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太深了要死了-公息乱大全小说

2022-09-19 08:15 · 新商盟

宋苒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那带头的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一旁横着棒球棍的青年却着了急:“臭娘们,我哥跟你好好说话是看得起你,你别给脸不要脸!”

老刘原本还只是站在一旁,听见这声音,一下子就明白宋苒这是说错了话。

他急忙冲了上去,想把宋苒拦下来,再和那人说几句好话。

不过老刘没有想到,他这么一个大高个儿冲了上来,顿时也吓了那年轻人一跳。

棒球棍下意识地挥了过去,正中老刘的太阳穴连着往后一片的脑袋壳,这一击太重,老刘一下就晕了过去。

那青年顿时愣住了。

他没想到,自己就是挥了一棍子,竟然就把老刘打成了这样。

都说酒壮怂人胆,他敢动手不过也是凭着刚才那一股子劲儿,此刻老刘躺在了地板上,他反倒慌了神。

“蠢货!”那带头大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来之前我说过什么?先礼后兵,我告诉你,下次再不听话,你打死人绝对没人保你。”

那青年也慌了,连忙结结巴巴地道歉:“对,对不起,哥,我错了。”

男人不为所动,只是又看向了宋苒:“我的人我自己会教训,不过,欠了钱就得还,我们也不是什么能一直和你们磨嘴皮子的好人。今天呢,看在你一个女人也不容易的份上,先放你们一马,明天这个时候再凑不起钱,那你就早些给刘顺和你自己安排后事吧。”

说完,男人就率先转身回到了电梯间。

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宋苒彻底瘫倒在了地面上。

她跪坐在老刘身旁,不知怎么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砸了下去。

她只觉得自己太悲哀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和刘顺之间除了那一点点小问题,绝对不会有其他的障碍,至少不会有像张若澜和她的丈夫那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原来他们也没差多少。

至少若澜的日子还有个盼头,她,她却连光都看不见了。

让她拿什么来给刘顺还几百万的欠款?就算是卖了她,也不可能卖得出来吧。

宋苒哭个不停,半晌,才终于想起被她抱在怀里的老刘还晕倒着,她才匆匆找出手机喊了救护车过来。

老刘这一晕,就是大半天,直到傍晚时分,他才终于醒了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大夫打了保票说老刘可能只是因为脑震荡才醒不过来,外伤并不严重,宋苒这才能静得下心来等他。

病床上,老刘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好想要散架了一般,尤其是左边的额头,好像肿了一块大包。

宋苒在他的病床边睡着了,老刘一醒来就看到了宋苒还带着泪痕的睡脸。

虽然头疼欲裂,可是老刘还是能够想明白,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能再装瞎了。

以前的生活因为弟弟的工作还不错,宋苒自己也争气,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带给弟弟和宋苒的负担有多大。

可是现在,既然他都已经能够看见东西了,刘顺又犯下了这样的大错,他怎么能继续装下去呢?

刘顺的情况显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就是说,他彻底染上了赌博,还欠下了几百万的债务。至少,以前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去不复返了……

他必须得工作,找一份新的工作。

宋苒紧紧皱着的眉头忽然动了一下,下一刻,老刘就看到她的睫毛轻轻扇动起来。

宋苒醒了,看到老刘那明显在看着自己的视线,她竟一时愣住了。

“哥,哥你能,看见了?”

