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玩弄放荡人妇系列(史上最强赘婿)

2022-09-09 21:11 · 新商盟

第11章 奚家

“呃……那倒不是,我爸昨天已经回省城了,我今天来是想让原哥出手救别人的。”陈境泽说道。

“说说看,我尽力而为。”陆原略微思索了一番,便应承了下来,虽然今天陆原的心情不太好,但一想起方才赵春刚说的话,陆原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就好,是这样,东盛集团在滨北市的主要业务是想要开拓新市场,我们现在在房地产和汽车进口的业务,已经达到饱和了,现在想要开拓的是关于医药这方面的。”陈境泽说道。

“然后呢?”陆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问道。

“全国有名的奚氏药业,原哥应该知道吧?”陈境泽眨了眨眼睛问道。

“我知道,现在国内百分之六十的药厂都有他们的股份,去年推出的乳腺癌特效药效果很好,治愈了不少女性患者。”陈境泽说别的公司,陆原还可能不太清楚,但是奚氏药业,陆原还是知道的,毕竟刘苏晴就在奚氏药业上班。

奚氏药业的总部并不在滨河省,但滨河省的分公司本部却是在滨北市,而刘苏晴就在奚氏药业滨北市的分公司里当高管,至于具体有多高,这一点陆原就不知道了。

“原哥知道就好,是这样,奚氏药业最近在研发新药,资金不足,滨北市的分公司准备进行一次融资,我们一直以来都想以这个为机会,进入医药行业,不过奚氏药业一直以我们对医药行业没有研究为由推辞,最近这个消息放出来后,不少人都动了心思,我想公平竞争的话,东盛集团的胜算不大,所以想走个偏门。”陈境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懂了,你是想让我救人,让他们欠东盛集团一个人情,这样你们就能够成功融资是吧?”陈境泽说了半天,陆原终于听懂了。

“对,原哥,这可是我独自做的第一个项目,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陈境泽点了点头,颇为迫切地说道。

“如果光救人能帮你的话,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奚氏药业自己就是制药的,还需要我吗?”陆原问道。

“原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奚氏药业的董事长,奚荣川的父亲奚卫国年轻的时候,脑子被弹片砸中了,虽然弹片取了出来,但是落下了一个偏头疼的毛病,经过检查发现,奚卫国的脑血管由于受到了压迫,导致供血不足,现在随时都有可能脑梗死亡呢,奚卫国一直待在滨北市,这里空气质量不错,不过前几天突然被送入急症室,我和我爸收到消息当时就是准备去看他的,没想到差点搭个伴了。”

陈境泽一脸期待地看向陆原:“原哥你连我爸都能救活,那奚卫国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应该可以,什么时候?”陆原点了点头。

“就现在!”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陈境泽不禁喜上眉梢。

坐车来到滨北市人民医院,跟着陈境泽来到了重症监护室,这重症监护室的安保比昨天陈伟民的保镖还要多,据陈境泽虽说,这奚卫国年轻的时候可是打过小鬼子的,可是有名的先烈,这安保可都是经过了专门的训练的。

一想到救的人是这样一个值得让人尊敬的人,陆原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陈境泽很显然来过,这些安保都没有过问,直到快要进门的时候,才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这不是陈大少吗?怎么今天有空来医院啊。”一个和陈境泽年岁相仿的青年缓缓地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

“哟,奚大少,今天有空来尽孝心啊?听说你前些天刚刚替你爸亏了快一个亿啊,这是准备尽孝赎罪吧?”陈境泽猛地叹了口气,看样子是遇到麻烦了。

“呵,我来看我爷爷有什么不对的?你别在这阴阳怪气的,陈境泽,实话告诉你,融资对象我们已经物色好了,你不用再来了。”这名青年人是奚卫国的亲孙子,叫做奚伯阳,和陈境泽是大学同学,都是金融系的,不过两人的关系一直不融洽,毕竟两个人都是富二代,自然会争相攀比。

当然,最主要的矛盾点还是陈境泽和奚伯阳两个人的作风,陈境泽一直以来都是金融系的才子,而奚伯阳则是整天混吃等死泡妞把妹,自然落了下乘,但关键奚伯阳这个人还睚眦必报,大学的时候没少给陈境泽下绊子。

