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_史上最强赘婿

2022-09-07 13:48 · 新商盟

第5章 恻隐之心

医院里所有的医生护士都知道这位的身份,但是他们一大清早就看到陈境泽竟然站在门口等着迎接一个人,而且还等了半个多小时,每个人心里都是充满了疑惑。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值得这位大少爷亲自迎接,就算是省委大院里面的那几位太子爷恐怕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吧。

就在那些医生们猜测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陈境泽动了,他脸上的神情显得异常的恭敬,正看着从电梯口出来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人,浑身地摊货,看起来毫无特别之处,属于那种仍在人群里都找不出的人。

“难道这位大少爷迎接的就是他?”

很快,陈境泽就以实际行动回答了他们的疑问。

“恩人,您来了。”陈境泽看到陆原出现急忙上前迎接。

“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陆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毕竟让人家等了这么久,总归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没事没事,我也只是刚刚出来,恩人吃饭了吗?”

陈境泽摆了摆手,也没说自己刚给陆原打完电话就等在这里了。

陈境泽把陆原带到病房的时候,陈伟民正在看新闻,见到陈境泽带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进来后,陈伟民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境泽,这位就是恩人吗?”

“是的父亲,这就是我说的那位救了您的恩人,他叫陆原。”

陈境泽笑着对陈伟民介绍了一下陆原。

“鄙人陈伟民,多谢小兄弟的救命之恩。”

陈伟民听完之后立马对陆原表示感谢。

陆原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陈先生不必放在心上。”

和陈伟民又聊了一会儿之后陆原才终于明白了陈伟民的身份。

直到陈伟民是东盛集团的董事长的时候陆原一下子就懵逼了,向他这样的普通人,陈伟民本来应该是他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那种人,但是现在误打误撞之下他竟然成为了陈伟民的救命恩人。

明明昨天都已经被下了死亡通知的人,今天却再一次生龙活虎了起来,这话说出去谁信。

这也是为什么陈伟民如此看中陆原的原因,除了那个虚无缥缈的身份之外,光是陆原手里的这个神奇的丹药就足以让陆原成为无数大人物眼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对了,上次我给你的那张名片,你以后只要去任何东盛集团的产业消费,都是可以免单的。”

“啊?免单,不好吧。”

陆原听到陈境泽的话当即就想推辞,但是陈境泽却执意要陆原收下,最终陆原还是没有争过陈境泽只能收下。

“大不了以后不去哪里消费就是了。”陆原收下名片后心中暗道,因为他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随后,陈境泽喊来医生给陈伟民检查了一下,确定了陈伟民的确能够自由活动了之后医生又是一阵惊叹。

“这绝对是神迹,这不是凡人能够施展的手段,陈先生,请问那位医生到底是谁?如果他出现将这种治疗的方法带出来,那么医学界将会升起一颗冉冉巨星,甚至诺贝尔医学奖也是唾手可得。”

那个检查的医生激动的挥舞着手里的检查报告单,同时询问着陆原的身份。

但是陆原之前就和陈伟民通过气,让他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身份透露出去,所以无论那个医生怎么说陈伟民都没有泄露一个字。

检查过后,陆原等人就向着楼下走去,医院门口已经备好了车辆。

“医生,求你救救我家孩子吧,她才十六岁啊,怎么能就这么去了呢?”

一行人刚出了电梯陆原就听见了一阵喧闹声。

陆原抬眼望去,原来是一对中年妇女正在苦苦哀求医生,而医生正焦急的推着急救车往手术间走去。

车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只是女孩儿这个时候却紧紧的闭着眼睛,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

正看着,陆原突然感觉右眼蓝光一闪,随后他就看见了一道虚幻的影子正从女孩儿的身上飘了出来。

“回去!”陆原突然一声厉喝,吓了所有人一跳,就连陈伟民也被陆原吓的不轻。

但是最害怕的还是那个女孩儿的灵魂,那道灵魂听到陆原的话后立刻吓得躲回了自己的身体中。

这些对于别人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随后急救车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而那对中年夫妻则是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两人都忍不住眼泪不停的流。

陆原看到中年夫妻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顿时动了恻隐之心。

“我要救她!”

