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啊 太大了 会被撑破的,《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

2022-09-08 09:48 · 新商盟

第9章 离婚协议

陆原的目光从女子身上移开,看了看四周,已是深夜,虽然没什么人来往,但把一个年轻女子这么扔在门外也不好吧?

陆原一咬牙,直接将女子给抱了起来,就当做行善积德了,刚才才用了不少的能量,反正茶馆虽然破旧,但让一个人过一夜还是绰绰有余的。

将女子放在椅子上,陆原才长吁了一口气,想起方才温香软玉入怀,那细腻的手感,一时间难免口干舌燥,陆原重新拿出一个杯子,从饮水机接了一点水喝下去,方才好受许多。

可这个时候,车辆行过的声音猛然响起,尖锐但又熟悉的喇叭声让陆原猛然一震,这喇叭声陆原很熟悉,这不正是自己的老婆,刘苏晴的那辆红色宝马的喇叭声吗?

“陆原,你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刘苏晴熟悉的声音从卷帘门外传来,这让陆原一下子犯了难。

随便找了一床毯子,将躺在椅子上的年轻女子给盖住,陆原匆匆忙忙地打开了大门。

“小晴……”陆原淡淡的问了一句,脸上毫无表情,看着站在门外一脸倦容的刘苏晴开口。

“……陆原。”看见陆原,刘苏晴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的气愤,反而那双美眸中还带着一丝怜惜。

下一刻,刘苏晴径直扑入了陆原的怀中,让陆原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曾几何时,自己和刘苏晴这样拥抱过,陆原有些想不起来了,自从两人睡觉都是分房睡之后,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拥抱在一起了。

“小晴,你怎么了?”陆原咽下一口唾沫,搂住刘苏晴的腰问道,虽然刘苏晴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拒绝陆原的搂抱。

这份温暖,就像曾经热恋时那样美好。

“你今天是不是撞见妈了?在茗厨。”刘苏晴直接开口问道。

“嗯,有点不愉快,当时,我有些冲动了,她没事吧?”陆原愣了愣,但还是点了点头。

“妈和你说什么了?”刘苏晴继续问道。

“……没什么。”陆原迟疑了半晌,脑海中浮现出周淑琴的嘴脸,他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陆原!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为什么就一点骨气都没有,她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反驳,你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让我看到后愧疚么,需要我对你怜悯么?”

刘苏晴猛地推开陆原,有些声嘶力竭地说道。“醒一醒吧,你是个男人,男人就应该活的有尊严,有骨气,而不是逆来顺受!”

刘苏晴很激动,显然这些话在她的心底压抑太久了,谁不希望自己的老公能够当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哪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带给自己安全感,可在陆原的身上,刘苏晴感受不到,一点都感受不到。

多少次的希望,最终都化作了失望。

或许,这就是天意,人的性格已经注定,她觉得凭借自己努力,终究也无法让陆原成为她心中的白马王子。

陆原深吸了一口气,是呀,刘苏晴说的没有错,一直以来或许都是自己太过懦弱了吧?

可正当陆原准备开口的时候,茶馆里却传来了异动。

只见一床毯子突然掉在了地上,虽然是晚上,但动静却依然有点大,刘苏晴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

“里面有人?”刘苏晴有些惊疑地开口问道。

“没…没,那是我刚才放在椅子上的,可能落下来了。”陆原的目光顿时有些躲闪,下意识地撒谎想要瞒过刘苏晴。“小晴,我……”

陆原正打算继续和刘苏晴说刚才的话题,刘苏晴却是越过了陆原,直接走进了茶馆,陆原下意识地想要阻拦,可刘苏晴已经走到年轻女子的身边了。

气氛一下子落到了冰点,宝马车的车灯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昏暗,陆原只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崩溃了。

“小晴……”最终,还是陆原先开口了,可没等陆原解释,刘苏晴却是冷笑了一声。

“好啊,陆原,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刘苏晴惨笑着说道。“你在外面有人了是吗?82年的拉菲,两个杯子,我还有些疑惑你身上怎么有酒味,我都懂了。”

“不,不是这样的,她喝醉了,醉倒在门口,我把她给抬进来的,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小晴,你也知道这附近治安不好,你说万一……”陆原开口解释道。

“够了陆原,我们结束了。”刘苏晴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径直朝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小晴,你听我说,我真的……”陆原连忙追了上去,想要上车和刘苏晴解释一番,可是陆原却发现车门被刘苏晴锁死了。“小晴你开门,我可以解释的,你开门啊!”