宋苒张大了嘴,不知该做出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样的情况。

老刘的眼睛虽然不是天生就瞎,却也已经有那么多年没有见过东西了,骤然恢复光明这样一件事让宋苒又惊又喜。

她也并不犹豫,下一刻,她就冲了出去。

不多时,医生便跟着老刘走了进来。

给老刘做了一番检查,又建议了他去看专业的眼科医生,病房内就再一次恢复了宁静。

“真好!”宋苒也欣喜不已,可是下一刻,她就想起了眼下是什么情况,顿时又沮丧起来。

老刘看着宋苒的样子,只是暗自叹了口气。

他知道,眼下不比以前,如果继续瞎下去,被刘顺赶出家门也不是不可能,那样一来,他和宋苒也就再也没有关系了,再想要做什么,就更不可能了。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

老刘还在想要怎么宋苒解释自己恢复视力的事情,宋苒就忽然开口了。

“哥,刚刚大夫在外面跟我说,你可能是因为受到创伤,所以反而让视神经恢复正常了,”宋苒苦笑着,“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小苒,”老刘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了,老刘一抬眼,就看到了埋着头走进来的刘顺。

刘顺的脚步声惊动了宋苒,宋苒一看到是他,整个人紧绷了一天的情绪就彻底崩溃了!

“滚!刘顺,你给我滚!”宋苒尖叫起来,眼泪也忍不住地再一次滚了下来,“你有什么脸来找我们,啊?高利贷你也敢借,你是疯了吗!”

刘顺只是低着头,也不敢看宋苒:“小苒,是我错了,对不起,我。”

“别说了,刘顺,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宋苒打断了刘顺的话,“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就惦记着孩子了,原来你是把那当成你还债的工具!”

刘顺原本还在不住地道歉,听到宋苒说了这种话,他猛地抬起了头:“要是你现在怀孕了,有了那套房子,我现在还会是这样吗,啊?还不都是你害的!”

刘顺这段时间心事重重,又时不时要东躲西藏避开催债的人,本来就一肚子火。

而且,在他眼里,他已经道了歉,宋苒就该感激涕零地原谅他才对,何曾想一向温柔的宋苒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

一旁,宋苒更是觉得刘顺不可理喻!

“你自己不行能怪谁,要是你行的话孩子早就能打酱油了!”宋苒怒道,“怎么,是我想这么多年都没个孩子么?”刘顺骤然被揭穿痛处,更加生气了:“我不是不行,就算精子存活率低也是有机会怀上的。这么久你没怀上说明你也是个烂货,说不定都是因为你!”

这样的话,顿时让宋苒眼中的泪水彻底失控了。

她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从来都温柔体贴的丈夫竟然会一朝染上赌瘾,还说出这样的话!

一旁,老刘也听不下去了。

刘顺的性子他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的呢?这样的话,以前的刘顺绝对不会说出来。

果然,黄赌毒全都是沾不得的妖魔鬼怪!

但是三人都在气头上,老刘也顾不得刘顺的心情,只想阻止他继续说难听的话出来:“顺子,住嘴!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只是欠了钱而已,这都可以解决,怎么能连小苒都骂!”

刘顺却并不领情,只是冷笑着:“小苒?叫得倒亲。怎么?哥你是不是和宋苒有感情了,才这么维护她?我早该明白的,我早该知道,你们两个搞到一起去了,说什么人工授精,你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

刘顺的言辞越来越激烈,到最后,竟然是以怒吼的姿态说出了那个词。

老刘越听越气,恨不得把床边的手杖砸到刘顺脑袋上去。

宋苒也顿时睁大了眼睛,手也不住地颤抖着。

是,她是想过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如果她做过了,此刻她都不会因为刘顺的话而这么生气。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根本就没有跟老刘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又怎么可能会认刘顺这样恶毒的指责呢?

“混蛋!”宋苒说着,就把一旁床头柜上的水果砸在了刘顺身上,“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你当我宋苒是靠着你活的么,自己一天到晚小心思不断,你还要把那些龌龊的念头安在我身上?当初要不是因为觉得你脾气好,知道疼人,你以为我会跟你在一起?”

刘顺冷笑着,一脸“被我看穿了吧?恼羞成怒了吧?”的表情,让宋苒恨不得砸过去的哪些水果都是铁的铜的。

宋苒越想越愤怒,话也越说越过火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以前的半分模样!我告诉你刘顺,你想找谁生孩子就找谁,唯独别找我,我要回我家,我爸我妈说的对,你那些好处都是装出来的,我要跟你离婚!”

