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_绝品神豪

2022-09-06 08:37 · 新商盟

第二章 给我滚出去

许家豪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慌,他随即瞪了林阳一眼,骂道:“你他妈一个臭屌丝懂什么,竟然敢说我送爷爷的画是赝品?”

“这可是唐伯虎真迹,你不懂,难不成还以为爷爷也不懂么?”

他扭头看向许震云,直接把林阳的矛头指向了许震云。

刚才许震云可是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的真迹,虽说林阳是在质疑许家豪,但如果林阳说对了,也就说明许震云根本不懂画。

向来以艺术大师自居的许震云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冷哼一声,瞪着林阳喝道:“这画的真假我自然能看出来,用得着你在这儿指指点点?”

“你一个入赘到我许家的费物,谁不知你就是个吃软饭的,现在竟然还敢自以为是地在这儿点评唐伯虎的画作?”

许震云并没有直说这画的真假,虽然他坚信林阳是在胡言乱语,根本不懂画,但唐伯虎的画确实很少用“唐伯虎”三字落款,他一时间心里也没底。

不过不管这画是真是假,林阳这个入赘到许家的人,敢站出来质疑,就是对他威严的一种挑衅,绝不能姑息。

许家众人见许震云发火,纷纷对林阳投去了充满敌意的目光。

“你是脑子进水了么,老爷子都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真迹了,你一个屁都不懂的人在这儿胡说什么呢?”

“老爷子允许他来参加家宴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这儿大放厥词,真是不知好歹。”

“国华,看看你的好女婿,一个入赘来的人,竟然还敢这么不识好歹,把老爷子气成这样,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了。”

许国华满脸尴尬,他也没想到林阳会突然站出来质疑这幅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宋婉月几乎快要被林阳给气炸了,许震云本来对他家就不怎么看中,经过林阳这么一弄,以后恐怕更难分到什么好处了。

她赶紧走到许震云面前,满脸歉意道:“爸,是我们没管教好林阳,让您生气了,您别和一个费物过不去,我这就让他滚出去。”

说完,她便转身指着林阳的鼻子,大声道:“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林阳看到众人竟然没有一个相信他说的话的,心里边也是一阵无语,拳头不由得攥紧了一些。

他不过是说了句实话,众人却全都跑过来指责他,好像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看到众人对林阳的态度,许家豪松了一口气,他这画确实是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赝品,他知道许震云对古玩一知半解,买个赝品,既能讨好许震云,又能借口从公司里挪一笔钱到他自己的腰包。

刚才林阳质疑这幅画的时候,他心里边还是有些忐忑的。

不过看到众人的反应之后,他便放下心来,就算许震云知道这画是假的,也绝对不会说什么。

他脸上露出一个冷笑,走到林阳面前,开口说:“就这么让他滚出去也太便宜他了,今天必须让他道歉!”

“对,必须道歉,哪有污蔑人不道歉的道理。”

“让他道歉,让他知道,在许家,还没他说话的份儿。”

众人纷纷附喝。

林阳只感觉自己身体当中气血翻涌,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一些。

宋婉月盯着林阳,尖锐道:“你是聋了么?还不赶紧跟嘉豪道歉,不然你以后就别想进许家别墅的门了。”

“不用跟我道歉,他气的是我爷爷,应该给我爷爷道歉。”许家豪开口道。

林阳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没有道歉的打算。

“我没有胡说,那副画确实是赝品,不信你们可以请一位鉴宝师来鉴定一下。”林阳开口。

宋婉月立马急了,恨不得给林阳一巴掌,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林阳竟然还嘴硬。

“你是找死么,就为了你几句胡话,我们还给你找一个鉴宝师?老爷子的法眼什么看不出来?你赶紧给他老人家道歉!”宋婉月提高声音道。

林阳看着宋婉月,并没有任何动作。

这时站在一旁的许苏晴走到了林阳面前,她的两只眼睛已经有些红了,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委屈。

“今天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说不要乱说话?”许苏晴红着眼睛问道。

林阳点了点头,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如果不知道的话,回去我就跟你离婚。”许苏晴接着说。

林阳看着许苏晴委屈的样子,满是心疼,他之所以甘愿忍受许家人的冷眼,做了上门女婿,就是为了许苏晴。

不管是许家豪还是宋婉月,让他无缘无故道歉,他都不可能答应,但是许苏晴不一样。

林阳没办法看着许苏晴为难,继续反抗下去,难受的还是许苏晴。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到许震云面前,低头道:“抱歉,我说错话了。”

