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 小东西你下面给我吃樱桃|绝品神豪

2022-09-06 20:50 · 新商盟

第四章 向她道歉

许苏晴见林阳这么说,吓得赶紧伸手拽住了她,着急道:“你疯了么,这个盒子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林阳对着她笑了笑,说:“我说的方法并没有错,只是还差一步而已。”

宋婉月和许国华两个人见林阳又站了出来,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那会儿就是因为林阳多嘴,才让许家的这些人数落他们,现在林阳又来多嘴,弄得他们汗毛都立起来了。

“林阳,你给我回来,这种复杂的机关盒哪里是你能解开的,你就别给我们丢人了。”许国华捶胸顿足道。

宋婉月更是面目狰狞,喊道:“你这个挨千刀的,你是嫌我们今天丢人丢的还不够么,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非得让我们当着老爷子的面丢人!”

“你赶紧给我走,今天你要是敢碰一下那个盒子,你今天就别想进我家的门!”

众人都是一阵哄笑,在场的不管谁站出来说能把这个盒子给解开,大家也都会抱点希望,唯独林阳,在他们看来,林阳除了吃软饭,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真是笑死我了,家豪都没能解开的盒子,这家伙竟然说他能解开,他今天这是喝了几两尿,迷糊了吧?”

“这傻逼今天可真能装的,那会儿说家豪送的画是假的,现在又说自己能解开这盒子,真是把牛皮都给吹破了。”

许震云两只眼睛盯着林阳,也是满脸不屑,他亲孙子都没能当场把这盒子给解开,林阳一个废物又怎么可能解的开。

不过他现在不想搭理林阳,所以便没有说话。

“呦,你可真会吹牛逼啊,说的好像这盒子是你做出来的一样,刚才你没看到这盒子多复杂么,就你那点智商,恐怕开门都费劲吧。”许小婉尽情嘲讽道。

大家听到许小婉的话,立马都哈哈大笑起来,仿佛都觉得许小婉说的是真的一样。

“姐姐,我看你还是赶紧带这个傻子走吧,我都替你不好意思了。”许小婉又扭头看向许苏晴。

许苏晴的胸口一阵起伏,看着许小婉那得意的表情,她现在异常希望林阳真的能打开那个盒子,让许小婉闭嘴。

可是他真的能把那个盒子打开么?许苏晴看向林阳,目光相当复杂。

林阳知道许苏晴心中对他也是有期待的,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替许苏晴争回一丝面子。

“既然你不相信,那不如我们打个赌?”林阳盯着许小婉道。

许小婉嗤笑一声,说:“看来你胆子还挺大啊,竟然还敢跟我打赌了。”

“你说吧,你想怎么赌?”

“如果我今天把这个盒子打开,你当着许老爷子的面,跟苏晴道歉。”林阳淡淡道。

任何事林阳都可以忍,但是关系到许苏晴的,他半分也不会忍。

“可以啊,不过如果你输了,从今以后,你不能再踏入我许家半步,而且你还得当着大家的面,承认你是个二百五!”许小婉咄咄逼人道。

听到许小婉竟然这么狠,许苏晴顿时有些担心,当即要上前阻拦林阳。

这时候宋婉月一把抓住了许苏晴的胳膊,小声道:“他自己要跟人赌的,输了也是他活该。他真要输了,以后不能进许家的门,你也就有理由跟他离婚了。”

她现在巴不得能甩掉林阳这个累赘呢,现在看来,简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她可不觉得林阳能赢。

许苏晴有些为难,虽然林阳的名声确实太差,但是这几年林阳一直任劳任怨,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都是他的工作。

许苏晴对林阳还是有一些感情基础的,还不会随随便便就和林阳离婚。

不过宋婉月拦住她,她也不好说什么。

“可以。”林阳并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

“看来还真是个二百五啊,竟然敢跟小婉打赌,看来今天过后,这个废物就能滚出我许家了。”

“真是要笑死我了,就他这种废物,竟然还以为自己能解开这么复杂的机关盒,真是做梦啊。”

“真想看看他亲口承认自己是二百五的场景啊。”

许家豪也是冷笑起来,虽然他刚才都是按照林阳说的弄的,但最后盒子并没有开,所以他觉得林阳也不过是在胡说八道。

他向来觉得自己的智商超群,刚才解盒子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搞懂这东西是怎么个原理,所以觉得林阳更不可能搞明白。

“傻逼,难不成你以为你比老子还厉害?可笑至极。”许家豪嘀咕道。

林阳没再理会这些人,而是直接走到了那些百宝盒跟前,看了刚才许家豪解过的那个盒子一眼。

他抬起手,直接将盒子上的锁扣轻轻敲击两下,之后手轻轻一滑,咔的一声,那个盒子便直接开了。

众人本来都还在嘲讽林阳,但是听到盒子打开的声音之后,立马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林阳面前的那个盒子,没想到林阳竟然真的把这盒子给打开了。

