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3p交换经历,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2022-09-16 13:04 · 新商盟

“孙先生,本次会面结束,感谢您的光临!”梁冰倩脸上摆出一个职业性的笑容,对孙昊道。

这梁冰倩身为一个超大型企业的总裁,被人无礼对待后,还能保持着这么高的涵养,由此也可见永福珠宝何以能霸占国内珠宝市场半壁江山!

梁冰倩已经下了逐客令,可孙昊却稳坐不动,脸上带着嬉皮笑脸的神色,侵略性的眼神,把梁冰倩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梁冰倩心中更恼,她自知面貌身材出众,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到无数的目光。但由于自己超然的身份、强硬的作风,一般人就算心中有什么龌龊的想法,也只敢偷偷打量自己而已。

像面前这厮一样,这么明目张胆地,用色眯眯的眼神审视自己,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尤其可恨的是,这厮一边看,嘴中竟然还啧啧连声。仿佛在对一件物品表示赞赏,着实让人抓狂!

就在梁冰倩准备呼叫保镖进来,把孙昊扔出去时,孙昊终于“审美”完毕,脸上忽然换上一副严肃的神色。

“梁总,贵公司的安全系统,有很大的漏洞啊!”孙昊语气肯定的说。

一听这话,梁冰倩立刻神色傲然的反驳:“虽然不懂你想搞什么把戏,但你这话未免太可笑了。我们公司的安全系统,可是请美国……”

孙昊露出一个痞笑:“我之所以会出现在梁总的会客纪录中,就是黑进了贵公司的系统,替换掉了您原定的会客纪录。”

看梁冰倩仍不太相信,孙昊打开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双手十指在键盘上飞舞,噼里啪啦敲打一阵。然后抬起头道:“梁总,你可以询问一下,本市南城永福分店的保险库是否关好了。”

梁冰倩将信将疑,拿起电话拨出一串号码,沉声道:“我是梁冰倩,去看下你们的金库。”说完,梁冰倩静静等着那边的回应。

过了一会儿,放佛那边的人说了什么,梁冰倩吃惊地看向孙昊,但还是声音平稳地对电话那边说:“不怪你,没有你的责任。刚才是总部在测试系统……嗯!没事了,你放心工作吧。”

放下电话之后,梁冰倩脸上阴晴不定,冷声问道:“孙先生,你当着我的面侵入本公司安全系统,不怕我报警?”

孙昊毫不在意,直接把双脚往大班台上一伸,舒服地仰躺在椅子里。笑道:“那好,我等着梁总报警。不过我相信,梁总肯定不会那么蠢。”

梁冰倩冰冷的眼神瞪着孙昊,孙昊毫不示弱的回瞪她。两人对视片刻之后,梁冰倩只好主动收回眼神,无奈地坐回去,蹙眉沉思起来。

她确实没那么蠢,孙昊刚才只用了一分钟不到,就能把南城分店的金库打开,那就说明,他随时可以破开全国任意一家永福连锁店,甚至让它们全部陷入瘫痪。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孙昊如果想,就可以搬空永福珠宝公司!他甚至不用自己犯罪,全世界有大把的犯罪组织,愿意花费天价向他购买这些机密。

而且,除了那些珠宝之外,永福公司的各种设计图、商业机密之类的,在竞争对手手中,也能卖出天价来!

但是,孙昊既没有找犯罪组织合作,也没有自己向永福珠宝动手,而是主动来向自己说出了这个秘密。

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梁冰倩想不明白,难道说,这孙昊只是一个技术宅,根本不懂他的能力有什么价值?可是,看他满脸油滑的痞像,又绝对不是。

既然想不明白,直接问就是了!

梁冰倩正色面对孙昊,认真地说:“孙先生,我首先代表永福珠宝公司,向您表示最真挚的感谢。”梁冰倩的感谢确实是出于真心,毕竟,孙昊等于是饶了永福珠宝一命啊!

孙昊挥挥手:“感谢什么的,就不必说了,直接来实在的。”

梁冰倩点点头,从桌上拿过支票夹,刷刷刷写了一张,撕下来递给孙昊:“这是一点小小谢意,请孙先生收下。”

500万人民币!

