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半夜把我的腿打开了-第章怀孕扶着肚子做

2022-09-15 09:01 · 新商盟

高静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不知不觉居然又来到了老张的店里。

老张正趴在柜台上打盹,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老张高静居然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虽然这个老张经常欺负自己,但是关键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说偷照片就偷照片绝不拖泥带水,今天在刘亮办公室他还救了自己一次,听说刘亮昨天把他的水果店都封了,想必也跟自己的事有关。

这个老张比自己那个窝囊废老公却不知道强多少倍了。

高静径直走到店里敲了敲柜台:“老张。”

老张抬起头惊讶道:“高老师。”

高静点了点头坐在了老张的身边,眼睛盯着墙角的一盆花发呆。

老张看高静精神有点萎靡,眼睛还红红的,以为是她早上被刘亮欺负了,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就安慰了一句:

“高老师其实你不必担心,我早上和刘亮谈过了,他有把柄在我手里最近估计不会骚扰你了,要是他再骚扰你,你就跟我说。”

高静没精打采的说道:

“谢谢你张叔,我哭不是为了这件事。”

老张惊奇道:“那你是为啥,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我...”

高静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把马钢的事说出去,摇摇头一脸疲惫的说道:

“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张叔,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看到漂亮女人都想占有?”

老张神色一囧,左顾而言他的说道:

“高老师,我知道我这样对你不对,可是我也没办法,你太漂亮了,每次我看到你就忍不住...”

高静脸色一红,急声道:“你别说了。”

老张看到高静眼泪未干却又含羞带怒的样子心里一荡,试探着把一只手放在了高静的肩膀上。

高静身子一颤,但并没有反对,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老张精神一震,轻轻的把高静拥入自己的怀里,小声安慰道:

“高老师你放心吧,我不会拿那些照片威胁你了,等我把刘亮手机里的照片删了,你实现了你的承诺,我绝对不会再骚扰你。”

高静把脸贴在老张胸口软绵绵的说道:“不要说那件事,我现在很累。”

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有个学生骑着自行车过来了,老张赶紧拍了拍高静的肩膀,小声说道:

“有人来了。”

高静一惊,赶紧从老张怀里钻了出来,扭捏道:

“老张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心情不好,多谢你刚才和我说话,我现在心里好受多了。”

老张呵呵笑道:“以后有啥心事你就来找我,我最喜欢替人排忧解难了。”

高静羞涩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老张中午才开的门,起来的时候觉得脖子疼的不行,他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脖子一边抱怨昨晚枕头垫的太高了。

开门没过多久,高静过来了,问老张早上她叫门老张为啥不开。

老张苦笑道:“别提了,昨晚一只猫来在我门口叫,吵得我睡不安稳,睡着的时候都快四点多了。”

学校里本来野猫就多,高静也没怀疑,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老张说道:

“我在市里租了一间房,你这么大年纪了老窝在这么个小地方对身体不好,以后你就住那里吧,就在幸福小区14栋302,你自己去找找。”

老张有些诧异:“你给我租房干嘛,我没说叫你给我租房啊。”

高静含糊其辞的说道:“给你换一个好一点的生活环境你还不乐意了,反正又不要你掏钱。”

老张没说话,一直盯着高静的脸看,高静的脸越来越红,娇嗔道:

“你看啥,是不是没看过。”

老张一脸正色的说道:“看自然是看过,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只不过我这人不轻易受人恩惠,你为啥这么做你得说清楚。如果你想拿这个叫我感动把照片给你那是不可能的,我老张的良心早几年就丢在河里喂王八了。”

高静气道:“我看你可怜总行了吧,照,照片的事以后再说吧,我最近遇到点事,心里烦的很,这几天早上就不到你这边来了,有,有时间我,我会去你住的地方找你的。”

高静紧张无比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心里就跟做了贼一样。

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张突然叫住了她:

“等一下,高老师,你租这房一共花了多少钱啊?”

