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_史上最强传人

2022-09-08 13:32 · 新商盟

第5章 我们不想你又进去

吴鹅也就笑了笑,没有当真,陈闻一个刚从牢房里出来的工作都难说,还想办法。

谁也不知道,现在的陈闻已经不是当年的陈闻了,他在里面遇到了一个神秘老头子,教了他一身本领。

吴天祥就是他在里面的时候认识的。

“你去看了胡月没?”徐优一边往桌上端着菜一边问。

“看了。”陈闻并不想让她们知道胡月的事情,敷衍的点点头。

“完了明天姐带你找个工作,虽然只是一年,但是外面变化可大了。”

“吃完饭我先带你去买点衣服。”

陈闻听着表姐的唠叨鼻子有点酸。

以前唠叨的都是姑姑,现在她老人家老了,换成了姐姐了。

吃完饭,徐优带着陈闻来到了夜市,给他挑选着衣服。

随便买了几件陈闻就拉着徐优来到了专卖店,打算给她换一身衣服。

他刚找吴天祥拿了两百万,先把钱还了,然后自己想办法赚钱。

“等姐发了工资再来带你买好不好。”徐优的眼皮狂跳,这一件衣服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啊。

“是我带你买,我买单。”陈闻拿起一件衣服就把徐优推进了试衣间。

这是一件裙子,标价八千,一分钱一分货,徐优穿上整个人都变了。

“好看么?”徐优也非常开心。

“好看,你就穿着这件,不用换了,老板等下一起买单。”陈闻满意的点点头。

“这不是校花徐优吗?”

“怎么也买衣服呢?”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了专卖店,五官被完全掩盖在化妆品下。

这是徐优的大学同学,叫张玲,说话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

“嗯,真巧。”徐优挤出了个牵强的笑容。

“你不是在酒吧上班吗?”

“听说工资还挺高呢,我先提醒你,按你的收入最多在这里买一件衣服。”张玲故意把声音提的很高。

徐优脸色非常难看,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

读书那会张玲喜欢的一个高富帅偏偏要追徐优,因此产生的嫉妒心现在还没消退。

“管好你家的狗,别让他出来乱咬人。”张玲旁边还有一个男人,陈闻淡淡的来了一句。“你骂谁是狗呢?”

“他敢骂我是狗,你管不管?”张玲向她男朋友撒娇。

陈闻自顾自的给徐优挑选着衣服,最后一算有个十万块,差点让徐优跳起来,然而看到有老同学在便是强装镇定。

“徐优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相互都了解,就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了。”张玲拿着几件衣服在一边嘲讽着。

刚才竟然被人骂是狗,这口气一定要挣回来,所以自己专门挑了五万块的衣服,要狠狠地打徐优的脸。

“先生刷卡还是现金?”

“直接跑路吧,不用问,肯定是买不起单的。”张玲在一边阴阳怪气。

“刷卡!”陈闻甩出一张普通不过的银行卡到柜台上,神情淡漠自然。

“还挺会装,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张玲在心里默默地想。

徐优脸色也苍白,十万那,陈闻哪来的十万。

没过一会就传来刷卡成功的提示音:“先生您的银行卡。”

“谢谢。”陈闻接过。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张玲在心里呐喊着,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徐优也拿抢了银行的目光看着陈闻,眼里满是询问。

“美女你这边一共56000,刷卡还是现金?”

“哦,刷卡刷卡。”张玲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把自己男朋友往里推。

“拿银行卡啊!”张玲看自己男朋友半天没反应便是怒吼。

“我银行卡没那么多钱。”她男朋友若若到。

“没钱还带老娘来买衣服?”

“谁知道你买这么多。”

老板被这两个逗笑了,刚出门的陈闻与徐优也笑了。

“等她们走了我们去退货吧。”徐优小声道。

“干嘛要退货?”

“这么多钱就买这几件衣服,你还没起媳妇呢,要省着点知道不?”

徐优欲言又止。

“给你买的就穿着吧,我找媳妇靠脸就行了,放心欠的钱我会想办法的。”

徐优虽然对于陈闻不怎么相信,但是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幻想的,毕竟十万都拿出来了,再拿出来个二十万应该没问题的吧?