刘顺听此,顿时也怕了。

他一开始敢借高利贷,不过也是知道宋苒家里条件好,怎么也能托他一把,哪里会想到一向温柔小意的宋苒敢跟他提离婚呢?

可是,他现在距离被逼到绝路上只差那么几个契机而已,所以现在的刘顺,能够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全都远远超过了他以往给自己设置的底线。

刘顺深吸了一口气,冷静地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小苒,我不是威胁你,但是,你就算要离婚,这份欠款也是咱们夫妻两个人的共同债务。在把钱还清之前,你休想跟我离婚。”

宋苒再次被刘顺的无耻言论惊到了,整个人都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刘顺会说出来的话。

她从来都不知道,刘顺竟然会做出,和他一直在嘴上痛骂着的张若澜的丈夫相差无几的事情……

老刘也愤怒了。

他原以为自己的弟弟千好万好,却没想到,他会干出这样的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以往那个温和敦厚的弟弟仿佛变成了恶魔,让老刘心寒无比。

老刘哆嗦着把自己的钱包拿了出来。

他虽然瞎,却也在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再加上爸妈留下来的一部分遗产,老刘也算是小有积蓄。

但是,他现在不准备要了。

“顺子,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个弟弟!”老刘怒吼着,把钱包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密码你知道,这些钱就当我偿还你照顾我这几年的情义,现在,你滚吧!”

刘顺被那张银行卡当头砸了一下,却只是犹豫了一瞬,就从地上把它捡了起来。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青红不定,额头上满是暴起的青筋,半晌,刘顺终于抬起头红着眼睛看向了老刘。

“我还不想有你这个哥呢,”刘顺咬牙切齿地看着老刘,“一个瞎子哥哥,你以为我这么多年不觉得丢人?!更何况咋两本来就不是亲生的,你该滚哪儿滚哪儿去,以后也别来我家了!”

“刘顺!”宋苒尖叫着,忽然用力把一旁的提包摔到了刘顺身上,“你还是人么!”

她原本还因为刘顺的话愣了那么一会,可是刘顺和老刘的对话一下就提醒了她。

她何必要感到伤心和难过呢?现在的刘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他赌博借了高利贷这种事,是不可能算作夫妻共同债务的,宋苒好歹也是大学毕业,这点道理她也差不多明白。

只要联系律师就可以了,宋苒的手颤抖着,一直把刘顺赶到门外去,才狠狠地拍上了门。

刘顺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理亏,虽然叫嚣了几句,却没敢跟宋苒动手,只是一个劲的威胁着宋苒。

这让宋苒更伤心了。

他们这么多年夫妻,就算是养条狗都养出感情来了,谁会想到,刘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看着宋冉气得直哆嗦的模样,老刘也很无奈,却做不了什么。

宋苒也没管现在是几点,把刘顺弄出去以后就拿出手机来拨了几个电话。

老刘只能保持安静,听着宋苒打电话给朋友们找靠谱的律师,又跟律师咨询这种情况下离婚的相关问题。

一直等到宋苒打完电话,老刘才开了口:“小苒,你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跟我一起在医院待着也不是回事,反正明天我就能办出院手续了。”

今天他一直没有醒来,不好占着急诊的病床,宋苒就索性给他办了住院手续,把老刘放在了这间外科病房。

宋苒已经很累了,闻言,也只是眼皮都没抬地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那我找个朋友去她家住一晚,哥,你打算怎么办?虽然你能看得见了,可是眼睛刚刚复明,怎么也得有钱去找宋医生看看。你不该把那钱给刘顺的。”

相关文章:

有什么动作可以撩硬男生,女的主动摸你的腰暗示什么

终极狂兵《终极狂兵》小说【小说全本完结】

男人不育什么原因/当兵的那方面很厉害吗

椅子有道具play|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

口述激情达到高潮过程/你弄得我受不了了停下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