高静有些烦躁的说道:“这你就别管了,反正又不要你掏钱,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高静急匆匆的走了,老张却看着桌子上的那串钥匙发起了呆。

他这一生风光过失落过,除了自己死去的老婆从来没有人关心过自己的死活,什么兄弟朋友对他来说那就是狗屁。

但是高静所做的这件事却在他无比黑暗的心里投下了一道曙光,虽然一纵即逝,但却叫老张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眯着眼睛望了望天空中的太阳,嘴里嘀咕了一句:“蠢女人。”

傍晚的时候,老张出去吃了饭就骑着电瓶车往幸福小区走去。

高静给老张租的房子不算大,但是里边的生活用品应有尽有,打扫的很干净,老张感觉很温馨。

躺在宽敞的大床上,老张突然觉得高静这个女人是真的好,如果能做自己的老婆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个想法叫老张吓了一跳,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合适吗?

第二天早上老张还在床上躺着呢,突然听到外边有响动,老张以为进来贼了,抓起一个茶杯穿着大裤衩就走了出去。

当她看到进来的人的时候忍不住惊呼出口:

“高老师?”

高静穿了一身紫色的长裙,手里提着两份早餐,正弯着腰在换拖鞋。

听到老张的叫声,她抬起头不冷不热的说道:

“醒来了啊,去洗把脸,过来一起吃早餐。”

她说的是这么的自然,像是老张的妻子又像是老张的女儿。

老张这个倔老头难得的听话了一次,乖乖的去洗漱一番然后坐在了饭桌上。

高静把小米粥推到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喝粥,早上喝粥对胃好。”

老张摸了摸下巴,一脸怀疑的说道:“高老师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咱们俩又不是一家人,你这么搞叫我很不适应啊。”

高静板着脸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嘛,看你可怜。帮你一把。”

老张突然有些愤怒大声说道:“我可怜?我看你才可怜吧,被刘亮睡了,又被我玩弄,你说说咱们两个谁可怜?”

高静气的小脸煞白,胸脯上下起伏着,过了一会才冷冷的憋出一句话:

“还是你可怜,混了一辈子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靠着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欺负女人,还觉得自己很有本事是不是?”

“我去你妈的。”

老张气的直接把自己面前的小米粥摔在了地上。

高静冷笑道:“发火了是吧,我看你也就这点本事,你不是想上我嘛,来啊,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来上我啊。”

“我曰你..”

老张气的手都在发抖,指着高静的鼻子骂道:

“长能耐了是吧,信不信你那些照片我永远都不还给你。我要把它复制一万分,扔的满大街都是。”

高静冷冷说道:“去啊,你现在就去啊,反正你就知道欺负我,不管我对你多么好,你就知道欺负我。我起的这么早给你买的早餐,你全仍在地上,你这样的老头怪不得没儿没女没老婆。”

“你今天是不是想找死。”

老张像是一头发疯的野牛一样冲了过去,抓着高静的头发把她拉了起来,然后把她压在墙上,一把抓住她的胸脯嘶声说道:

“臭女人,不要对我用激将法,没有什么用的,那照片我是永远都不会还给你的,我要奴役你一辈子,除非你死了。”

“不要跟我装,从一开始你就不是什么坚强的女人。”

“你唯一的活路就是乖乖的取悦我,不要再惹我生气。”

“懂了没有!”

老张说着,一只手猛地探入了高静的裙子里...

啊!

高静惊呼出声,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再次屈服了,求饶道:

“老张,不要这样,轻一点。”

老张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在知道怕了,已经晚了,给我跪下。”

高静的身子在发抖,眼泪一直在刘,但她依然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屈服的痕迹。

“你...”

老张举起手想要打她,但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又有些心软。

悻悻的放下手,老张嘴里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他没发现的是高静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更加不会想到的是这个在她眼里无比柔弱的女人现在已经在悄悄的展开报复了。

高静很软弱,在接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之后她已经绝望,进而疯狂,她要报复所有伤害自己的男人。

只不过所用的手段不一样而已,对于马钢,和别的男人睡觉就已经是对他的惩罚了,而对于刘亮,务必叫他身败名裂才能解恨。

对于老张这样的人,最好的报复莫过于叫他爱上自己然后再抛弃他。

而自己的美貌就是自己最大的武器。

老张从厨房拿来了一个簸箕,一边扫地上的残粥一边说道:

“高老师对不起啊,我这人脾气不好,你说咱们俩好好的何必要搞成这样呢,我很感谢你对我做的这一切,我可以现在就把照片给你,不过你得答应今天晚上一定要陪我一次。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咱们就这么耗着。”

“老张。”

