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天骄任逍遥)

2022-09-08 21:35 · 新商盟

第3章 豪门世子

燕都,唐家,枫山别墅。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颤抖的握着手机,眼泪几乎都在眼眶中打转。

“你是……啊……你是二少爷?”他是唐家的老管家杨劲松,失踪了三年的唐家二公子竟然给他打来了电话,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电话里面的那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没错,就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唐川。

“杨叔,你还好吗?”听到杨劲松的声音,唐川也有些泪目,整个唐家,他就跟这个老管家最亲了。

“好,好,我好着呢,二少爷,你在哪呢,这三年……”杨劲松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一时之间,都不知道从何开口了。

“杨叔……”唐川打断了杨劲松的话。

“二少爷,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杨劲松喜极而泣,“你等着,我马上去告诉老爷。”

“等等!”唐川赶紧制止了杨劲松,一字一句出声,“杨叔,我还活着的消息,别告诉任何人,包括他!”

“为什么?”杨劲松一愣。

“杨叔,以后我会告诉你,现在,我需要你帮忙。”

“二少爷,你说。”

“让冯骏马上来一趟云州,我有事情交代!”唐川尽量长话短说。

“好,我马上安排!二少爷,你现在人在云州?”

“对,确切的来说,这三年,我一直都在云州。”唐川望了望漆黑一片的夜空,咬牙切齿,三年了,他还能活着,真好。

云州,凌晨十二点,一架从燕都飞来的航班徐徐的停在了云州国际机场。

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提着一件西服,快步的往候机厅的门口走,他叫冯骏,唐家卫队八龙将之一,也是国内最年轻最炙手可热的职业经理人。

出了候机厅,他赶紧掏出手机,“喂,二少爷,你在哪呢?”

“别动,我看见你了。”唐川说着话,紧走两步,很快就到了冯骏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唐家二公子,冯骏莫名的就感觉到了一股子的压力,他也不知道压力从何而来,关于眼前的二少爷,冯骏听过太多的故事,而真正的接触,这是第一次。

“哦……二少爷,这是杨叔让我交给你的。”

稍许发愣之后,冯骏赶紧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一张卡,卡身漆黑一片,正面,有一个金色的皇冠LOGO,皇冠黑金卡。

唐川摆摆手,看着冯骏,“卡你拿着,有用。”

“二少爷,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冯骏小心翼翼的将卡放了回去。

“两件事需要你办!”唐川直接开门见山,“第一件事,云州市今年上半年搞了一个城西工程,大致的内容就是开发云州大桥西面的江滩,用于建造生活区,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应该会是云州的第二个城区,明天,有一场竞标会,你务必拿下最好的两块地皮,不计代价!”

“二少爷,我明白!”

冯骏恭敬出声。

“第二件事,明天,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云州民政局上不了班,尤其是婚姻登记处那边。”唐川一字一句。

“让民政局上不了班?”冯骏有些疑惑,皱起了眉头,其实,他这一次到云州来,心中本身就充满了疑惑,杨劲松给他打电话,让他立马赶来云州,别告诉任何人,还说要跟他见面的,是失踪了三年的唐家二公子唐川。 

“怎么?有问题?”见冯骏表情不对,唐川冷冷的问了一句。

“哦……没有!”冯骏赶紧出声,甚至都有些不敢凝视唐川的眼神。

唐川没有说破,明天,乔韵可是要拉着他去离婚的,这民政局要是还正常上班,那可不妙。

“没有就好。”唐川走上前,继续盯着冯骏。

冯骏感觉浑身有些发毛,心颤的问了一句,“二少爷,还有什么需要吩咐?”

唐川看着他,一字一句,“冯骏,这一次让你过来,是因为我看中了你的能力,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这一次,你不是为唐家做事,而是为我做事,你明白吗?”

“二少爷,我明白!”冯骏低着头。

“明白就好,抓紧去办吧。”

说完,唐川转身,走向了马路旁边的一辆电动车,那电动车,破破烂烂,反光镜竟然都掉了一块。

看着唐川离开,冯骏差点都要崩溃了,燕都唐家的二少爷啊,京城纨绔圈子里面人人胆战心惊的唐二少,竟然骑着一辆破电动车,再看唐川身上的装备,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手里刚才拽着的,还是个杂牌的国产大屏手机。

这形象,也太颠覆了吧。

虽然如此,可冯骏心中非但没有发笑,反而是有些看不懂唐川,心中,更是不敢妄自揣测。

他思索了一番,掏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一个电话号码……

“喂,是我!”冯骏缓缓出声。

“哎哟喂,冯哥啊,你在哪呢?”手机里面传来了一个受宠若惊的声音。

“孙少,你是云州的吧?”

“呵呵,亏冯哥还记得我,冯哥,什么时候来云州玩啊,我请客。”

“别给我废话,听好了,明天,带着你老婆,去民政局离婚。”

“啊,冯哥,这是什么商业战略啊?你不会看上我家那位了吧?”

“滚蛋,记住,除了你老婆,再带上你家的小三小四。”

“冯哥,你这……我这……”对方直接就哭了。

冯骏才懒得理他,除非老孙家的生意不想靠他指点了,接着,又拨通了另外几个号码。

“刘大少吧。”

“冯哥,是你啊。”

“明天带着你老婆,去民政局离婚,还有你那几位小情人,也通知一下。”

“啊,冯哥……”

冯骏挂断了电话,又继续往下打。

“喂,丁少吗?”

