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美妇系列,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2022-09-15 21:08 · 新商盟

孙晓雪对于老宋的印象非常好,为人老实,踏实肯干,虽然年纪确实已经有些大了,但是干起活儿却丝毫不会输给年轻小伙。

那一身的腱子肉,无论哪一个女人看了都会产生一些想法。

她平时闲在家无事可做,无聊乏味,老宋常常陪伴她聊天解闷,寂寞深闺娇艳少妇,一种久违了的简单与美好油然而生。

就如同此刻,她甚至觉得老宋的眼睛会发光,和他对视,如有电流横穿直入。

孙晓雪自然也不想承认那种感受,可是那种感受却又真真切切地存在着,酸酸麻麻的,就连骨头都跟着一起酥掉了。

“宋哥,我看你的白背心都有些脏了,你脱下来我去放进洗衣机里面吧。”孙晓雪关切地说道。

“哎哟,我这干活儿一身臭汗,哪里好意思让你给我洗呢,可不敢可不敢。”老宋捂着背心有些局促不安。

孙晓雪还是强行为老宋脱下身上的背心,纤细玉手触碰到粗糙黝黑的身体上面之时,两个人同时间浑身颤抖。

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这种刺激感,足可以将那股无处宣泄的欲火释放些许。

孙晓雪轻咽一股口水,脸红透了,弯下腰凑在老宋耳边羞涩道:“宋哥,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真重!”

孙晓雪的声音原本就柔软充满磁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地发出轻哼声,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除了马上快要把持不住,实在没有更多的可能性。

呼吸吐纳之间,香醇微暖的气流传入老宋的耳朵里面,他用力咽了咽口水,身体的某一处,瞬间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孙晓雪的老公在市中心经营着一家火锅城,生意兴隆,然而那人三寸丁谷树皮,病病殃殃的,反观千娇百媚的孙晓雪,老宋都能够笑出声音来。

试问,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病夫,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如玉娇妻呢?

尽管孙晓雪温润如玉,不像是外面那些乱搞的女人,可是老宋还是禁不住揣测,她十有八九应该是有情人的。

老宋四十不惑,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维持生计,按照俗话说,是一个老光棍。

前阵子老宋因工作结识少妇孙晓雪,老实本分的他常常与佳人共处一室,控制不住地春心泛滥。

孙晓雪走进卫生间之后,老宋感觉神魂颠倒,热得像是快要着火一样。

他推开面前碗筷,起身将窗子推开,不经意之间看到窗角摆放着一条穿过的黑色蕾丝内裤,拿起来握在手心里,可以清楚看到中间部位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痕迹。

放在鼻子边用力一闻,那味道味简直是沁老宋心脾,他知道这条内裤是孙晓雪穿过的,只是,究竟是为什么会脱在这里却不得而知。

老宋的思绪飘远了:莫非是孙晓雪趁着老公不在家,与小情人来家里面幽会,如饥似渴疯狂亲热倚在窗前干那事的时候,情急脱下来事后忘记收起来……

在老宋的认识当中,孙晓雪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活力四射又深通男女之道,对于性的渴求丝毫不亚于狼对于肉的需求,那么,自己会不会也能够得到这个少妇的一些滋润呢?

孙晓雪被这阵莫名电流激荡得心中小鹿乱撞,嘴上仍旧与老宋热情交流着,但是已不敢再直视他双眼。

“宋哥,你先填饱肚子,完事儿之后再干活也不迟。”孙晓雪匆忙转过身整理餐桌说着。

老宋坐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看,披在娇躯上的睡裙实在是太单薄了,又因为淡粉色,肌肤更是显得白皙、嫩滑。

白嫩的脚丫上面踏着一双天蓝色的小拖鞋,形如嫩葱的十根脚趾,指甲上面涂抹了神秘忧郁的深蓝色。

低头,弯腰,下蹲,提臀,在举止间歇里,私密部位隐隐约约地在老宋眼前闪过。

整理完之后,孙晓雪坐在老宋身旁,温柔笑说:“宋哥,在我家里别拘束。”

老宋用筷子夹起锅里的一截龙虾,认真说道:“上次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家里的马桶上水处有些生锈,吃完饭我先修理一下。”

孙晓雪见他连龙虾也不会吃,于是便伸着玉手帮他剥皮,一脸娇笑说道:“宋哥你人真好,干起活来勤勤恳恳的,比那些好吃懒做的男人强太多了。认识你这段时间我很开心。”

孙晓雪的一条玉臂搭在老宋肩上,用手捏着一块龙虾肉,笑意吟吟地来喂他吃:“我的好大哥张开嘴,龙虾是这样吃的。”

她翘着二郎腿,大腿根部的那处部位若隐若现,阵阵幽香自那处随微凉夜风飘荡过来。

老宋这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睡裙居然是这样单薄短浅,二郎腿一翘起,大腿根部的隐秘部位都暴露出来了。

老宋生怕看走了眼,双眼死死盯着看,看得他精神抖擞口干舌燥。

孙晓雪正要喂他,发现他的眼神正在看自己,正纳闷间,低下头一看发现居然走光了。

双手按住裙角,急忙遮羞的同时,不经意间看到老宋牛仔裤裤裆部位隆起老大一块,炸裂的视觉效果分分钟就像是要裂开一样,她的脸顿时红透了,樱桃小嘴大大地张着,微微蹙着秀眉。

孙晓雪内心是非常诧异,老宋一大把年纪,按理说那方面应当是力不从心才对,又为何会那样雄壮澎湃呢?年轻小伙又有几个能够比拟?

孙晓雪臊得不行,不可思议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落荒而逃似的离开餐桌,借口说道:“宋哥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卧室躺躺。”

老宋还感觉奇怪,低头一看自己裤裆,后悔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老脸可算是挂不住了。

可是说到底,孙晓雪是一个良家,作为良家最需要的东西自然是不言自明,她也是需要男人的。

回想着孙晓雪不经意间刚才走漏的春光,老宋压根按捺不住心思,连忙起身跟随孙晓雪来到卧室门口。

孙晓雪正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怔怔出神,老宋站在门口一脸认真地巡视卧室,环顾四周。

“宋哥……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孙晓雪一动也不敢动,看着站在门口的老宋,困惑之余,想到他裤裆内里隐藏着的庞然大物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不可否认,自己是一个正常女人,正常女人脑子里面大部分时间想得也是男女之事,其中带来多么醉人的强烈快感。

老宋缓缓走到孙晓雪面前,朝着她的身体一双大手犹如大网罩下。

孙晓雪似乎已经知道老宋想要干什么,她心中隐隐地既是兴奋又是期待,虽然什么也不说,但是眼神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东西了。

一对美眸眨也不眨,盯着老宋裤裆处看,狂咽口水。

相关文章:

用内裤自我惩罚的方法*双腿吊起揉捏花蒂

花高H核颤抖毛笔双性_使用自慰器爽死

老公用草莓葡萄堵*揉碎桃花gl

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甜虐小说)完结版赏析~

机长玩两个空姐_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