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不要了里面太满了h_傲视战神

2022-09-09 13:26 · 新商盟

第005章 仇人相见

在国外七年的经历,太多的磨难已经把他锻炼成铮铮铁骨的汉子,为了生存,他学会了忍耐和隐藏自己的心思,可后妈周亚萍令人发指的行径,已经让他忍无可忍。

范建明转身就要去找周亚萍,李倩倩喊了一句:“喂,你干嘛?”

范建明忽然清醒过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

他这次回国,就是为了索取当年所有债主的欠债,除了父亲范洪生之外,后妈周亚萍就是他最大的债主,现在看来,连本带息,周亚萍欠下的债,已然超过了他的父亲。

不急,老子有的是时间陪她玩!

范建明调整了一下呼吸,转过身来问李倩倩:“对了,你知道我外婆在哪个养老院吗?”

李倩倩冷笑了一声:“哼,据说在市郊农民办的养老院,挺破的,但便宜。”

“具体在什么地方?”

“去问问街道办吧,那里的干部好像知道。”

范建明点了点头:“谢谢你,我们的事回头再说,我要去见我的外婆。”

“那我得告诉你,如果这两天我们没有圆房,那就要等到下个月了。”

范建明本来就没想到要跟李倩倩圆房,就算是合法夫妻,也得举行完婚礼之后吧?

对于李倩倩的话,他只是微微一笑:“不急,不是还没举行婚礼吗?来日方长。”

“婚礼可以有,等我父亲出院了之后就办,但来日方长就有点痴人说梦了。”

“为什么?”

“我们很熟吗?”

范建明眨巴着眼睛看着李倩倩,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犯贱,其实你我都很清楚,我们在一起就是一笔交易,我之所以急着跟你圆房,就是为了怀上你的孩子,早点还清方雅丹的债务,只要怀上了孩子,这辈子你就别想再碰我。”

“你的意思是,如果一次就怀上了孩子,那我们这一辈子只能有一次?”

李倩倩怼了他一句:“读书的时候你要有这样的理解能力,恐怕到国外就是去留学,而不是劳务输出了!”

妈淡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怪不得李倩倩长得这么好,却混得这么差,天生有眼无珠,不识金镶玉,怪谁?

范建明恨不得把那六十万换成硬币,一枚一枚地砸到李倩倩的脸上。

为了钱,她相信李倩倩什么事都能做,什么事都能忍。就算把她的脸砸肿,恐怕她也会一声不吭吧?

“李倩倩,我记得读书的时候,你的数学成绩挺好的,怎么现在却不会算账了?”

“你想说什么?”

“六十万只睡一个晚上,现在一二线的女明星,恐怕也只有这个价吧?”

李倩倩怒斥道:“说什么呢,又犯贱了是吗?早知道这样,刚刚就该让刘云坤把你打残!”

“这么说,刘云坤是你叫来的?”

“是又怎么样?”

刘云坤一帮人是自己来的,不过李倩倩也是被范建明激怒了,不仅不予解释,反而咬定就是她叫来的。

范建明没再说什么,转身朝路边一家正在装潢的店面走去,他要问问街道办在什么地方?

“犯贱,把你的手机号留给我。”

“去问方雅丹吧。”

“切!”

李倩倩瞪了范建明一眼,立即掏出手机,却没给方雅丹打电话,而是拨通了刘云坤的号码。

“刘云坤,你刚刚在医院门口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你说从今天开始,见到犯贱一次就打一次?”

“嘿嘿,怎么,李大美女心疼了?”

“我是想告诉你,打的时候,最好往死里打!”

“这个可以有呀,我说倩倩,那你看咱们俩是不是有戏?”

“亏你还在社会上混,不知道朋友之妻不可欺吗?”

“不会吧,你还真把自己当成犯贱的老婆了?再说了,犯贱也不是我的朋友呀?”

“我说的是张国栋!”

