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人妇系列,熟妇的荡欲(都市无敌邪少)

2022-09-13 09:16 · 新商盟

这就是传说中的视频聊天?

我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再想起我那只几十块钱的二手老年机,恨不得现在就给砸了。

这时候,成姐手机里开始有个男人说话了:“快快,自己弄几下给我看看。”

“讨厌,你回来弄人家吧,人家憋不住了。”成姐脸色绯红的哼着,那揉胸扭腰的样子,哪儿有半点儿医生的样子。

分明就是一个发情期的浪货。

就在这节骨眼上,成姐的手机铃声响了。

“讨厌,偏偏这个时候来电话。”成姐撇着嘴拿起了手机,看了看号码,随即换上了一副笑脸,“喂,小玲啊,姐才说洗个澡,这不,刚锁上门,谁知道你来了啊,等着啊,我马上去。”

我一听就知道了什么意思,赶紧返回了浴室。

估计是小玲来打听我的面试结果了,可却和成姐在屋子里,各怀龌龊。

唉。

成姐不一会儿就返回了浴室,手里拎着一套休闲装,还有一只旅游鞋,出去时还不忘在我腰下瞟了几眼,“小玲来了,你等会儿换换衣服,我等会儿就回。”

“小玲啊,行,我换上也出去看看。”

“不用了,你家里好好玩,我一会儿就打发她走。”

不等我动身,成姐就咯咯笑着出去了。

打发小玲走?

这女人啥意思?

不会是想把我藏在这儿,等回来之后再继续……

一想到她刚才那股子浪劲儿,我心里又气又兴奋。

气的是,小玲那可是我要娶进家的女人,但想到等成姐回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又兴奋的不得了。

看来这女人真的想跟我发生点儿什么。

这一次,成姐去了很久,直到天擦黑才回来。

我早已换好了衣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一进屋就捂着额头叹了口气:“呼,总算撵走了,这丫头,鬼精鬼精的。”

“咋了成姐?”我好奇的问了句。

“还能有啥,那丫头心疼你呗,生怕姐占了你便宜。”成姐狠狠地白了我一眼,一扭一扭的回了屋。

出来时,身上又换了件样式更前卫的小吊裙,手里还端着茶具。

只是吊群的领口低到露沟儿,下摆短的堪堪遮住屁股蛋儿,再加上臀型本来就劲爆,这样一来,每扭一步都能露出小半臀肉儿,显然是故意在勾搭人。

“饿了没强子,先喝点茶,姐问你点事儿。”

成姐把茶盘放在茶几上,一边沏茶一边问,眼神儿还是在我裤裆上转悠。

“啥事儿啊成姐?直接说吧。”我知道这女人心里在琢磨什么,便顺其话口儿回了句。

“哦,也没啥事儿,就是想问问,你和小玲那丫头发展的咋样了?”她似乎有点紧张,问话时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不动,手上的动作也听了。

可吊群本来就短,随着弯腰动作,下摆上提,白嫩圆滑的两大瓣儿臀肉一览无余。

里面倒是穿了件内裤,却是那种窄的可怜的丁字裤,深深地陷进了臀沟里,不仔细瞧还以为光着。

但让我好奇的是,这么肥的屁股,大腿却格外劲道,没一丝赘肉,甚至在丝滑睡衣的勾勒下,中腰也一点都不笨,整体看上去就像个葫芦。

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啃一口的肉葫芦。

咕噜,我咽气了口水,赶紧干咳道:“小玲跟我没啥啊,成姐咋问起了这个?”

“没啥,哼,姐是过来人,还看不出这个?”她不屑的撇了撇嘴,继续手上的动作。

“真没啥啊,我俩只是前后街坊,再说了,小玲那么好的姑娘,怎么会和我这瞎子搅合在一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果断找理由推脱。

其实我说的也是心里话。

就算我自己有想法,就算小玲一直对咱不错,可毕竟以现在的情况,八字都不可能够着一撇。

而成姐听后似乎挺满意,妩媚的瞅了我眼,接着就调转了个位置。

似乎想靠我更近点儿,她倒茶的动作很慢,还时不时地屈膝后翘,一点点儿把肥臀凑了过来,那两瓣儿白花花的肉几乎就要贴到了我的脸上。

这下,深沟内的一切一目了然,小蕾丝太窄细,根本就护不住重要部位。

让我大饱了眼福。

刚才被她视频裸聊弄得不上不下,这会儿又来赤裸裸的勾引,我胯下立即雄起,嘴上也没了分寸,“成姐,“姐夫和孩子呢?咋一直听不到他们的动静?”