仿佛感受到了陆原的恻隐之心,酒仙葫芦给予回应。

蓝色光芒闪烁下,陆原不仅手里多出了一颗灵酒化成的酒珠,同时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门神奇的医术,名为织命针术。

能够救命的灵药固然珍贵,但医术显然更加的长久。

“陈先生,抱歉,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你们先去吃饭吧。”

陆原说完之后直接就朝着手术室冲了过去,然后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你是谁?”

陆原的突然闯入明显吓了那些医生一跳,尤其是主刀的医生,要不是他的心理素质强大,恐怕刚才一个哆嗦就会直接把女孩儿送到天堂。

“抱歉,但是现在来不及解释了。”

陆原道了一声抱歉,然后直接闯到了女孩面前。

因为他看到女孩身体里面的那道影子又开始脱离女孩儿的身体了。

“回去!”陆原再次厉喝一声,试图让女孩儿的灵魂回归身体,但是这次他的喝声却没起到什么作用,女孩的灵魂还是在慢慢脱离身体。

“来不及了!”陆原顾不得多想,直接就一把抓住了那个灵魂然后往女孩的身体里面压去。

但是灵魂的力量比起陆原想象的要大得多,所以陆原一时半会儿竟然控制不住女孩的灵魂。

陆原直接掏出了无色透明的酒珠,然后塞进了女孩的嘴里。

随着药丸下肚,女孩的身体中顿时出现了一道金光,这道金光不但在修复女孩的伤势,而且还把女孩的灵魂给拉扯了进去。

第6章 名酒

见到女孩的灵魂终于回归了,陆原这才松了一口气。

“喂,你到底是谁?你凭什么对病人做这些?”

刚才陆原的动作太快了,那些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现在其中一个医生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陆原刚刚做的事,那个医生顿时愤怒的看着陆原说道。

“抱歉,我刚刚是在救人。”陆原也终于回过了神,听到医生的质问后连忙道了一声谦。

“对不起?对不起能解决问题吗?病人出事了怎么办?你来偿命吗?”

那个年轻医生听到陆原道歉却是更加的愤怒,当场揪住了陆原的领口就想揍他。

“等等,病人的心跳恢复了。”年轻医生刚想揍陆原的时候他身后的护士突然喊了一声。

“什么?”年轻医生愣了下,陆原也趁机挣脱了他的手。

“快,准备急救!”主刀医生见状大喜过望,连忙招呼人准备进行急救,陆原这会儿倒是没人关注了。

陆原见到药丸已经生效了,年轻女孩儿的生命气息也稳定了下来,于是便偷偷退出了手术室。

“医生,请问我女儿怎么样了?”

陆原刚刚从手术室出来,那对中年夫妻就赶紧跑了过来抓住了陆原问道。

他们刚才看到陆原闯进了手术室,还以为陆原是医生呢。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你们女儿已经脱离危险了,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陆原安慰了中年夫妻两句,随后抽身而去。

“抱歉了,陈叔叔,让你们久等了。”

陆原看到陈伟民居然还在医院大厅等着,顿时有些抱歉的说了一句。

“没事,小原果然是心地善良,我等这么一会儿而已,无所谓的。”

陈伟民反倒是有些敬佩的看了陆原一眼,心里也对陆原多了一份敬重。

“怎么?这座椅坐着不舒服吗?”一上车,陈伟民便发现了陆原有些拘束,于是便开口询问。

“不是,只是我还没有受过这种礼遇。”陆原愣了愣,笑着摇了摇头。

该低调的时候,绝不能装,因为陆原经历过太多的不公和委屈,自然明白人在最得意的时候,也最容易失意。

“……我还以为这辆车有什么问题呢,小原啊,我家境泽和你年岁相仿,以后得多让境泽和你学习学习。”陈伟民微微错愕,但随后便是避重就轻地提了这么一句。

从陆原这短短的一句话里,陈伟民便是获得了不少的消息,结交什么人最好?当然是有能力的人,而有能力不曾受到尊敬的人更是首选,在陈伟民的眼中陆原就是这么一个人。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叫做茗厨的饭店,这家饭店陆原是知道的,曾经陆原在替周淑琴洗外套的时候,偶然间看见过这家饭店的小票,屡屡几个菜花费就上万了,能够来这里吃饭的人一定非富即贵。