高静轻轻走到老张的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无比温柔的叫道。

老张抬起了头,茫然的看着高静,不明白自己都对她这么粗暴了,她为什么还不生气。

高静没有说话,一把搂住老张的脖子主动献上了自己的热吻,两个人拥吻着退到了墙角。

就在老张心急火燎的想要脱掉高静的衣服的时候,高静却轻轻的推开了他,喘息道:

“老张,你不要急,你听我说。”

老张的手在她的屁|股上动着,舔着嘴唇说道:

“我不急,你说。”

说着他就趴在高静的胸口,用脸不停的磨蹭起来,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叫他永远都舍不得离开。

高静斜靠在墙壁上,一边轻轻的推着他的脑袋一边说道:

“老张,不要这样,我也并不是不想给你。而是我还想你替我做件事,我要提前给了你,你不会安心给我做事的。”

老张从她的怀里抬起头,喘着粗气问道:“什么事,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绝不推辞。”

高静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咬着牙说道:“你替我扳倒刘亮,我要他身败名裂。”

“这个...”

老张有些犹豫,刘亮能混到那个位置自然是有些本事的,自己仗着小聪明占点便宜还行,真要扳倒人家确实还少了点实力。

“还需要考虑吗,来在这里考虑吧。”

高静说着又把老张的脑袋压入了自己的怀里。老张在高静的怀里喘息着,像是一个小孩一样伸出自己的舌头寻找着奶水的源头...

哦~

高静闭着眼睛轻呼一声,双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老张的身躯,一只手在老张的背部轻轻的抚摸着,像是在抚慰自己的孩子。

过了一会,老张抬起了头,头发有些凌乱,那是刚才高静用手揉的,他喘了口气对高静说道:

“行,我答应你,不过这个事情急不来,得寻找机会。”

高静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没关系的,我可以等,如果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你尽管说。”

老张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把:“你就别多事了,好好的教你的书,对了,你在这租房子,马钢知道不?”

高静眼神一暗:“又怎么会叫他知道,老张,你跟我说句心里话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下贱,特不要脸。”

老张摇摇头:“这事上哪里有什么黑白都是身不由己,我老张没啥文化反正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其实这事你也别往心里去,那个马钢,他也不是啥好东西。他要是个男人就不会叫你受着委屈。”

高静的眼泪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老张笨拙的给她擦了擦眼泪:“别哭,有啥好哭的,谁这一辈子不遇到点糟心事。难走的路就那么一段,走过去就算了。”

高静张开手臂给了老张一个拥抱,轻声说道:“谢谢你老张,你真会安慰人。”

老张有点不适应别人对自己好久推开了高静对她说:“你等会,我给你点东西。”

过了会,老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银行卡递给高静:

“高老师,这个里边是四万,密码六个八,你收着吧,租房买饭肯定花不少钱,在我这你也受了不少委屈。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

高静脸色一红,拒绝道:“老张,你这是在干啥,搞的好像是在包养一样,你拿回去吧,我自己有钱。再说了,你把钱都给我,你用啥?”

老张硬把那钱塞到了高静的包里对她说道:“你就别管我了,我老张以前是不想挣钱,我要挣钱,门道多的是。包养就包养吧,过几天我再弄笔钱给你。”

高静噘着嘴:“不行,我才不叫你包养,这感觉怪怪的,不如我以后当你干闺女算了。”

“干闺女?”

老张呵呵一笑,突然想起了王梅,这女人也认自己当干爹了,说是那样玩起来比较刺激,难道高静也是这个心思?

老张目光火热的在高静的娇躯上游走起来,高静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娇嗔道:

“老张你又发什么神经,干嘛那样看着我?”

老张一把搂住了高静的细腰,用手在她柔嫩的屁|股上轻轻掐了一下一脸坏笑的问道:

“那我做了你干爹是不是就不能和你那个了?”

高静脸色一红,身子在老张的怀里扭了扭,撒娇道:

“自然还是能那个的,又不是亲生女儿,哎呀,老张,你咋那么坏啊,你是故意叫我难堪是不是?”