“……”

第4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唐川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拧了拧门把手,乔韵,还给他留着门。

他轻轻的走了进去,和衣躺在床旁边的地铺上,他知道,乔韵还没有睡着,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三年,两人虽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进展,但是,彼此的心里都装着对方。

这三年的点点滴滴,唐川也都看在眼里,今天晚上,乔韵提出离婚,完全就是形势所迫,这个傻女人,正用她自认为最妥善最安全的方式在保护唐川。

“乔韵,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唐川心里想着。

第二天,乔韵早早就起了床,一整个晚上,她都没有睡,她知道唐川什么时候回来,她也知道唐川昨晚上辗转反侧了多少次。

但是,经过了一晚上的‘深思熟虑’,她还是决定跟唐川离婚,在她看来,如果唐川不离开她,终有一天,一定会被她所连累。

乔韵拿起了结婚证,红红的本子,让她不禁有些伤感,她清楚的记得当初领结婚证的那天,唐川明知道自己在利用他,却还是笑的那样开心。

看了好一会儿,乔韵才将结婚证装进了包里,然后拉着唐川出了门。

“韵韵,咱们不离婚,好吗?”唐川一大早就接到了冯骏的电话,知道他已经搞定了民政局那边的事情,只不过,他还是希望乔韵能够自愿放弃这个念头。

“唐川,答应我,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说着话,乔韵跨上了电动车,然后,搂着唐川的腰,她想着,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抱着这个男人吧。

唐川轻轻的摇了摇头,拧动车把手,电动车,驶出了乔家所在的小区,往民政局的方向而去。

乔国忠跟宁萍站在楼上的窗口看着。

两人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对于唐川这个女婿,他们的确不是很满意,但是,当得知乔韵的决定之后,他们还是觉得很难过。

正如乔韵所言,唐川是没什么大本事,但是,他善良,勤劳,任劳任怨,对自己两人,也是没话说。

“算了,别看了,这就是命,但愿他以后能过的好吧!”乔国忠拍了拍宁萍的肩膀。

宁萍点点头,擦了擦眼睛。

民政局不是太远,对于云州,唐川可谓是轻车熟路。

可对于乔韵来说,她倒是希望这条路程能更远一些。

可再远,也终究有终点,更何况,路程本身就很近,不是吗?

只不过,刚到民政局门口,乔韵就发现不对劲了。

民政局的门口停满了车,而且,大多还都是豪车,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虽然好奇,乔韵还是没有太留意。

她拉着唐川,往里面走,上次结婚,他们来过一次,婚姻登记处,就在前面的一楼大厅。

往前走了一会儿,乔韵感觉更不对劲了。

人,怎么这么多啊。

婚姻登记处的窗口以及大厅,到处都是人,结婚的窗口那边还好,冷冷清清的不算太多,毕竟每天打结婚证的人还是有的。

可离婚的那边就不同寻常了。

人,全是人,黑压压的。

而且,还吵吵闹闹。

“你个丧良心的,怪不得这段时间不对劲,原来,是看上了她对不对?好,要跟我离婚,咱们法院见。”

“喂喂喂,你骂谁呢?”

“谁不要脸就骂谁!”两人说着说着,就从骂战改成全武行了,顿时,场面弄的混乱不已。

这边,也开始不消停了。

工作人员盯着一纨绔,神情严肃,“我说刘先生,你们两个到底是真离婚还是假离婚,这可是昨天刚刚登记的结婚证。”

“这结婚还有假的吗?”刘大少有苦难言,冯骏那家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昨天晚上一个电话,就让他跟老婆离婚,这倒好,老爸老妈一听,直接气病了,岳父岳母一怒之下,要找他麻烦,小舅子更是扬言要打断他第三条腿。

“那赵女士,你也是自愿离婚的吗?”

“离,必须离,这个死鬼以为他是谁啊,以为老娘找不到更好的。”

正说着话,外面又涌进一群人。

“老子要离婚,今天必须离。”

“走啊,老娘还怕你了,你真以为那帮狐狸精喜欢的是你的人啊,是你的钱。”

“你不是也喜欢我的钱吗?老子早就想跟你离了。”

男子冲到窗口,后面的人不答应了,“喂,哥们,离婚排队去。”

“你管老子?”

“老子也是来离婚的,滚!”

“你说谁呢?”

“说的就是你!”

砰,两人大大出手,整个登记处大厅再次的鸡飞狗跳,这边,老婆骂老公,那边,原配战小三,中间,小三打小四,全部都乱套了。

工作人员脸色铁青,其中一个工作了三十年的老阿姨更是心胆俱裂,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知道现在流行离婚,可也不能冲着一天都来吧?

没办法,直接报警了,保安也快速进场。

可大厅里面,还是鸡飞狗跳,乱成了一团。

唐川看着乔韵,露出了这三年来养成的标志性的憨厚微笑,“韵韵,你看,今天这么多人,要不,咱们别离了,行吗?”

乔韵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离个婚,也这么难吗?

她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有些烦躁的看了一眼,是母亲宁萍打来的。

“喂,妈。”

“韵韵,你赶紧跟唐川过来吧,乔凯他们,来咱们店里闹事了。”宁萍的声音,着急到了极点。

“他们不是说给我们三天时间吗?”乔韵慌了。

“谁知道啊……哎哎哎,你们怎么还打人啊。”

“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乔韵都要急哭了。

“怎么了?”唐川迎了上来。

乔韵红着眼睛,“乔凯……乔凯他们到店里闹事了。”

“咱们赶紧走。”唐川不由分说,拉着乔韵就冲出了大厅……

相关文章:

用浓精 撞开 宫口 小腹鼓起-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弄

在农村玩娘俩小说,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绝品教练)

女的主动把洞给男的桶/塞草莓灌红酒用塞子堵住h

舌尖探入她的花茎小说&疼拔出来好不好

一女被多男强轮H(妙医圣手)啊好痛慢点太深了疼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