随便逛了下陈闻与徐优就打车去了医院,看了看姑夫,顺便陈闻把医药费给交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姑夫他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想自己试试能不能把姑夫就醒。

老头交他的本领医术只是皮毛,只是为了给自己练功留下的伤势治疗用的,还有一套针法。

陈闻把手贴在了姑夫的额头上,真气进入了他的大脑,观察着里面的结构。

“你这是干嘛?”徐优在一边疑惑的问。

“这病我能治。”陈闻放下了手。

“啥?”

“你能治我爸的病?”徐优激动的拉住陈闻的手。

“嗯,姑夫脑干那一块的脑神经死坏了,脑结构太复杂,现在的医学还不能突破这块。”陈闻点头。

陈闻虽然说得像那么一回事,但是徐优还是放下了手,变得垂头丧气。

现代医学都不能解决的问题陈闻这个外门汉怎么可能突破,估计也就逗自己开心的。

“相信我,请给我几天时间。”陈闻握住徐优的手。

想把脑干部位的神经激活需要很多的真气,所以陈闻要准备一两天,到时候后力不足可是会出人命的。

“嗯,姐相信你。”徐优点头,嘴上这么说只是不伤陈闻的心而已,心里还是不相信的。

陈闻不知道怎么和徐优解释,只好懒得解释了,又在医院呆了会就回家了。

吴鹅看到买了那么多衣服一直在埋怨徐优,但听说都是陈闻付的钱便是沉默了,半晌才说:“孩子,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不能做那些违背良心的事,你才从牢里出来,我们不想你又进去了。”

这是对他坐过牢心里有芥蒂啊……

陈闻十分无语,嘴里苦涩但也不好解释,直接回房了。

刚躺下吴天祥就打来了电话,叫陈闻去吃夜宵。

刚借了人家钱不好意思拒绝,刚好也有点事找他说,只好和家人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某街巷烧烤摊上陈闻与吴天祥正撸着串,闲扯着,说着牢房里的趣事。

第6章 赚钱的计划

“不太了解,但是我一个朋友是做药品批发的,回头我帮你问问。”

“我这边有一种跌打损伤的药,只要不是粉碎性骨折,擦了这要一个星期绝对好。”

吴天祥睁大眼睛:“闻哥我知道你的本事不小,但是这有点夸张了吧。”

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不小心扭到个脚都要十几天才能恢复,陈闻口中说的药还不是神药吗。

“你就说我弄出来你给我卖得出去不?”

这药品是那老头叫陈闻的,只是为了练功的时候能快速恢复,陈闻便是想到可以拿来赚钱。

“只要你说的药效是事实绝对能卖出去,而且价格还是天价。”吴天祥给出了确定的答复。

“行,过两天我就把成品的药给你,到时候我们一起研究怎么批量生产。”

生意就在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中决定了。

两人足足喝到了天亮,随便找了个宾馆住了进去。

陈闻今天稍微喝的有点多,睡的比较沉,最后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刚接通就听到了姑姑着急的声音:“你姐被人带走了,快点回来吧。”

“啥,等着我。”陈闻一下坐起身,脑子完全清醒了。

陈闻一边跑一边穿着衣服,吴天祥在后面大喊:“闻哥你去哪?”

“家里出事了,快点给我查查给我姑贷款的是谁。”

吴天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五分钟之后结果出来了,两个人就开车往郊区敢去。

给陈闻姑夫贷款的号称胖哥,跟着他魂的有十几号人,旗下有酒吧宾馆,也放贷。

某酒吧内,徐优被几个大汉押着,面前是个矮胖的男人,就是号称胖哥那位。。

“你爸欠我的五十万啥时候还?”胖子手里把玩着打火机,那豆大的眼睛转来转去。

“大哥再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会还清的。”

“不是欠四十五万吗?”

“高利.贷,利息不高还叫高利.贷吗?”

