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朋友面前和闺蜜做,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2022-09-17 21:32 · 新商盟

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

“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

“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

“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脱光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

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少|妇,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

“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

“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

“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少妇。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

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了,来这个给你。”

老张说着从裤子口袋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块递给了“大头鬼。”

“大头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间捏了两把有点舍不得说道:

“哥,要不我不要钱了,你待会叫我也玩一下。”

老张眼睛一瞪:

“滚,这事你要在外边乱说,小心我弄死你。”

老张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气的,“大头鬼”得罪不起,给老张开了一间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张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声锁了房门。

王梅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脸蛋红扑扑的,嘴里一直喊着:“热..热..”

老张冷笑一声:

“热是吧,老子现在就给你降降温。”

老张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给脱光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老张兽性大发,他的手顺着王梅的小蛮腰一路往上,感受着王梅身体的温热滑腻,两只手放在王梅胸前狠狠一捏,王梅吃痛,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眼睛也缓缓睁开了。

老张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

不过王梅的眼睛睁了一下又闭上了,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这叫老张大受鼓舞,张开大嘴,一口咬了上去。

王梅的身子扭动开了,双手不由得搂住了老张的后背。

老张顺着王梅的心口一直往下亲,终于来到了王梅的肚脐眼下边...

过了一会,老张把王梅的身子翻转了过来,顺手解开了她身后的背带和腰间的带子,轻轻一扯,王梅身上再也没有了遮羞的东西,玉体整个呈现在了老张的面前。

老张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给王梅拍了几张照片,又觉得不过瘾,把王梅摆成了各种姿势,从不同的角度又给她拍了几张特写。

拍完之后,老张拿着手机一张一张看了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想:

刘亮,你用这种手段对付人家高静,现在我用这种手段对付你老婆,这叫因果报应。

放下手里的手机,老张跳上床,开始在王梅的身上亲吻起来。

就在他想要长驱直入的时候,突然,王梅睁开了眼,不知怎么的,她居然恢复了意识。

当她发现自己正在和老张在一张床上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她虽然爱玩,但绝不会和老张这样又老又穷没啥地位的人玩,刚才是想逗他来着,怎么突然就上床了呢。

大脑里一片空白,前边的事情她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老张,老张,快停下来,不可以的,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王梅一只手推着老张的脸,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拍打着老张的胳膊大叫道。

可老张现在箭在弦上,怎么停的下来,重新吻上了王梅的红唇,手嘴并用,施展出自己的本事想要降服王梅。

王梅急了,一把抓住了老张的子孙用力一捏,老张啊的一声不敢动弹了。

王梅冷笑道: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居然敢占我的便宜,是不是往后余生都想吃牢饭了?

老张苦着脸说:

“放手,快点放手,疼死我了。”

王梅一抓之下,心里猛地一颤:这老家伙的本钱倒是很雄厚啊。

老张求饶道:

“王小姐,你错怪我了,事情是这样的,你中暑了,我想带你来找个地方凉快一下,谁知道你主动把我推倒了,你也知道我是个男人,我一时没忍住....”

王梅努力想了一会,可是大脑里一片空白,前边发生了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王梅怒道:

“少在这跟我胡说八道,你说今天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老张心里早把那药店老板祖宗八代都骂翻了,明明说好药效五个小时的,这半个小时不到就没用了。

可他脸上还是装着可怜:

“王小姐,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放我一马吧,你叫我干啥都行,你看我年龄都这么大了,我是真的不想坐牢啊。”

王梅眼珠一转,伸长腿用脚趾在老张胸膛蹭了两下,懒洋洋的说道:

“话可是你说的,是不是叫你干啥都行?”

老张身子一个激灵,刚才下去的火又上来了,舔着嘴唇说道:

“王小姐,只要你能放过我,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那好啊。”

王梅慵懒的往床上一躺,伸出一只脚到老张下巴下边命令道:

“舔舔我的脚。”

老张低头看了一眼,王梅的脚虽然不如高静的脚秀美,但也算得上是骨肉匀称,洁白无瑕,这正是老张的最爱。

老张低下头开始在那白嫩的脚上亲吻起来,王梅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流动,忍不住舒服的叫了一声,继续命令道:

“往上,一直往上,不要停,不要客气。”

老张抬头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瘦弱的小腿一路亲吻上去...