许震云冷哼一声,甩了甩手,开口道:“哼,以后不懂就别乱说,省的出去给我许家丢人。”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

众人都附和着许震云的话指责起林阳,说他就是故意捣乱,顺便还把宋婉月三人一块数落了一遍。

宋婉月和许国华见林阳道歉,也都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对林阳的不满依旧没有消退,反而因为众人的指责,更加痛恨林阳了。

许家豪笑着看了林阳一眼,然后用一个只有他和林阳能听到的声音说:“虽然不知道你怎么瞎猫碰上死耗子说对了,不过你也看见了,在许家,没人会替你说话。”

“我奉劝你以后最好还是老实点,作为一个费物,就安心吃你的软饭,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完,许家豪也离开了这里,去陪许震云了。

“以后家宴,还是不要带林阳来了。”许国华叹了口气。

“岂止家宴,我看就该让晴儿跟他离婚,省的拖累我们家。”宋婉月抱怨道。

林阳没有在意两个人的话,而是看向了许苏晴。

许苏晴咬着嘴唇,眼泪已经开始打转,若不是强忍着,恐怕早已经哭出来了。

“对不起,我没做到答应你的事情,让你丢人了。”林阳的声音变得无限温柔与自责。

许苏晴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开口说:“你不用跟我道歉,林阳,你来我家也有几年了,我知道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心思,但你能不能别这么窝囊,最起码,不要让我也觉得你是一个费物!”

听到许苏晴这话,林阳心中一动。

是隐忍的太久了么?林阳心中喃喃,看来有必要为了许苏晴,做出一些改变了。

过了没多久,到了晚宴时间,许家众人坐在了一块。

因为许国华在家中地位最低,今天又有林阳这件事,所以他们便被安排在了角落里。

晚宴开始,许震云坐在主位,讲了几句,话里边少不了对林阳的讥讽。

许家豪更是在一旁煽风点火,许家的人纷纷附喝。

“老爷子,我们这次来,也准备了礼物,虽然比不上家豪的唐伯虎真迹,不过也算是一点心意了,希望老爷子笑纳。我家婉儿也长大了,老爷子如果有什么如意郎君,可得为婉儿想着点,我可不想让婉儿跟苏晴一样,嫁个费物。”

一个中年女人笑着开口,接着给许震云递过去一个礼盒。

坐在她边上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此女名为许婉儿,是许苏晴二伯的女儿。

整个许家,许婉儿的姿色算是上等,也就比许苏晴差上一丝。

“说的对啊,可千万别再让许家来一个费物了。老爷子,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我家莹儿,也等着您给找女婿呢。”

当即坐在桌子前的人们便纷纷拿出各自的礼物,给许震云送了过去。

宋婉月和许国华也准备了礼物,许震云收礼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弄得他们俩又瞪了林阳几眼。

“你说有些人吧,明明在家里都没什么地位了,还不想着讨好一下老爷子,参加家宴连个礼物也不准备,也难怪大家都说他没脑子。”

“就他那样,恐怕是想准备礼物也没钱吧,你还能指望一个吃软饭的,准备出什么礼物么。”

不少人都朝着林阳这里瞥了一眼,眼神中满是嘲讽。

许苏晴低着头,心中纠结,别说是林阳,她这次来,也没准备出什么像样的礼物,毕竟他们家混的太差了。

就在这个时候,许震云的助理突然跑了进来,后边还有人抬着不少东西走了进来。

“董事长,刚才外边来了几个人送礼,说是替少爷庆祝许家家宴,略表诚意。”

“替少爷?”许震云扭头看向许家豪,“家豪,是你朋友?”

许家豪也一脸懵逼,没人跟他说今天会来送礼。

林阳听到“替少爷”三个字就立马明白,这礼应该是林家送的,那个少爷便是他,只不过没人知道他的身份,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以为这个少爷指的是许家豪。

“说一下都送了什么礼。”许震云开口道。

助理当即拿出了送礼的人给的清单,念了起来。

“唐代景德镇白玉瓶一个!”

“宋代翡翠琉璃盏一个!”

“元代鎏金木雕一个!”

“明代唐寅真迹《溪山渔隐图》一幅!”