“咳,你姐夫啊,别提那个废物,一提就烦。”她摇头叹了口气。

沏好茶水后就做到了对面的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瞅着我,“强子,跟姐说说呗,谈过对象没?”

“没,没。”我赶紧摇头。

“骗人,哼,你们这些小年轻儿,哪个没弄过几个女人。”她不知口否的哼了句,接着就又问了句:“这里又没外人,就跟姐说说嘛,第一次弄女人的时候啥样儿?”

噗……

我刚灌进半口茶水,就全封不动的喷了出来。

这也有点太直接了吧。

怎么答,难道把许倩两口子那些事儿也说出来?

肯定不行。

于是我果断咬紧牙关,尴尬地笑了笑:“哪儿有,姐啊,我长这么大,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又去哪儿弄女人。”

“真的?一次都没弄过?”她一听就来了兴趣,身子往后靠,翘起了二郎腿,把整条大腿连带半个丰臀暴露在外。

白花花的,太特么扎眼了。

我脑门充血,脱口回了句:“是啊,一次都没,但也听人说的不少,说是干那事儿可累了,对身体也不好。”

“屁,谁跟你说的。”她小嘴一撇,愤愤道:“多美的事儿,怎么就对身体不好了,姐跟你说哈,你们老爷们最稀罕干那种事儿了,累死都不嫌。”

“啊?真有那么爽?”

“嗯呐,等你弄过女人之后,就知道有多爽了。”

一说起这个,她的眼神就亮了,两条肉呼呼的大腿毫无形象的叉开,露出了一抹黑色。

那是丁字裤的底部,由于极度拉伸而变成了一根线,圆润风满,红白分明……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装作难为情的回道:“成姐,你们两口子,是不是经常弄那种好事儿?”

“咳,别提那个废物了,他哪儿有那本事,来,陪姐看会儿电视吧。”

成姐似乎很不愿提起她和他老公的事儿,打开电视后就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

我也不好追问,就规规矩矩的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

瞎子嘛,和电视无缘,不能露了马脚。

电视上演的是韩国爱情肥皂剧,刚开始还算正常,但是当男女主角开始激情热吻的时候,成姐开始频频的舔起了嘴唇,身子也慢慢地朝我这边靠。

先是大腿,后来是肩膀,等到男女主角抱着滚上床之后,她干脆把手摁在了我的腿上。

我浑身一紧,不敢动弹。

紧接着她用遥控调低了声音,放回去之后,干脆直接依偎在了我肩上,摸着我的腿问道:“强子,听小玲说你还有个外号叫大牛?”

“嗯嗯,街坊们都嫌我傻,所以才给我起了个这个外号。”

“不是吧,看不出你哪儿傻啊,不会还有别的原因吧。”

似乎我的回答没能满足她的好奇心,她又追问,手还有意无意的在我支起的帐篷上碰了一下。

我随之一哆嗦,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故作尴尬的迟疑道:“其实,其实是因我的那儿……特别大。”

“有多大?难道跟大牛似的,姐才不信呢。”

她一听几就来了兴趣,说着就把手搭在了我的大帐篷上。

该来的,总算来了。

我故作紧张的用双手去捂,却引得她咯咯直笑,然后强横的把我的手挡开,一把抓了个正着。

尽管她之前在浴室见过,但还是惊讶的张开了小嘴:“哇,真的跟大牛似的,你都吃什么来着,长这么大,这么……”

叮铃铃……

她正要掏出来把玩的时候,旁边的手机亮了,屏幕上显示着老公两个字。

“哎,臭不要脸的,又想人家了……”她接通电话,和她男人打情骂俏起来,似乎也感觉有我在不方便,就一边说着一边去了卧室。

再次出来时,脸上挂满了红晕,吊群一边还挂在腰间,露出来的小蕾丝也歪歪扭扭的,基本失去了遮挡的作用。

卧槽,又对着手机激情了一回?

