上门来,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干不出来的。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万一哪天,只有自己上山干活,遇上蓄谋已久的二癞子,后果不堪设想……

秦兰钻了牛角尖,越想越担心,必须尽快解决二癞子这个隐患,让他彻底死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嫁人。只要自己身边有男人了,就算二癞子再怎么心怀不轨,也不敢轻易乱来。

那么问题来了,嫁给谁呢?目前秦兰唯一的选择,只有陈光宗。

说实话,让她嫁给一个傻子,打心眼里不愿意,幸好陈光宗恢复了一些神智,起码不那么傻了,她倒是可见接受。

“就这么办,明天把生孩子的事情办了,不过太羞人了!”终于想到了好主意,秦兰的脸色一片绯红,面露娇羞,仿佛春心荡漾的美娇娘……

第二天,陈光宗又扛着锄头去果园干活,路过小卖部时,被聚在大柳树下唠嗑的村民叫住了。

“傻宗,过来过来。”有人招了招手,坏笑道:“听说昨晚二癞子去你家偷东西了,你从嫂子秦兰的房间里跑出来,把他轰跑了?”

“你别问的这么含蓄,傻宗听不懂,直接问他,昨晚是不是跟嫂子睡一起了?”

“傻宗,你是傻人有傻福啊,跟我们说说,什么时候开始跟你嫂子一起睡的?晚上你俩都干什么啊?”

村民都还以为陈光宗是傻子,各种调侃,都想知道陈光宗到底有没有跟秦兰睡一起了。

药王村本来就不大,有个什么风言风语,一早上的时间就能从村东头传到村西头,而且越传越失真。

“谁传的闲话,我跟嫂子清清白白,一直分房睡。”顾及到秦兰的名誉,陈光宗故作傻呵呵的回答道。

傻子不会说谎,比较容易相信,陈光宗装傻的一句话便打消了大部分人的猜疑。

“我就说嘛,秦兰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傻子,肯定是有人瞎编的,混淆视听。”

“这可说不准,秦兰守寡好几年了,没有再嫁,说不定就是跟傻宗有一腿。”

“拉倒吧,常麻子家闺女都不愿意嫁给傻子,秦兰更不可能。”

常麻子家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丑,她爹一脸麻子,她也是一脸麻子,还继承了母亲的大龅牙,父母的缺点全集合在她身上了,丑的出奇,一直也没嫁出去。

媒婆王婶曾给常麻子家闺女和陈光宗说过媒,但常麻子家闺女死活不愿意,宁可不嫁,也不嫁给傻子。

这样的丑女都不肯嫁给陈光宗,可想而知,秦兰那么漂亮的女人更不会,关于陈光宗和秦兰的流言不攻自破。

陈光宗又在山上整整干了一天的活儿,天黑才回家。

“嫂子,做什么好吃的呢,我老远就闻见香味了。”刚迈进家门,陈光宗闻到了一股勾人馋虫的香气,肚子不争气的咕咕乱叫起来。

“我炖的乌龟汤,给你补补身子,听说还补脑子,你趁热吃吧!”

乌龟是村里的单身小伙儿为了讨好许冰送的,那天晚上来的人多,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了,退不回去,扔了可惜,许冰又不吃,秦兰干脆炖了。

“王八汤啊,难怪这么香!”陈光宗馋的流口水,连手都没洗,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旁。

时间不大,秦兰端上了一盆热气腾腾的乌龟汤,陈光宗甩开腮帮子,连汤带肉,吃的满头大汗,干脆脱掉了上衣,光起膀子。

许冰没在家,自从她来药王村当村官后,天天有人争着请她吃饭,比香馍馍还抢手。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看陈光宗吃的欢,秦兰也高兴,捏着衣袖,亲昵的帮陈光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眼波流转,眉目含情。

吃完饭,陈光宗跟蒸了个桑拿似的,满身大汗,一股燥热由体内向外散发,看秦兰的眼神也变得不对劲儿,有种扑上去的冲动。

坏了,王八汤喝多了,补过头了!

乌龟汤对男人来说乃是大补之物,秦兰很清楚这一点,因为她不止一次给陈光宗的哥哥炖过,可惜陈耀祖先天不举,吃不吃没什么效果。

但秦兰记住了怎么做,其中加了一些药材,她专门炖给陈光宗,除了补身体之外,还有另外的打算。

“热死了,我去洗个澡。”陈光宗热的难受,急匆匆的直奔洗澡间,只想赶紧冲了凉水澡。

洗澡间比较简陋,只有一个淋浴,用的是太阳能里的水,夏天洗澡还行,冬天就不能用了。

“小宗,这是我昨天给你洗的内裤,洗完澡记得换上。”陈光宗刚冲了没两分钟,秦兰毫不避嫌的走进洗澡间,连门都没敲,手上拿着一条四角裤。

“谢……谢谢了,嫂子!”陈光宗下意识的捂住了裆部,不好意思道。

“用我给你搓澡吗?”秦兰脸色发红,面带羞涩,故作毫不在意道。

秦兰帮摔傻后的陈光宗洗过澡,但现在陈光宗恢复了一些神智,再帮着洗已经不适合了,可她还是鬼使神差的走了进来。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噢,那你自己洗吧!”