“你上个月也这么说,何时才是个头,这样我给你安排个工作,工资就当还我钱了。”

“我不要我不要。”徐优明白胖子给她安排的工作是什么,拼命的摇着头。

啪,一声脆响,徐优的半边脸直接出现了一个巴掌印:“要不要你说的不算。”

“就这么决定了,带她下去洗.洗,等下我教她工作流程。”胖子的脸笑成了一团,那豆大的眼睛内满是邪笑。

“我不要放开我,我要告你们。”徐优大喊着。

“告我,也不打听下我是谁。”

十分钟之后徐优被捆在了床上。

“陈闻快点来救我啊。”徐优在心里祈祷着,陈闻就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两分钟之后胖子那肥大的身体走进了屋,看着徐优咂咂嘴,口水不经留了下来。

“还好你还不起,不然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福气。”胖子一步步靠近着床边。

“你不能过来,我弟弟会弄死你的。”徐优脸上满是恐惧。

“弄死我的人估计还没出生呢,你弟弟算老几。”

“我弟弟是天哥的大哥。”

陈闻虽然不知道天哥是干啥的,但是看别人那恭敬的眼神也明白不简单,所以这时候便是把天哥这名头班了出来。

“你逗我呢,要是你弟弟是天哥的大哥那我得是天哥的爷爷了。”胖子的身体一顿,踌躇了一会继续靠近着床边。

天哥的名头实在是太大,思考了半天觉得绝对不可能才算是放心。

“真的,我亲耳听到天哥叫我弟弟为大哥。”

“你当我是傻子呢,你还亲耳听到,你认识天哥吗?”胖子直接坐在了床边,那床都颤了两颤。

“我真的认识,也见过。”

徐优怎么说胖子都不相信,那油腻腻的手直接准备不可描述了。

“不要不要。”房间里传来了女人惊慌的呼喊。

“快点快点。”陈闻心急如焚,催促着开车的吴天祥。

“大哥,这堵车我有什么办法。”

经过吴天祥高超的驾驶技术陈闻五分钟之后来到了酒吧门口。

现在是早上,酒吧根本就没有开门,大门紧闭,直接被陈闻一脚踹倒。

里面有几个人喝着酒,看着大门飞起来都有点呆滞,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快说,你们刚才抓的女孩在哪?”陈闻拽起一个人就是一巴掌,差点没把这人的头给扇飞。

“大哥在后面的房间。”这人在陈闻想打人之前含含糊糊的说出话了。

陈闻放下这人就往里冲,然而被几个大汉拦住了:“你是谁?”

“敢闯我们胖哥的地盘?”

陈闻没有废话,一拳轰过去,一人倒飞而出,脚一挑一人就斜飞了出去,砍瓜切菜般解决了五六个大汉。

吴天祥在后面看的直摇头:啥时候自己有这本是就好了。

轰,房门被陈闻一脚踹开,入眼的就是一个肥胖的身体,肥肉一颤一颤的,正往床上爬。

嘭,胖子直接被陈闻砸在了墙上,整个酒吧都颤了两颤。

陈闻脱下衬衫盖在徐优的身上,把她抱进怀里:“没事吧?”

“你再晚来一会我就—……”说着徐优泣不成声。

陈闻安慰着徐优,吴天祥蹲在晕乎乎的胖子面前,拍拍他的脸:“小子死了没?”

“你是哪根葱,敢打胖哥我。”胖子迷迷糊糊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吴天祥的笑嘻嘻的脸庞。

“你是,你是天哥。”胖子坐起身满脸激动。

“还认识我啊!”

“谁给你的胆得罪我大哥的?”吴天祥捏了捏胖子的脸,皮笑肉不笑的问。

“啥?”

胖子先是有点懵,随后才反应过来,看着陈闻与徐优一脸的惊恐:“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徐优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陈闻站在胖子的面前平淡的问:“我们还欠你多少钱?”

“不不不,不欠我钱。”胖子死命摇着头,他哪敢说。

“说,不然我弄死你,我们不是不讲理的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五十万。”胖子小声说。

陈闻点点头:“一巴掌一万,自己扇吧,给不给面子就看你打的狠不狠。”

相关文章:

非洲男朋友的好长又大好用吗_惩罚膀胱分身

稚嫩的身体被撕开/我和女同桌互相摸下面

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眼眸,还记得第一次歌词

《壮志凌云》陈清扬&全文免费阅读

新生儿小肚鼓鼓的却一直吃奶_妹子怕打雷怎么安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