王梅闭着眼睛,纤纤玉指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着..

过了一会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床上。

老张试探着问道:

“王小姐,这样就可以了吧,你不会再告我了吧。”

“咯咯咯。”

王梅突然大笑起来,坐起身软软趴在了老张的肩膀上,一边摸着他下边的胡茬子一边说道:

“行了,老张,别害怕了,我不会报警的,警察要把你抓了,我上哪里找这么一个能干的男人去啊。”

老张心里一松,心里骂了一句马蚤娘们,反手搂住了王梅的细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

“真是吓死我了,怎么尝到甜头舍不得了?”

王梅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娇嗔道:

“死样子,谁舍不得你了,你看你脸上都有褶子了,年龄都能当我爹了。”

老张伸手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摸着,嘴里说道:

“年龄大又怎么了,不照样亲的你吱哇乱叫,老实说和我玩你爽不爽。”

王梅低下头红着脸小声说道:

“挺爽的。”

老张哈哈大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谁能想到,都五十多了,居然还能和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坐在床上调情呢,更何况这女人还是刘亮的老婆呢。

一想到刚才王梅在自己的身下娇啼婉转的样子,老张又觉得有一道热流在身上流淌,他直接把王梅压在墙角又狂吻了一阵,王梅也搂着老张的脖子尽量的配合着,一点也不嫌弃老张的年龄了。

王梅像是个小女孩一样挂在老张身上不下来了,硬要缠着老张和她一起洗澡,老张没办法,只好抱着她去了浴室。

花洒洒下了温热的水珠,王梅和老张互相替对方清洗着身子,王梅突然说道:

“老张,你做我爸爸吧。”

“啊,什么?”

老张惊讶道。

“就是你做我干爹,以后有了这层关系我们玩起来,我觉得会更加刺激。”

王梅一脸兴奋的说道。

老张楞了一会,摇摇头嘴里嘀咕道:

“行吧,你想咋样都行,你们年轻人可真会玩啊。”

“干爹!”

王梅甜甜的叫道,吧唧在老张的脸上亲了一口。

洗完澡,两个人一起在床上休息,王梅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小姑娘,躺在老张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撒着娇:

“干爹,你给我讲个故事嘛?”

“我不会讲故事。”

“讲一个嘛,我亲你一下。”

王梅说着抬起头在老张的嘴巴上啄了一下。

老张哭笑不得,只好给王梅讲了个狼和小羊的故事。

不一会,王梅就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

老张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的结局,只能感叹这些有钱人的想法自己是真不懂了。

或许王梅只是为了找刺激,但这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个机会,虽然自己已经五十多了,但是他还是想做出点事业来的。

就是不知道今天认得这个干女儿以后会不会孝敬自己了。和王梅分别之后,老张就回到了自己的店里。

第二天老张还没开门呢,外边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

老张不耐烦的问。

外边人也不说话,继续敲门,老张批了件衣裳拉开卷闸门,看到高静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裙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门外。

老张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自己叫高静今天早上早点来自己这里报道的。

可现在外边天色灰蒙蒙的,高静来的也太早了点。

高静没说话,鬼鬼祟祟四处打望几眼,一弯腰,直接从卷闸门下边钻到了老张的店里。

卡擦擦,老张又把卷闸门给拉下来了。

店里现在就一老汉,一女人,气氛顿时有点怪异。

老张打开了灯,上下打量着高静,笑呵呵的问道:“高老师你咋来这么早啊,现在才六点多啊。”

高静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没好气说道:

“不是你叫我早上过来的吗,过一会,学生都来早自习了,我还怎么来你这。”

老张点点头:

“也是,高老师你今天穿着一身可真漂亮啊。”

老张说着伸手想去摸摸高静衣服的面料,高静却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寒着脸说道:

“别跟我动手动脚的,照片呢,全部给我,还有你手机上的东西也全给我删了。”

老张嘿嘿笑道:“高老师我又不是你的学生,你干嘛命令我,别忘了现在主动权可在我手里。”

高静气的说不出话来,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过了一会才冷冷问道:

“又想占我便宜?”

老张呵呵笑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不给我一点甜头你觉得你能拿走照片吗?”