刘苏晴缓缓地摇下车窗,陆原脸上顿时一喜,以为自己有了机会,可随后一个文件袋从车里丢了出来。

文件袋是透明的,陆原看见的第一行字,便是清清楚楚的五个大字。

离婚协议书。

“你签了之后,拿给我妈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会来接你去民政局办手续的,我们就不要再见了。”刘苏晴缓缓地摇上车窗,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一眼陆原。

“刘苏晴!说我们是夫妻的是你,现在不听解释的也是你,你从心底里就根本不愿意相信我,看来你早就想和我离婚吧,而你母亲只是一个导火索!”绝望的陆原陡然大喝起来,满脸通红地朝着刘苏晴问道。

“……”刘苏晴愣了一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美眸之中升腾起一丝雾气。“陆原!你就是个混蛋!”

刘苏晴几乎是吼着离开的,宝马车磕磕碰碰地离开了陆原的茶馆,随着刘苏晴离开,茶馆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拿着离婚协议书的手微微颤抖,陆原懊悔地低下了头,眼眶里不免的湿润了起来,或许一切都结束了吧。

陆原就这么在茶馆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的太阳重新升起,陆原才知道,原来自己就这么坐了一夜啊。

第10章 请求

“嗯~睡得好饱啊,这是哪儿?”一直躺在椅子上睡觉的女子,突然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撑了起来,有些惊疑地打量了一番四周。

“呵呵~”陆原抬头瞥了一眼女子,干笑了一声。

天意弄人,他就像是小强一样,在刘家熬了这么多年,最终却被一个陌生女人的出现,给毁了。

悲催么?

他不这么认为,因为这段婚姻最初就是不公平的,迟早玩完。

而他,似乎也忍够了。

“嗯?是你?”女子起身,认出了陆原:“看来昨晚是陆先生你收留了我,谢谢啊,再次郑重介绍,我叫奚千穗,你呢?”

“陆原。”

陆员嗓音低沉,根本没有经过思考,望着刘苏晴离去的方向,揉了揉脑袋。

“陆先生,感谢您的收留,还真是不好意思,没给您添麻烦吧?”奚千穗明眸皓齿,虽然才睡醒,但依旧动人,看着面前的奚千穗,陆原又不自觉地想到了刘苏晴。

陆原闻言,苦涩一笑,看了一眼女人,说不出话来。

没添麻烦,呵呵,麻烦大了,人家都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到了他这里,天降女棒槌,活活的把他们这对苦鸳鸯给锤散了。

“陆先生看什么呢?离婚协……”奚千穗走到陆原的面前,看见了刘苏晴留下的文件袋,可刚看了一眼,奚千穗就愣住了。

“看到了?是不是很意外,没想到有一天,喝醉之后,醒来发现,一对夫妻被你拆散了?”陆原摇了摇头,将离婚协议书放在自己坐的椅子上,算是收了起来。

奚千穗抿了抿红唇,从包里拿出纸币,快速地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放在了桌上。

“那个,您开玩笑吧,陆先生,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有空常联系啊。”奚千穗有些匆忙地离开了茶馆,背影都透露着心虚的表现。

对于陆原的说法,她当然不会相信,她见过碰瓷的,但没见过碰离婚的,看着对方的情绪失落的样子,她也不会安慰人,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有机会倒是可以帮他一把。

不论这件事真假,就当喝醉酒,这个男人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坏事的奖励吧。

奚千穗走后,陆原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靠在椅子上,双眼无神。

“小原?小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原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才逐渐回过了神,陆原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春刚竟然来茶馆了。

