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太大了慢一点疼 你那个太大了我怕啊|史上最强传人

2022-09-08 09:02 · 新商盟

第1章 你个坐监回来的有什么资格?

“今天你就要出去了?”

“嗯,师傅,我……”

“相逢缘分一场,不用多说,我的凡俗本事你学的七七八八了。日后有缘再见,你出去后可以打这个电话,他是你师兄金锦成,行了,去吧,我要睡觉了。”

陈闻沉默的接过写着号码的厕纸,重重的磕头,抹泪起身离开。

“师傅,珍重。”

……

陈闻背着破烂背包走在五星级酒店的走廊上,房间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师兄给他定的。嘱咐他稍作休息一晚,明日派人来给他接风洗尘。

正张望寻找他的房间号,陈闻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时断时续。

“不可能的,她怎么会来这里?”陈闻自语着随着声音来到了202号房间门口。

是自己女友和一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样,比你那还在劳改的男友好多了吧?”男人问。

“强哥你别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好不!”

“你和那个废物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女人低吟。

是她!

这回陈闻听清楚了!

陈闻死死地握拳,今天是他出来的日子,房间内的女人他很熟悉,就是他的女友胡月。

一年前陈闻带着女友去朝上酒吧玩,当时吴强邀请胡月跳舞,胡月不答应吴强就来硬的,陈闻就和吴强打了起来。

吴强重伤,陈闻也伤的不轻,因为对方有背景,所以陈闻被故意伤人罪被判入狱。

因为表现不错提前了一个月出来,所有人都不知道,来这酒店也是想休息一晚,明天还打算用师兄今天给他的钱给女友家人买点东西,给他们一个惊喜。

谁会想到遇到了胡月和吴强在酒店内翻云覆雨。

一个月前胡月还去看过陈闻,说会等他回来,没想到早就有男人了,还是导致自己入狱的人,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轰,怒不可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陈闻没有多想,房门被陈闻一脚踹飞,房间里的一对狗男女慌忙用被子遮盖身体。

“你tmd谁?”

“敢打扰老子快活。”吴强差点没被吓萎了。

“陈闻。”胡月一脸惊慌,毕竟陈闻还算是她的男友。

被男友撞到自己和别的男人下意识肯定会有点惊慌。

“很好很好。”陈闻点了根烟,脸阴沉的可怕。

“原来是陈闻你这个废物,我还以为是谁呢,吓我一跳,快给我滚出去。”吴强赶苍蝇一样的挥着手。

被胡月这么一喊,他也想起来了,那个一年前被他送进牢房的小屌丝。

原来只是个随手可以捏死的小跳虫罢了,吴强松了口气,“我不管你为什么在这里,数三声,再不滚我就要叫楼下的保安来了,再来一次,你可得牢底坐穿了!小瘪三,你拿什么和我斗?”

吴强有恃无恐,眼神肆意嘲讽。

“陈闻我们是不可能的,现在我有了更好的选择,你快走吧,不然又得回牢里了。”胡月也缓过劲了,变得淡定。

可恶的狗男女!

陈闻心中窝火,怒气不断积攒,但是吴强的那句要把他再送进牢里,让他心里顾忌。

刚才他是气昏了头,但是这会儿被泼了盆冷水,是啊,他拿什么和吴强斗,再牢狱里师傅只教了他医术和奇门巧计。

没有权势依旧没有用!他需要时间成长,需要时间依靠医术那些能力获得金钱和地位!

现在要是惹出事,没准会牵连师兄,师兄已经帮他很多了,他不能再牵累他。

万一连师兄都被吴强一起弄进牢里,他可无颜面对师傅和师兄。

今天他必须忍!

在一瞬间,陈闻做出了决定,狱中的一年,让他的性子打磨了很多。

可是他好恨!

眼眶通红,拳头的指甲嵌进血肉里。

忍!

“怎么?还不走你想干嘛?噢,也对,坐监一年没见过女人了吧,啧啧。”

“还别说你眼光真不错,胡月活好,身材又好,那真是个欲仙.欲死。”吴强一脸荡漾,随后扔了一条蕾丝到陈闻的脚下。

“这个就算我赏给你的,寂寞的时候可以闻闻。”

“为什么?”

缓过神的陈闻面对如此的羞辱没有暴跳如雷,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目光紧盯胡月。

他只求断掉最后一丝念想。

“你说为什么?”

“我不想挤公交,我不想住在十几平米的房子里,我不想过没钱的生活,更不想和一个坐过牢的男人过一辈子!不想告诉我爸妈,我的男人是个劳改犯!”