孙昊看得两眼冒光,但还是强忍着收回了目光,直接把支票推回去给梁冰倩,微笑道:“我不要钱,而且,如果梁总信得过,等下我也愿意帮贵公司升级下安全系统。这一切,只要梁总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梁冰倩吃惊的看着孙昊,如果孙昊嫌钱少,她可以理解,可他却直接不要钱!永福珠宝除了钱,还能给他什么做报答呢?

片刻后,梁冰倩迟疑着道:“孙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什么?”孙昊一愣,忽然反应过来,原来这梁冰倩竟然想歪了,以为自己是要借此向她求欢呢!

孙昊好笑不已,摇头道:“你想哪去了?我是想让你答应我,向曼妙之夏采购1000件珠宝而已。”

梁冰倩脸上一红,急忙端起水杯假装喝水,掩饰下尴尬的样子。

曼妙之夏的珠宝都是面对高端市场,1000件,最少也要七八百万人民币了。虽说比500万多了不少,但梁冰倩也可以接受。

但是,让梁冰倩想不明白的是:孙昊为何对他的公司那么忠诚,竟然肯为了公司业绩,放弃唾手可得的500万现金。那七八百万虽然不少,但分给业务员的销售提成,无论如何,几十万也就顶天了。

孙昊挑眉问:“梁总在想什么呢,难道觉得1000件珠宝要求太高?”

“没有!”梁冰倩急忙否认,放下心中疑惑,叫助理进来和孙昊起草协议。

最终,约定永福珠宝公司向曼妙之夏采购1000件珠宝,总价值850多万人民币。同时,孙昊需要无偿为永福珠宝公司升级安全系统。

合同签订完毕之后,梁冰倩问道:“孙先生,请问本公司的安全系统,有什么漏洞呢?”

孙昊想了下,道:“哦……怎么说呢?总之像我这样的高手,可以通过重新定义语言注册表,重写数据库层、chef脚本……”

“停!”梁冰倩直接打断了孙昊,因为她根本就听不懂那些东西。“孙先生,我信得过你,但公事公办,等我请人重新评估下本公司安全系统之后,再请你前来帮忙,怎样?”

孙昊点头答应,收好合同准备告辞。

梁冰倩起身相送,他根本不担心孙昊会泄露那个系统漏洞,因为现在他已经主动暴露了自己。若永福珠宝因安全系统问题,失窃了任何东西,那他就是首要嫌疑人了。

两人走到门口之后,梁冰倩实在忍不住心中好奇,踌躇着问道:“孙先生,请问在你们公司,你担任什么职位?”

“业务部,实习业务员!”孙昊转过身来,微笑着答。

“……”梁冰倩被噎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平复好心情,不解的说:“以孙先生这样才华,怎么会做个实习业务员呢?而且还为了公司业务,拒绝我的500万!”

孙昊直视着梁冰倩双眼,问道:“怎么?梁总是想要挖我?”

“正是此意!”梁冰倩满脸期待的说,“只要孙先生答应过来,我保证……”

孙昊直接打断梁冰倩的话,拒绝道:“不用了,我能确定,梁总给的待遇一定非常高。但我在曼妙之夏,有一样待遇是梁总一定给不了的。”

梁冰倩不服:“我倒还真的好奇了,有什么条件,曼妙之夏能提供,我们永福珠宝却付不起的!”

孙昊邪邪一笑,忽然靠近梁冰倩,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我之所以在曼妙之夏,是因为那里的美女总裁,已经把身体给了我!”

梁冰倩万万没想到,孙昊竟然会说出这么个答案来。韩梦漓她是见过的,看起来非常冷艳高傲的一个女孩子,她实在不相信,韩梦漓会拿自己的身体,来笼络下属!

孙昊满脸坏笑,轻轻在梁冰倩耳边吹口起,调戏道:“梁总相貌出众,如果你也肯以身相许的话,我还真的可以考虑下跳槽的事!”