然而惊诧的还在后边,就见她手里多了个精致的盒子,走到电视柜跟前时,就弯腰把盒子放在地上,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几张光碟。

要看片?

果不其然,当她把光碟塞进VCD之后,电视上屏幕上闪出了一片花花绿绿,以及看不懂的英文字母,调好音量后就又坐回了我的身边。

当片子正式开演,显示出黑人男和大洋妞在沙发上调侃亲吻的时候,成姐就又把手搭在了我裤裆上,同时凑到我耳边吹气道:“大大牛,想知道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嘛?”

“想,想,嘶……”我口干舌燥的还没说完,家伙就被她掏了出来,狠狠地攥在了手中。

“那……先让姐姐玩儿会你的大大牛行不行。”她媚眼如丝的把玩着,继续在我耳边吹气,还把我的手引导到她胸口,一边享受着我的揉捏,一边把有关女人的构造等讲了一遍。

我早就热血沸腾了,但看她并没急着办事儿的意思,便顺着她的引导,不越雷池一步。

来日方长嘛,有的是机会。

不一会儿,她熬不住了,俯下身把我的家伙含在了口里,我也忍不住把手搭在了她的后腰上,顺着一路下滑。

嘶……

当我手指触摸到深谷内那一片泥泞时,她身子一抖,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又麻又胀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而此时电视上也正好同步,黑人男半躺在沙发上,女人则撅着大白腚站在男人身前,起起伏伏的吃着那只进尺长的黑家伙。

太他娘的刺激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这个,真恨不得把成姐摁在沙发上,就地解决。

可成姐却一点那意思都没有,只是学着大洋马的动作蹲在了我面前,一边摆弄,一边动手伸进了她自己的身下,随着电视里的哼哼唧唧,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敢情是拿我消遣,不真做啊。

看出了她的心思,我有点沮丧,但转念一想,既然她还没心理准备,何不好好捉弄她一下。

于是我便岔开大腿,尽量满足她的摆弄,同时小声问了句:“成姐,姐夫那玩意有我的大吗?”

“没,没,还没你的一半大。”

“那……好使不?”

“不不,每次都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讨厌死了,还是你这玩意威猛,弄进去肯定爽死了……”

果然上套了。

见她身下的那只手越来越快,而嘴上的动作几乎要僵持不动,眼神涣散,脖子发硬,明显要来了,我立即听了下腰,把家伙捅进她喉咙的同时,追问了句:“要不咱试试,我可是第一次,成姐你不吃亏。”

“咳咳,行行,不不……”

她颠三倒四的咳嗽起来,半蹲起身子,想跨上来,却又在极力挣扎。

那犹犹豫豫的样子,让我差点儿笑场。

这女人太有意思了。

饥渴的不行,却又不想真的对不起老公。

哼,别光让我难受了,有罪大家一起受!

我一咬牙掐住了她的腰,把她放在了沙发上,然后扳住她的腿往两边一劈。

“不不,强子,姐不行……”她有点慌,双手在我胸前推着。

可那点儿力气分明不够,而且蛮腰还在配合着往我身上凑,腿也自动开的老大。

如果这时候我用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可这样一来有点冒险,怕她时候返回,得不偿失。

再说了,如果我表现得非常熟练,势必会让她起疑心,看出我装瞎的事实,无疑会给将来制造麻烦。

想到这些,我咬了咬牙,把冲动强摁了下去。

但这不代表今晚就这么算了。

“成姐,人家想尿尿,快憋不住了。”

如法炮制,我装出了一副未经人事的样子,同时还把大家伙挺到了她胸前,看她怎么处理。

他果然动心了,眼神儿直冒光:“真的,你真的想尿尿?”

“嗯嗯,快带我去厕所。”我装傻充愣的要去卫生间。

她却一把揪住了我的家伙,不管不顾的引到了她胸前,并用两大坨肉包了个严严实实,“来,就在姐身上尿吧,随便尿,尿的越多越好,姐稀罕……”

相关文章:

扶着坐下去自己摇|太颠了你坐我腿上吧

乖听哥哥话把腿张大点 宝贝把腿架起来

女生听了会湿的句子;总裁一个挺身

山乡野情耽美h_呜呜藤蔓不要

承蒙时光带来你|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