“那可未必,我听说了,老爷子的病危通知书已经下了,我今天是带了神医过来救人的,奚大少没事儿还是别来找事儿,免得耽误了老爷子,别把尽孝搞成送终了。”陈境泽说道。

“呵,我们家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神医?在哪呢?不会是你身边的这个小子吧?”奚伯阳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打量了陆原一番后开口讥讽道。

“怎么说话的?这是我原哥,神医,我爸就是他救好的。”陈境泽顿时皱着眉头说道。

“陈境泽,你家是给别人算命算发家的吧?就这么个穿地摊货的小子?你好歹找个像模像样的人来吧。”奚伯阳讥讽道。

“你不信算了,跟你没什么可说的,让开!”陈境泽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作势就要进入病房,可这个时候奚伯阳却是挺身拦在了陈境泽的面前。

“干什么?我说了让你进去吗?今天只要我奚伯阳在这里,你陈境泽就别想进去。”奚伯阳冷哼一声说道。

“你!”陈境泽正欲发火,可陆原却是拦住了他。

“奚伯阳是吧?你爷爷现在病危,你在这儿拦着延误了治疗,恐怕你也不乐意吧?还是先让我进去吧。”陆原开口了。“人命关天,不要意气用事。”

“你算个什么东西?坑蒙拐骗到我奚家来了是吧?万一没治好你担得起责任吗?”奚伯阳不屑地说道。“还是快点滚吧,这可不是你能掺和的事。”

陆原被这么一骂也来了火气,他主动来救人,受到这种待遇,没转身就走,已经是仁慈的了。

但眼下,他既然有了这份能力,不仅能救人,还能快速的充斥自己财富和地位,双管齐下,自然也不想放过机会。

“希望你,等会儿不要跪下来求我,因为,我的心不是很软。”

话落,陆原转身离去,不给对方叫嚣的机会。

有些事,在没到他出场的时候,总有些智障以貌取人。

“奚伯阳,你会后悔的。”陈境泽摇了摇头,对着奚伯阳说了一句,便是朝着陆原追去。

看着陈境泽和陆原离去,奚伯阳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突然眼睛一亮。

“陈大少下次找骗子先给置办身行头,不然可给你丢人啊。”奚伯阳讥讽道。

“奚伯阳你是不是找打?”陈境泽顿时来了火气,奚伯阳从头到尾一直冷嘲热讽,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呢,更别说陈境泽了。

“怎么?你还要在我的地盘上动手?你动一个试试看。”奚伯阳冷哼一声,颇为挑衅地说道。

“你!”陈境泽顿时一哽,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说辞了,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开了。

“吵什么!”一个中年人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开口呵斥道。

当这个中年人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恭敬了起来,包括先前不可一世的奚伯阳都是恭恭敬敬的。

“爸。”

“奚叔叔。”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中年人便是奚氏药业的董事长,奚荣川。

第12章 妙手回春

“你们在干什么呢?为什么这么吵!”奚荣川板着脸走了过来。

“爸,就是他们!他们硬是要往里头闯,想打扰爷爷休息!”奚伯阳恶人先告状,试图将两人强行赶走,谁知奚荣川在医院里早就听清了两人的对话。

“你真有办法治好老爷子的病?”

陆原点了点头,在治病这一方面,他确实有不小的把握。

“那你们进去吧。”奚荣川出奇的大胆,把陆原也是吓了一跳,毕竟这和他儿子的态度差距有点大。

一旁的奚伯阳也是有些意外,但他看了一眼威风堂堂的父亲,终究还是把憋在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在陈境泽的带领下,陆原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奚卫国。

此时的奚卫国已经奄奄一息,由于供血不足,他一直处于严重缺氧状态,尽管身体上插满了各种仪器,却依旧无法阻止逐渐消失的心电图。

看见这一幕,陆原顾不得其他事情,急忙忙活了起来。

因为他的眼睛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奚卫国的灵魂已经开始出窍了!

赶忙从酒葫芦里取出一颗酒珠,喂给奚卫国,过了一会,气色果然有了转变。

这一变化也令奚荣川眼前一亮,原本,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罢了,毕竟奚家所有的招都用过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但现在看来,这陆原简直是这么多位医生中最靠谱的一位!