陈光宗傻了三年,刚恢复正常,有时候脑子还是转不过弯来,话出口顿时后悔,眼看秦兰一脚迈出了洗澡间,急忙道:“嫂子,要不你帮我搓搓背吧!”

“行!”秦兰眼中闪过一抹峰回路转的欣喜,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转回身又恢复一脸平淡。

秦兰认真的帮陈光宗清洗起背部,没有用搓澡巾,直接用手,那双温润小手摸在背上,别提有多舒服。

陈光宗一阵心猿意马,大补的邪火如同被点燃,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顺便帮你洗洗前面吧,免得你自己洗不干净,弄脏了床单被罩,还得我给你洗。”秦兰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一双芊芊玉手伸向陈光宗的身前……

陈光宗转了个身,变成面对秦兰,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

秦兰面如晚霞,一片红艳,不胜娇羞,她不瞎,瞟见陈光宗有了反应,心里如装着只小鹿般砰砰乱跳。

她记得以前给陈光宗洗澡的时候,从未见他有过反应,生怕跟他哥哥一样,男人那方面不行,否则即使她有心,也没法生孩子。

面前美娇娘的双手在身上不断游走,舒服至极,陈光宗的喉结蠕动,连吞口水,被邪火烧的嗓子眼发干,只想将秦兰扑倒,可仅剩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好了,你自己冲冲吧!”秦兰手脚麻利,很快帮陈光宗搓洗了一遍,包括重点部位。

陈光宗差点直接缴械投降,大脑一片空白,木讷的打开了淋浴头,水花倾洒而下。

“你等我走了再冲啊,衣服都弄湿了。”水流从头顶落下,淋湿了秦兰的衣服,娇嗔的抱怨一句。

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躲开,秦兰却原地没动,任由水花淋湿了衣服,身材的玲珑曲线尽显无疑,格外诱人。

“对……对不起,要不你也洗洗?”陈光宗又吞了几口口水,眼睛不受控制地落在了秦兰的胸前,一时挪不开了,血管更加贲张。

“我要洗,也等你出去了啊!”秦兰不胜娇羞,她先给陈光宗炖乌龟大补汤,又帮陈光宗洗澡,想尽办法,为的就是今晚把生孩子的事情办了,但这么羞人的想法不能明说。

“那我出去,你洗吧!”陈光宗还保持着雏男之身,没有任何经验,听不出女人的反话,傻呵呵的让出位置,胡乱擦拭几下身体,准备穿衣服走人。

真是榆木脑袋,笨死了,我都做到这种程度了,还不开窍!秦兰急的瞪眼,转念道:“我好久没搓背了,你也帮我搓搓吧?”

“好!”陈光宗拿起四角裤的手立刻僵住了,这不是要我的亲命嘛,我好不容易忍着没有犯错,帮嫂子洗澡,非出事不可。

他是成年人了,也考虑过结婚生子的问题,很想娶一个像秦兰这样既漂亮又贤惠的媳妇。可他恢复的时间尚短,对任劳任怨照顾自己三年的秦兰,心存敬畏,不敢有太多的亵渎之念。

陈光宗又想起了秦兰和母亲的遗言约定,听秦兰的意思,如果约定时间到了,他还没媳妇,秦兰似乎愿意嫁给他。

白捡一个这么好的媳妇,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虽然她是我嫂子,但我哥去世三年了,我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传宗接代,也是应该的。

豁出去了,大不了娶了她,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发什么愣,不会又变……糊涂了吧?”

“没有!”秦兰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陈光宗才回过神来,说服自己,转身一看,秦兰已脱光了衣服,背对着他,大片大片白花花的皮肤晃动眼晕。

别说陈光宗还是雏男,就算阅女无数的男人见到寸缕不挂的秦兰,也照样把持不住。何况陈光宗喝了不少乌龟汤,补过头了,能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

双手贴在秦兰的背上,抚-摸着光滑如玉的香背,陈光宗所有的顾虑都荡然无存,情迷意乱,甚至开始魂不守舍,浑身的血液也全部沸腾,如打了鸡血般。

秦兰非常配合,双手抵在墙上,身体弯曲,臀部挺翘,摆出一副任君施为,绝不反抗的样子,换成谁也受不了,肯定做出肆意妄为的举动。

“嫂子,我好难受。”陈光宗忍不住道。

“你……你哪难受?”秦兰眼神迷离,一脸娇羞与妩媚,简直迷死人不偿命,明知故问道。

“浑身难受,特别是……我想发泄。”

“你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吧,我又没拦着你。”

“嫂子,如果我有什么冒犯的举动,你不会怪我吧?”

“咱们是一家人,我怎么会怪你呢!”

“嫂子,我想要你!”秦兰暗示的很明确,陈光宗再也保持不住,猴急的从后面抱住了秦兰,身体亲密无间的相贴在了一起。

秦兰的娇躯顿时轻颤了几下,双腿发软,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臀部的异样,那是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春心也跟着剧烈荡漾。

陈光宗浑身冒火,其它想法都没了,只想跟嫂子融为一体,结束雏男之身……

相关文章:

h文适入高辣 性插图真人无遮挡 一对一真人外教

神瞳毒师全文章节/神瞳毒师小说完结篇精编版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紧致的*阅读

我们班男生轮流亲我:男生是不是特别想被口醒

宝贝过来趴好张开腿让我看看*军人教官肉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