“滚!”梁冰倩脸色铁青,大声怒骂。

孙昊满脸惋惜的样子,感叹道:“唉!看来是没机会一亲芳泽了,不过,咱们两公司的合作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噢!”

说罢,孙昊摇摇手中合同,哈哈大笑着,在梁冰倩发飙之前,开门逃了出去。

哐当一声,梁冰倩全力踢出的一脚落空,踹在了防弹玻璃门上。

孙昊笑得更加开心了,对俏脸寒如冰霜的梁冰倩挥挥手,转身进了电梯。

送孙昊上来的前台小姐,依然保持着满脸微笑,恭候在电梯内。孙昊对她点点头:“到地下二层停车场,谢谢!”

孙昊驾着奥迪,离开永福大厦之后,直接回到了曼妙之夏公司。

到总裁办公室看了下,老婆韩梦漓竟然出去了。孙昊闲着无聊,就回到业务部,打开电脑开始玩起了游戏。

小胡子看见孙昊回来,立刻想起中午在饭堂受到的悲惨遭遇,阴狠的瞪了孙昊两眼,钻到主人办公室向王志文报告去了。

由于业绩被王志文抢走,这两天业务部里众人都在闹情绪呢,全都待在这里玩游戏,没有一个出去跑业务的。王志文自知理亏,就没敢继续对那些人怎样,怕彻底惹了众怒,但他心中早就积了一肚子火了。

现在听说孙昊竟然也在上班时间玩游戏,脸色立刻阴沉似水,气势汹汹的就出了办公室,直接往孙昊的位置走去。

“孙昊,你今天跑了几单业务?业务单拿来给我看看!”王志文虽蠢,也知道教训人要师出有名。只拿上班玩游戏说事,没法对孙昊造成致命打击,所以他上来就先问孙昊业绩。

孙昊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看都不看王志文,随口道:“一单业务,不过,王主任你没资格看我的业务单,我等下要直接向总裁汇报!”

王志文抓起孙昊的显示器往地上一摔,怒吼道:“姓孙的!两天才跑一旦业务,你也敢上班玩游戏?不想干了就跟我滚!”跟在王志文身后的小胡子吓了一跳,他之所以打报告,就是想让王志文替他报仇的。但实在没想到,这王志文竟然这么给力,看起来比自己还恨孙昊啊!

小胡子哪里知道,自从昨天被舒丽打了一巴掌后,王志文对孙昊已经恨之入骨了。公恨私仇相加,王志文心中积了一整天的火气,现在这是彻底爆发出来了。

听到这边的动静,正在玩游戏的业务员们,一起围拢过来。

一大早见到王志文的大肿脸时,众人就私下猜测是不是昨夜王志文被孙昊打了。现在见王志文对孙昊那滔天的怒火,众人立刻坚定了心中的怀疑,心中期待着两人再爆发一次大战。最好孙昊能把王志文揍成半死,替大家解恨。

可惜,孙昊并没有要对王志文动手的意思,而是身子往椅子里一靠,竟然微笑了起来。

“王主任,公司规章并没有对业务员上班干嘛做出规定,只要有业绩就可以了。”孙昊翘着二郎腿,蔑视的眼神看着王志文,“所以,我上班玩游戏你管不着!反倒是你,故意损坏公司物品,是要罚款的!”

王志文更加恼火,拍着桌子吼道:“业绩?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业绩?你两天跑一单业务,这也叫完成了?”

孙昊依然是那副不屑的表情,答道:“不就每天100件销售任务吗?小意思而已。这点东西都搞不定,我好意思在这吹冷气混工资?”

王志文听出孙昊在讽刺自己,立刻也嘲弄道:“别忘了你昨天一件没卖,你今天要想完成,就得卖出200件去!本公司最便宜的珠宝,一件最少卖5000多块,你这一单就能卖出200件?”

“就是!我看这就是个废物,除了吹牛还会干嘛?也不怕吹牛把自己憋死!”小胡子给王志文帮腔,对孙昊嘲讽道。

王志文却忽然拦住小胡子,反驳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看啊,小孙要想一天卖出200件,也不是不可能。”

小胡子莫名其妙,不懂王志文这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反问道:“怎么可能呢?”