随后,陆原又用织命针术在奚卫国头上一阵治序,前所未见的手法让站在身边的监护医生彻底看呆,他从医20年,也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手法呀。

直到陆原的针术停止,心电图上所显示的频率也彻底恢复正常。

“陈贤侄,这位小兄弟是……”奚荣川对陆源的看法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连聘请他当御用医生的心都有了。

“他是我找来的神医,奚叔叔你放心吧,我父亲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陈境泽极力推荐陆原。

“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竟然这位小兄弟有如此惊人的医术,不如以后就……”

奚荣川刚想开口,谁知下一刻便被陆原打断,脸色铁青。

“奚先生,如果不是您儿子对我不太满意,我可能早就进来把老爷子的病治好了。”

奚荣川如此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听不清陆原话里有话的意思?赶忙对奚伯阳怒喝,“逆子,你给我过来!”

得到父亲的指令,一直在门口观望的奚伯阳就算再生气也不得不走过来,恶狠狠的盯着陆原。

真没想到,那家伙还真的会治病!

“快,给陆原先生道歉。”奚荣川有些急切,这陆原医术如此高明,要是能收入公司当研发顾问,公司的医疗技术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爸!你干嘛让我给他道歉?他算什么东,他也配吗?”

话还没有说完,奚荣川的爆脾气便升了上来,“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打得奚伯阳无话可说!

最后,奚伯阳只能咬着牙含着泪,眼神愤恨的对陆原低头认错。

“对不起!”

“不够诚意,道歉就要有点道歉的样子,你这眼神怎么跟要杀人一样!”陈境泽故意刁难,似乎是想报刚才的仇。

奚伯阳将眼神看向父亲,谁知奚荣川丝毫没有要怜悯他的意思,严厉的目光令他不得不重新道歉。

握紧拳头,奚伯阳不得不强行克制住他的愤怒,挤出十分难看的微笑,向陆原鞠躬认错。

陆原微微点头示意,算是接受了这份道歉,毕竟救死扶伤本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就算没有得到道歉,他也不会后悔。

在奚荣川的强烈要求下,陆原还是留给了他自己的电话号,剩下的事情,则是交由陈境泽去解决。

陆原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走之前,奚伯阳一直都用凶神恶煞的眼神盯着自己,似乎已经动了杀机!

陆原呀陆原,你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老子!我不管你是神医还是神仙,惹了老子,都得死!

离开医院的陆原很快跑回茶馆,掏出早已藏好的离婚协议书,沉默了下来。

这个婚,他是绝对不想离的!

再加上赵春的开导,竟然让陆原想要直奔刘苏晴的家,挺直腰杆的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在这个想法的催动下,陆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刘苏晴家门口,抬起手想要敲门的时候,却在半空中又放了下来。

这时,陆原碰巧碰到了买菜回来的周淑琴,刚想要开口说话,谁知周淑琴刚看见他就向后退去。

“你别过来!”

“我……我,妈,你听我解释!”陆原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原本想好的台词全乱套了。

“离婚,必须离婚!就冲你在外面交的那些狐朋狗友,我都怕小晴跟着你会有生命危险。陆原,你说你没出息就算了,你能不能放过我们家小晴,你和她的差距有多大心里没数吗?”周淑琴不给陆原丝毫思考的机会,指着鼻子就是一阵羞辱!

呵……

原本,陆原的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幻想着丈母娘能够理性的听他解释,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哪怕让他和小啨说句话都行。

但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是说自己没事业吗?

不是说自己交的都是狐朋狗友吗?

那好,我陆原倒也很想看看,没了你们这群人,我陆原到底能不能闯出一番事业!

径直离开,陆原甚至连看都没看周淑琴一眼,这个女人,他早就厌恶到了极点!

周淑琴刚刚进门,就听到了女儿的哭泣声,心中更加讨厌陆原起来。

“女儿,别哭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妈,我吃不下。”刘苏晴的脸上沾满了泪花,委屈的样子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彩。

周淑琴放下了菜篮子,站在原地看了她许久,非但没有安慰女儿,反而开始添油加醋。

“小晴,忘了他吧,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在乎你,没了他,以你的资质和天赋,未来一定会过得很好!”

擦干脸上的泪水,刘苏晴一脸呆滞的望着门外,过了许久也没有动静。

他真的就一点也不在意我吗?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连人都不来,哪怕是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也好啊!

相关文章:

美女被操 啊 啊 太大了 会被撑破的_巅峰豪婿

小说#《女配诱人:总裁滚远点》网页版全文TXT

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男生摸到你湿什么感觉

摄影师黄文摸逼吸奶|被老男人玩得嗷嗷叫

南珺琦小说【宠婚入骨:娇妻萌宝怀里来】全文完整【电子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