老张哈哈大笑起来,在高静的脸色吧唧亲了一口说道:“那样就好,要不认个干女儿只能看不能吃我才不开心呢,干女儿挺好,挺好的。”

说着他又捏着高静的下巴笑嘻嘻的说道:“叫干爹。”

“干爹~”

高静腻着声音叫到,低垂着眼帘,一脸的娇羞。

“好好,真好。”

老张老怀大慰,奖励似的用一只大手在高静的翘臀上揉捏着。

高静强忍着心里的厌恶,捧着老张的脸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然后说道:

“行了,干爹,赶紧吃饭吧。要不待会我迟到了。”

老张朝桌子上看了一眼,发现就剩下一碗米粥和几个生煎了就说道:“饭不够吃,要我下去买点。”

“不用了,干爹,那碗粥咱们一起吃吧。”

高静笑着说道。

两个人坐在桌子前开始吃饭,高静把老张伺候的无微不至,坐在老张的大|腿上端起红枣粥一勺一勺的喂给老张吃。

老张一边享受着美味的早餐,一边用一只手在高静的娇躯上游走着,享受着她那美妙的身体,只觉得现在就是自己人生最完美的时刻了。

吃完饭,高静拿着餐巾纸体贴的给老张擦了擦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好了,干爹,我要去学校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吧。”

老张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心满意足的说道:

“去吧,中午到我店里来一趟,带点水果去吃。”

高静回头美美的瞪了他一眼,故意说道:“去了你又要占我便宜,我才不去呢。”

说着蹲在地上换好了自己的高跟鞋,神采奕奕的走出了家门。

老张一脸回味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心想:自己认识的这些女人里边还是高静最好,没啥心机,性格又好,最主要会撒娇啊。

她要撒娇起来老张是真的没办法拒绝。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老张拿起来一看是王梅打来的。

老张刚一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梅甜甜的声音:

“干爹~”

老张心里一酥呵呵笑道:“是王小姐啊,怎么今天不忙了。”

“干爹~。叫王小姐多见外啊,以后你叫人家小梅就好了嘛。”

王梅在电话里撒着娇。

“好好,小梅啊,今天咋想起给干爹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嘛?”

老张当即就改了口,反正这被小姑娘一口一个干爹的叫着,心里还是很爽的。

“没什么事啊,就是今天公司没事,想请干爹吃饭,干爹去不去啊?”

“去,肯定去啊,我家小梅请吃饭,我怎么能不去呢,对了小梅啊,今天吃完饭干啥去啊,要不要干爹带香蕉给你啊?”

老张一脸坏笑的问道。

“干爹~”

王梅又在电话里撒娇起来:

“吃完饭肯定是有活动的,你下午三点过来菁华酒店,有惊喜等着你。”

“啥样的惊喜啊?”

老张明知故问道。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请你吃鲍鱼。”

“哈哈哈。”

作为一个曾经的江湖混子,老张自然听得懂鲍鱼是啥一边大笑一边问道:

“鲍鱼好啊,嫩不嫩?”

“你来了不就知道。好了,不跟你说了,到了打我电话啊。”

王梅在电话里给了老张一个飞吻,就挂了电话。

第二十章王梅的礼物

三点多的时候,老张打了个出租来到了菁华酒店的门口,不过却叫保安给拦住了,他身上就穿了个短袖裤衩,脚上穿着拖鞋,保安说是他衣衫不整不准进去。

两个人正在争执,王梅提着个小包从里边走了出来,对着保安就是一阵喷:

“你个看门狗看不起谁呢,这我爹刚从乡下过来,你拦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拦,把你们经理给我叫过来,还是五星级酒店呢,请的保安怎么素质这么差啊。”

保安被骂的头都抬不起来,但是看着王梅一身名牌衣服也不好还嘴,只好灰溜溜的走一边站岗去了。

老张站在一边乐呵呵的看戏,她发现王梅骂起人来老带劲了,一只手指着别人的鼻子,表情严肃,嗓门洪亮,不时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果然是当领导的材料。

王梅这小妞不但身材火爆,脾气也火爆,这种女人玩起来是再过瘾不过了。

老张一边不怀好意的想着,一边往王梅鼓囊囊的胸部望了两眼。

她今天穿的还是标准的职业装,黑色的裙装里边是白色的衬衣,腿上穿着肉色丝袜,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更是显得身材窈窕,微卷的大波浪发型趁着姣好的容颜,浑身散发着成熟妩媚的气质。

王梅骂够了人,转过头对老张露出一张笑脸:

