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快点嘛人家痒(史上最强传人)

2022-09-08 13:32 · 新商盟

第7章 准备治病

胖子一脸绝望,还以为遇到个心善的,结果狠的不像人。

他更后悔自己把利息也算上了,不然最起码能少扇自己好几巴掌。

“开始吧兄弟。”吴天祥端了一把椅子拿了一瓶饮料坐了下来。

“大哥大哥,我给五十万给你们,求求你放过我吧。”胖子那身上的肥肉吓的一颤一颤的。

“我大哥说话算数,欠你多少就还你多少。”

胖子与他的手下心里都飞过一万匹曹尼玛,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传言天哥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大哥我记错了,是欠我二十万,不对十万来着。”胖子看逃不了干脆耍无赖。

“说了多少就多少,哪那么多废话。”一把水果刀在胖子那肥嘟嘟的脸上拍了两拍。

那冰冷的刀锋让胖子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明白今天是完了。

啪啪啪:“一万两万三万四万。”

胖子开始两边开工,打的那是个很,不只是脸红了肿了,连手都红了肿了。

啪啪啪:“三十五万,三十六万。”

胖子也很狠,一下下毫不留情,手已经抬不起来了还在打。

到了三十九下的时候直接晕了过去。

“去端盆水来把他泼醒。”

吴天祥屁颠屁颠跑去接了一盆水,一股脑的倒在了胖子的脸上。

胖子打了个激灵勉强的睁开了眼睛,因为脸已经肿胀的看不到眼珠了。

“还欠你壹拾壹万呢!”陈闻促狭的看着胖子那胖了五六圈的脸。

啪,啪,啪。

胖子继续打,嘴里含糊着数着,到了五十下又晕了过去。

胖子的手下看到这一幕都胆寒,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把自己打晕过去两次的。

“闻哥这人怎么处置?”吴天祥问。

“哪个部位碰了我姐的都剁掉,最后五十万给他,我说话算数。”

陈闻说着就抱着徐优出了酒吧的门上了吴天祥的车,往家里开去。

徐优第一次看到陈闻这么残暴的一面,一时半会不太适应,一路上都沉默着。

到家后吴鹅看到徐优这个样子哭的泣不成声,两母女哭做了一团,陈闻受不了这种场面就进屋了。

好一会才结束。

陈闻走出来说:“明天姐陪我再去医院一趟。”

“干嘛?”

“你真要给我爸看病?”徐优问。

“嗯,上次我已经看过了,问题不大,晚上我准备准备就过去。”陈闻点头。

吴鹅把询问的目光投给了自家女儿。

“陈闻说他学了一点医术,想试试能不能让爸醒过来。”

吴鹅看向了陈闻,打死她也不信自己看着长大的陈闻能帮人治病,还能治医院都没有办法的病。

“妈,要不让陈闻试试吧。”徐优也不相信陈闻能行,但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

“哎,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办法。”吴鹅叹了口气进房间了。

陈闻无奈,咋就没一个人相信自己呢。

陈闻进了房间,开始打坐练功,给姑夫治病可需要很多真气。

真气在陈闻的身体内缭绕旋转着,穿过一条条筋脉,最后汇集在了丹田内。

这几天揍人的次数有点多,真气消耗的很快,需要安静的练一晚,让自己达到巅峰状态,好给姑夫治病。

也不知道那老头是干啥的,那么大本事还在牢房里,并且教了陈闻这么一身本领,叫他出去后千万不要轻易展示自己的本事,但是刚出来陈闻就已经展示了好几次了。

有本领不用那不是傻子吗?

陈闻才不会那么傻。

只是老头的身份在陈闻心里笼罩了一层阴云。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陈闻就带着表姐来到了医院,准备给姑父治病。

而姑妈并没跟俩人一起来,不是因为她不关心姑父,而是她压根就不信陈闻会治病,只把陈闻的话当成了玩笑,才不会跟着俩人来“胡闹”呢。

对此,陈闻也只能心中叹息了。

反正嘴上说什么都没用,等自己治好姑父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姑姑自然就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了!

徐优已经来看望过父亲无数次了,轻车熟路的带陈闻走进病房,就安静的站在一边等着看陈闻治病。她虽然也知道陈闻以前根本不会医术,但这几天陈闻带给她的意外实在太多了,所以,她很希望陈闻能再创造一个奇迹,帮她治好父亲……

“喂!你想干什么?”

陈闻刚掀开姑父身上的被子,作势准备动手,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喝,打断了他的动作。

转身看去,却见是一个秃顶的中年医生,一脸煞气的走了进来。

“赵医生,你别担心,这是我表弟,他要帮我爸治病。”

徐优认识秃顶医生,知道他就是自己父亲的主治医生赵金成,于是急忙上前帮着解释。

可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赵金成脸色登时更加难看,火气也更盛了,指着两人就打骂起来:“胡闹!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医院!是能让你们乱来的地方吗?”

“还治病呢?哼,你表弟年轻成这样,能会什么医术?更不用说,他要真有那能耐的话,早就把你爸爸的病治好了,哪还用送他来住院?”

“尤其是你!别人胡闹也就算了,你连自己爸爸的命也不在乎吗?竟然让表弟乱来!”

赵金成越骂越是起劲,而且连着徐优也狠狠骂了一顿。

陈闻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见他骂个没完,当下忍不住反讽道:“呵呵,说得就跟你能治好我姑父一样!你要是治得好,我姑父还会躺在这里几个月没一点好转?”

“你……”

赵金成没想到陈闻竟然敢还嘴,关键说出来的话还让他无法反驳,老脸都有些挂不住了。

正如陈闻所说,赵金成治疗徐明军已经几个月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他这个主治医生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别人?