第三章 百宝盒

听着助理念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名字,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许震云更是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虽然对古董只是一知半解,但助理念出来的这些名字他还是非常熟悉的。

这些东西,随便一个,都是能够震惊天下的宝贝,如果都是真品,它们的价值就算是十个许家都比不上。

什么样的大人物,才能够拿的出如此惊人的礼物?

许震云下意识地看了许家豪一眼,心里边疑惑许家豪怎么会认识到这种层次的人物。

不光许震云吃惊,连许家豪都想不出,他哪个朋友能有这样的大手笔。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怀疑过,送礼人说的少爷,指的并不是许家豪。

助理念完以后,递给许震云一叠鉴定证书,证书上都签着“孙崇南”这个名字,还是亲笔签名。

许震云自然知道,孙崇南可是享誉全国的鉴宝大师,有他的亲笔签名,那这些东西绝对假不了。

林阳听着那些礼品的名字,心中一阵冷笑,他清楚这些东西,是林家为了讨好他送来的。

而且这些藏品是林家老爷子的珍藏,全都是孤品,价值相当高,看来林家为了让他回心转意,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可惜林阳已经不是刚从林家被赶出来的那个小少爷了,他现在并不把这些身外物放在心上。

“家豪,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等人物,会给我许家送来如此重礼,这些东西,随便一件,都要比我许家的产业值钱啊。”许震云激动道。

众人哗然,他们虽然知道古董值钱,但并不清楚送来的这些是古董中的精品,听到许震云的话,都有些安奈不住了。

“爷爷,虽然我也认识几位能够拿出如此手笔的人,但一时间我也想不出是哪位送的啊。”许家豪装模作样道。

他认识的朋友里,根本没有能送出这些东西的,但送礼的都说是替少爷送的了,他当然得装出认识大人物的样子。

“送如此重礼,却又如此低调,这才是真正的大家手笔啊,家豪,你能够认识这样的朋友,实在是让我欣慰啊。”许震云笑着看向许家豪。

许家豪也满脸得意,开口道:“爷爷,这都是小意思,他们肯送这样的礼,除了看我的面子,肯定也看爷爷你的面子啊。”

许震云立马乐了,他喜欢许家豪,就是因为许家豪总能让他觉得自己很牛逼。

“家豪真是许家的龙凤之才啊,竟然能够让人送这等重礼,看来我许家日后必定平步青云啊。”

“说的对啊,家豪真的是太优秀了,这样林阳跟他一比,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啊。”

“原本我还说林阳不配给家豪提鞋,现在看来,林阳连跟家豪同席的资格都没,这辈子也不会有人送他这样的重礼。”

“哈哈,你这话说的对,咱们在场的都有机会结识大人物,被大人物送几件礼,唯独林阳没这个本事啊。”

……

许国华和宋婉月听着众人无情的嘲讽,都是脸色难看。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窝囊废,跟家豪一比,你确实连个屁都算不上。”宋婉月咬牙切齿道。

林阳不以为意,三年沉寂,已经让他锻就了坚韧的心性,虽然知道这些礼是冲他来的,但并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老爷,送礼的人还说,许家的小姐姿色上乘,配得上他们家。”助理又开口说。

这话一出,许家那些未出嫁的女儿们立马兴奋起来。

人家会这么说,那肯定是看上她们当中的一个了。

能送出这等豪礼的,肯定是绝顶的豪门,嫁入豪门,是她们每个人的梦想。

其中许小婉最为得意,毕竟她在许家女儿当中,姿色是最出众的。

虽然比许苏晴差了一丝,但是,许苏晴已经嫁给林阳这个废物了啊,人家肯定不是冲着她来的。

在场大部分人也都认为人家说的许家小姐,是许小婉,当然,也有几个还报了一线希望,觉得人家说的是自己。

许小婉从小就嫉妒许苏晴长得比她好看,气质也输许苏晴许多,后来许苏晴嫁给林阳,才让她好受了一些。

现在看到这些送礼,又听了那些话,许小婉几乎已经认定,许家豪的这个朋友,是看中了她,今天这些礼,是为了追她的开头戏。

她扭头看向许苏晴,阴阳怪气道:“姐姐,看来妹妹我也要走大运了,真是可惜了,你若是没嫁给林阳这个废物,没准这些礼物,就是冲着你来了。”

许苏晴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她虽然不羡慕,也不奢求嫁入豪门,但人都是有欲望的,任谁见了那些礼物,都会向往。

林阳看到许苏晴这样,便开口问:“那些东西,你想要么?”

许苏晴看了林阳一眼,开口说:“不管想不想要,你能给我么?”