“哦,明白了,你跟犯贱在一起也只是权宜之计?妈淡的,我就想不明白了,方雅丹怎么整出这么个损人不利己的馊主意?她……”

“不聊了,我还有急事,挂了!”说完,李倩倩拦下一辆的士扬长而去。

她倒不是真想让刘云坤把范建明打残,就是想好好教训范建明一顿,等到范建明回过头来求她的时候,她就有主动权了。

然而李倩倩没有意识到,她刚才一席话,已经让范建明对她彻底失望了。

当然,范建明更明白,李倩倩之所以对自己是这种态度,主要还是因为张国栋,所以他要把这笔账,记在张国栋的头上。

范建明来到那家正在装修的店面门口,正准备询问做事的工人,却看到一个店主模样的人,正在指手画脚,指挥着包工头应该怎么做。

范建明走进店里的时候,店主刚好一回头。

我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个店主居然就是当年那个黑中介楚昭南。

“楚老板,你好。”

楚昭南是个典型的油腻大叔,五十出头的人,头发梳的锃亮,身上还喷着香水。

七年不见,还是像过去一样,看见女孩子眉飞凤舞,看见男人,好像都欠他似的。

“有事吗?”

楚昭南打量了范建明一眼,看他一身地摊货,身上还脏兮兮的,脸上像是被人打过似的有些红肿,立即阴沉起脸,觉得这不是要饭的,就是卖苦力的,说不定还想过来找份零工干干。

只是他一下子没弄明白,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穷酸劲的范建明,怎么知道他姓楚,还知道他是这里的老板?

范建明微微一笑:“你还做中介吗?”

“当然,出国留学、考研、旅游,劳务输出,代办移民。你想干嘛?”

“不认识我了?我叫范建明,七年前就是在你手上办的劳务输出。

楚昭南让包工头领着工人干活,再次上下端详了范建明一眼:“每年从我手里出去的有好几百人,我哪记得那么多?人家在国外都赚了大钱回来,看你这意思——”

“那是因为别人去的国家,都是搞建设的,当年你却把我送到了炮火连天的S国,我能捡条命回来,也算是老天爷开眼。”

楚昭南一愣,虽然没有认出范建明,但这事他有印象,因为当年让他办这事的人,是范氏集团董事长的夫人周亚萍。

他警觉地意识到,范建明可能是要找麻烦,可范建明这一身打扮,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楚昭南两眼一瞪:“你想干什么?”

第006章 因果报应

看到楚昭南那副外强中干的样子,范建明打算再让他嚣张一会儿,这样的话,等会儿教训起他来,那种快意恩仇的感觉会更爽。

“楚老板,”范建明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像是在向楚昭南讨个说法,“有件事我不明白,当年别人都到其他国家去了,你为什么把我单独送到S国?”

楚昭南眉头一皱,心里虽然也觉得有些愧对范建明,但却凶神恶煞地吼道:“放尼玛的屁!当年是你自己填的表,要怪只怪你看不懂外文,别人都到其他国家,你自己填的要去S国,现在还来找我?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说着,连推了范建明几把,直接把他推到店外。

范建明踉跄地退到店外,一脸委屈地申辩道:“我可听说过,当年去别的国家要交两万块钱,要是到S国的话,不仅不用交钱,还可以预支一万块钱劳务费。你是两头吃,拿了我两万,又拿了对方一万,现在我混成这个样子,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说法吗?”

“臭小子,你想要什么说法,碰瓷来了是吗?有本事去告我,或者叫你认识的最厉害的人过来。老实告诉你,在江城,老子要不是黑白通吃,还敢在这里开中介公司吗?”

虽然这一排门面都是新店,人不多,但也有几家在装潢,再加上一些偶尔过路的,还有来看房的人,一下子也围上来十多个人。

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店老板抓住了小偷,都对着范建明指手画脚的。

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且看到楚昭南那么嚣张,又纷纷窃窃私语,小声指责起楚昭南来。

范建明依然装出一副可怜样,指着他的店说道:“你看你,生意越做越大,也不在乎两万块钱,对吗?何况七年前的两万块,跟今天的价值可不一样,我只想你退给我两万块钱……”

“退你两万块钱,你丫的怎么不去抢银行?”