胡月一脸的愤怒,好像是陈闻的错一样。

“这些够了吗?还要问为什么吗?”

胡月嗤笑,眼神中满是轻蔑。

“愚蠢,你以为你坐过牢还能有机会?一天是罪犯,永远是罪犯!这是你一辈子的烙印!”

吴强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悄悄按下了紧急招呼酒店保安的电话。

他可是酒店尊贵的钻石会员!

随后转身看向陈闻,从包里拿出一沓百元大钞:“五万,算你和胡月的分手费,希望不要在打扰我和你前女友的生活。”

说着就甩在了陈闻的脸上,犹如打发叫花子。

啪。

红艳艳的纸钞散落一地。

“你刚出来也没什么钱,就拿着吧,强哥不缺这么点。”胡月劝到。

“嗤,钱?我呸!”

陈闻对于地上的钱看都不看,区区五万,算个屁!

“不识抬举!小子,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吴强冷声。

正好这个时候门口哗啦啦的涌进来五个黑西装大汉,吓得胡月赶紧钻进被子里。

“来的正好,给我抓住那小子狠狠的打!”

吴强狞笑。

晚上好好的差点被这小王八蛋突然闯进来吓萎掉,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打!狠狠的打!”

“是!吴少!”

五个保安齐声应和,气势雄浑。

随后根本不等陈闻反应,直接合围袭击向他。

陈闻冷然,他可是在牢狱中跟着师傅学了些拳脚本事,区区几个保安,算个球!

然而就在他要反抗时,吴强坏笑出声,“想想你年迈的父母,你还想继续坐监吗?乖乖挨一顿打,我放你走。”

陈闻呼吸一窒,抬起的手放下。

下一秒,砰砰砰!拳脚相加!

十几分钟后……

“噗咳咳。”

陈闻痛苦的吐出一口血沫,衣衫破碎,狼狈的趴在地上,背上被两只脚踩着,似乎动弹不得。

吴强冷笑着蹲下来,伸手羞辱的拍了拍他的脸,“傻逼,我说的你也信啊,私闯房间,恶意伤人,涉嫌强女干,啧啧,说吧,这次你想坐几年牢,嗯?小瘪三,何必呢?”

“你骗我?”

陈闻虚弱半闭的眼眸骤然睁开,怒目圆睁!凶悍的气势犹如沉睡的雄狮慢慢苏醒。

第2章 吴少?他算什么东西

“哈哈哈,我就是骗你又如何?你有本事咬我啊?”

吴雄嗤笑。

“行了,别搁那咋咋呼呼的,拿着五万赶紧滚蛋,回去还能给你快老死的爹妈买个好墓地,我告诉你,明天我就派人去找你父母,让你们好好团聚一下。”

陈闻脸色铁青,祸不及父母!

忍无可忍!

陈闻沉着脸,攥紧拳头。

叮铃铃。

突兀响起的电话声让所有人一愣,吴强错愕了一下,从陈闻口袋里掏出手机,“哪个瓜皮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

“喂?”

吴强大大咧咧的接电话。

“你不是小师弟,你是谁?”

电话对面意外了一下。

“什么狗屁小师弟,我是你吴爷爷!你那小师弟被我踩着玩呢。”

吴强突然反应过来,嘿笑着把手机凑进陈闻,“来,说话。”

“小师弟,怎么回事?”

对面的声音骤然冷下来。

“没事,朋友开玩笑呢。”

陈闻强挤出笑容,他不想让师兄卷进来。

啪!

吴强直接一巴掌甩上去,“开你马的个玩笑!对面的,你朋友要被我打死了,求吴少我的话或许会考虑下放他一马。”

电话另一边,金锦程面色阴沉,小师弟出事了!还是在他的酒店!

吴少?

脑海里过了一圈,他招惹不起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一家姓吴的!

“你把电话给酒店的人。”金锦程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嘟嘟。

吴强直接关掉电话,“呸,什么玩意,还想命令我。”

挂断电话后,吴强嘿笑着吐了一口口水在陈闻脸上,“小子,现在你的救星也指望不上了,想好怎么哀嚎求饶了嘛?”

“你!”

陈闻怒目圆睁,想要把他的头打爆,可是一旦他有所动作,旁边紧盯着的几个保安就猛地给他一拳。

砰砰的,拳拳到肉,陈闻嘴角沁出血丝。

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丝机会,陡然间摆脱束缚,陈闻凶狠的目光看向吴强,该你了!今天这仇不报誓不为人!