原本许小还等着看林阳解不开盒子的为难样子,没想到人家上去就把那个盒子给打开了。

许家豪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再经过这么简单的一个步骤,竟然就能把盒子给打开。

许国华和宋婉月都是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很快他们就开始在心里抱怨,林阳运气真好,这次又不能把他赶出去了。

承认一个人厉害很难,尤其是承认林阳这种远近闻名的废物,所以大家都把林阳打开盒子,归结为了运气。

“这家伙真不要脸,那明明是我解的,刚才我就差最后一步了,我刚要去把最后一步解了,他就过去了。”许家豪开口道。

许小婉反应过来,也赶紧跟着说:“没错,这不能算他解开的,这是家豪哥哥解的。”

众人都跟着点头,觉得这确实不能算林阳解开的。

林阳笑了笑,没在意,而是走到剩下几个百宝盒前边,用三种不同的办法,将盒子给解开了。

他这三种手法和刚才许家豪的手法完全不同,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而且解开的速度也比许家豪快多了。

“这三个盒子,应该算是我解开的吧。”林阳开口,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没有半分波澜。

众人再次震惊,没想到林阳竟然这么快就把剩下的盒子给打开了。

许家豪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刚才林阳解开的手法跟他的完全不同,这下他不能说林阳是按他的办法把盒子打开的了。

“这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竟然真能被他给蒙对了。”宋婉月一脸失望地说。

“妈的,瞎猫碰上死耗子,我看你也就这点能耐了。”许家豪感觉自己被比了下去,立马开始贬低起林阳来。

在场的只有许苏晴满脸惊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林阳。

只有她知道,林阳能解开这盒子,靠的并不是运气,也不是跟许家豪学的。

许家豪也只是偷听林阳的而已。

这也就说明,林阳是靠自己把这些盒子解开的。

许苏晴第一次从林阳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安全感。

原来这个家伙,并不只会刷碗啊。

那会儿林阳跟许小婉打赌,她能感受出林阳是为了替她出气。

“现在我已经把这盒子都打开了,你输了,跟苏晴道歉吧。”林阳看向许小婉。

许小婉的眼神立马闪烁起来,明显不愿意道歉。

但是那几个盒子确实被林阳给打开了,她根本没办法抵赖。

“你……你能打开这些盒子,不过是靠运气罢了,而且要不是家豪哥哥先解了一个,你看着学会了,你肯定也解不开,你没输,我才不要道歉。”

许小婉不想认账,直接开始耍赖了。

她这话明显就非常牵强,先不说许家豪第一个盒子根本就没打开,林阳后边解开盒子,用的是其他的方法,跟许家豪用的那个根本不是一回事。

谁都能听出来,许小婉这是在无理取闹。

林阳也早就料到许小婉会不认账,所以他直接扭头,看向许震云。

“老爷子,刚才我们打赌,你可是听见了的,许家也算是一个世家,家风严明,家族弟子说道做到,愿赌服输,应该是必备的品格。”

“今天这场赌,谁输谁赢大家心里都清楚,老爷子是个明白人,许小婉用不用向苏晴道歉,就由老爷子来决定吧。”

林阳说完,便不再出声,他清楚许震云的性格,知道他爱面子,所以并不担心许震云帮许小婉。

许震云立马一瞪眼,没想到林阳竟然直接把这个锅推给了他。

他现在若是偏袒许小婉,日后传出去,外边的人恐怕都得说许家的家风不正,连一个小小的打赌都要赖账了。

许震云的一张脸瞬间变得铁青,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

他瞪了林阳一眼,之后扭头看向许小婉,沉声道:“我许家向来家风严明,说道做到,那会儿的赌约说的也很明白,小婉,你输了,应该履行赌约,向你姐姐道歉。”

第五章 到我弥补你了

许小婉本来还打算死不赖账,毕竟跟许苏晴道歉,就意味着她承认输给林阳这个废物了。

这让她觉得恶心,在她心里,林阳甚至都不如一条狗。

但是现在许震云发话了,在许家,许震云就是天,谁敢不听他的话,那就是在找死。

虽然许小婉现在认定有豪门贵族看上她了,但是人家连面都没露,她现在还不敢反抗许震云的命令。

她满脸不情愿地看向许苏晴,之后用一个不耐烦的语气说:“对不起。”

许苏晴还处在对林阳身上改变的惊讶当中,听到许小婉跟他道歉,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

“没关系,你还小,以后懂点事就行了。”

自从林阳入赘到她家以来,许家人全都对她指指点点,这还是头一次这么扬眉吐气。

许小婉看着许苏晴脸上的笑容,心里边已经快气炸了。

“哼,你少在这儿跟我得意,再怎么着,你也是嫁给林阳这个废物了,等我嫁入豪门,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两个。”许小婉心里边嘀咕道。