“怎么回事?”

这时,院长胡大用正好带着一群医生在巡视查房,路过门口听到里边吵架,就皱眉走了进来,“赵医生,你怎么跟病人家属吵起来了?”

“啊!院长!”

赵金成一见院长,立刻满脸讨好的上前问好,然后添油加醋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最后指着陈闻恨恨道:“院长您说说,病人的生命能让这种不知根底的人乱来吗?我阻止他,是为了保护病人安危,是为了保护咱们医院的声誉啊!”

这家伙医术怎样不知道,但勾心斗角的心术可是一套一套的。

第8章 苏醒

简单的几句话,既指责了陈闻,又往自己脸上贴金,在院长面前好好的表现了下自己。

“行了。”

院长却早知道赵金成为人,所以没把他的自吹当回事,不过却也对陈闻教训道:“小伙子,你担心自己姑父病情可以理解,但治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至于你说姑父住院几个月,病情没一点好转,这个是事实,但也不代表我院的医生水平不行啊!你姑父可是被打成了植物人,这病就算是请来神仙,都不一定能治好,又怎么能怪赵医生呢?”

身为院长,在病人家属面前肯定要给手下医生说话,不然总不能承认自家医生水平不行吧?

“好了,小伙子你回家吧,你姑父的病我们会继续治疗的。”

胡院长感觉以自己的口才,肯定说服了陈闻,说完转身就要走人。可是身后立刻传来陈闻的冷笑:“哼!你们治不好就承认医术不精,扯什么神仙也治不好,真是笑话!”

“喂!你这小子,竟然敢跟院长这样说话?”

“敢说我们医术不精,你算什么东西?”

“小子,你这是故意来找茬的是不是?”

赵金成和众医生们登时大怒,指着陈闻鼻子纷纷呵斥起来。  

胡院长也黑了老脸,强忍怒气瞪着陈闻:“小伙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说,你的医术比我们所有医生都厉害,真能把植物人治好?”

“没错!”

陈闻淡淡的说着,不想再跟众人吵架,走回姑父身边再次准备治疗。

可赵金成却再次阻拦:“慢着!”

“你到底想怎样?”陈闻真有些生气了。

赵金成眼珠一转,道:“你想治疗也可以,我们也很想亲眼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敢说可以治好植物人!但是,病人既然住在我们医院,就不能让你随便动手了,否则万一治死人岂不是要我们背责任?”

众医生一起点头,显然都很认同赵金成的话。

“废话真多,你直接说要怎样我才能动手就行了。”

陈闻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快克制不住了。

赵金成也不再啰嗦,眼中闪过一丝奸笑:“很简单,病人家属写个事故责任书,注明出任何事都跟医院无关就行了。”

陈闻看向表姐,徐优也心情忐忑的看着他。

她自然愿意相信陈闻,但听赵金成将话说得那么严重,徐优一时间也有些害怕,万一表弟失手怎么办?

“好,我来写!”

激烈的天人交战之后,徐优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表弟。

“表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治好姑父。”陈闻感受到表姐的信任,感动的握着她的手,郑重保证。

保证书写好,再没人废话阻拦,陈闻走到病床前,双手轻轻按在姑父脑袋两侧,闭上眼睛暗暗运转体内真气……

众医生包括胡院长,全都瞪大眼睛在旁边看着。

他们虽然不信陈闻真能治好植物人,但是内心深处却又矛盾的希望能见证奇迹。当然了,赵金成可没期待什么奇迹,他只想看到陈闻当众出丑!

“好了。”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注视中,只见陈闻只是捂住徐明军脑袋,闭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一头大汗的收手站起身来。

什么鬼?

众医生心里全都冒出个大大的问号来,不少人更是脸色瞬间黑了下来,都有种被人玩了的感觉!

刚才陈闻信誓旦旦说能治好植物人,大家还以为他有什么通天彻地的能耐,准备当场展示下多么高超的医术呢。结果他就只是捂了下病人脑袋,前后不到五分钟,就说好了!

这算什么事?不是把大家当猴耍是什么?

亏得这么多人还都是有名的老大夫,刚才心里对陈闻还挺期待,结果竟然被他给消遣了,可想而知大家有多生气。

“小子,你他妈玩我们呢?”

赵金成更是不顾医生身份,忍不住当场爆了粗口,“要是这样也能把植物人治好,我立刻跪下管你叫爹!然后立刻辞职,以后再也不给人看病!”

“这可是你说的,等下别抵赖不认账!”

陈闻早看这家伙不爽了,闻言立刻拿话挤兑。

赵金成梗着脖子,如同一只愤怒的公鸡:“没错!我说的,要是不认账我就是乌龟孙子王八蛋!来呀?有本事让你姑父醒过来啊?”

“唔……头好晕。”

就在这时,旁边病床上忽然传来一声呻吟,徐明军揉着脑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

偌大的病房中,瞬间陷入死一样的寂静之中。

除了陈闻的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的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大鸭蛋。

“爸!你真的醒了?”

徐优最先反应过来,快步扑上前去,喜极而泣的晃着父亲的手欢呼起来。

“优优?你哭什么?”

徐明军疑惑的安抚着女儿,再扭头一看旁边站着一群医生,登时更迷茫了:“咦?我这是在医院里?怎么回事,我得什么病了吗?”

当初他昏迷时非常突然,此时刚醒过来,一时还搞不清状况。

相关文章:

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京味未婚先孕高干文

水的排泄多少时间@翘高办公桌趴跪惩罚

双性攻把姜汁放在受的下面&我七年级我这胸小吗

拳腹交抽臂缝姜塞鞭:欺你欺上瘾书包网

床上色日本@皇上当狗伺候侍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