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也都露出了不解的样子,想知道王志文会怎么说。

王志文脸上摆出一副猥琐的神色,对众人说:“你们没看人家小孙有张小白脸?只要人家想,去找个喜欢搞基的大款送屁股,说不定那大款一开心,还真能替他买下200件珠宝呢!”

说完,王志文哈哈大笑,小胡子也随着肆无忌惮的嘲笑了起来。

“真是不知死活!”孙昊脸色终于阴冷了下来,本来他还只是看不起王志文而已,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但这一刻,孙昊终于完全被激怒了。

孙昊呼的一下站起身来,冰冷的眼神瞪着王志文。

王志文只觉浑身忽然一阵发寒,不自觉的就向后退了两步。孙昊的身材并不算是非常高大,但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却仿佛一座大山一样,威压逼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退开之后,王志文才发觉过来,感受到周围人眼神中的鄙视,心下不由暗恼,自己怎么就这么怂了呢?

见孙昊站起来后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王志文抖擞精神再次上前,壮着胆子喝道:“你想干嘛?难道你还敢动手?我告诉你!只要你敢挨我一下,我直接讹死你!”

“瞧你那点出息!”孙昊鄙视道,这王志文还真是一个奇葩,竟然连这么丢人的“狠话”都说得出来。

周围众人也一起摇头,对王志文的无耻和猥琐,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不过,孙昊本来就没打算在公司里对王志文动手。毕竟,这里是自己老婆的公司,无论如何要给老婆留面子。

孙昊笑了起来:“王主任说得没错,我今天确实没拿到200件一张的单。”

王志文正想得意,却听孙昊接着道:“我今天这张单,卖出的是1000件!”

“什么?”

“不可能!”

“怎么可能?”

……

围在周围的业务员们,听了孙昊的话,不约而同的议论起来。

王志文本来被吓了一跳,听了众人的议论,心中安定下来。对孙昊道:“年轻人,空口吹牛顶什么用?”

孙昊微笑一下,打开文件夹,拿出跟永福珠宝的协议,贴到王志文的脸上道:“按公司的规定,特大型商业合约,凭你是没资格看的。不过,既然你这么不死心,我就让你见识下!”

由于那合同牢牢贴在脸上,王志文下意识的又后退两步,这才看清合同上面的内容。周围众人也围拢过来,瞪大眼睛往那合同上面看去。

等看清合同下面的采购数量,真的是1000件,众人一起倒抽一口凉气!这可是1000件啊!

一个试用工,上班第二天,就直接拿下一张价值850多万的单子!众人怎能不心惊?在之前,公司里最牛的业务员,一天能拿卖出10几件珠宝,就能吹嘘上半个月了。而这,可是100倍的业绩!

孙昊嘲讽道:“怎么样?王主任,你一辈子拿得下这么大的单子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王志文满脸惊疑,不敢置信的看着合同,伸手就向合同抓去,想看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孙昊手迅疾地一缩,将合同收回,鄙夷道:“姓王的,你自己没能耐,就想撕毁我的合同?好你个卑鄙小人!”

周围众人一起怒视着王志文,只因这王志文卑鄙无耻形象深入人心,众人听了孙昊的话之后,根本就毫不怀疑。

王志文被孙昊抹黑,心里又惊又怒,大喊道:“谁要撕你合同了?我是怀疑你那合同是假的,想要看清楚而已!”

说到这里,王志文回身对众人道:“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他那合同上,购买方写的可是永福珠宝!

咱们公司跟永福可算是竞争关系,对方怎么可能曼妙之夏的珠宝?难道你们不觉得怀疑?”

听了这话,众人也有点将信将疑起来,王志文确实是个贱人,但他这话说得有道理啊。永福自己就设计制造珠宝,怎么可能来买曼妙的?

孙昊对众人的怀疑毫不在意,撇撇嘴对王志文道:“我这合同真假,等总裁回来自然就知道了。反倒是你,还不赶快去收拾东西,准备搬出主人办公室?”