说着老张试探着把一只手放在了高静的腰上。

高静无奈的叹息一声,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小声说道:

“那你来吧,先说好,不准那个啊。”

老张如奉伦音,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搂住了高静,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嘴里赞叹道:

“高老师,你身上可真香啊,早上刚洗了澡吧。”

高静闭着眼睛忍受着,不说一句话,当老张的手掌握住她胸前的柔软的时候,高静的身子猛地一抖,轻声抱怨道:

“轻点。”

老张肆无忌惮的把玩着,一边在高静的耳朵和脸蛋亲吻,一边问道:

“高老师,你这一对宝贝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是不是你自己经常揉啊,还是刘亮给你揉大的。”

高静现在也来了感觉,整个人几乎躺在了老张的怀里,喘息道:

“别,别胡说,每个女人的身体发育不一样,有的天生就,就比较大。”

老张狠狠的捏了一把说道:

“那可不一定,像你这么大的一看就不是自然发育,你肯定用别的办法刺激了。”

高静嘤咛一声,转过身趴在了老张的肩膀,轻轻的喘着气:

“老张,咱们两这样是不对的,你赶紧把照片给我吧,你把照片给我,我肯定会给你的,你也不用每天在我身上过干瘾了,难道你心里不急嘛?”

“那你现在给我?”

老张的手从高静的裙子里伸了进去...

高静不自在的扭着腰,躲避着老张的怪手,用自己的胸脯在老张的身上轻轻蹭着,娇声娇气的说道:

“老张,今天不行,你这里太小了,时间也不够,你先把照片给我,我一个女人,你还害怕我反悔不成。”

老张心里冷笑不已,这个高静,居然还给自己玩美人计,恐怕自己把照片交出去,她以后就再也不理自己了。

老张也不说破,她用一只手捏着高静的下巴笑着说道:

“那你好好表现啊,你表现好点,说不定我就把照片给你了。”

高静看说软话不管用,生气的一把把老张推开,冷冰冰的说道:

“够了,老张,你和刘亮一样不是好东西,不要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老张看真把高静惹火了,也不敢得寸进尺了,陪着笑脸说道:

“高老师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能跟刘亮一样呢,他是白占你便宜,我可是替你办事拿报酬,还是有区别的。”

“你别跟我说废话了,赶快把照片全部给我。”

高静不耐烦的说道。

老张摇摇头:“不行,给了你你以后肯定不理我了。”

“哼!”

高静气的背过身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才气呼呼的说道:

“行,照片先放你这里,等啥时候你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也删除了,我就给你。”

老张大喜过望连忙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搞定这件事的。”

高静再没说多余的话,偷偷的溜出了老张的店。

九点半的时候,刘亮来到了老张的店里,同样是黑着脸,也没说叫老张关门的话,就是假装买水果在老张的店里转来转去。

刘亮昨天晚上回去王梅就胡乱找麻烦,刘亮因为高静这两天不理自己了,心里也烦,就吵了两句。

王梅一个电话打到刘亮老丈人那里去,刘亮老丈人劈头盖脸一阵骂,说他这校长不想干了就调乡下去,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刘亮被吓坏了,不知道哪里惹得老泰山发火了,低声下气的求了王梅半天,王梅才说老张以前救过老丈人的命,昨天跑去告状了。

他更加不会知道的是他那刁蛮的老婆昨天已经被老张收拾服帖了,现在是帮着老张在演戏呢。

刘亮心里那个悔啊,他哪里知道就一不起眼的卖水果的老头,居然有这么大的关系,所以大清早就跑过来赔礼道歉来了。

老张冷眼旁观,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昨天晚上王梅的工作起作用了,这小子是不敢关自己的店了。

刘亮在那转了一会,也没见老张搭话,只好咳嗽两声,自己找了个台阶,称了二斤草莓来到吧台对老张说道:

“老张,给我称称,看多少钱。”

老张麻溜的过秤,打包,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共六块四。”

刘亮拿出了一百递给老张说:“不用找了。”

老张嘿嘿笑道:“咋回事啊,这一天不见,咋跟换了个人一样,你昨天不还说要关我的店吗?”