林阳认真地点了点头,开口说:“那些东西,迟早会是你的,我保证。”

许苏晴一愣,她本来只是一句气话,却没想到得到了林阳这样的回应,而且她从林阳的话里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真是大言不惭,就你这废物,还能弄到这种宝贝给她?等我嫁入豪门,这些东西都是我的。”许小婉鄙夷道。

许震云在看完那些证书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走到了那些古董跟前。

这些古董都放在一个个透明的玻璃盒当中,这些玻璃盒样式精美,构造奇特,从外边看,根本不知道从哪里打开。

许震云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想把里边的宝贝拿出来,但是竟然连这盒子都打不开。

“这盒子如此古怪,竟然打不开?”许震云皱着眉头道。

一群人围过去,都想看看这盒子是怎么回事。

许家豪也是有些奇怪,这么值钱的古董放在他们面前,他们连摸都摸不到。

许苏晴也是满脸好奇,盯着那些盒子看。

林阳见状,便解释道:“这盒子名为百宝盒,是根据鲁班锁制作出来的一种保护盒子,盒子材质坚硬,子弹也打不穿,想要打开,必须先找到锁扣,然后平移……”

许苏晴听着林阳的解释,立马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林阳竟然把开盒子的步骤都给说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看林阳认真的样子,许苏晴感觉这盒子似乎就应该这样才能打开。

林阳之所以对这百宝盒如此了解,不是因为他他在林家见过,而是这盒子本来就是他小时候无聊弄出来的。

林家现在用这百宝盒装古董,恐怕也是为了让他想起小时候的事,好让他回心转意。

林阳给许苏晴的解释全部被许家豪听了过去,他虽然不信林阳知道打开盒子的办法,但听着不像是假的,所以便走过去,在盒子上试了一下,没想到真能让盒子发生变化。

他当即转了转眼珠子,转身把林阳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盒子名为百宝盒……”

那样子,仿佛他很清楚这盒子的来历一样。

众人听了都啧啧称奇,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精妙的机关装置,之后大家又是对许家豪一顿跪舔。

许家豪满脸得意,还故意看了林阳一眼,心想就算你知道这盒子的开关方法又如何,现在我先说出来,这方法就是我想出来的。

之后他便按着步骤一点一点解开机关,众人都屏气凝神,看着盒子一点一点被打开,都是一阵惊奇。

“家豪真是聪明绝顶啊,如此复杂的机关,都能解出来。”

“真当是神了,以家豪这智商,想不成功都难啊。”

“啧啧,老爷子得了一个人中龙凤啊。”

……

许家豪听着众人的夸赞,也满是得意,很快便到了最后一步。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弄完最后一步,那个百宝盒并没有打开。

众人看到他停下来,也都是满脸疑惑。

许家豪一脸尴尬,心里边顿时觉察到林阳是在耍他,这根本不是打开百宝盒的办法。

他扭头恶狠狠地看了林阳一眼,恨不得吃了他。

林阳满脸轻松,甚至有点想笑。

他说的办法并不是假的,只是刚才他说的时候,发现许家豪在偷听,便没有把最后一步说出来。

没有这最后一步,百宝盒就绝对不可能打开。

看着许家豪那会儿还满脸得意,享受着别人对他的夸赞,现在却满脸吃了屎的表情,林阳觉得有些好笑。

“家豪,怎么不动了,这盒子还没打开啊。”许震云开口。

“啊……那个,这盒子,我还得再研究一下,刚才想的仓促,还差一些才能打开,不如我们先吃饭,等我回头再想想,把剩下的步骤弄一下。”许家豪满脸尴尬道。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理解,不过心里边都觉得许家豪这是在找借口,这么复杂的盒子,根本没那么容易打开,

许苏晴知道许家豪用的是林阳说的办法,现在看到盒子没打开,不由失望地看了林阳一眼。

看来他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还和以前一样没用,竟然还妄想自己能打开这么复杂的盒子。

林阳感受到许苏晴这个目光,顿时不自在起来,他必须让许苏晴知道,他并没有说谎。

他当即上前一步,淡然道:“这个盒子,我可以打开。”

相关文章:

陆先生,轻点抱(主角程念念),程念念小说在线版

sm小说-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粗暴强迫np书包网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男生接吻喘气发出声音

经典的恐怖小说,主角叶子小说分享~~

和儿在外打工租一起了.夹住黄瓜不准掉厨房

文章标签