说着,楚昭南抬脚朝范建明踢去。

范建明突然一让身,一脚踢空的楚昭南踉跄了几步,刚刚站稳脚,却感觉到脖子后面一紧。

范建明抓住他的后衣领,一边往前拽,一边往地上摁。

“哎哟,哎哟——”

楚昭南踉跄着往前窜着步子,连跑了几步,扑通一下被范建明摁在地上。

巧的是一条狗在这里拉了一团粑粑,范建明直接把他的脑袋摁在了粑粑上。

“噗——”

狗粑粑糊了楚昭南一脸,他奋力抬起头来,张嘴吐出了一口粑粑,还带着一口门牙和一团血。

“好!”

吃瓜群众不怕事大,围观的人群中,居然有人高声叫了声好。

起哄归起哄,不过没有人敢上前,只是远远地看着。

“呸,臭小子,”楚昭南一边吐着粑粑,一边嘴里跑风地威胁道,“你这是在找死!老子这里留着你的档案,上面有你的家庭住址,老子非派人把你家抄了不可!”

范建明摇了摇头:“楚老板,我当初是要劳务输出,你却把我卖给了舌头,见过心黑的,没见过黑成你这个样子的,今天老子要是不废了你,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你坑死!”

“废了我,哈哈,有种来呀?”

被范建明按在地上,楚昭南的嘴里还不服软。

范建明掏出手机,问了一句:“当年把我卖到S国的,是个叫阿强的人吧?在S国接收我的人,叫理查德对吗?”

楚昭南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范建明点开手机里的一段视频:“楚老板,好好看看。”

楚昭南瞪大眼睛一看,顿时浑身哆嗦,一会儿屁滚尿流,地上很快湿了一片。

围观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互相使着眼色,慢慢地围了上去。

范建明这时把视频关闭,然后松开楚昭南的后衣领,楚昭南赶紧爬起来,顾不上脸上的狗粑粑,又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饶命,饶命,那件事不是我的意思,是有人给了我五万块钱,非让我把你送到S国去,不关我的事呀!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呜——”

说着说着,刚才还嚣张跋扈的楚昭南,居然痛哭流涕起来,看得围观群众一脸蒙圈。

范建明愣住了。

他一直以为楚昭南两头吃黑,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花五万块钱,非要把他送到S国,显然是借刀杀人。

谁对自己有这么大的仇?

七年前的五万块,在郊区差不多可以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了!

“说,那人是谁?”

“我……我……”

“嗯?”

楚昭南压低声音说道:“是范氏集团的周总,也是他们的老板娘。”

周亚萍?

范建明惊呆了,他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青蛇口中信,黄蜂尾上针,二者不为毒,最毒妇人心!

范建明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怒火,冷冷地问道:“我的两万块钱呢?”

“还你,还你,我这就从网上银行转过去。”

“多少?”

“两……不,五万……十万,二……二十万!”

楚昭南明白,范建明此时不是让他还钱,而是要他花钱买命,二十万能留下自己的性命,对于楚昭南来说也是值得的。

“钱放在你那里,有空的时候我会让人来取的。”

“好,好,好。”

“去,跪在自己的店门口,大声喊一百句‘我是黑中介’。”

“啊?”

“嗯?”

“哦,好,好,好。”楚昭南连滚带爬地跑到自己的店门口跪下,然后高声喊道,“我是黑中介!我是黑中介……”

围观的人一脸蒙圈,其中也有边上的店主认识楚昭南的,此时分开人群走到楚昭南的边上问道:“楚老板,你这是怎么了?”

楚昭南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依然大声喊道:“我是黑中介!我是黑中介……”

那人又问了一句:“这小子是不是黑涩会的,要不要我替你报警?”

“滚一边去!”楚昭南骂了一句后,接着喊道,“我是黑中介!我是黑中介……”

什么黑涩会?

此时此刻的范建明在楚昭南的眼里,无异于死神!

他看到那段视频,阿强和理查德被人绑在椅子上,踝关节、膝关节和肘关节,都被人用木棍打断。

他们两人的牙齿,被人用老虎钳一颗一颗地拔下,那种惨状简直触目惊心。

虽然视频里看不到是谁动的手,可当年经手范建明的就是他们两个,而范建明手里有那段视频……

相关文章:

桌上冰球游戏规则,桌面冰球游戏

把她绑在床上轮流 用大黑鸡巴怨怼女儿小穴

《萌宝归来骆先生请自重》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男生泳裤裆部凸起

语文老师你的好紧,肉肉辣文,《桃花鬼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