“干爹,没事吧,你要心里还不舒服,我现在就找他经理投诉,都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老张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小梅啊,你挑这地方可真够高档的,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王梅嫣然一笑:“没事,我有这里的会员卡,待会送给你,你以后想来随时可以来。”

说着王梅主动靠近了老张搀扶着他的胳膊把他搀了进去,老张的胳膊抵在王梅的胸口感受着那两团柔软,心里的小火苗滋啦滋啦的跳个不停,两个人走到一个拐角处,老张趁着没人,一把把王梅压在墙上,直接就吻了上去。

王梅象征性的挣扎两下也就随他去了,两人的口舌纠缠在了一起。

过了一会,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了,王梅红着脸责备道:

“干爹你怎么这样啊,这里人来人往的,到处都是摄像头,有啥事不能去了酒店房间办,非得在这里。”

老张有些尴尬地搓着手嘿嘿笑道:“那个,在外边的时候发现你骂人的时候特性感,当时就有点忍不住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王梅白了他一眼,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干爹,你的嘴咋这么甜啊,年轻时没少骗大姑娘吧。”

老张嘿嘿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的确很迷人嘛,要不咋把我迷的神魂颠倒的,看到你就想亲呢。”

王梅咯咯笑起来,胸前带起一片波浪,她风情万种的说道:

“好啦,干爹,快跟我吃饭去吧,那里有惊喜等着你。”

说着王梅主动挽着老张的胳膊把他带到了二楼的餐厅,一路上不少人都投来诧异的目光,好像奇怪这么一个动人的尤物怎么会和一个糟老头子如此的亲密。

王梅的心里很紧张,但是又舍不得这种刺激的感觉,直到进了电梯,她才松开了老张的胳膊解开衬衣的两个纽扣一边用手给自己扇着风,一边说道:

“哎呀热死了,这酒店的服务也太差了,是不是没开空调啊。”

老张直勾勾的望着她胸前的雪白,突然扑了上去,一只手猛地从她的窄裙里探了进去..

王梅惊叫道:“干爹,别,别这样,电梯里有摄像头。”

可老张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把脑袋埋在王梅的怀里,一只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恣意纵横。

王梅斜靠在电梯墙壁上,气喘吁吁,不得不用手拨了拨头发挡住了自己的脸。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老张放开了王梅,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又猛地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口,这才出了电梯。

王梅一只脚踩在电梯的开门开关上,斜靠着电梯直喘气,脸上红云未散,身上衬衣的纽扣已经完全被解开,裙子有一半被卷在了腰间,露出一只迷人的大长腿。

她在那歇息了一会,整整自己的衣服,这才走出了电梯。

被老张三番两次的强迫她也有点火了,冷着脸对老张说道:

“干爹,都跟你说了楼上开好房间了,你这么着急的干嘛,又不是不给你,你再这样我现在就走了。”

王梅说着作势要走,老张赶紧拉住了她的胳膊低声下气的说道:

“好好好,乖女儿,都是干爹的错,干爹给你认错。”

说着他吧唧在王梅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一边摩挲着王梅的一只纤纤玉手一边说道:

“这样满意了吧。”

王梅的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行了,不生你气了,快点走吧,待会菜都凉了。”

王梅把老张带到了提前预定好的包厢,老张看到桌子上已经摆了几样精美的小菜。

叫他最诧异的是,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二十三四的年龄,穿着浅黄色的职业装,淡色的女士西装里穿着白色的吊带裙,露出两段精致的锁骨,一对不大的乳鸽伴随着呼吸轻微的颤着,脸蛋精致画着淡妆,一头短发染成了酒红色,整个人显得明艳无双。

不过她好像喝醉了,斜靠在沙发椅上直打盹,连进来人了都不知道。

“这是?”

老张有些疑惑的看了王梅一眼。

王梅凑在老张的耳边小声说道:“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老张的心里猛地一跳,再次看了那女人一眼,眼神逐渐变得滚烫起来。

自己这个干女儿可真不得了啊,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看她这年龄只怕今年刚从学校毕业吧。

喜欢归喜欢,老张还是警惕的问了一句:

相关文章:

七个侍卫干太子|中小学生的下部是怎样的

刺激做爰小说*用毛笔轻轻探入 gl

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_男朋友是军人,啪啪到哭

第一次把胸喂给男朋友/拳头放到下面什么感觉

(原文版)《秦少强势婚难逃》(小说结局TXT)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