刚一走进茗厨,就能够看见了陈境泽,很显然陈境泽是先来茗厨定下了位置,陈境泽一看见陆原便迎了上来。

“恩人,你可算来了,”陈境泽带着笑容,态度异常诚恳,“听说恩人又救了一个人,恩人当真是妙手仁心啊,境泽佩服。”

“……不用这么客气,我也只是顺手而为罢了,不用恩人恩人的叫。”陆原有些尴尬,虽然陈境泽的态度很诚恳,但是陆原总归还是不太习惯。

“那……我就厚着脸皮叫一声原哥了。”陈境泽微微一愣,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可不等陆原开口,陈伟民却是走了上来。

“境泽啊,以后你待在滨北市的时间不少,要多和小原相处,多学学小原,日后你接管公司我才放心。”

一起吃饭的人不多,总共只有七个人,其中除了陈伟民和陈境泽,其他三个人都是东盛集团在滨北市的分公司的高层,分别是东盛集团滨北分公司的财务总监邓思远,销售总监张凡和安保部长朱怀涛。

最后还有一个肤白貌美,身材高挑,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陆原只知道她姓奚,却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从陈境泽对她的态度可知这个女人身份定然不简单。

邓思远戴个眼镜,秃顶,身形有些略胖,很显然是中年发福的年纪,张凡则相对要年轻一些,但也是三十多了,至于朱怀涛,就有些格格不入了,朱怀涛的面相有些凶恶,那一身结实的腱子肉看的陆原心颤。

“小原,喝酒吗?”陈伟民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瓶红酒,看向陆原,“这酒还算不错,82的拉菲,是波尔多原产的,酒已经醒过了,要不要喝喝看?”

“那…那就尝尝吧。”陆原愣了愣,点了点头。

82年的拉菲,陆原是知道的,光是正宗的82年拉菲的酒瓶市值就超过四千块,更别说里面的酒浆了,这让原本不怎么喝酒的陆原都有点心痒痒的。

“那就好。”陈伟民笑了笑,陈境泽便是接过酒瓶,连忙给陆原倒上,随后又给自己倒上。

“原哥,当时是我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这一杯就当给你赔罪了。”陈境泽举起自己的高脚杯,愣是直接一口将半杯酒都给喝了下去,看的陆原心头一颤。

倒不是心疼陈境泽,是心疼酒。

“小原,境泽当初是做的有点不对,不过不打不相识,你们以后一定要多接触啊。”陈伟民笑着举起自己的杯子,很显然,这是向陆原敬酒来了。

陆原也举起自己的杯子,和陈伟民碰了一碰。

酒液入喉,柔软的口感让陆原的整个口腔都浓溢着香气,香味荡气回肠,不愧是82年的拉菲,这可比赵春刚的白酒好到哪儿去了。

随后菜品一一被服务员端了上来,端上来的菜色可都是相对的极品,基本上都是陆原听说过但没吃过的,不过这一次陆原倒也没吃上多少。

因为整个饭局,陈伟民五人都纷纷敬酒,这很显然是在灌自己酒啊,不过这灌的酒可不是什么五粮液,剑南春了,而是82年的拉菲。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陆原几杯酒下肚,顿时就有点晕乎乎的了,酒是好酒,但关键陆原不怎么能喝啊,于是乎便是开口说要去厕所了。

陆原脱下裤子,开始放水,舒坦地闭上了眼睛,这拉菲喝着的感觉是不一样啊?

相关文章:

女朋友胸被吸得又肿又疼;九潜一深左三右三图解

十四女孩给同学畏奶,听了会湿的女喘声

两个男人一起玩我,好爽_女主用道具教调男主女尊

直捣黄龙九深一浅|混蛋 不要了 好痛

扎心到哭的爱情故事 爱情催泪虐心的短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