许家众人并没觉得林阳这事儿做的多好,反而纷纷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这林阳也真是太不知好歹了,竟然还真把这打赌当回事儿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他在许家是个什么样子。”

“要不是家豪先解了一个盒子,他又怎么可能找解开盒子的诀窍,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废物。”

“送礼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冲着小婉来的,这林阳现在竟然公然得罪小婉,等日后小婉真嫁入豪门了,他后悔都来不及了。”

……

林阳见许小婉道了歉,便走回了许苏晴身边。

许苏晴盯着林阳,直觉告诉她,一直被称为废物的林阳,似乎发生了某种改变。

许震云和许家的人都没再关注林阳,在他们看来,林阳碰巧解开几个盒子,算不得什么,废物永远都是废物。

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些古董上,盒子被打开,许震云立马爱不释手地观摩起来。

现在在场最尴尬的就是许家豪了,林家送来的古董中,有着一副真正的唐伯虎画作。

现在不少人正围在那幅画面前看,这幅画的水平,跟那会儿许家豪拿出来的那副画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大家稍微一对比,也就知道许家豪那副画,恐怕真的是赝品了。

虽然没人傻乎乎地去提,但许家豪心里边还是觉得很丢人的。

他一脸阴狠地看向林阳,按照他的逻辑,大家会看出来他的画是赝品,也是因为林阳说了一句。

只要林阳没说,大家肯定就看不出来。

“妈的臭傻逼,给我等着,老子有的是办法弄你。”

家宴继续,大家看完古董后,都坐回桌子前开始吃饭了。

许国华夫妇二人觉得今天特别丢脸,匆匆吃完饭,便带着许苏晴和林阳回去了。

到了家里,宋婉月二话不说就骂起林阳来。

“你这个挨千刀的,是长本事了么,你以为就你知道那个破盒子怎么开么,许家聪明人多着呢,随便一个都能解开,用得着你上去丢人现眼?”

“要不是你非说家豪的画是赝品,非要逞能跟小婉打赌,许家那些人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我们!”

“而且你看不出人家送礼是冲着许家姑娘来的?许家姑娘里边最有可能被看上的,就是许小婉,你现在得罪了她,以后我们家的日子更不好过。”

“我们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你这么个蠢货,要不是你,人家看上的,没准就是晴儿了,都是你,断送了我家晴儿大好的前程。”

许苏晴在一旁听不下去了,开口劝道:“妈,许家那些人一直都看不上我们,不是今天才这样的,而且林阳今天并没有做错什么。”

宋婉月更加炸毛,喊道:“没有做错什么?他入赘到我们家,就是最大的错误,晴儿,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嫁给她,真是太可惜了。”

许苏晴还想说什么,林阳笑着看了她一眼,开口说:“让她说吧,发泄出来也好一些。”

许苏晴抿了抿嘴唇,第一次觉得他们家对林阳实在太苛刻了。

宋婉月又批斗了林阳半个小时,才放他回屋睡觉。

林阳在地板上铺好垫子,结婚这么久,他一直睡地板。

本来躺着的许苏晴坐了起来,扭头看向林阳:“林阳,今天……谢谢你。”

林阳笑了笑,开口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这几年,你因为我受了很多委屈,如今到我弥补你的时候了。”

“你……真的会改变么?不会再像过去一样了么?”许苏晴有些出神地看着林阳。

林阳认真点头,开口说:“从今以后,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

许苏晴没有回林阳,躺回了床上。

她并非不相信林阳,只是大话谁都会说,林阳能不能做到,还要看他的实际行动。

林阳看的有些呆了,心中升起了一丝冲动。

许苏晴这种角色美女,用尤物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更何况她现在还是只穿着睡衣躺在林阳面前。

作为一个正常的雄性,林阳看到这一幕,若是说没有什么反应,恐怕就该去医院检查检查了。

他盯着许苏晴看了好一会儿,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这几年时间里,林阳的心性已经被磨炼地极其坚韧,意志力也选非常人可比。

即便是这样,他看到床上的许苏晴,也有些把持不住,足以见得许苏晴是多么的诱人。

鬼使神差的,本来已经准备躺下的林阳,又直接站了起来。

他盯着许苏晴的双腿,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无数个念头在林阳的脑海当中出现,让他即犹豫,又兴奋。

已经结婚这么久了,做点什么,应该没关系吧?

相关文章:

废柴兄弟污段子_上课摸前桌胸

总裁拉开裤链放出分身&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回乡的那些年: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美女校花把我夹得好爽

被蹂躏的美妇_涨奶吸奶abo

微信摇一摇怎么勾搭女人,六个男生轮流老师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