“抓住他!快!”吴强惊呼。

就在这时。

叩叩。

门口传来敲门声,继而八个穿着西装的高壮保安进来,领头的是个一米九的光头壮汉。

“尊敬的钻石会员,保安队长王胜为您服务!”

啪的一下敬礼,掷地有声!

“哈哈哈,好,来的好!把他给我架起来,我要健身,好久没有打沙袋了。”吴强咧咧嘴,“好好表现,这些钱就是你们的。”

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大把红艳艳的钞票。

顿时八个保安和之前的几个都更加卖力了。

陈闻见到又多了八个壮汉保安,心里咯噔一下,嘴角凄苦。

勉强顽抗了几分钟,就被狠狠的贯倒在地。

嘭!一声闷响,感觉五脏六腑都似乎要移位了。

一米九的保安队长狞笑着一把抓起他的头发扯起来,另外两个保安十字禁锢,陈闻头破血流,却动弹不得。

吴强抽起皮带就狠狠的抽打陈闻,“拽啊,你接着拽啊,刚刚不是很能打嘛!”

十几分钟的抽打,陈闻鼻青脸肿,身上衣服破碎沁出血迹。

被挂断电话的金锦程有些恼火,直接打电话给酒店的总经理向他问责。总经理接到大老板的电话一阵头疼,下面的人搞出事了!

“今天是哪个经理在酒店?”

总经理询问旁边的秘书。

“韩明。”

“给他打电话,快。”

“是。”

这边陈闻痛苦而又绝望。

打累了的吴强将皮带交给一个保安让他继续打,吴强却搂着胡月喝着红酒,在陈闻的面前肆意的把玩着他的前女友。

就在这时,门口闯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面容严肃威严的中年,“你们这里是怎么回事?大半夜的旁边顾客投诉电话都要打爆了,还有你们,还不赶紧住手!”

“韩经理。”

保安队长几人对视一眼,退到旁边。

“韩经理?我可是你们酒店的钻石会员,大半夜的被人闯进房间,你们酒店的安保工作就是这么做的?”吴强不满的抱怨,说着掏出了会员卡证明。

韩经理见到钻石会员卡,脸色和缓,正准备说几句场面话。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随手接起。

“韩明,你特么在搞什么!”电话那边传来一声怒气满满的咆哮。

一派威严进来的韩经理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陡然一惊,错愕中愠怒,谁敢直呼其名!?再一看电话显示的联系人,是总经理!

“啊?总经理,发生什么事了……”韩经理有点茫然,当着这么多人被训斥老脸尴尬。

“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大老板之前安排去住的小师弟似乎遇到了麻烦。”

韩经理听到电话里话一愣,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是房号不是这间啊。

心里一突,谨慎起见,韩经理赶紧询问被抓住的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陈闻。”

“嘶——”韩经理倒抽一口冷气,坏事了!

“怎么了?”电话那边总经理厉声喝问。

“这……大老板的小师弟现在被刁难了。刁难他的是我们酒店的一个钻石会员,吴强,本地四流小企业老吴家的儿子。”

“钻石会员?四流小企业?嗤,那个小师弟对大老板来说很重要,是我们酒店的贵宾,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是是是。”韩经理一头冷汗。

刚挂断电话,房间内又是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陈闻的!

韩经理上前拿起,没人敢阻拦,吴强这会儿有点懵。

“小师弟,可算是打通了,你现在那边怎么样了?”

“呃,大老板,我是酒店经理韩明。”

金锦程确认了对方只是个小角色,不屑的嗤笑,“把电话给我师弟。”

“是。”

韩经理恭敬的弯腰,将手机递给一旁茫然呆滞的陈闻。

“小师弟,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大胆去做,万事有我兜着,只要不出人命,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师兄我可是这的首富啊,什么吴少算个球!”

地上的陈闻听到师兄金锦程的话心里一松,他相信师兄不是信口开河的人,既然他说能撑腰,或许他低估了师兄的强悍程度啊。

既然如此……

陈闻狞笑。

“喂喂你这什么表情,我看着很不爽,给我笑!”吴雄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眉头一蹙,眼神阴鹜。

相关文章:

女朋友一被碰就说痒*在口蹭会疼吗

把一个小姑娘献给书记章节|男人内心想收到的礼物

徒弟慢点为师腰快断了bl,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跳交谊舞勾搭女人|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宝贝我硬的不行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老王的退休生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