“我凭什么要搬出去?”王志文大怒,“就算你的合同是真的,那我最多也就是比你晚几天完成赌约而已!咱们可没说,晚完成就算输,最多也就是平手而已。

你别忘了,我现在每天也能卖出100多件,要不了几天我也能完成1000件的任务了!”

听王志文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周围众多业务员们,脸上一起露出了愤慨、恼怒的神色,恨不得把他咬死。这王志文利用职权把他们的业务抢走,竟然还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却听孙昊忽然轻蔑的说到:“王主任,谁跟你说赌约的事了?这玩意儿我就没放在心上而已。我让你收拾办公室,是让你准备着进班房,把牢底坐穿吧!”

“姓孙的,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否则我告你威胁和诽谤!”王志文再次怒吼。

孙昊邪邪一笑,道:“王主任,你为了完成赌约,抢走下属的业务,这我也就不说了。但是,你竟然还主动将本公司最低成本价,报给客户。我没说错吧?”

王志文冷哼一声,对抢业务的事情忽略过去,直接道:“我是报了最低价,又如何?”

孙昊摇摇头,叹息道:“本来,你我打赌是为了给公司增加业绩。但是你呢?没有给公司增加新客户也就算了,实际上,你连销量都没有增加!

你只不过是把公司未来一个月的销量,一次性给透支了而已!你身为本公司销售部主任,职业道德我就不说了,你的能耐,就这点?”

孙昊这话,正是周围众业务员的心声,当下众人一起轰然叫好。

王志文脸色铁青,张嘴想要辩驳,孙昊却根本不给他机会。

“你没能耐就算了,可最不该做的,就是让客户全都知道了本公司的成本价!以你的智商,明白为什么吗?因为这将导致本公司以后再也无法在这些客户手中赚到一分钱!甚至于,算上运费还要赔本!

这种恶劣影响,我就先不谴责你了,毕竟以你的脸皮也在乎。但是,你这个法盲,知道什么是‘侵犯商业秘密罪’吗?还告我诽谤?”

王志文被劈头盖脸一通骂,本来想要反骂回去,最后却听说自己竟然已经犯罪了,当下大吃一惊。

孙昊笑得格外开心,声音和蔼道:“王主任,我给您解释下:刑法第219条规定,非法披露你所掌握的或获取的商业秘密,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判处最少7年以上徒刑。

而你,这两天已经把本公司机密告诉多少客户了?知道会给公司造成多大损失吗?”

王志文脸色发白,就连被打肿的半边脸,也一下子变得毫无人色,一下子就吓出了满头大汗。

孙昊鄙夷的看了王志文一眼,一把将他推到一边,直接离开业务部去找韩梦漓去了。对于王志文这种无知卑鄙的小丑,孙昊向来最是鄙夷,多看几眼都嫌恶心。

只可惜,这王志文水平实在太差,想要对付别人,都不先看下自己什么水平。作为一个公司管理层,对下属卑鄙不说,竟然还法盲到了这样的地步,连自己触犯了法律都不知道!

孙昊离去之后,业务部内众人神色各异,小胡子早吓得躲到了一遍角落里,生怕被王志文牵连。

业务员李亮忽然一拍王志文肩膀,大声道:“王主任,您给多少客户报过价了?我来帮您算算!”

另一个立刻也走过来,故作关怀的说:“对啊,我也帮下王主任,省得到时候法院那些人不懂,本来该判10年的,万一给您算成了15年怎么办?”

“王主任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啊,我也来帮忙!”

“我也来!”

……

众人对王志文不满已久,现在有这么绝佳一个机会,怎么可能不落井下石?或者说,应该叫墙倒众人推。

王志文本就神魂不属,见了众人的样子,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相关文章:

男主糙汉肉肉很细腻肉多,他竟然让一个傻子给她止痒

给你下面的小嘴吃一根|又长又粗哦浪死了

为什么男人一见我就想上我/怎么才能做老师

腐小段很污很污的/被她的紧致包裹着

《神医狂妃:王爷别放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