“啊,赵哥,坐。”陆原连忙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又被丈母娘骂了?”赵春刚笑了笑,在陆原的对面坐下,开口笑问道。

“不是,这次是小晴。”陆原惨笑着摇了摇头。

“你老婆?怎么了?”赵春刚有些严肃地问道。

“赵哥你自己看吧,我去给你倒杯茶。”陆原将文件袋递给赵春刚,起身泡茶去了。

当陆原将茶泡好后,赵春刚的表情有些严肃,就那么看着陆原,似乎是在等陆原自己开口。

“昨天晚上……”对于赵春刚,陆原没有什么防备,赵春刚是自己的常客了,一周七天,六天都待在自己的茶馆里,换句话说,自己和赵春刚待在一起的时间都比刘苏晴还多。

听陆原说完后,赵春刚叹着气摇了摇头。

“小原啊,你还喜欢你老婆吧?”

“我一直都很爱她,只是我觉得我一个倒插门,就开着这么一个小破茶馆……”陆原自嘲地说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爱情这个事情,可不分高低贵贱的,只是说人女孩儿有那个条件,你没有,但这和爱情没有关系。”赵春刚喝了口茶说道。“你老婆说的虽然过分了点,但你想想别人说的不对吗?大男人顶天立地,穿红戴绿,怎能没有硬骨气?”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赵哥你买酒了吗?”陆原摇了摇头,开口问道。

“酒……陆原,不是赵哥唬你,现在你要喝了酒那可就真的晚了,你仔细看看,这离婚协议书上可连一个人的名字都没有啊。”赵春刚愣了愣,随后说道。

陆原定睛一看,这离婚协议书上当真一个人的名字都没有。

“你和你老婆就是昨晚上吵到气头上了,这都是小事儿,解释清楚就行了。”赵春刚说道。

听到这里,陆原立即站了起来,连忙朝着茶馆外跑去。

“诶,小原你干啥去啊。”

“我去和她解释清楚。”

“你回来,你这小子结婚这么久了,连女人都搞不明白吗?你现在去人能听你说话吗?”赵春刚说道。“男人啊,只要把女人搞懂了,这辈子就差不多了。”

“我和你说,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改掉你以前的毛病,挺直了腰杆说话,再自己做点正事,让你老婆对你改观就行了,相信我准没错。”

“赵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陆原听着赵春刚一套一套的,顿时有些懵了。

“我啊,呵呵。”赵春刚喝了口茶,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赵春刚喝完了茶,便是离开了,留下陆原一个人在茶馆里思索,赵春刚说的话虽然有些唬人的嫌疑,但道理还是有的,陆原正在思索要怎么才能挽回自己和刘苏晴之间的感情,一个电话却是来了。

“喂?”陆原接通了电话。

“原哥,是我,陈境泽。”

电话里传来陈境泽的声音

陆原开口就问:“有事儿吗?”

“有,原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电话那头,陈境泽的语气充满期待和郑重,显然这个忙不一般。

对此陆原倒是没想太多:“什么忙?”

“救人。”

没过半晌,陈境泽便是坐着车来到了陆原的茶馆,陈境泽有些意外陆原竟然会是一个看茶馆的,虽然自己的父亲推测了一番,但还么想到居然说的八九不离十。

“坐吧,要喝茶吗?”陆原早早地就将离婚协议书给收了起来,朝着陈境泽问道。

“喝,来一杯最贵的吧。”陈境泽坐下后,看了看茶单,过了半晌才点了八十块一壶的铁观音,对于陈境泽来说,这茶廉价的有点超脱下限了。

“说吧,救谁?不会是陈叔吧?”陆原将茶泡好后,朝着陈境泽问道。

相关文章:

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 宝贝你要吗快点太大了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最强古董商

殇情无悔小说完结版,殇情无悔精彩阅读

迪拜男人性强吗,男友说分开冷静一个月

男主深爱前任娶了女主——我与25位女明星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