刘亮神色一囧,有点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老张,过去的事就算了,我对你有点误会了,我没想到你居然跟我岳父认识,有这关系你咋不早说呢。”

老张脖子一梗,故意说道:“谁你岳父啊,我不认识,你是校长,我这店你爱关就关,我老张不在你这开店也饿不死。”

刘亮急了,赶紧下话连天:

“老张,别这样。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后你这店在这好好开,愿意开多久就开多久,只要有我刘亮在一天,就没人能动你的店。就是你以后有啥事,别轻易去找我老丈人,他那人脾气不好。”

老张冷笑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老张在外边玩的时候,你娃娃还穿开裆裤呢。”

刘亮被骂的没脾气,呵呵傻笑两声,提着水果离开了。

老张这心里爽快啊,只觉得活了一辈子,就这两天活的最舒坦了,要女人有女人,要面子有面子,就连刘亮这小子都乖乖的低头了,这都是王梅的功劳,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一下才行。

正想着呢,王梅的电话打来了,甜甜的叫道:

“干爹,刘亮今早找你没啊?”

那嗲里嗲气的声音听的老张的骨头都酥了,他呵呵笑道:

“找了啊,已经给我认错了,干闺女,你可真能干啊。”

王梅咯咯笑道:

“那干爹打算怎么奖励我啊。”

老张嘿嘿笑道:

“干爹请你吃香蕉,大香蕉,一次叫你吃个饱。”

王梅故意撒娇道:

“哎呀,干爹,你在说什么嘛,什么香蕉不香蕉的,人家又不爱吃香蕉。”

老张压低声音道:

“你上边的嘴不爱吃,可是你下边的嘴爱吃啊,上次咬着我的香蕉都舍不得松口了,呵呵呵.”

“干爹~”

王梅的声音更嗲了:

“你怎么这么坏啊,大清早就逗人家,要把人家的火撩上来,你过来灭火啊。”

老张呵呵笑道:

“你干爹腿脚不方便,要过来也是你过来,怎么昨天还没喂饱你啊,这么快就又想要了?”

“讨厌!人家就是说说而已嘛。”

王梅好像撒娇上瘾了,抱着电话聊个没完。

老张也觉得大清早的打这电话挺刺激的,就故意说道:“闺女啊,你现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干点别的啥。”

王梅说道:

“人家在办公室呢,干爹想要做什么啊?”

老张问道:

“你办公室就你一个人啊?”

“是啊,人家有单独的办公室,干爹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王梅的声音听着呼吸有些急促,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人啊,那太好了,你把裙子拉起来,照张腿的照片给我,记住一定要照到内|内哦。”

老张命令道。

“呀,干爹你好铯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铯铯的干爹,你先加我微信吧,我马上给你发照片。”

王梅的声音无比的兴奋,听起来对老张的玩法很满意。

过了一会,老张叫了王梅的微信,王梅发过来一张照片。

背景是一个华丽的办公室,照片里有一双穿着玻璃丝袜的修长美腿,脚下踩着一双恨天高的黑色高跟鞋,那是一件裤袜,一直拉到了腰部,两腿间红色的内|内包裹在丝袜里,如此的饱满。

老张看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用手在屏幕上摸了摸。

王梅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带着一个可爱的表情:

“干爹,人家今天穿的是红色的,喜欢不喜欢啊。”

“喜欢,喜欢。”

老张连忙回到。

“那还想不想看啊?”

王梅发过来一个调皮的表情问道。

“你发个胸的照片吧,要露|点的。”

老张回道。

马上王梅的照片发过来了,是脖子以下的照片,可以看到王梅坐在老板椅上,白色的衬衣完全解开,红色的内衣直接被推到了脖子那里,那团雪白的庞然大物占据了照片的一大半,跃然而出,顶端..

老张不由的把那照片放大了想要看的更仔细一点,这时王梅突然发了个消息:

“干爹有人过来找我办事了,先不玩了,以后有机会再玩,爱你。”

后边跟着几个心和嘴巴的表情。

老张正玩到兴头上突然被中断了,急的抓耳挠腮的,连着发了几条信息,都没有任何反应,想必王梅是真的出去办事了。

老张一连喝了两罐凉茶才总算冷静了下来。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老张探口气起身准备打扫卫生。

相关文章:

外国人的下面大有人试过吗_说说各自最刺激的那次

张柏芝黑本耳全套94张54张柏芝门事件完整p

高H啃咬花蒂 3p:有一下没有下的顶撞

尿里加两滴酒精测男女.附近有女人要陪我过夜

媒体报道:镇江回应“制假文书放老赖出境”已展开联合调查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